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丹霞宫(十) - 最强妖孽

第191章:丹霞宫(十)

无根九曲水,暂时分赃完毕。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那只利维坦鲸。 身躯太过巨大,翻着肚皮浸泡在水面之下,要找出妖丹和龙涎香的所在,最少也是半天。 灵识不管用,对方的表皮和脂肪层太厚,根本无法突破。徐阳逸眉头微微皱了皱眉:“我们会不会太耽搁时间了一些。” “未必。”赵凤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沉吟道:“我们并不知那扇大门之后有什么,按照往常秘境的一些记载,任何道路,都会有自己的机缘。但是,这些机缘,又分为真机缘和假机缘。” “真机缘,就是指这是条活路,能带着这些机缘走出秘境的。假机缘么……”他干笑了两声,意味不言自明,停了数秒说道:“我们在这里看似耽误了近四天之多,然则,我们说不定是最先到的也不一定。” “而且,我们这条路,和其他人的完全不同。最后的归宿地点,或许一样,或许不一样,谁说得准呢?”他淡淡笑了笑,对着另外两名救活的赵家弟子点了点头:“尔等也是幸运,若能活着回去,老夫必定升你们二人为真传弟子。呵呵……丹霞宫能活着出来,真传弟子的位置,是应该的。” 那两名弟子,本来脸色戚戚,但是听到这句话,立刻纳头便拜:“谢三叔抬爱!!” “老夫记得你叫齐言溯,你叫柳清城?”赵凤来脸上的笑容更随和:“十三年前的弟子吧?” “是!”两人脸色激动地微微发红。平时,谁能知道他们的名字,如果不是家族中不得意,多少人会敢来丹霞宫这种死地拼机缘?没想到,高高在上的赵家三叔祖,竟然记得自己的名字! “让老夫看看你们的本事。”赵凤来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利维坦鲸:“去吧,妖丹,龙涎香,老夫知道,这是你们的长项。” 然后……两人打了鸡血一样,屁颠屁颠就跑过去了。 所有人看的一阵无语,这老狐狸,不去传销组织太可惜了,忽悠人的水准已经到了一定境界。几句话就让重伤的弟子喜滋滋地去干最脏最累的活,而且……好像还没有说好处?只画了一张真传弟子的大饼?前提还是要活着出去? “我要学的还很多啊……”徐阳逸有感而发,身后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我觉得师弟已经学的很不错了……” 方程的目光在他背后钉子一样游弋,从肩膀到屁股,仿佛是在寻找从哪里下脚,什么时机下脚最能让徐阳逸记忆犹新。 “扑腾腾……”随着一阵苍鹰傀儡振翅的声音,所有人都被带往了湖边上的笑道。打坐休息起来。这一战,伤亡惨重,同样收获也极为丰厚。但是,为了应付下面的路,他们必须保持最好的状态。 徐阳逸这才发觉,这里看似是一个岛,但是,却是由条石堆砌而成。 “赵家几百年,一点一滴堆建起了这个白玉台。”赵五爷打坐的地方在他不远处,注意到他的目光,叹了口气道:“谁曾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 徐阳逸仔细看了看,这里,以前应该是一个千米大的空间,而他们打坐的地方,应该是一个需要徒步走上来的高台。就连连接洞的地方,都做成了一个龙口的形状,就在他们身后不远处,连接着一条幽深的隧道,不知通往何方。 水到了这里,就再也无法弥漫上去。徐阳逸看了数秒,淡然问到:“还有多远?” “三个小时便能到。”赵五爷回忆着说:“但是……距离蜂巢之壁前,还有一段路……” 他目光看向众人,沉声道:“各位,下面,绝非安全,因为……我们要走的下一段路,名曰黄泉。” 没有人开口,打坐之中,所有人都抽出了一份精力,听着赵五爷的讲述。 “本来它没有任何名字,但是……”赵五爷仿佛回想起了什么,打了个寒战:“走这条路……必定不能回头……一旦回头,必死无疑!” “它是一条非常普通的路……但是这条路,赵家阵亡了足足十余人,才推断出决不能回头……各位道友……”他正色道:“我说的不能回头,不仅是不能回头,而且灵识,甚至镜子,都不能用。可以理解为‘不能用一切方法看后面的东西。’” “东西?”姚心潭睁开了眼,皱了皱眉,狠狠瞪了一眼正在给他伤口上疗伤的秦雪銮。 秦雪銮视若无睹。她疗伤的方法非常古怪,是一只蝎子,金色的蝎子,上面无数绿色的花纹交接成一个诡异的图案,它们从嘴里喷出一阵阵绿色的灵气,从伤口滋养到内部。 这本来没什么错,但是姚心潭发现对方的手很不规矩,非常不规矩,正在往自己下三路进发。 “是的,东西。”赵凤来接过了嘴,声音都有点发颤:“各位,鳄雀鳝,利维坦,确实是一番死战,但是……这还是凭实力能解决的东西。而黄泉路……则是让你感到灵异……那种……仿佛有东西如影随形地跟着你,在你耳旁吐着气,说着话的感觉……我保证,诸位不会想走第二次。赵家因为走黄泉路疯掉的修士,不下五位。” “不是幻觉?”徐阳逸也慎重地问道。 “绝对不是……”赵凤来脸色一白:“如果幻觉能拍你肩,让你回头的话……” “从这个入口进入,不远,就是黄泉路。各位切记,如论发生了什么,切莫不可回头……否则没人能救得了你。黄泉路长八百米左右,通过黄泉路,接下来就是蜂巢之壁。” 没有人开口,丹霞宫的诡异,正一点一点地揭露。外面的鳄雀鳝,利维坦,这些还算是可以接受的范围。但是一旦进入黄泉路的领域,那么,就是真正的灵异。 他们……已经越来越靠近丹霞宫疑似的真正大门! “休息吧。”徐阳逸闭上了眼睛,捕捉着天地中漫游的灵气:“一个大周天之后,出发。” 一个大周天,十二个小时。他要确保所有人都回到了巅峰状态。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过。数个小时,很快过去,他们并没有打坐十二个小时,而是在第六个小时的时候,便被一阵恶臭熏醒了。 徐阳逸皱了皱眉眉头,睁开眼,发现众人面前已经放了一块大约直径一米的不规则雪白硬块。而猫八二早就醒了,留着涎水围着那个不规则的硬块打转。 “龙涎香?”徐阳逸试探性地问道。猫八二狗头猛点:“不错!就是龙涎香!本少还从没见过这么大的一块!这次赚大了!” 周围不少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尤其以赵五爷为甚。 徐阳逸没有开口,而是强忍着恶臭走上去。那块龙涎香已经被清洗得干干净净,形状非常不规则,整体呈流线型。雪白的颜色,甚至有的地方已经呈现出一种透明的胶质。 他伸出手放到了上面,顿时,灵台一阵清明。那种感觉……说粗俗一点,仿佛在工地上搬了一天的砖,洗完澡之后再全身按摩了一通那样。又仿佛炎炎夏日行走在沙漠之中,忽然下了一场透雨。并且整个人都跳进了绿洲。 全身通透,一丝如同薄荷一般的清凉弥漫整个大脑。让他思维都仿佛敏捷了起来,真的有种舍不得移开的感觉! “简直如同毒品一般。”他许久才缩回手,有些爱不释手地看着那块不小的龙涎香,在刚才,他甚至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东西的恶臭。甚至让他想起了当初第一次用高阶聚灵阵的感觉! “这是a级灵物,排名第九十九。”牡丹脸色都有些发红,练气修士,如同赵五爷说过的,有b级就谢天谢地了,如今,这么大一块a级灵物放在自己面前,就算是她,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刚挖出的龙涎香,味道就是这样。但是等它放置七七四十九天,或者经过人工烘焙之后,它会发出一种让人迷醉的香味。在古代,这是极品权贵和皇帝才有资格用的东西。而鲸妖的龙涎香……团长,这一块如果放到拍卖行,非砸出一个天价不可!” 她顿了顿,笑道:“不过,容我直言,这个东西,没有专门的手法,是发挥不出它的作用的。你说是不是?泉道友?” “龙涎香,传说中能定心魔,稳灵石的名药。”泉凝月微微一笑,幽幽开口道:“但是,术业有专攻。如同猫……道友知晓万灵丹一般。师尊曾对我说过一方炼器秘法,有一种独特的手法,名曰沉心静影。非炼器大师以上不可使用。然,以此法,将龙涎香密封在炼器大师以上亲手打造的香炉之中,用时点燃,不仅能增进修行速度,更能使人悟性倍增。” 徐阳逸笑着拱了拱手:“那么,拜托泉道友了?” “没问题。”泉凝月笑嘻嘻地拿出一个锦囊,手一招就飞了进去,抿嘴笑道:“看来,刑天军团以后的修炼日子,可奢华到不行呢……” 一句话,所有人的心都热了起来。 万灵丹……龙涎香……这些在外界有价无市的东西,如今,自己竟然都可以用! 军团的福利太好,好到他们现在没有一个人想离开。不过,再好的福利,都必须等到自己出去才能享受! 一旦想到自己出去之后……能享受这种修行生活,每一个人都对自己当初的选择无比庆幸。 “团长,走吧。”高无过站了起来,扭了扭身子,骨节咔咔作响,大笑道:“高某很想看看……团长所说的疑似丹霞宫大门到底是什么模样!” “是啊,还没进门,收获便已经如此巨大,接下来……还会有什么等着我们?”姚心潭也站了起来,哈哈大笑:“这一次,只要活着出去,就已经赚翻了!”</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