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丹霞宫(十八) - 最强妖孽

第199章:丹霞宫(十八)

他轻轻舒了口气,随后,极其谨慎地走起那道百米宽的通天石台来。 不知道走了多久。祭天坛没有一点看到头的迹象。并且,更没有一点其他的东西。仿佛这就是一条死寂而孤独的路,通往无尽的尽头。 枯燥,寂寞,如同他的影子一样,形影不离地跟在他的左右。 他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如同摁下了循环键的歌曲,一步一步地往上走去。 “看似没有变化……”他仰头看了看,此刻,他已经深处数百米处,无穷的浓雾萦绕他的身边,仿佛仙人一般:“但是,它已经变了太多了……” “现在,它的总长度只有不到五十米宽。”他再掏出数只三目灵猿放了出去:“越往上,越窄,到了窄无可窄的时候,我倒要看看它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时间,如同流水般过去。他甚至记不得在这里呆了多久。两条腿已经机械性质地迈步,按照他的记忆,他最少走了四五千级阶梯。 他没有停,因为他很清楚地看到,在上方……大约一两百米的地方,燃烧的火焰形成的红光,消失了。 那里,就是祭天坛的顶峰! 这里,已经窄到只有不到十米的宽度!可以想象,顶峰……很可能只有一两米的距离! 谁建立的这里?难道就不怕摔死?这么高往下看也会胆战心惊吧?心中恶劣地开了个玩笑,他正打算继续往上走。忽然,一个威严而恢弘的声音毫无一丝征兆地在他耳旁响起! “凡人止步。” 这个声音,响起的一刹那,徐阳逸感觉自己的灵识,气海,仿佛一瞬间就会崩溃! 对于练气修士……这就是惶惶天威!那种明确地感觉到碾压一切的恐怖灵力,让他顿时冷汗淋漓! 有人? 徐阳逸的目光,陡然谨慎起来。他绝对没有想到,这里面竟然会有人! 这里……是八大绝地,是唐代的壁雕。怎么可能有人!如果有人……他在这里呆了多久?五百年?一千年? 他立刻停住了脚步,毫不犹豫地拱手道:“晚辈误入此处,拜见前辈。” 没有任何声音。 徐阳逸脑海中思绪万千,对方的声音,仿佛并没有什么恶意。但是,这地方太过古怪。竟然隐藏在黄泉路之中! 如果他按照对方的意思离开。他……怎么出去? 现在,即便知道对方是一位深不可测的老前辈,也必须去闯一闯! “前辈。”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徐阳逸才再次抱拳道:“晚辈没有任何恶意,亦非好奇,只是被一个红色传送法阵强行拉入此处。打搅前辈,还请见谅。如果前辈愿意告知晚辈如何出去,晚辈感激不尽。” 说这句话,他心中,同样心跳如鼓。看似镇定的脸上,手心却满是冷汗。 秘境……这种地方,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修行文明绝不会管秘境里发生了什么。就算外面知道谁杀人夺宝,报仇也绝不会摆在明面上。这是修行文明不成文的规矩。 也就是说……这位前辈,如果想要捏死自己,根本不需要废一丝力气!也更不会有人报仇! 他只能祈祷,这位前辈绝不要是什么老怪。他已经骑虎难下,伸头缩头都是一刀,不如豁出一切,说不定还能拼出一场机缘! 再次十分钟过去,仍然没有半点反应。徐阳逸低下的头,眼中目光闪烁,他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说不定……这里并没有人! 留声留影的方法太多太多,或许……这本就是人设下的障眼法也说不定! 他轻轻呡了呡嘴唇,眼睛眯了眯,笑道:“不知道前辈在这里修行了多久。如今外面已经是天翻地覆,不如晚辈对前辈说一说?” 还是没有回答。 他眼中的光亮明亮了一分,脚试探性地往前挪了十公分,立刻,那个如同神灵的声音马上传了下来:“凡人止步。” 徐阳逸没有开口,脚往右挪动,又是一声凡人止步。 他没有停止,往左,往后,只要他脚一动,那个声音立刻响起。 十分钟后,他轻轻舔了舔嘴唇,沉吟看着浓雾的顶峰,此刻,他几乎已经确定,这上面,绝对没有人! 这是一个机关,只要他脚步一动,立刻响起这个声音。 “不过……”他沉吟道:“从第三句话开始,我就感觉到了你不对。” “修士,也是人。但是超脱于人。我们同样会有七情六欲。没有任何人,历史上都没有任何修士,闭关出来之后不和人说话的。就算再习惯,也必须找人说话。更不要说……这个地方,甚至更像是一个囚牢!” “一个出不去的人,在同样的环境中度过了无数岁月,终于有人进来,如果你是活人,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笑了笑:“话唠?激动?根本不计较等阶抵足而眠?” 这些都有可能,但绝不可能如此淡然,如此随意,如此……机械! 他没有开口,也没有上去。而是谨慎地操纵着数只三目灵猿傀儡朝上走去。 傀儡消失在浓雾中,没有一丝声音,仿佛石头进入了大湖。过了十几分钟,又悠然自得地走了回来。 他终于长长舒了口气,如果上面有人,这几个东西,根本不可能回来。 再无犹豫,他立刻抬腿朝顶峰走去。 他倒要看看,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这个凡人止步的地方到底有什么! 十几分钟后,顶峰的一切尽收眼底。 那里,是一个平台。 大约一米来宽的平台,矗立在茫茫云海之中一枝独秀。这里,雾气淡了很多。从这里看下去,能看到周围的浓密雾气层层叠叠地围绕着这里。仿佛大海的海眼!云雾漩涡的中心! 又仿佛登临泰山绝顶,在云海之中极目远眺。那种层峦叠嶂的雾海,那种会当临绝顶的心情,足以让人心神摇曳,仰天长啸。 胆小一些的人,根本不敢站上这个平台,因为,这个平台堪堪一米见方,而周围,全部都是深不见底的云海!让这里如同仙宫中盛放最顶级珍宝的云雾瑶池! 而这个只能够让人挪动脚步的地方,放着一个东西。 一枚……断剑的剑尖! 它,正斜斜插在平台之上。插入了三分之一,形成一条细小的裂痕。 和普通的古剑不同,这把剑,即便是剑尖都有巴掌宽大,说是剑尖也不尽然,长度大约有成年人的半根小臂长短。少了那种咄咄逼人的狭长锋锐之感,反而多出一种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圆润天成。 上面,雕刻着一些看不懂的图画。而整把剑尖,满满都是锈迹。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完全不知道在这里被放了多久。 那个“凡人止步”的声音,从徐阳逸迈步上来,就一直提示音一般在响起,每一次,都让他灵识感觉如同世界末日。但是,当它迈上这个台阶的一刹那,再没有声音。 徐阳逸没有丝毫轻视,如此广大的高台,如此玄奥的空间……藏在黄泉路中的传送阵,将他带进来,就为了这枚剑尖。如果它是凡物,他绝对不信! 他没有直接去拿,而是操纵三目灵猿去拿了起来。诡异地,这柄剑尖还真的就像凡物一般,没有宝光,更无神通。几只三目灵猿傀儡把剑尖放到他面前的时候,他都有些不相信。 太平凡了……平凡到了诡异! 沉吟了许久,他终于伸出手,握住了剑尖。就在同时!一种极致的厌恶感,毫无征兆地从他心中传来! 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仿佛徐阳逸,或者他身上的什么东西,什么部位,或者是骨头,或者是血液,全部都在排斥着这个东西! 就像……麻雀和稻穗,蛇和獾一样! 但是,同时,也有一种诡异的,血脉相连的感觉。如果非常要比喻,那就是……两看生厌的夫妇,明明憎恶着对方,却根本无法分开。 “这是什么东西?”徐阳逸眉头紧皱,虽然不想承认,虽然刻意想忘记,但是,他身上冒出无数叶子的那一幕,他记得比任何人都清楚。 莫非是……自己的血脉?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清脆的“咔擦”声,传入了他的耳朵。他本来没有在意,下一秒,却立刻抬头,看向了剑尖本来存放的地方。 声音……是从那道裂缝里传出来的! 没有否定是否听错,因为,下一秒,又是一声清脆的“咔擦”声传来!仿佛有什么东西裂开了一般! 徐阳逸倒抽了一口凉气,毫无犹豫地立刻抓着剑尖朝下一步十几梯的冲下去! 这个声音,只有两种原因。 这枚剑尖……竟然将这座千米祭天坛已经扎透! 外表看起来无比恢弘,实际上,一旦将这枚剑尖拔出来,这座通天的祭天坛,会立刻如同沙子一般粉碎! 另一个原因……就是这枚剑尖其实在镇压着什么东西,此刻……这个东西,已经被他放了出来! 无论哪一种,都是绝对坏的结果! “卡啦啦啦啦……”他跳下还不到一百米,整个祭天坛,已经开始猛烈摇晃!从脚下传来如同山体碎裂的卡啦啦啦声音,从开始的一声,到现在响成了一片! “艹!”徐阳逸眼睛都红了,这么高的地方,如果摔下去,必死无疑!如果有什么东西出来,同样必死无疑! 他已经舍身,星火,风舞痕一起使用,但是距离基座还是遥遥无期! 就在此刻……“轰隆隆!”随着一阵如同火山喷发的轰然巨响,一道光,从他身后猛然照耀了整个空间! 他咬着牙转头,眼中,一道极细的,却如同仙泉一般的光芒,火树银花一般,让天上的月亮都失色!</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