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丹霞宫(十六) - 最强妖孽

第197章:丹霞宫(十六)

又一次陷入沉默,过了数秒,徐阳逸才说:“讲个故事吧。” “哦?”回答的是赵凤来可有可无的声音。 “白蛇传如何?” 赵五爷传来一阵嗤笑。 “我刚在里面碰到了。”徐阳逸随后编了个谎言,目光幽深地第一次回头看了看远在身后的洞:“但是,和我所知的白蛇传不太一样。” “呵呵……”赵凤来干笑了两声,转过了身体,背对着徐阳逸,懒洋洋地说道:“如何不一样?是不是许仙助法海收了白蛇?” 这次,轮到徐阳逸抬了抬眉。 赵凤来……声音有些古怪。 “你的意思是我怎么知道?”赵凤来的声音变得诡异了起来,肩膀一耸一耸地,仿佛是在笑:“你猜?” 徐阳逸的脸色,再一次郑重了起来。烟头狠狠地摁灭在掌心! 因为……此刻赵凤来的声音,和最开始的“牡丹”一样!开始变得半男半女!最后……变为整个分不清性别的声音! “兹兹……兹兹……”就在同时,头顶上的龙头,开始闪烁,他身后的铁链,“哗啦……哗啦……”无比清晰而有节奏地响了起来! 仿佛……有一只追魂索命的厉鬼,正拉着铁链,一点点,一点点地爬了出来! “官人……”随着“卡卡卡”一阵诡异的声音,赵凤来的头,在半明半暗如同电灯闪烁的光线下,一百八十度地转了过来:“因为……小青就是青鱼啊……” “官人……你知道最初的白蛇传是什么样子的么……” “官人,你……最终回头了呢……” 三重幻境! 此刻,他完全明白了。 第一重,是他进入黄泉路。明着让他感受异状! 第二重,黑暗中握住人手,种种堆积的异状,让碧波真人的出现无比自然。而第三重……感觉到他的谨慎态度,活帝器的突然出现,黄泉路立刻自然地制造出离开的幻境!让他以为走出了黄泉路。而他……在最后,在“离开”了洞窟,心神最为松懈的时候,终于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离开”的洞口! 徐阳逸的牙狠狠咬在一起,这……真的是阵法可以做出来的幻境? 如此洞悉人心……说是金丹老祖亲自操纵都不过如此! “刷拉!”眼前,再次一片漆黑。他只感觉脸庞有些痒,伸手轻轻抓了抓,却抓到了满手的头发! “刷刷刷……”黄泉路……回头者死!他身后,无数的头发,潮水一般蔓延了出来! 一股恐怖的杀意,瞬间锁定了他。 这,是他从未感受过的,形同实质的杀意。仿佛凭着那股杀意,足以杀他千百次! “嗖……”无数的头发,缠上了他的脖子,而他却发现,被那股杀意锁定,他根本动弹不得! “十方红莲!”没有任何犹豫,现在,一秒钟都是生命!他怒吼了一声,舍身,十方红莲轰然喷出!但是,那些头发完全不为所动!更没有一丝烧焦的迹象! 一只手,轻轻从后方摸上了他的脸颊。 很轻,很冰,如同一只死尸在后面抚摸着他的脸。而他周围,是看不见的黑暗! “咔……”身体里,响起一声轻轻的落锁声。随即,他惊讶地发现,全身灵气,都被锁死!根本无法运用一丝一毫! 脖子上,头发猛然勒紧!他脖子上青筋都爆了出来,却根本无法挣脱半分! “刷!”就在此刻,胸口中,再次爆射出一片金光,那半边活帝器,猛然冲出。而这一次,绝非旋转在他头顶那么简单。 一个金色的虚影,瞬间弥漫了这片空间,他曾经见过一次的岁星神影子,豪光大放!如同一尊黑暗中的太阳,缓缓升起! 一道刺目无比的光芒,从它合十的双手中,骤然射出,片片金光如潮,迅速将所有黑暗全部褪尽! “呵!”徐阳逸本能地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之时,浑身冷汗淋漓。 一阵剧痛从大腿上传来,他并没有马上去看,而是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立刻摆出迎敌的姿势,无比谨慎地打量四周! 过目不忘的丹灵,在反复地提醒他一件事。 他刚才,是站着的。 而睁眼之后,是背靠通道坐着的! 而他自己,根本没有一丝自觉! 四周,一片寂静。胸口传来一阵暖意,那一道极薄的金色光罩,仍然罩在他的头顶。活帝器在头顶轻轻盘旋,恰如他闭上眼之前那样,一丝未变。 他保持战斗姿势足足十几分钟,才稍微放下了一点心。 这种情况……像极了他当初离开莲海时,那种诡异的一梦三年的情况。 狠狠朝拳头呵了口气,大腿上濡湿的感觉和刺痛在反复敲打他的神经,他低头看了看,目光陡然跳了跳! 一把匕首,正插在他的大腿上。 过目不忘的丹灵再次发挥,脑海中,无数画面仿佛走马灯一样闪过。 仿佛回到了之前,他和“赵凤来”对话的时候,但是……从“记忆”中看去,他是朝着空气说着话,朝着空气做着抽烟的动作,然后……回头看了一眼! 但是,就在他回头的一瞬间,半边小盒子忽然响起一阵木鱼的声音,就在同一时间,他眼中出现了一抹清明! 随后,毫不犹豫地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把匕首就朝着自己腿上插下去! 画面到这里,戛然而止。如同重温了之前的一切。 “沙……”他面沉如水,手毫不犹豫地握住了大腿上的刀柄。微微咬了咬牙,猛然用力,那把匕首立刻被他拔了出来。 手中把玩着刀花,徐阳逸没有一丝大意,也不敢有一丝大意,因为,就在刚才金光闪烁的时候,他从壁雕上看清了自己的位置。 原地! 正在姜太公钓鱼那里,一步都没有前进! “也就是说……我从一开始就中招了?”他眼光冷的有些可怕,看着手中的匕首,毫无征兆地用力刺进了左胳膊! 没有惨叫,黑暗中,只听到一声死死咬牙的声音。 他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看到那些画面了……人体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结构。而人的眼睛,具有保存影像的功能。这些画面,他的眼睛看到了,而那时已经被幻觉影响的他,大脑却发出了“拒绝接受”的指令!然而,这些画面确实存在于自己脑海中。 一旦自己清醒过来,这些画面,在过目不忘的天赋之下,立刻走马灯地在脑海中走了一遍! 一阵剧痛传来,鲜血顺着利刃,流到了他的手上,他咬牙舔了舔。 咸的,带着铁锈味。 直到这一刻,他才重重舒了口气。 没有任何话,他再次咬牙拔出匕首,割下迷彩服的袖子,绑在了自己手上。 动作有些缓慢,头微微有些晕,那是大面积出血之后的症状,即便是金丹老祖,流了这么多血,仍然会这样。 剧烈的疼痛,让他的牙齿都有些发颤,这是自己捅了自己一刀。最笨的办法,也是最可靠的办法。因为它简单到就算笨蛋都会做。 “啪……”他打了个响指。一团火焰出现,因为剧痛而略有些轻微发抖的手指,掏出了一根香烟。他叼着烟狠狠抽了好几口,浓重的尼古丁冲进胸膛,这才仿佛缓解了手上的疼痛。 这种疼痛,随时可以用治愈性的符箓治好,但是,他并不打算治好。 他……要留着这些疼痛提醒自己……这里,到底什么是实,什么是虚。 “谢了。”许久,他才站了起来,用略有些沙哑的声音对着头顶的帝器笑了笑。如果不是这个东西,他不知道还能不能出来。 伸手,将小盒子抓了过来。但是,就在他的手接触到帝器的那一刻,一道白色光圈,猛然从小盒子上爆发! “刷!!”无形的白色光圈,瞬间冲过整个洞! 这一道光圈刷过之时,他再一次听见了……那些仿佛厉鬼一般的惨叫。很奇怪,那些声音他能感觉,不是在耳朵中,而是直接在脑海中响起。 无比凄凉,无比怨恨,无比恐怖,仿佛……着无数壁雕上的人,都是活物一般! 然而,他根本没有心情想这些了,因为……他眼前出现了诡异的一幕! 他,站在姜太公钓鱼的壁雕之前,就在这一刻,仍然是黑暗的洞中,闪起了第一道红芒。 那是……他身边的壁雕,姜太公的那根鱼线,形成了一个弧形。整幅壁雕,只有这一处地方,闪着不正常的红光! “这是……”他目光闪了闪,立刻转头看去! 从这一副壁雕开始,每隔十幅,便会有一个地方闪烁红光!而且,这就像巨星出场时的走道灯一样,不是同时亮起,是一块块石雕紧接着亮起! “刷刷刷……”无声的红光,挨个闪烁,他目所能及的通道中。仿佛演唱会来到之前,一盏盏灯紧接着闪亮一般! 但是,它们的形状极其不规则,姜太公的壁雕,是一条弧,而下一幅,又是一道勾……林林总总,忽然,所有闪亮的石雕齐齐发出一阵低沉的嗡鸣声!下一秒,只要有红光闪烁的石板,全部都如同暗门一样倒翻了过来! 背后……是徐阳逸根本不认识的,无数复杂至极的符箓! 一道道沟槽,构筑成暗合天宜的阵法,上面……仿佛科幻片中数百年后的飞船能量接通,开始一道沟槽一道沟槽地亮了起来! “嗖嗖嗖……”所有红光,在这一刻如同受到了什么吸引,如同上百条红色小蛇,游弋到了徐阳逸的身前,交织在一起,仿佛想要融合,却始终缺少一个什么东西,根本无法融合。 就在此刻,徐阳逸的戒指中,忽然闪过一阵灼热,紧接着,一卷古老的羊皮卷倏然飞出!猛然飞到了红光之中! 刹那之间……如同神奇的化学反应,那些红光仿佛找到了主心骨!疯狂地冲向那卷羊皮古卷!形成一个巨大的血色灵气团!</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