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苏经理(四) - 最强妖孽

第20章:苏经理(四)

苏怜月的声音带上了一丝颤抖:“我其实……是处女……” 徐阳逸微微有些惊讶,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嗯。” 这是一个披着坚硬外壳,不容易打开内心的女人。之前的一切,只不过是伪装而已。 “哒……哒……哒……”上半身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她里面竟然什么都没穿。 美,很美,或者说,美这个词此刻都有些多余。 完美的s型,杨柳一般的腰,没有一分赘肉,却不会让人感觉骨感,摸下去硌手。月光铺洒下来,此刻的苏怜月,就像月光女神一样。 “这就是我的筹码……你满意了吗……” 她闭上了眼睛,因为她不愿意眼角的眼泪被人看到。 她也有她的自尊心。 徐阳逸大略扫了扫:“你可以用钱。” “钱对您来说难吗?”苏怜月任由月光照耀,轻轻却凄苦地笑了笑:“我没有灵石,我不是修士,分不到这个份额……” “或许……女人对您来说也很廉价,但是,这是我能拿得出最珍贵的东西……” “您……可还看得上眼?” 徐阳逸也点燃了一根烟:“你要做的事,一定不简单。” “不,很简单。但是,我求不到人而已。”苏怜月望着天花板,声音都在发抖:“您知道吗……三水市,是个穷地方,在这里的妖,都是练气初期,顶天了中期……相应,来这里斩妖的,也顶多是初期中期的修士……从来没有……从来没有过第一名来到这里……哪怕是一个市的第一名……” “这些妖……很安分,他们不想引起什么祸端,只想好好生活下去……那条操场上的蜈蚣您也看到了……就是超市里一位买菜的大妈……她们怎么可能引来高阶修士的追杀?而我……”她闭上了眼睛,眼皮微微颤抖,赤着身子,没有任何遮掩:“您不知道修行界对于刷下去的修士看的有多低下……看管有多严……我根本无法接触业务范围之外的修士……更别说离开三水市……而我的任期……” 她顿了顿:“五十年……” 她睁开了眼,死死盯着徐阳逸:“您是我遇到的,第一个,第一名。” “所以,我是潜力股?”徐阳逸丢了件衣服过去:“继续。” 苏怜月没有接。 那件衣服落在她身上,又滑了下去。 “我要找我妹妹。”她的眼眶发红:“她在我加入天道后,失踪了。我加入天道,是因为母亲被妖杀死。父母早就离婚。母亲拉扯我们两人长大。” “她叫苏星遥。只要你帮我找到她,我就是你的。” “无论你要怎么玩,我认了。” 徐阳逸微微张了张嘴,第一次认真地看向对方。 迎来的是同样认真的眼睛。 “你的筹码不够。”许久,徐阳逸幽幽地说:“如果随便一个女人脱光衣服就要我去帮她找人……你以为我是谁?” “我知道。”苏怜月有些空洞的目光,瞬间染上了一抹火热:“我还知道……你半个月后就要回到天道参加毕业典礼……我更知道,之后你会去到太多太多我无法涉足的地方……” 徐阳逸点了点头,正要说什么。下一秒,他所有的话都顿住了。 他的目光,如同实质地聚集到苏怜月手上,因为,对方手上拿着一根羽毛。 一根黑色的,镶嵌着金边的羽毛。尾部,金色的花纹交织成一个眼睛的形状。 “十年前的秋天……”苏怜月的声音带着一种莫名的哀伤,眼神带着无比的坚定:“她失踪了……现场,只有这一片黑色的羽毛。” 话音未落,她肩膀传来一阵剧痛,却咬了咬牙没有叫出来。 徐阳逸已经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力气大的仿佛要捏碎对方的肩胛骨。但是…… 她根本不敢挣脱! 就像白兔遇到了老虎,光是气势,就让她不敢乱动一分一毫! 太天真了……她此刻只想闭上眼睛,但是根本不敢。 自己太天真了……这个人,不是凭借美色就可以引诱的……果然吗……第一名都有自己的过人之处?也是吧……在天道那种变态的地方出来的超人,怪物……怎么可能是一般人?自己这等姿色……真的在对方眼里能比得过修为? 徐阳逸的眼中,有火焰在燃烧。 那是地狱的火焰,平时淹没在眼底,喷发出来的时候,却会让人心惊胆战! “如果你在骗我……”徐阳逸的声音冷酷地仿佛没有一丝感情:“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很平静,却带着绝对零度的寒冷。 “句句属实。无一欺瞒。”苏怜月声音嘶哑地颤抖:“如果你会搜魂,你可以搜魂。” 说完这句话,她闭上了眼睛。 她不想听对方的判决。 帮,不帮? 之前她对自己很有自信,等看到了真正的修士,真正的第一名,这种自信早就灰飞烟灭,一触即溃。 她最后的希望,就是手中的羽毛,只期待这十几天的全力搜集资料,撒出去的上百万没有白费。 她甚至为这种巧合无声哭泣。 徐阳逸冷冷地看着面前半裸的绝色美女,此刻,心中平静,却又狂风暴雨。 是“它……” 一定是它! 自己追寻了十三年的凶手!那只让他永远无法忘怀的死神!一定是它! 就是这样的羽毛,一模一样……他甚至能闻到十三年前那个沾满血腥的夜晚的气息! 它竟然还敢出现……在十三年前让自己掉进这个噩梦,推开这扇门之后,五年前,它又让另一个家庭再次破碎! 杀! 不赦! 心中的杀意,从未这么坚定过。 自己的债,和它身上背负无数生灵的债,他要亲手讨回来。 漫长的沉默中,苏怜月终于听到了一个天籁般的声音。 “我接了。” 她猛然睁开眼,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 “不是因为你。”徐阳逸的眼睛有些泛红,仿佛死死看着苏怜月,又仿佛没看着她:“也没有下次。作践自己换来的同情太廉价,你还负担不起。” “修士的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既然离开了,就安稳地度过凡人的百年。” 三句话,苏怜月的泪水,情不自禁地夺眶而出。 强硬地如同弓一样的身子,缓缓弯了下去。紧接着,极低,极低的啜泣声,依稀从她喉咙中,困兽一般发出。 “呜呜……”数秒后,仿佛心中数年的伤口被撕开,她仰天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嘶号:“啊!!!!” 多少年了……终于,终于有人能接,有人敢接了…… 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还活没活着?在哪里?无论如何……她生命中的灰色,头一次增添出一抹彩色。 任凭泪水滑落脸颊,她根本没有去擦的打算。 这份伤,太久太久。久到她都以为忘记,没想到瞬间的爆发,却如此猛烈。 此刻的她,美得如同谪仙,月光下的空谷幽兰,在这一秒,终于绽放出了她全部的光华。 徐阳逸没有打搅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很理解这种心情。就像当初自己来到天道的时候那样。 多少个夜,自己梦回当初那个染血时刻。从痛哭,到尖叫。到现在不会哭也不会笑,将森森杀意在心中一遍一遍地磨亮,化为一把尖刀,深藏起来。 “穿上吧。”数分钟后,苏怜月的呜咽声停了下来。徐阳逸看了看她脚底的衣服说道。 没想到,苏怜月却笑了,带着魅惑的神色,一步一步走了过来,眼中,带着一抹坚定,一抹决然。 或许……就这样给他也不错…… 起码……现在,此刻,这一秒,她不后悔。 心中的石头被放下,她现在只想让自己完全放空,放松。 “你……不来拿走你的定金吗?”苏怜月抓起他的手,慢慢地,却没有迟疑地放在了自己丰满的胸口上,脸上第一次红了红,轻声道:“我的委托……可是很难的……” 徐阳逸愣了愣,仔细看了她数秒,也笑了:“我的定金,也是很贵的。” 他抱起了对方,毫不犹豫地走向卧室:“忘了告诉你,我也是处。别怪我,怪天道去……” ………………………………………… 一夜无梦。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这一夜,过得很快,也过得很慢。当苏怜月醒来的时候,徐阳逸已经买来了早饭,当然,用的是美团外卖肯德基。 苏怜月动了动腰,无比酸痛。 早猜到修士身体不错……这太不错了也不是好事…… 徐阳逸目光有些复杂地看着对方,将对方扶了起来,递给对方一杯可乐,什么都没说。 “不用为我负责。”苏怜月淡淡地说:“我也不需要你为我负责。” “这是代价。”她将习惯插进可乐杯,神色自若:“昨晚,我动情了,你动情了。你拿走了你该拿的定金,而这份定金,是我心甘情愿付出的。我对你并没有情,只有感激,你对我也不存在爱,只有顺手而为的怜悯。就这么简单。” 徐阳逸看了她数秒,笑了笑:“我还以为女人破/处之后都会谈情说爱。” “我们都是成年人。谈情说爱已经太遥远了……”苏怜月叹了口气:“认识,相识,相知,没有像我们这样先上床再谈情的。我也不喜欢这样。不过……” 她翘了翘嘴角:“我也不讨厌这种感觉就是了。噢,我指的是这张床上的感觉。” 徐阳逸沉默了,过了很久,他才郑重地说:“以后有事,可以打我手机。我会帮你一件事。在我范围内,不违背我的行事原则的话。” “一诺千金么?”苏怜月并没有太憔悴,笑道:“我可记下了。不过,你许诺了一件事也要加这么多限制。真是小气。” “等你身子好起来了我就走。”徐阳逸打开了电视:“无论我们以后如何,起码我还不是用过就跑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