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丹霞宫(十七) - 最强妖孽

第198章:丹霞宫(十七)

“嗡嗡嗡……”一种古老,神秘的气息,随着这团血色灵气团的缓慢融合,一丝丝,一缕缕,从灵气团中溢出。任何一丝,都足以让徐阳逸感到心惊胆战! 仿佛……封神时代的大妖在自己面前苏醒一般! 他没有离开,不是不想离开。而是……这团诡异的红色灵气团形成之初,便有无数红色灵气蔓延到了他的脚下,死死抓住他的双腿,别说离开。他现在根本无法动弹! “刷刷刷……”凝聚的时间,仿佛很长,实际上只用了不到三秒。随即,所有红色灵气,猛然冲向姜太公的反面壁雕!随着“嗡!”的一声轻鸣,竟然在其上形成了一个诡异的红色法阵! “这是……传送法阵!”徐阳逸目光剧烈闪烁,传送法阵几个具有特征的符号,任何传送阵都无法省略。在这个法阵形成的一刹那,他马上明白了这个法阵的性质。 有人……在黄泉路中藏了一个传送阵! 有一个……唐朝的前辈,将一个传送阵整整藏了一千多年!一只等到他来到! 这一刻,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刻看向自己抓着帝器的手。 那里……已经被一片血染红。 “活帝器……染上了我的血,激发了传送阵……是这样?” 无数的疑虑在心中闪过,然而,他根本没有继续考虑的时间。因为……就在赤红传送阵形成的一刹那,脚下的灵气如同灵动的手臂,瞬间将他扯进了那个传送法阵! 一阵轻微的眩晕,徐阳逸立刻睁开了眼睛。同时,身体本能地做好了战斗准备。 但是,他马上就知道,自己这样做,多余了。 这里,是黑夜,没有光亮。周围是浓密无比的大雾。一种柔和的光芒自然地从云雾中透射出来,虽然天色看起来是黑夜,却并不黑暗。 无数的白雾,劈天盖地,抬头,茫茫白色,左右,目光尽头,仍然是屏障一般的雾气。看不到边际。 他站在其中,仿佛一只渺小的蚂蚁。地面上,全都是码的整整齐齐的汉白玉。起码,曾经,可能是这样。 但是现在,看不出这些著名石料的任何价值。因为……这个广场,所有的地面,都带着无数的伤痕。仿佛一位被毁容的女子。在这无边而孤寂的地方无声地诉说着她的寂寞。 地面上,横七竖八全部都是几乎看不到底的沟壑!每一道都足足有一米多宽!无数的大坑密布于此,甚至不少还带着被烧焦的痕迹。那些价值不菲的汉白玉,被炸得到处都是,整个场地残垣断壁触目惊心。 更重要的是……这里没有一丝灵气! “这些……都是神通的痕迹……”徐阳逸震撼地看着这个被毁坏的空间,他从每一道沟壑,每一个大坑上,都感觉到了灵力的残存! 在不知道多久以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他根本无法想象的战争!其中灵气……无数年不毁,带着冥冥的一丝残留到现在! 什么样的神通,什么样的境界,能够让灵气这么多年还残留下来? 忽然,他猛然回头,就在刚才,他感觉到了灵力的波动。 刚一回头,他就狠狠咬了咬牙,确实是灵气的波动……就在刚才,拉他进来的传送法阵……消失了…… 这是个一次性的传送法阵! “被困在这里了。”他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定这不是幻境,手臂上,大腿上的疼痛仍然传来。并且……这里,和黄泉路的幻境有质的不同。 黄泉路的幻境,全部发自本心。不会脱离自己的思想世界。但是这个地方……他根本听都没听说过。黄泉路绝对没法模仿! 四处打量着,他的目光,落到了一处地面。 在空间中央……有一个浮雕,突出地面最多几公分,好像已经残破了不少。即便到处都是粉碎的地面,那里也无比清晰。 他快步走了过去,上面,写着两个龙飞凤舞,刚劲有力的大字。 “昆……仑?”他下意识地念完,瞳孔猛然缩了缩。 昆仑? 这里是昆仑? “不……这不可能。封神,始终是传说,有史可记的修行历史,起源于秦代。如果这里是昆仑,阐教教主元始天尊的道场玉虚宫又在哪里?” 昆仑,是一座山。 灵气丰富,确实有许多修士的洞府。不过,它绝对不是传说中的神仙府邸。 摇了摇头,他并不打算考究这件事。毕竟,这两个字更大的意义可能是一种象征。 然而,他的想法还没落下,就在他念出昆仑这两个字的时候,猛然间,这两个字放出通体白光!这些白光没有针对任何人,而是笔直地照到了天上! “轰隆隆……”天空中本来遮掩住的雾气,化作一丝丝一缕缕飘散,徐阳逸第一次看清了天空。 天上,是黑夜,没有一颗星星。但是,正中却有一颗满月!正是它,透过屏障一般的浓雾,将光华洒满了大地。 此刻,这道光柱,径直冲着月亮而去!“刷”地一声!和皎月交相辉映! “这是……”徐阳逸目光闪烁,难以置信地看着夜空。因为……那个月亮,在光柱照射上去之后,竟然好似一面悬挂在空中的镜子!猛然将这些光折射入了浓雾深处! 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他视野之中。 看不清是什么,只知道,那里有东西。在这片浓到化不开的浓雾中,首次出现了光亮。 跳动的,如同火焰一般,隔绝于浓雾后,朦朦胧胧,但是依稀可见,这是呈两条平行线往上。 就在同一时间,他气海中,猛然传来一种悸动! 那是一种畏惧……深深的畏惧。如同狐狸在风中闻到了老虎的味道一般。他立刻内视,发现气海中,那只肥胖的蚕宝宝猛然间发了疯一样左冲右突,拼命撞击着他布置下的封禁。平时声音都不发的它,此刻,却高高扬起脖子,发出“丝丝”的鸣叫。即便语言不通,都能感觉到对方声音中的焦急。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看着它,那几片神树叶子,他根本没有给对方吃。在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之前,如果它不死,那么他就吊着。 但是,他不会忘记,这只蚕宝宝发现过浮云真人的神通!换句话说,它能感觉到金丹真人的灵气波动! 而金丹之下……对方几乎没有一丝反应。 他目光闪了闪,毫不迟疑地向着那个地方走去。 “咚!”刚走了一步,他猛然感觉气海一震。那只蚕宝宝,竟然开始撞击封禁! 它的力气不大,很小,但是诡异的是,这种撞击如同实质,仿佛在撞击着徐阳逸的灵识! 徐阳逸冷笑了一声,根本没有管,继续朝着明月所指的地方走去。 随着他每走一步,蚕宝宝的嘶鸣声越来越剧烈,撞击越来越凶猛!但随着徐阳逸越走越近,它的叫声却越来越弱,仿佛生怕被发现了一般。 不知道走了多久,或许是一个小时,或许是三个小时,看起来,那个白雾中的摩天影子就在不远,实际上却望山跑死马。以徐阳逸的体质,都走到满头大汗,他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东西的……底座。 那……是一座无比高大的祭天台! 古色古香,通体纯白,外面打的天翻地覆,这个台子却一丝都没有收到损毁。 抬头,根本看不清有多高,徐阳逸初步估计,大约在一千米以上。宽一百余米。 它的底座,是台阶,不问可知,这些台阶直接通到祭天坛的顶端。而台阶两旁,每一百米,便有一团赤红的火焰熊熊燃烧。也不知道是神通还是机关。 气海中,蚕已经完全不动了,甚至……在微微发抖。盘在徐阳逸给它下的禁制之中,无比安静,和死了没区别。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这里……完全没有出去的地方。那张神秘的毛皮卷轴和黄泉路接着成了传送阵法,强硬地将自己拉近了这片废墟。至今,除了他,没有人,没有物,这里就像个被世界遗忘的角落,在这里慢慢发酵。 “这,是此处唯一奇怪的地方。”徐阳逸谨慎地掏出一只三目灵猿傀儡丢了上去,对方欢脱地在上面跑了数个来回。他确定,这只是最普通的汉白玉祭天台。 他点了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现在,越不镇定,越是毫无头绪。 “我不可能不回去,既然其他地方都没异状。我不如看看有异状的地方。说不定……反而能找出一条路。”许久,他才喃喃开口。随后微微一笑:“或许,这就如同一样,每一步都在衡量我的潜力。” “而且……”他目光闪了闪,狠狠掐灭了烟头:“无论是谁创造的这里,无论是谁隐藏的传送阵……它的意义如果只是拉我进来,这几乎等于一个恶劣的玩笑。在八大绝地之中建立一个隐藏如此之深,甚至需要生帝器唤醒的传送阵……就为了一个玩笑?” 他冷笑着用脚踩灭了烟头:“我不相信。” “一定有线索,会告诉我这里到底是哪里,为什么需要隐藏……” 打定主意,他精神提到了最顶峰。极其小心地走上了第一步。 下脚之处,非常坚硬,不带半分灵气。 并没有什么机关,也更没有什么衡量潜力获得造化。</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