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丹霞宫(十三) - 最强妖孽

第194章:丹霞宫(十三)

徐阳逸按了按她的肩膀,笑着做了个嘘的手势:“为什么?” “团长……我和您职责不同,您负责战斗,我负责开拓人脉!接任务这些!我和猫……道友,做的都是这个!其中,有一个我们必须熟悉的,那就是熟悉华夏大部分秘闻!特别是那些名人的!这才能判断秘境的真假和凶险程度!以及可信度!” 她眼睛都在闪了,声音都波动了起来:“您大约不知道……新华夏国建国之前,在西川,省会蓉城,武侯祠旁边,有一座无名庙!那座庙,在文/革的时候被破坏了,但是,却不是人为破坏的!因为人为根本没法破坏!” “无论怎么砸,甚至用汽油烧,绝不损毁半分!当时,蓉城市政府吓到不行,正好……那时候是巨灵真人出关之时,他本不欲管这件事,却阴差阳错地看到了那座庙。看了一眼之后,他亲自抹去了庙中的一块石碑!这件事,蓉城m档案有完全的记载!对了……就是七年前!七年前我帮助csib整理各省m档案看到过一次!” 徐阳逸立刻追问道:“为何?” “因为……”牡丹的胸口都剧烈起伏了起来:“庙中供奉的那块石碑上,有一行字……这件事几乎西川的修行经纪人都知道!” “先姜尚,后孙膑。五百年前诸葛亮。五百年后刘伯温!” “也就是说……这四人……其实是同一人!一人转世!从姜尚开始!他出生之时根骨奇差无比,为求圆满,重修为孙膑,天纵奇才,没想到,却出现了命中的劫难。庞涓断其双腿。不得已,再次重修诸葛亮,所以,诸葛亮爱坐轮椅。但是,诸葛亮为刘备所累。火烧藤甲军再伤阴德,无奈之下,修了最后一世,功德圆满,那,就是刘伯温老前辈!” “民间,也有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的说法。团长,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么,最后的图,一定是刘伯温!” 这些图,刻着的是一个传说。 一个在华夏流传太久的传说。 但是,它刻在这里,刻在丹霞宫,就必定不普通! 牡丹狂喜的原因是……如果,孙膑,诸葛亮,刘伯温确实是同一人!一旦能验证这个传说的真实度,修行界的历史,足足要往前推起码数百年!直接进入洪荒神话的边缘!近古神话体系! 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这里,是丹霞宫!是八大绝地!它刻在这里,一定有它的意义!绝非为了装饰! 话音未落,徐阳逸的一根手指已经放在了她的嘴唇旁,做了个嘘的动作。她甚至一出气就能吹拂到面前那根粗糙的手指,她脸微微一红,抿着嘴低下了头,有些尴尬地说道:“怎,怎么了?” “这里一共有一千八百多幅图。”徐阳逸站了起来,凝神看着周围不间断的壁雕,沉声道:“你有没有算过?” “封神演义,两百三十幅。” “孙膑,两百零七幅。” “诸葛亮……”他顺着看了过去,淡淡道:“咱们要不要看看多少幅?” 牡丹机械地点了点头,心中仿佛冒起了一个什么想法,却一时间没想通透。疑惑地跟着徐阳逸的步伐朝前走去。 走到一个拐角,徐阳逸停下了脚步,眼中微微闪烁:“这一副,星落五丈原,两百一十二幅。” “加起来,已经是六百多幅壁雕。牡丹,我再提醒你一次,这里的壁雕,有一千八百幅。一千八百减去六百,等于多少?” 牡丹有些愣愣地说:“一千二百……” “我再问你,刘伯温,你现在猜测,应该是多少幅?” “两百多吧……因为之前的都是……不,不!不对!不对!!”牡丹忽然明悟到了,尖叫了起来:“那么,那么这中间!这中间的近千幅壁雕是什么!” “多了……多了!多了一段故事!” “是的……”徐阳逸嘴角泛起一抹兴奋的笑容:“先姜尚,后孙膑,五百年前诸葛亮。五百年后刘伯温。但是,如今,这里面多出来了一个人!” “它会是谁呢?”他深吸了一口气:“历史上,四大伟人,每一个都只占了两百多幅的篇幅,而这一个人,就占据了一千八百幅壁雕中的一半。你觉得,它,会是谁?” 牡丹完全懵了,但是,心中,刚才那个可怕的猜测,却让她兴奋地全身发颤! 这个民间的传说……被刻在了这里!而且……还多了一段故事! 谁! 到底是谁?能在姜子牙,孙膑,诸葛亮,刘伯温四人中争得半壁江山? 这四人,哪一个不是五百年一出的人杰!而竟然有一人的篇幅超过他们四个的总和! “这个答案,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了……”徐阳逸目光扫前前方的一张图,但是,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那张图……他无法看清! 近在咫尺,却根本无法看清,前方是一个拐角,光线正好有点暗。他依稀能看到……一把油纸伞? 他深呼吸了一口,同理,他根本不会感觉这一段故事刻在这里会是为了装饰这条通道。能刻在八大绝地之一的,任何东西都绝不简单! 尤其……如果,那下面,真的是他记忆中的那个地方的话。 一只巨妖,修士顶峰中的金字塔尖,会闲来无事弄这种东西?莫非它还是艺术家不成? “团长,您!您看这里!”就在这时,牡丹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好像又有了新发现,雀跃不已。 徐阳逸沉思着,左右打量着,缓缓转过身体。 就在这时,他猛然停住!而一滴冷汗,从他额头上滴下。 他们……一共看了六百来幅壁雕! 也就是说,他们深入这条通道至少六百米左右! 竟然不知不觉走了六百米! “刷……”一阵阴风,仿佛印证他的想法一般,无声在通道中刮起。 仿佛透过他的衣服,吹透他的身体,让他浑身发凉! 因为丹灵获得的过目不忘天赋,在此刻……完全地,一点一滴地发挥了出来! 六百米……赵家提醒过:六百米后,即刻进入黄泉路! “团长?”牡丹疑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只玉手轻轻拉了拉他的衣服:“你快看!这里!太不可思议了!” 徐阳逸的手,毫不犹豫地抓住了半空的铁链,根本没有回头,冷声道:“你是谁?” “团长?”牡丹愣了愣,继续拉着他,力度在不经意地加大:“您,您快看啊!” 徐阳逸一句话都没说,猛然闭上眼睛,全力朝前冲出三米! 他和牡丹……不是和现在身后那个“牡丹,”而是和真正的牡丹,已经在不知不觉,走到了黄泉路的路口! 这一刻,他才感觉冷汗森森,手心都湿透! 太诡异了…… 人的眼睛,绝非只能看到正对的东西,实际上,人眼捕捉的视角非常广阔。用俗语来说,除了焦点位置,其他的地方,是“眼角的余光。” 而他的余光,非常肯定,牡丹没有移动过一下!没有动过一下! 然而,就在自己面前,自己转身不到0.01秒,牡丹,已经变了。 如此让他确定的,是牡丹的手……仍然死死抓在自己衣服上,同时,声音已经变成了尖叫:“看!快看!快看一眼!团长你快看!” 那个声音,已经从牡丹的声音,变成了不男不女的中性声音,最后……纯粹变成了一个恐怖的男声! 黄泉路……即便是徐阳逸,此刻,也感觉手背上起了一背的鸡皮疙瘩。眯起眼睛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肘----牡丹的手就放在那,但一看之下,他立刻闭上了眼睛! 一个……眼眶被掏空,下巴被摘掉的女人,披头散发,正被他的手拖着走。一边走,一边拼命尖叫“团长你看一眼!” 而她的外形……显而易见是牡丹! 他那一刻,很想回过头去,看看牡丹是否还活着。 “不……”随即,他立刻定了定心:“现在……决不能回头!” “阿逸……”就在这时,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这一声,他猛然眼皮动了动,差点睁开,身体条件反射地回身,差点就转了过去! 这……是他记忆中,自己母亲的声音! “小逸,你往哪走!”同时,一个威严的男生响起:“回来,我开车送你去上学。” 徐阳逸嘴唇动了动,喉结抖了好几下,紧紧闭上眼睛,心中满满都是酸涩。 一句话,勾起无数年深藏梦中的感情。 一只温柔的手,抚摸上了他的头发,那个温柔的女声,带着一丝感慨,在耳边响起:“长这么大了……来,转过来,让妈看看……看看小子变帅没有……” 一行清泪,无声流出。徐阳逸握紧了手中的铁索,而那只手,抖得如同中风。 一眼,一眼就好! 自己不转头,但是……可以看一看,自己……记忆中父母手的样子…… 哪怕是幻境。 不算太黑暗的黑暗中,他,无声地睁开了眼睛。 “眼泪吗……”他有些愕然地伸出手抹了抹,带起一抹苦笑:“多少年了……” 但是,下一秒,他陡然惊醒! 抚摸自己头发的手,此刻已经在抚摸自己的脸!但是,那绝对不是人手! 而是一只长满了白毛,黑色指甲足足有半寸长的怪物之手! 摇曳的光线,在通道里找出他的身影,他身后……什么都没有! 只有那只没有根源的白毛手,在摸着他的头发!</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