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M档案(一) - 最强妖孽

第2章:M档案(一)

刑侦组办公室的一切,徐阳逸不知道,就算知道,也绝不会关心。 此刻的他,正慢悠悠地踱着步,径直走向三水市安防部门一把手,公安局局长郑局的办公室。 推开局长办公室的门,空调吹在人的身上顿时无比舒坦。对面,一位中年男子正在严肃地对秘书说着什么。 他不高,最多一米七三左右,头有些秃,四方脸,满是沧桑的脸上因为久居高位带上了不怒自威的威严。 听到没敲门就推开了门,郑局的目光轻轻扫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轻轻打开了手中的折扇,不徐不疾地摇着:“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无规矩不成方圆,老祖宗说得好啊……” “那是……”助理听着这句仿佛一语双关的话,自动脑补的天赋立刻打开,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徐阳逸,笑着对郑局说:“不过,这次武警部门调人……” “凡事都有制度,有规矩。”郑局徐徐端起茶杯,吹了一口:“他要调,我也不是不讲道理。但是直接找上我,出了问题……是找他李中校还是找我郑局长?” “好茶。”他惬意地抿了一口:“事情紧急归紧急,制度归制度,一码归一码……谁都能越权调人,这公安局长干脆让给他来当?” “紧急,可以,咱们走着流程大家都放心。时间长了点,但是不出纰漏。”郑局“刷”一声合上扇子,目光落到静静看着书柜的徐阳逸身上,打着官腔对秘书说道:“就这样,你先出去吧。告诉他,什么事都有章程,有规章,公安局人手不紧?刚调过来一个特大凶杀案,我们人都调不过来。去吧。” 秘书离开了,郑局轻咳了一声,看到徐阳逸没反应。自己站了起来,拧了好几次门把手之后,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扇子在手心轻轻打了两下,笑着走了过来:“小徐啊……来来来,坐,喝点什么?老人没为难你吧?工作还顺利?” 笑容如同盛开的波斯菊,和刚才完全不同。 没有上级见下级的威势,反而如同看到了老朋友一样,笑的无比真诚。 “没有,挺配合的。徐阳逸掏出一根烟:“可以吗?” “当然……小徐你真是,我说过多少次了,在我办公室就跟你办公室一样。和郑叔别这么客气,来来来,坐,咱们坐下聊。” 一般这种对话,只有两种可能。 一:徐阳逸是郑局失散在外的亲兄弟。 二:徐阳逸真是下来镀金的空降兵,背景大的郑局都得罪不起,不敢得罪。 “小徐,你看……”看到徐阳逸坐了下来,郑局长欲言又止了好几次,笑着刚要开口,对面的徐阳逸却看着明灭不定的烟头,平静地说:“蹲下。” “??”郑局长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下一秒,他身后的窗户,猛然炸裂! “哗啦!”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拳头从外部打来,不仅仅是玻璃,就连铝合金的窗棂,都整个飞了出来! 一片晶莹的玻璃从郑局耳边飞过,时间仿佛在此定格,他眼角的余光看到,旁边的窗户如同雨花一样飞溅,每一片都映照出他惊恐的侧脸。蓝色的窗帘已经被吹到飞起,但是神经,却完全反应不过来。 “咚!”惊恐到神经反应都变慢,仿佛无声的世界中。身侧一股大力袭来,他身不由己地撞上了书柜。 徐阳逸一脚踢开了他。 仿佛时间再转,“哗啦啦啦!”无数玻璃子弹一样飞溅满屋!变了形的窗棂横尸在屋子中央!他这才浑身都抖了抖,想站起来,却发现脚没有一点力量,扶着桌子的手都在发抖! “怎……怎么了……”他无意识的声音颤抖地厉害,刚才如果他站在窗边,现在绝对送进了医院! 但是,紧接着,他马上反应了过来! 这不可能! 这是防弹玻璃窗!外面看不出来,其实有一厘米厚!什么子弹能打碎整片窗户?狙击弹都只能打出蛛丝网! 这分明就像什么东西从外面撞了进来! 但是这更不可能!这是二十楼!市政府是全市最高的建筑!可以从这里俯瞰全市! 心跳的声音,在满头大汗的郑局耳边响起。他想动一动,却发现身子软地厉害,咬了咬牙道:“小,小徐……” “嘘……”徐阳逸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神情异常严肃,竖起一根指头:“有东西在这里……” 这句话,就像一个开关,郑局长喉结跳了跳,再也不敢说下去。 他的目光,惊恐地打量着,忽然发现…… 窗帘! 窗帘本应该垂在窗户旁,此刻,却诡异地悬空! 上边还在窗户上,而下边……飘洒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有一个透明的人从窗户撞了进来,撞碎了防弹玻璃和合金窗棂!然后窗帘正好盖在他身上没落下一样! 因为盖着,所以出现了形状! 青天白日,却出现了这种灵异现象,郑局长死死咬紧牙关,才不至于让自己惊呼出声。 冷汗,不要命地滴了下来。 就在刚才……有什么他看不到的东西,从极远的地方,以超高的速度,冲进了他的办公室,撞碎了市政府的防护措施,至今,还堂而皇之地在他眼皮底下没走。 这个东西……能撞碎防弹玻璃……冲击力之强……他不敢想象刚才如果对方没把他推开会是什么后果! 接下来……郑局的心都快跳了出来! 徐阳逸的神色没有变,但是目注视的方向却变了。 开始,对方是背紧贴着墙壁,看着地板。现在……却是慢慢抬起脖子,从窗户边,到地毯,再到…… 郑局长面前! “得……得……”郑局长的牙齿,轻轻打着颤,对方就那么直直盯着他,目光无形却有形。联系到刚才对方说的:有东西进来了,他完全可以脑补出一副画面。 有什么东西……就在他的面前,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那个东西身后……是蓄势待发的徐阳逸…… 未知的,才是大恐怖。他的手正要慢慢去摁桌子上的铃,徐阳逸极轻的声音再次在他耳边响起:“不要动。” 他如同机器人收到了指令,一动不敢动。但是整个人,却筛糠一样抖个不停。 “慢慢地,慢慢地,趴下来……” 郑局长心中已经被惊恐布满,他没有看到,对面的徐阳逸,一只手摁住了自己的左眼,另一只眼睛,赫然是一片血红!而瞳孔却是白色! 他眼中,是另一幅画面! 傍晚的天色,在他眼中已经一片乌黑……在他面前……一条一米直径的巨蛇,身子在窗户外,头已经贴近了郑局长的面孔!距离他不到五十公分! 乌黑的鳞片闪耀着落日的余晖,可以吞进一个成年人的血盆大口,正往下滴落着淡黄色的涎水。 在窗户外面,远远的一栋大楼上,一只蛤蟆,正悠闲地嗮着太阳。 蛤蟆不奇怪,但是……这是一只足足有十几米高,三十多米长的超巨型蛤蟆!说是鲸鱼都可能有人信! 它就这样懒洋洋地,纹丝不动地趴在楼顶。头顶一根三米长独角,垂下长长的触须,如同一尊虚幻的石雕。 在下方的三水市体育场中,一只色彩斑斓的蜈蚣,卷曲着身子,趴在草坪中央。 蜈蚣也不奇怪,然而,这同样是一只二十多米长!半米多高的蜈蚣!甚至每一块甲壳两边,都有一对类似于人眼的金色花纹! 在更远处的江边,一条巨大的娃娃鱼,水底足足有接近二十五米的巨大身影,在水上映照出黑色的影子。而那个影子中,有一艘货船,正在飞快地开着,仿佛完全不知道船下的水底,趴伏着怎样的怪物。 这一切,被他眼睛的一片红色,阻挡在所有人视线之外。 所有画面,映照在他视网膜之上,仿佛存在于另一个空间,根本没有人能够打破这层隔阂。 妖兽都市! 红色,隔绝了人,与那仿佛虚幻的令人恐惧的画面的接触。 “兹拉……”就在这时,郑局长惊恐地看到……自己面前的地毯,莫名其妙腐蚀了一个小洞,瞳孔都开始收缩了起来! 来了…… 那些东西来了…… 真的是它们!它们就在自己面前! 越是只能看到徐阳逸,他越是惊恐,越是害怕!他不知道自己面前有什么!就像半夜一个人打开电梯,对里面的人说:对不起,太挤了一样! 莫名的恐惧,疯狂蔓延了他整个心脏! 就在此刻,徐阳逸动了。 郑局长没有看到对方怎么动的,他仿佛只看到了一道残影,下一秒,“碰”的一声巨响!一种拳头打击上铠甲的声音,在整个房间中陡然响起!而且近在咫尺! “丝丝丝……”一阵诡异的叫声,极其轻微地在房间中响起,随即,那不自然飘起的窗帘,终于飞快地落了下去! 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 徐阳逸收回自己的拳头,刚才一瞬间,他感觉到如同打上了铠甲。他并没有出全力,只是警告而已,但是,对方的硬度超出他的想象。 “走……走了?”郑局长终于用力打了个寒颤,刚才,这股恐惧被压在心里,现在终于井喷一样发泄了出来。 不是用语言,而是动作。 “走了。”徐阳逸坐到了郑局的位置上,他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郑局这才颤抖着扶着桌面,手指都在桌子上乱抖,无声而且缓慢地站了起来。 脚底下一滑,他仓皇扶住桌子,没敢站远,就站在徐阳逸边上。现在徐阳逸坐的是他的位置,他根本不敢坐。 徐阳逸立起自己的衬衣领,郑局这才发现下面有一个微型通话器:“猫八二,刚才的东西计算出来没有。另外,为什么会有妖攻击我?他们不怕死?” “练气后期,但是非常诡异,灵气波动很不正常。最高峰值不超过初期巅峰,大部分维持在初期普通水平,和你不相上下。”通话器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原因推测,这只妖的神智因为不为人知的情况极不清晰,我们作为妖怪猎人,失去正常思维,靠着潜意识行动,很容易把你当做目标。听说过灯塔理论吗?你两就像两个灯塔,你看见了它,它也闻到了你,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无从推测。但是已经确定有两件事,你要听吗?” 徐阳逸点了点头,那边就像看到了一样,接着说:“一,核对受害者伤口,和刚才的力度,妖身形状,确认为三水市连环杀人案真凶。” “二,毕业考试如果是它,你会多加十分。” 对话的声音,郑局没听到,而是满脸劫后余生的表情,看着徐阳逸,忍了半天,终于说道:“小……徐队长,这件事情……你……您……” “放心。”徐阳逸挂上了通话器,看着满脸惊恐的郑局抬了抬眉:“我说过,我是‘专业人士。’” “否则,你们怎么会千里迢迢请我来,压着下头的非议让我领这个刑侦组呢?”

上一篇   第1章:刑侦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