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丹霞宫(二十) - 最强妖孽

第201章:丹霞宫(二十)

足足一个小时,灵气漩涡全部进入了徐阳逸的身体,他这才睁开了眼睛。 练气后期!基台出现! 他,已经摸到了那条真正通往修行的边界。现在,他所要做的,就是全力往筑基冲刺。 但是,何其艰难? 百里挑一的比例,注定筑基修士的稀少。如果说金丹老祖是华夏最顶尖的战力,筑基,堪称中流砥柱毫不为过。 正是有这不到两万名筑基修士坐镇各方,才有了如今坚实的修行文明体系。一旦到了筑基,各方的橄榄枝根本接不完,再烂的筑基都会被予以重任! 羽林卫的封疆大吏,非筑基修士不可担任。多宝阁的片区经理,更是必须筑基修士。天道的各省分舵主,csib的各方要员,全部都必须筑基境界! 筑基,已经可以开门立派,一位筑基初期的前辈,足以撑起一个二流靠前的家族! “这就是练气后期吗……”徐阳逸收敛心思,握了握拳头,感觉身体中,那种至少比之前强大了一倍的感觉。无比欣慰。 这种感觉,来源于自己都能感觉到的紧实,在于明确地感觉到身体中灵气的浑厚程度。更在于自己的灵识已经可以扩展到三百多米的距离! 没有人斗法,灵识就是最直观的体现方式。这三百米,可说是徐阳逸的绝对领域!只要他想,方圆三百米内的风吹草动,全部都可以知道得一清二楚! “还是万古丹经王的功劳……”他目光微闪,因为他看过很多教材,练气后期,目前所知的灵石极致,是二百九十八米,而这个记录,来自灭日。这个人族百年一出的天才! 他的灵识,竟然已经超过了对方两米!而他的资质,当初并不足以让灭日的石碑粉碎。只是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十方红莲……”他心中,涌起一股对于力量的豪情。并未仰天长啸,而是深吸了一口气,用出了自己的第一式神通。 “吼!”一声剧烈的咆哮,一条足足比之前大了十余米的火龙,从他手掌中呼啸而出!仿佛要燃尽这片雾海! 但是……不止如此! “颜色变了?”他仔细看了数秒,还以为自己看错,但是,现在证明……他没看错! 确实颜色变了……十方红莲,本来是深红色的火龙。而他很清楚,深红色,代表温度为七百摄氏度左右。 而现在……是金橘色!这代表…… 这条火龙,温度达到一千二百度!!!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很简单,火山。 活火山,火山爆发的时候,岩浆也不过一千二百度!! 这条火龙,已经足以媲美大自然威力的一部分!相当于一条几十米长的熔岩浆! 这种显著的变化,即便是他,也不由得狠狠握了握拳头,发出咔咔的指节声。 好想……找人来试一试……烤狗肉或许不错? 某条哈士奇的本体甚是巨大,嗯……值得一烤。 挥了挥手,十方红莲轰然消散。他按捺住自己的兴奋,低声呼了一声:“苍龙问鼎!” “刷!”刹那之间,一道红色光芒,迅速爬满了他的拳头。力量提升在其次,徐阳逸惊讶地发觉,这一式神通……竟然不需要再蓄力了! 这么说或许不恰当,他的四式神通,各有千秋。十方红莲是范围aoe,丹鼎筑灵法和震灵破是黑暗中的刺刀。而苍龙问鼎……专用于攻坚!是表面威力最大的杀招。 中期的时候,他用这一招,只能原地不动蓄力。但是现在……他却可以移动着蓄力,想什么时候出手就什么时候出手! 而随着苍龙问鼎浮现出的那些诡异符箓,本来,只在他的手肘部位。这一次,却爬满了整条右臂。看起来仿佛酷炫的纹身一样。 “不愧是万古丹经王的神通。”他相当满意地收起了拳头。神通同样有好有坏,有的神通,练气期就能发挥出全部威能。这样的神通,往往威力不俗。但根本没有成长升级的可能。不过,他目前获得的四式神通,不仅威力绝大,各有用途。并且随着境界的提高,神通也仿佛慢慢挖掘开的宝藏,显露出更多的峥嵘! “若有一天,我筑基之后,这些神通又该是何等方式……不过,既然如此,熔神宝鉴,我就必须更仔细地斟酌。” 不知道多少练气期的修士,为了有一式好的神通甚至可以卖身求神通。更不要提有了熔神宝鉴这种金丹秘书,恐怕卖/肾都会去买几招神通立刻融合。他的苦恼在于神通太强,不知怎么融合才好。 兴奋的心情他平复了好一会儿才下去。现在,他愁的是怎么出去。 不能出去,他可以在这里活到寿终正寝,但是这样的地方,和一个活囚笼有何区别? 自己答应了那么多的事情,一件没做到,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死在这里? 自己二十七练气后期,放眼全国都是上上之资,带着这样的天赋死在这个几乎不可能被人发现的地方,怎么可能甘心? “另外……还有它……”他摸向了那枚剑尖,他并没有放在储物戒指之中,而是拿了出来,放在了身边。 一柄被古修带能以封神道封禁的剑尖,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为了藏住它……特意在八大绝地之中开辟出一个独特的空间? 他的手指在地面摩挲了好几下,眉头却皱了起来。 没有? 剑尖呢? 他愕然转头一看,却发现,那把剑尖不见了! 他立刻站了起来,警惕地看着四周。 莫非……是有其他人进来了? 不,他立刻推翻了这个想法。且不说,他进来,是因为活帝器二度染血,这才开启了这个秘藏的空间。即便是那张神秘的毛皮古卷,其他人也不可能拥有。 那么……是这里还有其他东西? 他眼睛眯了起来,这本来是最大的可能。这里伸手不见五指,有些什么东西并不出奇。 但是,对方为什么不趁着自己突破要了自己的命? “刷……”就在此刻,一阵红色的光芒从天空中浮现。他抬头一看,却立刻震撼地看着天空。 那枚剑尖……如同有人执笔,竟然在天空中,已经画出了所有闪烁着红芒的图案! 和原图……几乎一模一样!重点是,那些闪烁着红芒的地方,同样闪烁! 徐阳逸死死盯着天空,这里,太诡异了。为什么活帝器会和丹霞宫有关?为什么自己当初会有那种天敌的感觉?为什么自己会对剑尖排斥?这里又是谁所开辟?为何开辟?先姜尚,后孙膑,五百年前诸葛亮,五百年后刘伯温,和白蛇传……这中间到底藏了什么隐情? 无数的疑惑,随着天空中那些图案的出现,再度冒起。不过,此刻他并没有心情看这些。隐约地,他有一种冥冥中的感觉。这些秘密,包括自己出入的秘密,全都藏在这些壁雕之中。 “刷刷刷……”剑尖刻画完了所有图案,嗖的一声,再次变作普通的凡铁,跌落在自己脚边。徐阳逸沉吟着捡了起来。他心中有一种猜测,这把剑,刻画得如此熟悉,是否……这些壁雕,本身就是有人拿着这把剑刻出来的? 这个人……想通过这些壁雕告诉自己什么? 他抬起目光,仔细地看着天空中的那些诡异图案。所有闪着红光的地方,都不一样。不是刻着他们的壁雕不一样,而是那些地方本身就不同! 有的是一勾,有的是一弯……看似千奇百怪,但是徐阳逸只看了不到一分钟,立刻深吸了一口气:“这些是……笔画!” “组合起来,是一句话!” 是的……这些东西,华夏人全都熟悉!那就是华夏人每天都在接触的,方块字的笔画! 就算是他,也没有想到,这些图案,竟然是有人要告诉他们一些东西! 但是,这个人的处境,当时绝对非常之危险,更大的可能是被监视。他已经无法用正常的方法告诉人,甚至稍微隐晦一点都不行!必须非常隐晦,就像…… 生怕被什么东西发现一样! 徐阳逸盘腿坐了下来,镇定心神。这行字,恐怕藏着丹霞宫天大的秘密。无论如何,他想走下去,都必须搜集这绝对来之不易的信息! 笔画并不多,他拼的不算特别吃力,但即便如此,要从茫茫如海的华夏汉字中找出合适的,完全匹配的字。而且还要组的成一句话,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此刻,过目不忘的天赋发挥到了巅峰。如果没有这个丹灵,他恐怕努力时间会暴增一倍以上。 即便如此,也足足过了三个小时。他才抬起了头,惊讶地看着地面上自己用手指画出来的痕迹。 他周围数十米,在这三个小时中,已经被刻满了拼凑的痕迹,如同是在进行七巧板的拼凑。 现在,他愕然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是它! 无数的字典中,只有这一种解释,说得通,笔画一个不漏!他敢肯定,那个人……就是要留下这句话! 但是……这句话,让他无比凝重! “我,在,丹,霞,宫,底,救,我!” 他倏然站了起来,仔细地看过每一个字。 这……是一条来自数百年甚至千年之前的信息! 而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开辟了这片空间的人! 如此大能,竟然被囚禁于丹霞宫底!如果丹霞宫底部真的是他知道的那样,那条鱼……到底是何等怪物?说是妖炎通天都不为过! 谁被囚禁在了丹霞宫底! 蜂巢之壁后,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何等妖物,能逼得一位至少元婴之上的修士,留下这等绝望的呼喊?他那种生死大敌的预感……是否来自于那只巨妖? “呵……”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心跳得越来越快。 “蜂巢之壁后面……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