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丹霞宫(十四) - 最强妖孽

第195章:丹霞宫(十四)

他不知道……他的身后,无数壁雕上,人的眼睛,全部发出幽幽的光芒,如影随形地看着他。随着他走一步而移动。 平常人,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必定会惨叫一声回过头看一眼立刻就跑! 徐阳逸第一反应也是如此,但是,他忍住了。 “艹你妈……”他咬着牙狠狠骂了一句,心中的梦被无情撕碎,嘴唇都差点被咬出血来,闭上了眼,继续沿着铁索朝前走去。 这条路……邪乎得吓人。 仿佛……能读懂他脑袋里最想要的东西一样。 谁都以为,他要的是实力。但是,他自己知道,如果给他重来的机会,他会选择亲情! 什么长生不老,什么世外超人!他统统不要!只要那个曾经平凡的自己,过一无所知的日子。 “兹兹……”就在这时,一阵细微的兹兹声传来,眼皮隔绝,外面本来就不太亮的光芒闪了好几下,随着“啪啦……”所有光亮,这一刻,全部熄灭! 就算闭着眼,都能感觉眼皮外面,从有一丝亮度,到完全漆黑。 “呼……吸……”自己轻微的呼吸声,回荡在这个空荡的走廊,仿佛这一刻,他完全和世界隔离。 所有人,都消失了,只剩下自己,和无边的黑暗。 “哗啦……”忽然之间,他眼皮抖了抖,因为随着这阵极轻的声音,他手中的铁索,微微摇晃了一下! 那是……仿佛有人在前方抖动铁索的感觉! 如果是平常人,绝对会问是谁。但是,徐阳逸仍然没有开口。 他牢牢记得赵五爷说的……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决不能回头。而现在……他甚至连口都不想开,眼都不想睁。 视觉,听觉,嗅觉,现在一样都靠不住! 仿佛为了让他清晰记住,五秒后……又是一阵铁索被抖动的声音传来。 哗啦……哗啦……黑暗中,这个声音均匀,平静。均匀到令人疯狂!平静到让人心颤! 如同黑白无常勾魂索命的绳索,被他抓在了手中。 “想让我松手么?”徐阳逸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挤出了一丝微笑:“滚!” 他用力拿着铁索,猛然晃了回去! 不过,他并没有晃动。 就算是他,此刻的心也狂跳起来。一滴滴冷汗从自己额头上滴下,手臂上汗毛刹那间竖了一层! 有人……确实有人! 有人在晃动另一边的铁索! 或者……有不是人的东西,在晃动从黑暗深处蔓延出的铁索! 因为,他……在这片黑的让人胆颤的黑暗中,摸到了……另一个东西的手!另一个一声不发,一言不吭站在自己面前的东西的手! “沙沙沙……”一阵诡异的声音,在自己面前响起,仿佛一种奇怪而巨大的生物,在黑暗中,在自己面前,张大了能吞下一个人的血盆大口一般! 那些让人心悸的沙沙声,就是来自于这个诡异生物抖动林家的声音一样! “你不要命了吗?!”就在这时,一阵怒吼从自己灵识中响起:“快给本真人睁眼!小子!” 徐阳逸没有开口,这个声音熟悉……非常熟悉……那只丹灵让他过目不忘,他立刻想起来了这个声音的来源。 碧波真人! 他竟然没有死?! “小子!”碧波真人的声音带着无比的狂怒和焦急:“你怎会来到这种地方!按我说的做,你不要回头,千万不要回头!该死……现在的修士,可还知畏惧为何物?!” “左脚,后踏三十公分,现在,立刻!” 徐阳逸,仍然没动。 沉默,过了一秒,碧波真人的声音狂怒了起来:“小子……你是在怀疑本真人是真是假?!你竟然有胆!” “你怎么死的。”忽然,徐阳逸以一种无比冷静的声音问道。 碧波真人死的太过蹊跷,但是,以真人之尊,活了千年之久,说没后手,他不信。 但是,在这种地方,碧波真人的声音响起,他更不信! 如果是真……说明碧波真人的一缕残魂一直躲藏在他身体里。如果是假……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本真人在和你的灵识直接对话!”碧波真人的声音中透着无比的焦急:“小子,给本真人听清楚,这种地方,就连本真人都不敢来一步……” “你,怎,么,死,的?”徐阳逸一字一句的,从牙缝中说出这句话。 再次沉默,碧波真人强压自己的怒火,深吸了一口气:“本真人不管你信不信,本真人是被人杀死的。谁杀的,不是你该问的。为什么,你更不配问。现在你只要知道,道家谓人有三魂:一曰胎光,二曰爽灵,三曰幽精。本真人胎光藏于你气海之中,与你共存亡,若不是你现在九死一生,本真人绝不会出现!” “所以,你打算夺舍?”徐阳逸不退反进,再朝前迈了一步。 他吃不准。 这个碧波,到底是真是假? 做的太真了……对方的话,两个选择,选错一步,在这种地方……后果,他根本无法承担! 万花筒一般的环境中……每一张镜子都倒映出他的影子。 “杂种!!!”碧波真人的声音已经嘶哑了起来:“徐小子……本真人告诉你,那天本真人先给明神十八解惑,然后才到你!这够不够!” “本真人眼睁睁地看着你们两人为了抢夺本真人的内丹出手,这,够不够!” “本真人眼看着你最后得手,几位金丹老鬼降临,这够不够!” “本真人死于七星斩妖……”他咬着牙深吸了一口气:“现在,给本真人回来!” 徐阳逸,终于停住了脚步。 不过,他更没有往回走。 “多说无益……你们进去了,就知道……这根铁索,真真是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记住,无论何时,无论发生了任何事,无论听到了任何声音……千万不要放开它……拉着它走,绝不要自己过去……否则,你们走不出这条直路……” 赵家的这句话,他记得清清楚楚。 但,这个碧波……刚才那几句话,取得了他一丝微弱的信任。 符合他对金丹真人的所有猜测,并且……他说出了自己的一切,严丝合缝。 如果不是如此,徐阳逸绝对不会和他废任何一句话。 “这就对了……”碧波的声音舒了一口气:“现在,不要回头,侧身二十度……” 徐阳逸还是没有动。 “刷!!!”就在此刻,他胸口的活帝器,忽然闪起了一片金光! 灼热,刺痛皮肤的灼热!这种感觉,无比真实,徐阳逸百分之百地确定,这是活帝器!绝非幻觉! 那种血肉相连的感觉,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抹去! 同一时间,徐阳逸的耳边,响起一声尖锐的鸣叫,仿佛一面玻璃破碎,碧波的声音随着哗啦一声,全部消逝。 徐阳逸猛然睁开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胸口。 他胸前,散发出无数金光。照亮了周围的一切。他赫然看到…… 他竟然已经莫名其妙转身了七十度! 如果再转身二十度……他……就会看向后方! 幻境……他死死咬住嘴唇,刚才的碧波……竟然还是幻境! 一个……可以读心的二重幻境! 这,恐怕才是黄泉路最恐怖的地方! 在一条没有任何光芒的幻境中,唤出人心底的渴望,,丑恶。恐怖……诡异……心中任何一点忧虑,任何一点挂念,在这里,都会被无限放大!形成根本分辨不出的真实!黑暗中仿佛有数千张镜子,将这里形成一个魔幻的万花筒。映照出每一个进入者的内心。 “一条路,竟然能给出我生死的选择……”他深吸了一口气,极力平复着心情:“刚才,无论是碧波还活着,还躲在自己身体里,或者是我转身。对我来说,都是一场灾难。而且……我很肯定,我是笔直地往前走。绝未走歪一步!” 如果不是帝器忽然发威,他这二十度转过去……后果根本不堪设想! “幻境中的第二重幻境。”他谨慎地看着四周:“黑暗中忽然多出来的手是假,抖动铁链也是假……站立在我面前的无形生物还是假!引入碧波老怪的声音才是黄泉路真正的杀手锏……只差一步,就最后一步,我就会转过头去……这真的是秘境可以引发的?这需要何等高超的阵法才能坐到如此洞悉人心的幻境?” “咚咚……”寂静如同停尸房的山洞中,他的心脏,狂跳如鼓。最终,鼓声渐小,终于平息。 “不过……现在,全都消散了……”他长长舒了一口气,看着胸口自动飞起的活帝器,嘴角刮起了一抹笑容。 灵识,非常清楚地感觉到,一种……让他难以言喻的,阴冷的,跗骨之蛆一般的东西……正飞快地离开他,离开他所在的这块地方。 下一秒,活帝器猛然金光大盛!嗖地一声自己飞到了他的头顶,紧接着,万道金光洒下! 随着光芒的照射,他站立周围十米的地方,光华万丈!同时,一种诡异的,仿佛火浇上了油一样的“兹兹”声,无比惊悚地从黑暗里响起,随后,缓缓远去! 风,莫名其妙地吹起了,一阵阵似哭似笑的诡异声音,从风中传来,渐渐消失在耳旁。说不清那是什么声音,但是每一声,都让人头痛欲裂。 有些看不到的东西……在黑暗中,在金光的照耀下,缓缓退去。 这里,再次恢复了一片寂静。</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