第18章:苏经理(二) - 最强妖孽

第18章:苏经理(二)

“住嘴!”话音未落,曹云已经狠狠拉过他来,死死摁在沙发上,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有的人不能用钱来衡量。是的……这些人,这个世界上确实有能和他们匹敌,能让他们动容的超级企业,比如华夏的秦皇朝,比如不列颠国的杜邦家族,比如和国的几大财团……但是绝对没我们三水曹氏什么事!” “就算这些世界巨擘,也只是用金钱和庞大的人脉和对方做交换,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开口?咱们三水曹氏比起这些顶尖巨头来,有没有蚂蚁大?!” “我带你来,是为了让对方知道我的诚意!而不是让你触怒对方!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 这番话,仿佛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他颓然坐下,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默生……你该懂事了……总有爷爷扛不住的那天,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慈母多败儿……你今晚,就乖乖站着别说话……答应爷爷,好么?” 曹默生愣住了,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来之前,爷爷告诉他,今晚,要见一个人,他,当代家主,董事长,和曹默生,下一任家主,下一任董事长,必须好好对待。他本来以为是要见谁,结果居然是新上任的刑侦组组长! 现在,曹云居然说华夏第一企业秦皇朝,那位正值壮年的铁血董事长也和这样的人平等相待? 这样……浑身不到五百,穿着如此随意的人? “答应我!”他的思维并未结束,爷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狠狠磨了好几次后槽牙,曹默生才低着头,抿着嘴唇深深到:“知道了。” 曹云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随后,忐忑地看向苏经理,抿了抿嘴道:“苏小姐……这次……他们的分部,不会知道吧……” 苏经理明显愣了愣,幽幽地叹了口气:“分部吗……”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传说中,那里是一个神奇的世界……是真正的仙人世界……有传说里才能看到的精怪,有开山劈石的猛士……呵呵,不过,只是传说……云老爷子,这些不足信,不过,我敢肯定两件事。” 她深深看着曹云:“第一,那里,是进入‘真相’的钥匙。基石。起点。” “真相么……”曹云的声音干涩中带着无比感慨,苦笑了一声:“什么真相……所谓的‘真实’的‘世界?’” “或许。”苏经理眼睛中同样带着无比的向往:“这是钥匙……第二件我肯定的事情,曹氏还没有引起这把钥匙重视的资格。” 曹云沉默了片刻,居然笑了:“这样……我就放心了。” “嗤……”曹默生冷笑了一声,目带寒光扫过苏经理。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他再次发现了惊讶的事情。 苏经理立刻站了起来,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而曹云,深吸了数口气,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只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自己的爷爷脸部肌肉在……抖? 为什么!? 凭什么!? 激动? 害怕?! 你他妈在逗我?! 曹默生的脸色,无比阴沉。 一个区区的组长……我倒要看看……你是有多大的后台,让爷爷这样的人都对你低头! 最好祈祷你有……否则,明天就是你滚出三水市的日子! “我希望我没有来晚。”徐阳逸进了门,苏经理根本没有提换鞋的事情,意思很明显:请随意。 徐阳逸仍然一丝不苟地换了拖鞋,目光微微一扫,笑了:“你没有告诉我今晚还有别的客人。” “非常抱歉!”在曹默生惊讶的目光中,曹云几乎是一躬到底:“鄙人曹云,这是我孙子曹默生,我们实在无颜见仙师……还请恕罪。” “爷爷” “给我闭嘴!”话音刚落,曹云满头冷汗直冒,直起身子,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记住我的话!” 曹默生愣了,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的爷爷居然当着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这么训他! 华夏人讲究面子,再大的事情都是回去说,现在居然? “杂种……”心中默默骂了一声,眼中泛起一抹冰冷的寒芒。冷冷扫过徐阳逸,装作恭敬地站到了一边。 “呵呵……”苏经理微笑着端着一壶咖啡走了出来,饶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年轻地脸上盖不住心思的曹默生,将杯子放在桌子上:“曹老爷子,咱们也算熟人了。不过今天,我可帮你求不了情。” “不需要。”曹默生强行憋着一口气,。 “你……”曹云差点一口血没喷出来,这孩子,从小就娇生惯养,但是曹家三代单传,他父亲车祸过世,这么大的家底,只能给他! 平时就算了……这骨节眼上……他竟然给自己唱这么一出! “算了。”徐阳逸点了一根烟:“没什么大不了的。要一个身价上亿的公子哥对我这个每个月一千津贴的赤贫人士礼貌相待,是有难度。” 曹默生都笑了。 一千,还是津贴? “最好祈祷你有什么值得我爷爷看重的地方……”他带着嗜血的笑容低下了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心中暗道:“否则……我不介意让你知道三水市是谁说了算……” 他没继续说话。 “徐先生大人大量。”曹云这才松了口气,咬了咬牙:“他跑了……” 徐阳逸这时候还不知道他们是谁,那么他就真是白痴了。 三水市,支柱企业就那么几个,可以说三水市的财神爷,缴税大户。伟业药业,三水曹氏就是其中一个。 曹云,曹默生,如果说之前还猜不出他们是谁,或者说没有和伟业药业联系起来。那么,这句他跑了,就说明了一切。 那只蛤蟆,知道自己没死,而且还杀了三水市没人敢动手的癫狂症,怎么还敢在三水市待下去? 徐阳逸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扒了它的皮! 他无法容忍欺骗,尤其,这次是用自己的性命做赌注。 不过曹氏……说真的,如果不是对方自己巴巴找上门来,他都忘记这个名字了。 “跑多久了?”他随口问道,这是意料之中,自己昏睡十几天,对方还不跑,等着挺尸呢? “十几天……”曹云擦着汗,想坐又不敢坐:“自从郑局说杀人犯抓到之后……他特地去问了您的病情……郑局根本不知道他的底细……之后,他就……” “携款潜逃。”苏经理帮徐阳逸斟上一杯咖啡,轻轻笑道:“五百万,他能一周内调动的最大金额,您知道,以它的身手,就算再不济,让三水安防系统毫无知觉还是轻松的。” 沙发很舒服……比天道硬得和床板一样的“沙发”舒服了太多,徐阳逸懒懒地不想动,招了招手,一个简单的驱物术打在咖啡杯的身上。咖啡杯轻飘飘飞了起来,放到他嘴边,他轻轻抿了一口,还没开口,忽然,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猛然刺破了所有人的耳膜。 “飞,飞,飞,飞,飞起来了?!”曹默生,此刻,整个眼珠子都瞪圆了,嘴巴大张,惊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他妈怎么回事!? 他是不是忽然穿越到了什么修真小说?! 不……这是梦,这一定是梦! 他狠狠握了握拳,却发现掌心被指甲刺得发痛,立刻回头,看着默不作声的曹云颤声道:“妖,妖,妖怪!爷,爷爷!妖怪!他是妖怪!妖怪啊!” 徐阳逸愕然看了看飘在自己嘴边的咖啡杯,身边的苏经理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妖怪么……”她有些意味深长地说:“真正的妖怪……小弟弟你还没见过呢……” “闭嘴!”曹云此刻,心中无比复杂。 和蛤蟆的相遇,他有私心。他不算什么好人,对方掌握着保养品的秘方,他找过几个地下组织去“让对方消失,”最后看到的,却是少年坐在一堆尸体上,满嘴是血地对他笑。 他眼睁睁看着对方数年不长大,却根本无能为力!而且,就算他想,伟业药业的大摊子也根本不容他放下! 他当时就知道……自己遇到了不得了的东西……在对方第三年都没有长高,没长大的时候。 这时候,苏经理找到了他。他这才知道,有些东西,自己碰不得……但是现在已经碰了怎么办!对方就是一朵要命的罂粟!无法摆脱!他也不想摆脱! 瞒,瞒得过就瞒!天道不是没来过人,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对方也懒得管。但是……这一次不一样! 这一次来的,据苏经理说是渔阳市第一名!而且,蛤蟆还和对方有了致命的接触! 当蛤蟆不见的时候,他就知道,伟业药业大祸临头了。 他根本不敢等对方找上来,而是买通了整个医院,等徐阳逸一醒,就用两百万托苏经理带话,只为这一句话。 这一切,曹默生都不知道,他只是见鬼了一样看着悠然自得的徐阳逸,嘴唇都在抖,满头冷汗。 接着,再看向默不作声的爷爷,和习以为常的苏经理。数分钟后,用一根颤抖的手指茫然扫过客厅,声音仿佛铁锈在磨:“你,你们都知道……对不对……” “爷爷……苏……小姐,你告诉我……我,我不是在做梦!” “你没做梦。”苏经理抿了一口咖啡:“你爷爷已经提醒过你好多次,我也提醒过你,有些东西,以曹氏的基业,还不到触碰它的底线。” 曹默生嘴巴都干张了几次,一句话说不出来。 仙术……这是仙术! 天……小说电视里的东西居然现实里有! 他惹到了什么?真正的妖怪?仙人? 难怪……难怪苏经理一再提醒自己……爷爷也一再提醒…… 他设想了很多,比如对方后台硬什么的,却绝对没想到…… 对方根本不算人! “你很聪明。”他的心思,忐忑地七上八下,徐阳逸却根本不打算理他,而是看着曹云说道:“我正准备处理了这件事回去,最多提醒你们一下,你这送上门来,我反而……” “徐先生!”反而什么,曹云根本不敢让他说出来,对方看似不放在心上,他却不能不放在心上!对方的“提醒”是什么意思?什么程度?他绝对不敢用曹氏全家来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