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丹霞宫(十二) - 最强妖孽

第193章:丹霞宫(十二)

通道不宽,只能允许两个人并列走,但是,刚进去,徐阳逸的眼睛,就立刻看到了一样东西。 壁画! 从这里开始,满满到头都是壁画! 他愣了愣,但是,立刻感觉到了不对! 这里……是门口,光线绝对明亮。然而,这些壁画……他在外面根本没有看到! 壁画雕刻地非常精美,是典型的古华夏写意画风。凹凸有致,而且,这是彩绘。 不知道出自何人之手,每一幅画,都是一副长长的画卷,但是,除了画,一个字都没有。 “等一下。”他抬起了手,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徐阳逸来到第一幅壁画之旁,打量了一下,这一副壁画,或者说壁雕,大约一米左右,也就是说……如果按照一千八百米的距离来计算,这里面恐怕有近两千幅壁雕! 他仔细地看着壁雕。壁雕上,基本上都是风景,那是一个巨大的湖,湖边杨柳依依。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背戴一个竹斗笠。正在湖中钓鱼。 没有任何奇特。 “徐道友。”看到他的神色,神色稍微好一些的赵五爷并不奇怪,转头说道:“这些画,并没有什么出奇。初来之时,我们和道友一样。同样以为这些画藏着什么秘密。在黄泉路之前研究了数年之久。最终发现,这些只是普通的壁雕。未曾有一丝出奇。唯一可能有些奇怪的是……” 他顿了顿:“年代有些古怪。” “年代?”徐阳逸用手轻轻抚过那个老翁,淡然问道。 “是,这些壁雕单看看不出来什么。不过……他们的年代是在盛唐……大约应该是武曌武天后在位的时代。” “那代表什么?”方程回头问道。 大约是为了活跃一下进入黄泉路之前的气氛,赵五爷不动声色地用满是冷汗的手擦了擦汗,尽量用最平和的声音笑道:“现在还看不出来,这里容老夫卖个关子。这些壁画,一共一千八百二十幅,中间的九百多幅,位于黄泉路中。不过……我相信以徐道友的心智,看到第六百来幅和最后,定然会发现问题所在。” 徐阳逸点了点头,却并没有离开,而是伸出手,轻轻敲了敲岩壁。 “实心的。”赵五爷眼中闪过一抹赞赏,如此小心的人,现在……早已不多见了。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活的长久,才能走到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上。 这一瞬间,他心中已经敲定了一旦出去,要全力和刑天军团,和徐阳逸交好的想法。 “不仅这里是实心的,而且沿途全部都是实心的。”心中想法确定,他介绍地更加详细:“这是无数弟子牺牲的结果。整个通道,密不透风。这条通道早就存在,只不过被赵家的寻龙点师找了出来而已。在出土之时,这里便已经是这个模样。” “谁挖的?”徐阳逸淡淡地问道,手在壁雕上轻轻抚摸:“又是谁雕的?” “不知道。”赵五爷叹了口气:“八大绝地,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谜团。” 徐阳逸终于收回了目光,抓住了铁索:“走吧。” 十六人,一步一步地朝着洞内部走去。走的并不快,因为徐阳逸要一点一点地看着壁雕。 “这是封神之战。”走了大约二十余米,看过二十多幅壁雕之后,他看着一幅足足有三四米长的壁雕,肯定地说:“人物特征太过明显,不可能认错。” 他轻轻打了个响指,一团火焰在指尖弥漫,这里正处于两个龙头之间光线最昏暗的时候,看的并不清晰,直到火焰燃烧起来,才看清楚了这一切。 两方的人马在对峙,左首之人,长须飘飘,满头华发,坐骑是一只极为古怪的生物,犄角像鹿,面部像马,蹄子像牛,尾巴像驴,几乎是一瞬间,他就肯定了这个人的身份。 姜尚,姜子牙,姜太公,太公望。坐骑四不像。 他身后,三目的二郎神,三头六臂的哪吒,鸟头人身的雷震子……一应俱全,如此显著的标志,根本不可能认错。 而右侧,则是徐阳逸并不熟悉的人物。但大多都是妖形! 他依稀认出了梅山七怪的影子,更看到了九尾妖狐的始祖苏妲己,手抱琵琶的玉石琵琶精王贵人,九头雉鸡精胡喜媚,轩辕坟三妖之后,是铺天盖地的妖海。 “从这里,进入近古代妖物史。”身边,一个声音响起。牡丹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津津有味地看着解释道:“在这之前,隶属远古神话史。然后到清代中后期,开始进入现代妖物史。同时,妖物史也是修行史。不过,现在该叫修行文明了。” 徐阳逸点了点头:“古妖和现代的妖物有什么不同?” “最大的不同,就是它们更强。”牡丹毫不犹豫地回答:“古妖血脉纯净,境界高绝。那时候,是真正的金丹满地走,元婴多如狗的年代。化神老怪只能冲锋陷阵,之后那些境界,才有可能称之为将……您看这领头的轩辕坟三妖,境界至少超越元婴四五个等阶……能和二郎神这些真仙争斗的,就算不是妖仙,也是在渡劫边缘。” 徐阳逸点了点头,继续朝前走去。牡丹也迅速跟上。 没有任何人看到……在他们都走过之后,这幅图上的所有雕刻,眼睛竟然全部动了!视线如同实质一般,齐齐盯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静,仍然是那种寂静。壁雕,仍然是那副壁雕,除了眼神的变化之外,没有任何一点变化。 徐阳逸走在了最后,和牡丹一幅图一幅图地看了过去。 然而,第二百三十幅图,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是一幅监狱图。 图中,一名中年男子趴在地上,满身血迹,而他……没有双腿! 他和牡丹面面相觑,完全弄不懂这幅图在这里的含义! 这是一个凡人。 修行者绝不会用如此麻烦的杀人方式,直接灭灵识。而修行者最大的刑法也绝非断足,而是破气海! 从高高在上的修士重新跌落凡人,那种痛苦,几乎无修士能承受。 “画面跳跃太快了……”徐阳逸搓着发青的下巴,若有所思:“前一幅图,意味着封神完结。封神的背景出现在八大绝地绝非奇怪。如果说,洪荒时代是真实存在。那么,那是妖族的起源。而封神时代若真的存在,它们……就是妖族发展蓬勃的始祖。” “从封神开始,妖族呈现出多样化。但是,现在的修行界,任何史书,正史修行全部是从秦代/开始。封神壁雕在这里,或许还可以说丹霞宫下曾经存在过妖怪。它向往这些传说中的祖先雕刻了这些。却为什么忽然跳到凡人?” “我,我想我知道他是谁了……”就在这时,牡丹的声音传了过来。徐阳逸抬头一看,对方已经按捺不住走马观花看了好几副壁画,愕然指着一张壁画说道:“团长,您来看看这个……” 徐阳逸立刻走了过去。 那是一副赛马图。 画中,六匹马在奔跑,但是,观看的三个人,全部一样。 另外两人不提,其中一名,却是坐着轮椅的高冠男子。 “这是用一幅图表达赛马的场景。古时很多画作这样表示……”牡丹肯定地说:“而这个场景,则是所有赛马场景中最为有名的一个。也是‘策对论’有史可查的最早运用……” “田忌赛马?”徐阳逸听到策对论三个字,已经明白了,有些意外地看着壁雕:“你是说,这三个人,一个是齐国公。一个是田忌,而那个坐在轮椅上的……是孙膑?” “不止如此!”牡丹回过头来,眼中闪亮:“第一幅图!第一幅图您记不记得!那是膑刑!所以才有孙膑这两个字!这几幅图……全部都是说孙膑的故事!” “从封神到孙膑?”徐阳逸虽然明白这是事实,却怎么都感觉云烟雾绕:“这跳跃度有些过头了。” 他们,越走越慢,已经落在了队伍最后。但是不得不承认,两个人都对这些壁雕起了浓厚的兴趣。 一幅图一幅图地看了过去,他们再一次肯定,这就是孙膑! 他们看到了贵陵之战,看到了马陵之战……壁雕用不长的篇幅,完整地交代了孙膑的一生。 然而,当看到第四百多幅图的时候。他们再次愣住了! 赤壁之战…… “这,这……”牡丹瞠目结舌:“怎么,怎么会从孙膑跳跃到三国了?” 乱云破空,惊涛拍岸,一片熊熊火焰燃烧在江面,无数楼船焚毁江中。 第二幅,一位羽扇纶巾的长须男子,站在七盏油灯之间……这个场景,读过书的都知道,这是孔明借东风! “我知道了!”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牡丹忽然之间跳了起来,惊呼了一声:“我知道了!我知道这上面说的是什么了!” “赤壁。”徐阳逸点了点头,笑了笑,却被牡丹一把抓住了胳膊,对方脸上都兴奋地冒光:“团,团长!我们去去最后!我们去最后!我敢打赌!最后的一截壁雕,雕的是刘伯温!”</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