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丹霞宫(八) - 最强妖孽

第189章:丹霞宫(八)

“花……断裂了?”猫.三头.八二,从水中冒出自己的三个狗头,愕然看着天空。随后,它超人的视力,立刻看到了花柄旁,一圈黑色的鲸虱! 利维坦……竟然分神放出了数十只鲸虱,神不知鬼不觉地咬断了无根九曲水的根须! “轰!!!”就在此刻,水中,那个巨大的身影猛然冲出!穷尽全力!这一次,竟然跳到了五百米的高度!! “吼!!!”撕心裂肺的吼叫,带着兴奋至极的情绪。满是湖水,涎水,利齿的大嘴,张开到最大弧度!从徐阳逸他们这里看过去,只能看到一条近百米的巨兽,腾跃在月华之下,张开几十米的大嘴中,一朵红光闪耀。下方,是高高掀起的满洞湖水! 事发突然,没有任何人能预料到。没有灵智的妖兽,竟然有这种心眼! 现在,谁离它都远了。 “艹!”徐阳逸一声大喝,毫不犹豫地用偃月插上了利维坦的背,他清晰地感觉到。插入的时候,对方的身体猛然痉挛!但是,仍然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 “刷!”身边一道黑影闪过,此刻,利维坦跃出水面,近乎笔直,他们如同攀岩在垂直的绝壁。时间都仿佛为之凝固。他看清楚了,那是方程一脸难以置信地落下去的身影。 “啪!”没有任何犹豫,徐阳逸的手一把抓住了方程,浓眉倒竖:“你他妈放手试试!” “鬼才放!”方程竟然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下一秒,目光立刻凝聚到上方。 目之所及,利维坦的血盆大口之前,就是那一抹灿烂的红芒,而对方跃出水面带起的无数水花,正成为一场恐怖的倾盆大雨,将他们全部淋个通透。 “靠!”方程死死咬着牙:“难道就这么便宜了它!?” “便宜?”徐阳逸也笑了:“做梦!” 他抬起手,打了个响指。 几乎就在响指打响的瞬间,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朵无根九曲水原本的茎秆上,一条手臂粗的蔓藤陡然垂下!随后……一个近乎透明的身影在蔓藤上出现! 斩十二! 从开头到现在,他都没有出现过,因为他很清楚,刺客确定出手,只有一次机会! 徐阳逸也很清楚,如果说这群人中,谁能爬到最高,谁最能隐匿身影,非斩十二莫属。 这是职业性质决定的。和天资无关。 从一开始,君蛮蔓藤蔓延的时候,早已经依附到了无根九曲水附近,而斩十二,在闪动顶部,整整无声呆了三天! 三天,只为这一次出手! 他的眼中,没有一丝害怕,而是抓着攀藤,另一只手伸出,如同猿猴一样,飞快地荡向利维坦鲸已经志在必得的无根九曲水! “咔哒!!”巨大的脆响!那张巨嘴合拢。 而代表无根九曲水的红光,则出现在了另一边! 差之毫厘! 就在那一刹那,那张足以让斩十二粉身碎骨的巨嘴,擦着他的身体飞过! 现在,他的手中,正抓着那朵让巨兽疯狂的花朵! 这,是真正的虎口夺食! “吼!!”利维坦鲸,在狂喜之中,猛然坠入水中,一场小型海啸,再次出现!徐阳逸什么都没说,不知何时已经脱掉了自己的黑背心,露出结实的肌肉,用黑背心将自己的手绑在了插在利维坦背上的偃月上! “轰!”饶是如此,那落地巨大的震荡波,仍然让此刻的两人伤上加伤,但是,没有一丝迟疑,两人压下内脏的翻江倒海。用最快的速度冲向出气口! 斩妖……在此一举! 现在,那只利维坦必定会感受口中莫须有的无根九曲水,而且,一次之后,还会来第二次。 巨大的身体,感受都是一种难度! 而这……就是他们的黄金时间! 现场,诡异地安静了下来。 利维坦巨大的头动了动,它能感觉到,头顶上,两只蝼蚁正奔向某个地方,但是此刻,根本没有功夫管这些! 它用尽全力,狠狠地转动着舌头。 下一秒,它的眼睛倏然瞪圆了。 利维坦仿佛被震惊了,被疑惑了。他巨大的头颅再次动了好几下,仿佛在品尝自己的嘴里,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其他人,也完全呆住了。没有想到斩十二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刻出手,一举夺得了宝物! 而利维坦头顶,自己的团长和师兄,正以一种疯狂的速度冲向出气孔! “滴答……”不知谁的怀表声,在这种死寂的环境中响了起来。 零秒! 最后一分钟,双方手段尽出,先是利维坦咬断了无根九曲水的茎秆,随后自己疯狂跃出,准备吞噬,没想到,最后守株待兔的斩十二一步登天,虎口夺食。 兔起鹘落,变化太快。快到所有人都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呆滞,再呆滞,数秒后,利维坦发出一声怒极的吼声!整个洞都被震得簌簌发抖!双眼一扫,疯了一样朝着红光闪亮的方向,斩十二冲去! 就在同时,徐阳逸和方程,已经站到了出气孔前方。 那是一个巨大的圆洞,如果不知道,甚至会以为这是一个下水道。 里面,一层层的红肉翻了出来,散发着让人闻之欲呕的味道。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笑容非常诚挚地看向方程:“师兄,妖化吧,最后一搏了。” 方程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变成了一只两三米的巨大狼妖。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就在此刻,他遭到了来自身后的袭击。 一只,来源于自己的师弟,徐阳逸的脚。准确印上了自己脊背。 “啊啊啊啊啊!”一声怪叫,方程用一种更快的速度直飞出气孔。 “师弟你坑我!!!!”带着无比幽怨的声音,方程不偏不倚地落到了出气孔之中,妖化后的身体,不多不少,堵了个严严实实,严丝合缝。 岸上的人,也全都呆了。君蛮一口气没顺上来,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神之一脚,不知道说什么好。 姚心潭喉结动了动,极度无语地看着鲸鱼头上的一幕。 “哎……”徐阳逸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身边,就你长短粗细用起来最顺手。还是半妖体,抗性比人类强了太多。这不是天生用来填坑的吗……忍忍,忍忍啊,师兄。一滴水,少不了你的。” “卧槽!”方程气的吐血:“师弟你太心黑了!两滴!我要两滴!” “放心……”徐阳逸收敛了笑容,用偃月猛然一插,插进了出气孔中。 偃月,就这么横在了其中!这点小痛,处于狂怒的利维坦甚至根本没有察觉。 “抓住它。”他看着方程说道:“千万别掉进去。”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四十分钟之后,这个洞猛然传出了地动山摇的怒吼,以及无边的湖水,疯狂涌出! 一个小时二十分钟,这里的震动,达到了峰值!无数的山石哗哗落下,即便距离洞上百米,也能感觉到里面狂暴的灵气。 两个小时以后,这里,终于风平浪静。 一只足足有八十多米长的巨鲸,翻着肚子,躺在了水面上,眼睛的瞳孔,已经完全发散。满身腥臭的方程,终于从通气孔中爬了出来,狠狠瞪着徐阳逸。 “你看你这脸色。”猫八二愤然甩了甩狗毛,到处都是水:“本少就不爱看了……你刚才镶嵌在出气孔中的时候,简直是天造地合,跟长里面一样。这叫物尽其用,你懂不懂?” 方程看着徐阳逸冷笑连连,这两个小时,所有人都负责躲避,而他负责自我膨胀。好嘛……这一脚,他是记住了。不索取相应报酬,这说得过去!? 特别在最后……无数的灵气,排泄物,冲的他满身恶臭,利维坦想了一切办法打算将他冲出来。但是,他死死抓住偃月挺了下来,活活憋死了这只史前大妖。 不过现在,还不是分赃的时候。 所有人,目光扫过全场。 这个巨大的洞窟,早已经不是翡翠的绿,二十多具尸体,有的仰面,有的脊背向上,浮浮沉沉地漂浮在水中。水从他们七窍无情地灌下去,想必,他们很快就会葬身于此。 不知道多少人在这场战斗中失去了生命。他们的血迹,对于这片一千多米的湖水洞窟,是那么渺小,此刻,一抹抹参杂着惨绿的殷红,却那么触目惊心。 “这就是修士。”徐阳逸站在一只苍鹰傀儡背上,感慨地说:“为机缘放手一搏……有人升天化龙,有人却化作春泥……但无论何者,皆无愧于本心。” 方程低头,沉默不语。 这,才是还没有进门。 这,才是刚入门不算太久。 鳄雀鳝,利维坦,无根九曲水……一样样神奇的造物,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下面,又该是一个怎样神奇的世界? 这条主路都是这样,其他路……那些别的天才,又会是怎样的光景? 八大绝地的凶威与神秘,已经开始缓缓展现。 “清点伤亡。”众人的神情,都有些低沉,并不是因为对方的死,而是对方的死带来的兔死狐悲。 或许,某一天,他们也会和这些人一样,默默无名地葬身在某个无名秘境。</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