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丹霞宫(二十一) - 最强妖孽

第202章:丹霞宫(二十一)

就在这一刹那之间,猛然,所有的红光再次闪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巨大的传送法阵,猛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没有任何抵抗的余地,徐阳逸眼前再次一片模糊,片刻的眩晕过去之后,他睁开眼,赫然发现他并不在黄泉路之内。 而那张毛皮卷轴,不知何时已经恢复原状,被他我在手中。 “强制传送?”虽然眩晕感已经过去,他仍然感觉头有点发晕。摁了摁太阳,将毛皮卷轴放入储物戒,再次闭上眼的时候,练气后期的灵识轰然爆发! 这些灵识,就如同他伸展出去的手,将方圆三百米内的所有一切,全部都收纳进大脑当中。 他第一个感知的,并不是前方,而是后方! 这里……不知道是哪里,他目所能及之处,是一片极大的空间,甚至远超利维坦鲸所在之地。而在这里,已经有至少上百人驻扎休息。 至少有四五千米的空间,周围全部都是岩质的洞,而且,有高达上百个洞。想必,其他人就是从这些洞进来的。 他暗中点了点头,果然……最终目的地,全都在蜂巢之壁。 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关注在了他身上。 他,好像出现在了所有人的前方。 他“看见”了一位年轻的僧人,这个年纪,说是沙弥都不为过。但是,他却穿着袈裟。手里拄着一根六环禅杖。一串散发着青幽光色的菩提子,在他胸前发着幽幽光芒。 他长相极为清秀,神色如常,哪怕他此刻已经满身是血,一条左臂不翼而飞,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除了淡然,还是淡然。 他身后,站着十位满身皮肤呈现出金色,穿着僧衣短打的男子,如同十尊铜像一般,不少人已经身上带伤,此刻却双手合十诵经,一言不发。 “三大顶级势力……”徐阳逸的眼皮微动,佛道儒三家,华夏几乎不出世的顶尖势力。他牢牢记得所有人的提醒:如果有元婴,那么,必定存在于三家之内! 这位僧人,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同样……练气后期! “碰……”在距离僧人面前五米的地方,仿佛触碰到了无形障壁,僧人湖一样的眼睛微微抬起,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 这是对方的防御灵识……徐阳逸让自己的灵识表现得没有丝毫攻击性,绕过了对方。 他虽然绕过了,那位僧人的眼睛,却并没有移开,看了他足足四秒,这才轻轻晃了晃禅杖,低下了头。 “法会师弟?”一位铜人一样的和尚淡淡开口询问道。 “无事。”被称为法会的僧人平静地说:“只是……又来了一位强者……” “他很强?”另一位铜人和尚木头一样开口道。 “很强。”法会毫不迟疑地说道,随后,又斩钉截铁地补了一句:“不弱于清城前山的护山四剑传承者……若没有冲突,绝不要去招惹这位施主。阿弥陀佛。” “他?”之前开口的僧人目光陡然一闪:“能媲美清城前山的护山四剑传承者?” “阿弥陀佛……”法会长念了一声佛号,凝重地说:“或许……还犹有过之……” “这个人,算是贫僧目前为止最不愿作为对手的人之一。” 徐阳逸收回灵识,看向另一边,那里,有三位年轻的道士,显然和僧人不大对盘,坐的离僧人有些远。背上都背着一柄长剑。 人,不出奇,三位练气后期,但是,徐阳逸的灵识扫到那三把剑的时候,猛然感觉灵识一阵刺痛!仿佛被针扎了一样! “这是……”他深吸了一口气:“法宝……” 三大宗门,竟然拿出了练气期就能用的法宝! 不问可知,这三位年轻道士,绝对是门中翘楚!就是不知道他们来自于哪座山,清城?鹤鸣?还是龙虎? “竟然连三大祖庭都来了人。”他平静下心神,正要离开的时候,就在同时,一位年轻的道士平静地抬起头,深深看了他一眼。同时,一道蕴含着无匹杀气的灵识,猛然朝他正在离开的灵识冲来! “这是……”徐阳逸闭着的眼睛,猛然一跳:“灵识攻击神通?” 除了他自己,他从未见过有人使出灵识攻击神通!这,是第一次! 而且……那股灵识非常古怪,不强,但是……攻击性明显的可怕!非要形容,就如同一柄出鞘利剑,带出漫天剑雨! 剑或许刺不死人,然而那阵仗,却足以让人窒息。 惊讶过后,徐阳逸的心立刻镇定了下来,冷笑一声,正在撤离的灵识毫不犹豫地反攻了回去! 想硬碰硬?探探我的底? 很好……我徐阳逸的灵识还没怕过谁! 本来不打算多生事端,既然你们率先发难,徐某也不是怕事之人。 那位年轻的道士抬了抬头,嘴角同样露出一抹淡笑。 他,对自己同样有足够的自信! 对方的灵识绕开,竟然还敢反扑回来,那么,道家从来不信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特别……是在这里! “碰!”两人的灵识毫无花巧地碰在了一起,下一秒,年轻道士眉头一皱,眼睛倏然睁开,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 但是,他的表情没有维持三秒,紧接着,死死摁着自己的头,猛然转到一边大吐特吐! 徐阳逸微微一笑,灵识再度移开。 “凌霄子?”一位年轻道士惊愕地转过头来,不敢相信地看着狂吐的凌霄子,再愕然看向前方的那道身影:“你刚才……用了坐忘无我?” 凌霄子吐得脸色发绿,这是受到轻微灵识创伤的基本表现。他什么都没说,只是一边吐,一边狠狠点了点头。 其他两人,神色完全凝重了起来。 凌霄子,无为子,清净子,玄诚子,道教三大祖庭,清城山前山护山四剑的当代传承者,虽然现在无为子已经仙去,但绝对可以说是同辈中的翘楚,而且……别人不知道,他们却清楚得很!坐忘无我可以增强灵识的强度高达五分之一! 尤其……他们还是剑修!现在近乎失传的剑修!剑修讲究的是攻击便是最好的防御,招招夺命。灵识攻击更是如此!可以说,同辈中能胜过他们的不是没有,灵识上能赢过他们的,却绝不多见! 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这么一号人!灵识碰撞之下,让凌霄子立刻吃瘪! “他是什么身份?”玄诚子是一位矮瘦的道人,看着徐阳逸的背影皱眉道:“面生的很……凌霄子,可要我等将他斩杀在此?” 刚说完,他就感觉自己的手臂被拉住了。转头一看,凌霄子终于回过了神来,咬着牙摇了摇头。 “不要去招惹他。”他深吸了一口气,凝重地看着徐阳逸的背影:“这个人,很强,能来到这里的,哪有易与之辈?当初进来一千多人,现在十中选一……这个人,能不招惹,尽量不要招惹。” “这种年纪到达练气后期,本身的资质,绝不弱于我等。” 徐阳逸的灵识继续扫了过去。 他看到了一位同样穿着迷彩服的男子,神色高傲中隐藏着疲惫。身边随从全部带伤。但是,他身后,跟着两位死人一样的老头。身上的波动让人难以小觑! 半步……筑基! 而男子胸口的徽章,说明了他的身份。 南宫家,妖修五大家之一! 妖修五大家,除了明家,其他都是复姓。南宫……说是第二,敢说第一的绝对不多! 就在他的灵识扫过的时候,其中一位老者抬起了头,皱眉看向徐阳逸的背影。 “雀五?”迷彩男子抬了抬眉:“他……可有什么不对?” 雀五想了想,才鞠躬道:“六少主,此人的灵识……强的可怕,几乎与老奴相当,他身上灵气不稳,应该是刚刚晋级后期。一则,刚刚进入后期便有此等灵识,此人决计不弱。二则,能在这种地方晋级后期,此人福缘深厚。少主数十年后若想争取家主之位,应多多留意。” “他?”迷彩男子挑了挑眉:“比起老大,老二他们的资质,如何?” 雀五仿佛想了想,才肃容开口:“老奴并不清楚,但是老奴可以确定,此人,很棘手。” “若你出手?” “老奴有信心拿下他,却也需要不少时间。” “若你和犬六同时出手?” 雀五自信地笑了笑:“二十招内,老奴必定将他镇压。” “那就得了。”迷彩男子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冷笑一声:“进去之后,找个机会问问他,如果不答应,两位老先生就麻烦送他一张地府的单程票。” “老奴遵命。”两位老者同时恭声道。 这些,徐阳逸都不知道,他的灵识肆意发散,看到了一队劲装男子,胸口上轩辕家的家徽熠熠生辉,随从七人,每一个,都绝不是好惹的角色。 一个个看过去……现场所有人,沉默不语。但是全部都身上带伤。气氛非常凝重。 忽然,他的眉头微微皱起。 他看到了一具棺材……被四个活人抬着的棺材! 棺材里,传出一股极其古怪的气息。 半步筑基,却给人一种异常恐怖的感觉,仿佛……那座棺材里躺着的人,一旦出现,能立刻扫平他们所有人! 但是,时而,又弱的不像话。仿佛练气初期都没有。 “那是血刀前辈。”身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凶残成性……正邪不分,被修行界通缉已经三十年。没想到能出现在这里。” 徐阳逸睁开了眼睛,他现在还没有看到刑天军团,然而,因为他出现在所有人前方,故而每个人都看到了他。 这个声音,属于姚心潭。 “你们来了多久?”这,是徐阳逸第一个问题。 “三天。” 三天了么……徐阳逸眉头微皱,又出现了……这里面和外界的时间不对等,再一次出现。 当初……他昏迷了三年。现在,在那个空间之中呆了数个小时,外面,却已经过去三天。 睁开眼,他正打算问话,然而,眼前出现的一切,却让他什么话都吞到了肚子里! 灵识,是雷达,刚才,他只让雷达扫描了后方,根本没扫描前方。现在,睁开眼,眼前的一切,让他浑身血液都滚烫了起来! 他面前,出现了一片奇异的地貌。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洞窟,比之前利维坦栖身之所大了不知道多少倍!恐怕……足足有三四千米长!一千多米高! 本该是一片巨大的岩壁,如今,在岩壁上,裂开了无数的小孔,每一个都有三四米大小,里面黝黑一片,典型的蜂巢地理!</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