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苏经理(三) - 最强妖孽

第19章:苏经理(三)

他非常清楚他这样的小企业领头人面对修士是什么样的地位,对方可以不上心,他再不上心,那就是裤腰带上别脑袋在玩了。 立刻大声一喊,一躬到底:“这件事都是我贪欲熏心,曹氏愿意出十块下品灵石,再加上三百万,还请徐先生饶过我们曹氏这一次!” 徐阳逸眼睛亮了亮。 钱,他不算很在乎。但是绝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有灵石! “哪里来的?” “它……就是我们的股东……我早就发现它不对了……他很喜欢收集这种石头。后来……后来苏经理告诉我,这叫灵石,我也收集了一下,但是非常难收集。这七年,我才收集到了十块……”他忐忑地看着徐阳逸:“还请徐先生笑纳……” 曹默生,现在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灵石……股东……这些东西,仿佛为他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他现在看向徐阳逸的目光。早没有了一丝半点蔑视,而是满眼火热! 这可是……传说中的东西啊…… 这种东西,居然真的存在于世界! 而且……就在自己面前! 徐阳逸没开口,他找蛤蟆,不仅仅是为了这一箭之仇。更重要的是…… 蛤蟆长期供应了,整整七年的凝露草,他哪里来的货源? 这才是他需要的,修真物资,没人不缺!尤其是在末法年代! 敢图谋自己,杀了便是。哪有那么多唧唧歪歪的道理好讲? 他的沉默,在曹云眼里只有一个信息,那就是不满意。 “五百万!”曹云咬了咬牙:“徐先生,曹氏不是什么大公司,在三水市还算不错,放到南通省都不算什么!五百万……是我作为董事长能调动的最大资金!再多……我也没办法了!” “一千万!”就在这时,一个坚定的声音响起,曹默生咬着牙,眼睛死死盯着徐阳逸:“大师!收我为徒!我立刻卖掉我所有可继承股权!凑也凑出一千万来!” 现场,瞬间寂静了。 曹云第一反应是气的牙齿都在发抖,但是第二反应,却是欣喜若狂! “一亿!”他声音都嘶哑了,说话却斩钉截铁:“徐先生!只要您愿意收我这个不成器的孙子!我的股权!也不要了!” “砸锅卖铁,我也凑得出一亿来!” 两人的想法不一致,此刻却完全凑到了一起。 曹默生可是潮主,小说,电影,动漫,这些才是他爱的东西,作为一名热血青年,他怎么可能不奢望?不羡慕? 曹云虽然和他不在同一时代,但是他却清楚……曹家如果能出一个修士……天大地大,哪里去不得! 自己不要棺材本了都要供对方出来! 之前,是害怕,是担心,现在,商人最根本的逐利思维,立刻让他下定了决断! “徐哥!”不过,他的决断,不如曹默生快,对方已经一步半跪了下来,双手抱拳,异常诚恳:“请收我为徒!” 徐阳逸有些意外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挥了挥手,咖啡杯再次飞了回去。认真地说:“我还不能收徒。” “如果以后我能收徒了,有机会再见,我会考虑。” 曹云嘴巴张了又张,却再不敢说什么。 三水曹氏还没这个底气和一位修士谈条件,对方已经算好说话的了,如果要对方留下联系方式什么的…… 今天恐怕就不是钱能解决的事情了。 “灵石和钱送到医院,明天。”徐阳逸点了点头:“这件事我不追究,不过下次再遇到同样的事,自求多福。” “是!”曹云心中的石头终于完全放了下来,长长舒了口气,立刻答应。 “好了。各位也谈妥了。”苏经理站了起来,也不讲什么礼数,为曹氏爷孙拉开了门:“两位,我就不留你们了。不过小弟弟,我劝你一句,今天的事情,你如果说出去半个字,就算这位徐先生心情好不追究,曹氏的名字恐怕也不会存在于华夏。” 曹默生浑身抖了抖,立刻点头:“知道了!” 无比留恋地看了一眼脸色如常的徐阳逸,他咬了咬牙,转头就走。 “爷爷!”上了私家车,他立刻说道:“我决定了,我要拜他为师!” 曹云长叹了一声:“默生……你是知道我为什么让你闭嘴了吧?” 曹默生深深点了点头:“对不起……” “我何尝不想让你拜师?”曹云摇了摇头:“你不知道……你现在只是好奇,如果你真有兴趣,你可以和苏经理多来往一下……但是,拜师……这种东西,你别太执着……他们的世界,和我们完全不一样……” 他有些出神地看着窗外夜景:“有时候……当你打开了一扇门,才发现自己自以为看清楚了世界,却只是了解到了皮毛……” “至今……我都不知道潜逃的股东到底是什么……” 他们的对话,没人知道,徐阳逸也不会知道。此时此刻,就在门关上的刹那,一个温热的娇躯已经贴到了他的身上。 “徐哥……”红润的嘴唇轻轻在他耳旁吹着气,一只白若昙花的手在他胸口上若有若无地煽风点火:“你应该猜得到……今晚我苏怜月请你来……是要做什么……对吗?” 她的手,不急躁,不缓慢,却一丝一缕,用指尖轻轻划着,仿佛不经意般,划过徐阳逸衣服下的胸肌,在到腹肌的时候,带着一抹嫣然的笑容柔柔地摁了摁,挑逗似地吹气若兰:“你腰力一定很好……” 一只手攀上了她的脖子,一只骨节粗大的手,男人的手。修长的指头拈起了她尖尖的,雪白的下颌,轻轻摸了摸。 都是成年人,表达地这么明显,不用多说。 这里也没有素食主义者。 苏怜月微微一笑,并不羞涩,她的手,不徐不疾地划过t恤下摆,在某个微妙的的部位上不怀好意地摁了摁,仿佛过电一般,柔柔地勾勒着轮廓。数秒后,微微笑道:“真大。” “还满意吗?”徐阳逸坏笑着用大拇指顶了顶对方的下颌,对方的头如同白天鹅一般扬起,勾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下一秒,他感觉一只手如同蛇一样钻进了他的裤子,贴着他某个器官贴身抚摸了起来。 柔滑,细腻,带着一点诱惑的芳香,和他自己完全不一样。 苏怜月仍然微笑着,轻轻闭上了眼睛。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不过,她并没有等待到她想等的东西,因为,就在她闭上眼的那一刻,对方的拇指如同剑一样,死死顶着她的下颌,力道之大,让她吃痛地低呼了一声。 同时,四处作乱的手,也被对方摁在了本来该在的地方。她抿着红唇,报复性地抓了抓,对方却根本不为所动。 “但是我不满意。” 她身子抖了抖,睁开眼的时候,看到徐阳逸无比冷静的眼睛,根本没有一丝情/欲。 “你定金太大,我收不起。” “你情我愿的事,我绝不买单……如果你以为用你的身体就可以让我答应,亲爱的……” 徐阳逸咬了咬她的耳垂,下半身用力在她手里顶了顶,感受着柔韧滑腻的玉手把握着自己的兴奋,柔声道:“你想多了。” 苏怜月的眼中,早已一片清明,同样,没有半点情/色,哪怕她此刻神态表情和清明没有半点关系。 “那我的手可以拿出来了吗?” “你可以再放一会儿。”徐阳逸就这样半靠在了沙发上,嘴角翘了翘:“真的,这二十一年,这里只有我的手。” “真没看出来,你还有做流氓的潜质。”苏怜月冷笑了一声,毫不犹豫地拿出了自己的手。并没有擦,而是放到了自己的玉腿上。轻轻抚摸着。 沉默,带着暧昧的沉默。 “我是你之前五届的学员。”许久,苏怜月才开了口:“天道每次收几千人,毕业的只有几百人。其他的人,您想过他们去哪里了吗?” 徐阳逸摇了摇头,修行,万人争渡,丛林法则再明显不过。他没有那个闲心去管别人去了哪里。 苏怜月点燃了一根烟,看着明灭不定的烟头,忽然笑了笑:“光是引气入体一途,就刷下来80%的人,我啊……就是在那80%之中。” “这些人呢……修行界差不多百万修士,到处都是用人的地方。徐先生……我真羡慕你……真的,你可能还没遇到过我们这样被刷下来的修士。以后你就会遇到了……我们有多羡慕你们这样真正的修士……明明我们就站在门前,只差一步,引气入体这一步之遥,却是天和地的差距。” “跑题了……”再次沉默了一分钟,苏怜月仿佛下定了决心,站了起来,摁灭了烟头。 她看着徐阳逸,深深地看着,数秒后,好似下定了决心,手微微有些颤抖,抓住了自己衣服的扣子。 “你要知道,我不是妓/女。” “恩。”徐阳逸点了点头,他的五感现在超乎想象的敏锐,远超同阶。所以,他在刚才就感觉到了,苏怜月虽然做着放浪的举动,但是……有生涩。 不经常做这种事的生涩。 而且,他没有在她身上闻到其他男人的味道。这才是让对方触碰自己关键部位的理由。 他从来不做素食主义者。 “哒……”一颗扣子弹开,严丝合缝的扣子,一大片洁白的肌肤露了出来,仿佛月光照耀下的羊脂白玉。 ¥¥¥¥¥¥¥¥¥¥¥ 妈蛋……如此浅尝辄止都被举报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