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丹霞宫(五) - 最强妖孽

第186章:丹霞宫(五)

利维坦鲸,终于动了。 他巨大的眼睛中,看到这道黑光,第一次带上了一抹谨慎。随后,身体,如同气球一样膨胀了起来! “这是……”徐阳逸愕然看着自己四周,一道道水蓝色的灵气,用肉眼难辨的速度,飞快地进入那个巨大的身体!就在黑光即将近身之时,“轰!”地一声巨响!从对方头顶上,猛然喷出一道巨大的蓝色光柱! 无数的水珠,顺着光柱被喷射下来,如同这里下了一场暴雨!碎琼乱玉! “这是……”赵五爷慎重地看着那道水柱,咬了咬牙:“天赋神通?” 这不仅仅是一只练气大圆满的远古遗种,而且还是觉醒了天赋神通的巨型妖兽! “刷拉拉……”诡异地,在那些雨点打下之时,那道黑光竟然肉眼可见地缩小起来,如同火遇到了水,飞快地磨灭!到了巨鲸面前,已经只剩下胳膊粗细的一丝! “轰!!”“吼!!!”两声巨响,不分先后地传来,随着利维坦鲸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它的皮肤上,第一次出现了一片赤红的痕迹! 然而……仍然没有轰开! “哗啦啦!”剧痛传来,巨大的身躯猛然在水中缓慢翻腾起来,巨鳍,巨尾,遮天蔽日地扬起,再狠狠打入水中!刹那之间,刚才还平静如镜的湖面,一道道巨大的涟漪荡开,转瞬间,就变成了一道道巨大的浪潮!仿佛这里掀起了一场狂猛的海啸! “敕!”数米高的巨浪,朝着所有人打来,赵凤来大喊一声,一方黑黝黝的布质卷轴陡然飞出!只是眨眼之间,就在众人面前形成了一道百十米宽,二十多米高的巨大的屏障! 下一秒……“轰隆!”屏障上红光大放,如遇重击,震颤不已。即便屏障后方,都能感觉到那种海啸一般的威能! “不能这样打!”周婷婷焦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鲸的表皮厚达几十公分!身体下方还有厚达两三米的油脂层!神通根本难以轰开它们的防御!” “那要怎么做?”高无过咬了咬牙,刚才,倾尽全力的一击,竟然被对方轻描淡写地化解。对于这只巨大妖兽的实力,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 硬碰硬,很难打,非常的难! “两个方法!”周婷婷急促地说道:“第一,是内部,但是,以练气修士的灵气护体,恐怕进入之后就会被融化!第二……” 她指向巨鲸头顶:“现在的鲸,有两个出气孔,但是利维坦鲸并没有进化到这个地步,它只有一个出气孔!鲸是用肺呼吸,并不是用鳃呼吸!就算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蓝鲸,出气孔也只有四十公分。它的体积比三十米长的蓝鲸大上近乎三倍!出气孔最多一米二!只要……” “只要有人堵住它。”徐阳逸转过头,当初他没赶走周婷婷,正是看中了对方见闻博杂。现在,倒是给了他意外之喜。 “那还等什么!”泉凝月喘了口气:“我去吧。我的身体是由什么组成大家都知道,我可以将自己的身体扩展到你们现在看到的一倍以上。足以堵住这妖怪的出气孔。” 任何修士,妖兽,都有它致命的地点。比如人,大脑,心脏被刺穿,照样必死无疑。所以,现在修行界才有琳琅满目的妖兽学。徐阳逸在天道的时候也学过这些。 “没那么简单……”徐阳逸眯着眼,看着湖中那座静立不动的小山,舔了舔嘴唇:“首先,你有没有想过,一旦你亲自堵住呼吸孔,这只妖兽必定挣扎,从里面喷出的冲力,灵气有多大?体质不够强悍的,恐怕坚持不到二十分钟。” “其次,我如果没记错。鲸的屏息时间长达半小时。而这只利维坦鲸,鲸鱼始祖,体积如此巨大,屏息时间需要按照三倍以上来算。你有把握在对方呼吸孔中呆上一个小时?” 泉凝月愣了,她做不到。 “最后……”徐阳逸冷声道:“你们发现没有……它并没有主动攻击。全部都是在被动防御。” 这句话,才让所有人目光都闪了闪。 “它在等无根九曲水成熟。”他斩钉截铁地说:“大多真正的灵物,旁边绝对有妖兽守护。这是修行界的常识。这朵无根九曲水,守护妖兽就是利维坦鲸。我他妈敢打赌,这只妖兽,实力如此强横,恐怕距离化形只有一步之遥。无根九曲水属水中极品,两者同为水系,我妄自猜测一下,这,恐怕就是它化形的最后一步!” “有可能。”程剑锋愣了愣,接着说道:“我当初化形,虽然妖体很弱,但是血脉中也踢到过,有天才地宝化形之后,资质更上一层楼。” “现在,它比我们还慎重……”他往前走了一步,紧盯着那只再次沉默的巨鲸:“它不敢动。我们人数太多,它生怕漏了一个,取走了那朵花。庞大的身躯,反而是它的弱点……视角上的弱点。” “没有化形,根本不懂得动用灵识,灵识在它身体中存在,却根本不会运用。它只能凭借眼睛和鲸的声纳器官探寻。我们这么多人,它现在不攻反守。就是怕万一有所缺失,这个缺失,它承担不起。” 他冷笑了一声:“现在,怕的不应该是我们,而是……它!” 赵凤来深深地看了徐阳逸一眼。这人……反应真不是一般的快! 有的东西,一直存在,只不过没人有发现它的眼睛。只要提出来,就发现……如此巨大的妖体,反而并不方便! “最后两点。”徐阳逸笑了,打了个响指,利维坦鲸的巨大目光不动声色地闪了闪,却仍然没动。徐阳逸笑道:“他给我解释了一个疑惑。” “为什么这里面会有这么深的水?”他笑道:“刚才那一式神通,大家都看到了。它能够将灵气化为实质的水。而这些水是干什么用呢……” 他朝上面抬了抬头,赵五爷情不自禁地抬头看去,赫然发现,经过刚才那道蓝色光柱,无根九曲水竟然并非完全透明!而是……呈现出了一种诡异的红色! 猫八二抽着鼻子使劲嗅了嗅,狗眼大亮:“浇,浇花?!” “没错。”徐阳逸笑着开口:“它就是用这种方法提供无根九曲水需要的灵气。然而,这也说明……” “它上不去!”他还没说完,方程醍醐灌顶一般喊道:“它根本无法和我们一样爬到洞顶!只有用这种方法!我知道了!等花成熟之时,它会以同样的方法,将那朵花打下来!” “不。”徐阳逸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暴露了自己最大的弱点!” 从一个点开始,整个面,他越说越活! “它用什么浇花?” “出气孔……”方程目光闪烁,仿佛想到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没想到。只感觉心中有个答案,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我明白了……”此刻,君蛮深吸了一口气,无比敬佩地看了一眼徐阳逸。 自己的团长……这思维敏捷的程度……真正妖孽! “各位。”他抱了抱拳,代替徐阳逸说了下去:“浇花,这是一个动词,利维坦鲸只要真正看重这朵无根九曲水,绝对不会用百分百的灵力去‘浇’这朵花。甚至绝对顾忌伤害到它!而是轻柔地,以一种灵物可以承受的灵力去浇灌。而那时……” 方程仿佛被雷打了那样:“它最大的弱点!就,就会暴露在我们面前!而且还根本不会受到致命攻击!” 只要那时处于它上方,那么……灵物都能承受的灵力,对于修士,如同挠痒! 而且……还可以直面它最大的弱点! “除非它敢让无根九曲水报废。”徐阳逸嗜血地舔了舔嘴唇。 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若有所思。许久,赵五爷朝着徐阳逸深深抱拳:“徐团长,我赵某服了。” “这条利维坦鲸,若有收获,你们刑天军团占九,我无话可说。” 他这句话,也有自己的盘算。 妖丹没有结成金丹,价格虽高,却并不离谱。关键的是……他已经看到了刑天军团的战力!以赵家大猫小猫两三只想和对方比战斗力?自己不如先让一步,利维坦鲸不重要,重要的是上头那朵花! 自己利维坦鲸退了这一大步,无根九曲水……总可以厚着脸皮多分一滴吧? “除了妖丹,也没什么收获了。”徐阳逸火热地看了一眼洞顶上那株已经带着一抹妖艳红色的花,笑道:“无根九曲水,才是徐某必得之物!” “不!不!团长!”周婷婷在后面记得高呼了起来:“妖丹不重要!没有结成金丹的妖丹最多算是珍贵!算不得名贵!但是,但是龙涎香啊!龙涎香啊!这可是有价无市的东西!” 赵五爷当即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啪的一声,异常清脆。 所有人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赵五爷红着脸,咬着牙,心中滴血地干笑道:“没,没事。” 妖兽生物学没学好害死人! 怎么能忘了这东西! “鲸种妖物本身无比稀罕,由鲸种妖物凝聚的龙涎香更是可求而不可得!它其他作用并不大,但是却能在冲击各大境界的时候弱化心魔!镇定灵识!这东西……不比无根九曲水弱多少!” 所有人,眼睛都闪了闪。甚至不少人都浮上了一抹火红。赵家那几十位修士,更是哀怨地看了一眼恨不得把舌头割下来的赵五爷。 徐阳逸凝神看着所有的一切。终于露出了一抹冷笑:“还有多少天成熟?” “三天!最多三天!”猫八二目光火热地看了一眼洞顶:“成熟之时,异香百米。采摘时间只有十五分钟!” 徐阳逸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盘腿打坐。 真正的决战,在三天之后。 紧急通知,,,我们这一片的小区电力出了问题,目前我人都在酒店,不一定明天能好明天不定,如果好了就准时</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