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丹霞宫(十一) - 最强妖孽

第192章:丹霞宫(十一)

“这就赚翻了?”赵五爷笑了笑,拿出一个盒子,郑重地交到徐阳逸手中:“鲸妖……其实全身都是宝。以龙涎香为甚。但是,这个东西,虽说不如龙涎香金贵。不过b级灵物是绝对跑不了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火热地看着徐阳逸,所有人都知道,里面的东西是什么。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郑重打开,顿时,一片湛蓝色的光芒闪出,一枚拳头大的妖丹,呈梦幻的淡蓝色,半透明状。喷薄而出的灵气,让所有人都目光一颤。 “这便是内丹么……”牡丹有些痴迷地看着那颗妖丹,隔着这么远,她都能感觉到其中蕴含的磅礴灵力! 饶是泉凝月,师尊为炼器宗师高木崖,见到内丹的机会绝对不少,此刻,也用一种炼器师的目光,异常感兴趣地盯着内丹,情不自禁地喃喃道:“妖丹……不算多见,实用性强。各种法阵,符箓,都会用到。价格比起实际情况,大概要上浮一到两成。练气大圆满的妖丹……更为少见!这一枚,单单用灵石计算,最少三千中品灵石以上!” “但是,利维坦鲸的妖丹,举世恐怕都只有这一枚。别说三千……我看一万枚中品灵石,甚至一百枚上品灵石,恐怕都有人买。” “而且,各位可能不知道,妖丹的真正价值,在于依附。”泉凝月直起了身子:“觉醒了天赋神通的妖丹……价格起码翻一倍!这只利维坦鲸,觉醒了潜龙出海天赋神通,威力,我相信大家都有定数了。一旦将这枚妖丹,用特殊的手法,和一柄法器融为一体,那么……修士本人同样可以使用这一招天赋神通!” “即便依附不成。也有可能让法器,或者法宝的资质飞跃一个台阶。各位,对于炼器一道,各位可能不精通,但是泉某可以告诉各位,法宝,同样分等阶。若一位修士的本命法宝是c级法宝,提到上一级千难万难,却并不是没有办法。这,就是其中的一个方法。” “这也可以?!”李宗元倒抽了一口凉气,忽然,眼睛冒出了道道精光,猛然看向徐阳逸! 徐阳逸的神情,也是瞬间激动,但马上平静下来,看向李宗元的目光,只是无声点了点头。 他手中……可是有一枚金丹老祖的妖丹! “可以是可以,不过条件非常苛刻,并非每一枚妖丹都可以融合。并且……”她挺了挺不存在的胸,傲然道:“非炼器宗师,不可融合妖丹!” 徐阳逸笑了,拱了拱手:“那么,如果徐某以后找到称手的兵器,少不得要麻烦一番泉道友了。” “哪里哪里。”泉凝月笑着回礼,心中却是微笑,师尊为何送她过来? 她起初没想透彻,现在,却越来越明白了。 她师尊,可是人族不多的练气宗师之一。以他的身份来刻意结交徐阳逸,那就过了。徐阳逸也不敢接。高木崖可不是五味宗师和知语宗师,这两位还能说是一心向学,他一个炼器宗师来结交丹道大师,这是打算转行呢,还是打算过来抢地盘呢? 名不正言不顺啊。 但是,结交,并不只有这一种办法。 徐阳逸要修行,难道不要法器?他筑基了不要法宝?不要防身的订制武器? 别人给不了他最好的,他高木崖能给! 同样,高木崖修行要用到的丹药,就有了开口的契机。 想明白了这一点的泉凝月,对于这些许“麻烦,”简直想大喊:让这种麻烦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将妖丹收入储物戒。徐阳逸命令众人再次打坐。不恢复到最佳状态,绝不上路。 他心中,在默默计算着这一次的收获。万灵丹,龙涎香,妖丹……以及,目前看似已经没用的巨大妖体! 实际上,这妖体同样是一座金山。肉,骨,油,这三样起码能卖出两三万中品灵石!只是,没人装得下而已。 除开妖体,另外三样收获,已经堪称惊人! 一旦离开丹霞宫,这三样东西,会让他的修为更上一层楼! “下次,必须准备一个超大的储物戒啊……”他笑了笑,闭上眼,调息着身体中的暗伤。 又过了六个小时,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在丹液,秦雪銮,打坐的帮助下,每一个人都恢复到了最佳状态。徐阳逸最后一个睁开眼,吐出口中浊气,没有任何废话,抬起了手:“走!” “目标,直指蜂巢之壁!” 所有人,都来到了那个龙口型建筑前方。 龙口中,是一条幽深的通道,根本看不到头,也没有一丝光亮射出。仿佛是恶魔的入口,让人在门口就感觉身体发寒。 “一人带上一张瞬影符。”徐阳逸手一挥,十余张瞬影符飞到了所有人手中。 “此符可以让人瞬间移动,移动的地方在三千米内。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要轻易动用这东西。因为没人能保证自己会被传送到哪里。” 每个人都小心地接过,贴身存放了起来。紧接着,赵五爷谨慎地拿出一方小印,放进上方龙口的嘴中,随着一阵刺耳的“咔咔”声,龙嘴缓缓张开,紧接着,整个通道都传来了一阵机括的声音。 “轰!”一声低沉的轰鸣,一道黑黝黝的铁索从上方落下。铁索呈一个优雅的弧度延伸进去,不偏不倚,正处在洞的正中央凌空悬挂。一方连于门口的龙嘴,另一方,则连于洞中,蔓延进去不知道多远。如同地狱中恶鬼伸出来的舌头。 赵五爷目光闪了闪,伸手抓住用力晃了晃,顿时,一阵悠扬的铁链晃荡声从洞通道中回响出来。他轻轻舒了口气,手掐了一个法诀,随即,门口的龙头两眼发出两团白蒙蒙的光柱,照亮了周围十余米。而洞内部,同样隐约有白光亮起。 “这条通道,长一千八百米。共有龙头九百只。”赵五爷略有些自豪地一笑,回头看向众人:“赵家好歹在这里经营了数百年,怎么可能只在刚才那里做了准备。” “每两百米一只龙头。当做照明之用。非赵家族老信印不能启动。而龙头中藏有一道灵识,非赵家人即便是用强硬手段破开,整条龙头全数爆炸,威力……足以炸塌这条通往蜂巢之壁的唯一通道。”他笑着指了指洞顶部:“所有铁链,均藏于上方的沟槽之中。龙头不启,铁链不现……没有这一道工序,贸然进去黄泉路,只有一个死字。” 他深深看着每一个人:“踏入这里六百米……便是黄泉路。”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看着黑沉沉的洞,从这里看去,前方有一个拐弯,雪亮的光线并不能完全照耀。他点了点头:“为何不用法器?反而用凡人的机关?” “没错,赵家为何又要设置这根铁链?”君蛮高大的身子站在门口伸了伸双臂:“洞宽不过两米,摸着墙壁走也完全不会迷路。这条铁链意义何在?” 赵凤来笑了笑,神色凝重了起来,有些感慨地抚摸着铁链,良久,才叹了口气:“此链……名曰深海沉金。” “什么?”猫八二耳朵顿时竖了起来:“能祛邪魔,稳心神的深海沉金?” 它有些难以置信地看了看那条铁索,啧啧称奇:“一公斤高达三百中品灵石……这一千多米铁索,至少数吨重……赵家可是下了血本啊……” “不止如此。”赵五爷的脸色也带着一抹哀伤:“足足死去了三百多弟子,才搭建了这条黄泉路上唯一的依仗。” “道友,你们没尝试过吧……”赵凤来收回目光,带着一抹极度的后怕看着众人,声音都有些发颤:“那种在黑暗中攀行的感觉,就像走在一条永无尽头的长路,然后,有人在耳边轻声对你呢喃,有人从后方抓住了你的衣摆……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仿佛无数厉鬼邪魔围绕你的身旁……就连灯光照射出的影子,都是另一种生物。” “别说摩挲着墙壁站着走。”他苦笑了一声:“老夫……当年带了五件极品的护身法器,却是爬出来的,害怕得根本无法站住。五件法器全碎。而跟随老夫进来的三位真传弟子,永远留在了里面。” 他浑身都抖了抖,摇了摇头,似乎不愿回想,眯着眼睛看着那个根本不出奇的洞:“最好的办法,就是闭上眼睛走路,不要去看,不要去想,不要去听。摸着这根铁索走,自然能走到出口。” “多说无益……你们进去了,就知道……这根铁索,真真是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记住,无论何时,无论发生了任何事,无论听到了任何声音……千万不要放开它……拉着它走,绝不要自己过去……否则,你们走不出这条直路……” 他的声音,低沉中带着哀伤,哀伤中带着恐惧,如同一个如泣如诉的老人,在讲着自己最恐怖的经历。 现场一片沉默,过了许久,他咬了咬牙,深呼吸了好几口,猛地一喝:“嗨!” 随后,死死抓紧铁链,闭着眼睛走了进去。 徐阳逸终于笑了笑,走上去拍了拍赵凤来的肩膀,没想到对方浑身一颤,差点没腿一软蹲在了地上。 “赵道友,现在还并没有到黄泉路。不必紧张。” 赵凤来满头冷汗,再次做了一个深呼吸,苦笑了一声:“莫怪老夫失态……你们亲自走过便知道了……这条路……绝非人能走得过,特别是第一次……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经历,你们再来一次,也会如老夫这般。说实话,老夫这是第二次走黄泉路,若非事态已成骑虎,老夫宁愿再斗一次利维坦,也绝不愿走这里。” “跟我来吧。”赵凤来先行一步,赵五爷脸色阴沉地拉住铁索,第二个走了进去。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轻轻一挥,剩下所有人,鱼贯而入。朝着这条通往黄泉的洞中,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了下去。 这条路里,到底有什么? 是否真的如此诡异? 没人知道。 他们只知道,闯过鳄雀鳝,杀掉利维坦才走到这里,就算是地府,也必须去闯一闯! 否则,心不甘,意不宁,念头不通达!</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