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丹霞宫(九) - 最强妖孽

第190章:丹霞宫(九)

“徐团长。”就在此刻,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在不远处。君蛮的植物大网中,赵五爷和赵凤来,正满脸颓然地朝着他点了点头。 赵凤来仰天苦笑一声,拿起一个锦囊抖了抖,随即,无数碎裂的玉简掉了出来。 “一共二十七枚本命玉简破碎。”赵凤来神情有些灰暗:“这些……可都是家族的精英专业型弟子啊……” “还有三人?”徐阳逸皱了皱眉:“恕我直言,赵道友,现在并不是悲伤的时候。这三人,说不定是昏迷于水中,必须马上施救。” “是。”赵凤来闻言,神情终于有点振作了起来,勉强一笑,却悲从中来,仰天长叹道:“鳄雀鳝……杀了七爷……利维坦鲸……折损二十七名弟子……老夫愧对赵家啊……” “道友节哀。”徐阳逸拱了拱手,忽然想起了什么:“赵子七呢?” 赵凤来眼中终于出现了一抹实实在在的笑意:“放心,他……死不了。” “但是我这一路都没看到过他。”徐阳逸沉声道。 赵凤来拿出一个玉盒,缓缓打开,里面放着一只小巧的布娃娃,他笑了笑,贴身收了起来:“该他出现的时候,他自然会出现。” “团长!”就在这时,牡丹呡着嘴唇走了过来。递给徐阳逸两枚碎裂的玉简。徐阳逸只看了一眼,就幽幽长叹了一声。 那,是周婷婷和程剑锋的玉简。 这两人……不是快结婚了吗? 徐阳逸还依稀记得,自己初到白县的时候,那只失魂落魄的狼,和那个死要面子的女孩。 一转眼……已经两三年了吗……而对方……竟然真的在刚才的乱局中……永远和自己作别了? 那是一种他从未体会过的味道。 一种,可以被勉强称为“朋友”的人,活生生地在自己面前消失的痛感。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许久,他睁开眼,沉声道:“回去之后,调查他们的家境。如果有亲属还在修行。我承诺,一旦徐某筑基,我会真正收他们做弟子。” 对这两人,他有愧疚。 说好要教他们,说不定对方一直在等,但是,最后也没有等到。 为了拼一拼机缘,他们来到了这里。没想到,这里却是他们生命的最后一站。 虽然来之前,他们都有所准备。然而这种数个小时前还在出谋划策,数个小时后,已经不知沉到千米大湖的哪一处,这种事,积年修士看到他们的神情,或许会冷笑一声幼稚。但是徐阳逸并不觉得这是幼稚。 这是……血仍未冷的表现。 他反而感觉,当面对内心复杂的感情,当悲欢离合皆视为云烟,成为一种习惯,那,叫做麻木,并非城府。 修行,如果这就是修行的尽头,他,不如不修。 如果无怒,无殇,那么,当日朱红雪,便不会有那八道身影。 如果无悲,无喜,当日拍卖会,各位金丹老祖更不可能大打出手。 这一刻,他仿佛明悟了什么,仔细想想,却并不明白。 他,在这条上下求索的道路上,仍然太过稚嫩。 “斩十二。”现场的气氛,实在是太过低沉。徐阳逸很清楚,如果他低沉,他的团员绝对会被他带动。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周婷婷和程剑锋的事情,他强打起一丝微笑,招了招手:“下面,来分赃吧。” 不是不伤怀,只是将伤怀埋在心底。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一枯一荣,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让团员走出阴影,这,也是他的责任。 斩十二伤的不轻。 最后,躲避利维坦攻击的,基本都是他。对于隐匿身形躲避攻击,他在刑天军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而这,也直接导致了他现在走路的时候,七窍都在流血。 利维坦鲸的临死反击,攻击力度之大,在场的人都有目睹。 了好几次,他都没站起来,徐阳逸做了个停的手势。自己走过去,从他怀中接过了一个锦囊。 储物戒指是高级货,大部分修士都是没有的。而是用这种大约只有不到一米储物空间的锦囊代替,美其名曰乾坤袋,实则谁用谁知道。 手轻轻一抖,一方玉盒出现在他手上。而且……这个玉盒,并非普通玉盒。它入手冰凉。是用一种珍贵的冰玉雕成。 收取无根九曲水,除了这个东西,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收取。温度不够,它会如同真正的水珠一般挥发掉。如果用别的东西收取,更可能直接融化到器物之中。 玉盒刚一打开,一道让人心醉的红芒,便悄然射出。十八滴如同红宝石一般的水珠,已经因为玉盒的低温凝结成了冰块。散发着璀璨的光芒。只是看了一眼,徐阳逸就感觉精神一振!灵识都好似在呼喊,享受着这一刻的欢愉。 “十八滴,我们十四人。赵家三人,还多出一滴。”徐阳逸长长舒了一口气,如果无根九曲水不够,那才真的是二桃杀三士。 谁都在这场战斗中受了不小的伤。谁都出了大力,更有两人阵亡。少分了谁,不说别人怎么想,他自己都过不去。 赵家虽然看似出力不大,但是这条路,是对方带的。而且伤亡惨重,如果一丝不给,恐怕寒了别人的心。后面还发生什么,就不好说了。 “我要两滴。”方程哼了一声,挑眉看着他,这小子长得正人君子,怎么越看越小人? “忘了告诉你。”猫八二啃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罐头:“每位修士,有生之年,这种东西只能服用一滴。无根九曲水没有冲上s,这是其中之一。另一个原因,则是它产量并不算太低,我是指每一朵。一朵来说,历史上最多的曾经开出过三十二滴。物以稀为贵。所以,它的价值一直被定位为a,最多a++。” 啃完了沙丁鱼罐头,它毫不留情地一伸腿提了下去,舔了舔嘴巴:“意思就是,你白忙活了。” 方程脸都扭曲了。 这一脚白挨了? “放心,回去之后我会好好补偿你。”徐阳逸干咳了一声,打断了话题:“这东西,要怎么服用?” “听说直接吃下去就可以。”牡丹坐在一只傀儡上,咳嗽着说道:“我曾听几位道友说过。” “屁!!”猫八二浑身都炸毛,立刻制止了牡丹愚蠢的决定:“你们就没有听说过有种东西,叫做万灵丹?!” 丹! 这个字,瞬间让所有人眼睛都火热了起来。尤其是刑天军团的人。李宗元,猫八二,这两个唯一知道“炼丹师”底细的人,更是投过去了近乎暧昧的目光! 主人求包养,会滚床,滴蜡调教我在行,技术一流前/戏长。日日都做七次郎,能攻能受才叫强! 徐阳逸的额头上青筋跳了跳,两妖什么都没说,但是那眼神比什么都说了还露骨。 廉耻呢! “这是什么东西?”赵凤来此刻完全振作了起来,深深拱了拱手:“为何赵某从未听说过?” “你当然没听说过!”猫八二得意洋洋地笑了笑:“因为……真相只有一个!” “说正事!”方程气的一脚踢了过去,猫八二转身闪过,发出了一种狗类根本没法发出的“呋呋呋”的诡异笑声,狗眼都眯成了一条缝:“因为洋芋和炼丹师不寻常的自攻自受关系……我特意用一个月了解了目前的所有丹方,无意中发现了此丹方……当时根本没往心里去,毕竟无根九曲水太过难找。对于我等练气修士,有一份b级灵物就该谢天谢地……但是配方,本少却记了下来。” “说啊!”方程恨不得再补上一脚,却愕然看到自己眼前抬起了一只雪白的狗爪。 他疑惑地看了看猫八二,对方狗脸上竟然洋溢着一种煌煌大气。 “你做什么?”牡丹也有些愣了,推了推眼镜问道。 “吻我的前肢第二指节。”猫八二傲然道:“诚心诚意地恳求我,本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 “卧槽你个#!别拦我!老子今天非弄死这贱狗不行!”方程差点没给气的天灵盖都爆起来,一人一狗厮打在一起,夹杂着猫八二的狗叫:“汪!如果不是本少不能随便现真身!本少立马灭了你!” “好了。”徐阳逸哭笑不得地打断了幼稚的师兄和活宝二哈:“说。” “好的。”猫八二自从知道徐阳逸是炼丹师之后,简直整个一从善如流,轻咳了一声,慎重地开口:“万灵丹……这是一种极其偏门的古方。它能完全激活无根九曲水的药性。配方上其他的天才地宝都好找。唯独这一味无根水难找!它……” 它深吸了一口气:“最顶级的万灵丹……能让灵识增强……4%!每一级!” 翻了四倍! 徐阳逸目光一闪,立刻停止了马上服用这滴无根九曲水的想法。 有丹鼎筑灵法加上震灵破的杀手锏……灵识越高,威力越强!就连方程都逃不过这种无声无息的暗算,这将成为它日后的一大杀招! 而且……这两招,并不是不可以用熔神宝鉴组合的! 他正在沉思,却发现所有人,火热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他收起思绪,笑了笑:“如果大家信得过我,不如将这个东西交给我,我还是有几分把握请那位炼丹师试试的。但是,能不能成,我并不能给各位肯定的答案。” “可以!”斩十二第一个开口了。除了徐阳逸,作为刺客,他是最需要“雷达”的,绝不会嫌弃精密! “当然,即使练不出来,我也绝不怪团长!”墨夜雨是第二个开口的,傀儡神通,同样需要精密的灵识操作,对于能提升灵识的机会,一次翻四倍!他绝对不会拒绝!哪怕风险是缺少这1%! “当然没问题!”赵五爷脸色都有些泛红:“若老夫信不过徐团长,还信得过谁?” 所有人纷纷表态,没有一个不愿意。 朝中有人好做官啊……看到徐阳逸将所有水滴再次收进盒子之后,每一个人脸上,都真正露出了笑容。 别人或许还未见炼丹师一面头痛不已,自己呢? 已经可以请别人尝试炼丹了! 什么是差距?这就是差距!不枉他们千里迢迢加入刑天军团!更不枉这一次战斗下死力! 泉凝月小萝莉的目光,幽幽看着徐阳逸,喃喃道:“师尊也算得上十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他极力推荐我来刑天军团……幸好我来了……这种大福缘,不来,也太亏了些……”</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