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丹霞宫(二十二) - 最强妖孽

第203章:丹霞宫(二十二)

“这里是……”他深吸了一口气:“蜂巢之壁!” 他竟然已经来到了蜂巢之壁前方! 从黄泉路中,被直接传送了过来! “这是强制传送……”他眯着眼睛,打量着这片蜂巢之壁。而就在此刻,他感觉到了一种……渴望。以及……一种如临大敌的危机。 周围,仿佛一切都不存在了,或许,这一刻只有零点零一秒。但是他确实地感觉到了,除开自己外,周围所有的一切,如同被一只巨手搅拌,开始变得模糊,一切景物都被拉扯,但须臾之间,又恢复了原状。 “嗡嗡嗡……”胸口的活帝器,在不停抖动着,仿佛一名瘾君子看到了久违的毒/品,那种激动,期待的感觉,无声地蔓延到了他的脑海中,同时影响到了徐阳逸。 一股如同来自远古的呼唤,正在这些孔洞中,深切地呼唤着他。 “终于到了……”他深吸一口气,鳄雀鳝,利维坦,黄泉路,一关一关闯过来,自己……终于到了这扇疑似丹霞宫的正门之前! 古往今来,多少人看到过这扇门?多少人曾经走进去?但是,一个都没出来! 如今,换做自己,换做刑天军团。他……仍然没底。 “团长?”姚心潭愕然看着徐阳逸,就算他不知道徐阳逸的心理活动,也瞬间感觉,他的团长此刻的气场,强势地吓人。 “没事。”徐阳逸微笑着抬起左手,右手轻轻抚上活帝器,过了片刻,那种如同生物一样的激动才平静下去。 他的目光,从谨慎,到坚定,最后,竟然笑了出来。 “那又如何?” “我来这里,只求自己一个心安。” “无论如何……活帝器选上了我,不去看一看,我心难安,我意难平。” 另一边,则是那枚剑尖。但是,它带起的感觉,是一种极其难以说明的,排斥着,期待着的感觉。 它,同样在轻轻颤动。 深吸了一口气,徐阳逸收拢心神,朝着姚心潭仔细地看了起来。 英俊的脸上,带着深深的疲惫,徐阳逸理解。那条路,能走出来都觉不容易,他柔声道:“其他人……还好吗?” 姚心潭长叹了一声:“杨道友……高道友……没有走出来……” 徐阳逸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或许,开始他并不太相信这些人,但是……经过了两场厮杀,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在进入大门之前,杨雪晴,高无过,周婷婷,程剑锋,这四个当初在天台上说好要一起回去的人,却已经天人两隔。 “你后悔吗?”沉默中,徐阳逸忽然开口。 愣了愣,姚心潭坚定地回答:“害怕过,但我不后悔。” “我们说过……逆天而为,方显修士本色。” 徐阳逸睁开了眼睛,用力地和对方握了握手:“青云直上,堪筹豪杰初心。” 姚心潭说了当初徐阳逸说的话,徐阳逸说了姚心潭那时说的话。但是,两人心中刚升起的一抹沉重,再次被坚定的信念所取代。 百万修士……两万筑基。多少人被修行前方未知的凶险吓到?从此以后裹足不前,百年之后,一捧黄土。 留给只有百年生命的练气修士的时间……并不多。 徐阳逸转过身,深深地看着面前巨大的蜂巢之壁。它仿佛一个巨人,隔开了所有的秘密。 “我会把这些,都记录在玉简上。”他掏出一根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这,是送给这四位道友最好的礼物。” 姚心潭心猛然跳了跳,呡了呡嘴,看着徐阳逸用力点了点头。 徐阳逸没有再抽,而是将烟插在了地上,随后离开,深深一躬:“无酒水,无供品,香烟一支。敬所有心无旁骛,在求索的路上勇往直前,披荆斩棘的一切修士。” 姚心潭感觉自己的眼睛有点潮,用力眨了眨。 不是感动,也是感动。感动的却并非徐阳逸对四位逝去的团员的态度,而是这句话,说到了他心中。 谁不是在这条路上上下求索? 谁不是在用命博机缘?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此刻,所有来到这里的修士,无论正邪,都感到了修行两个字的沉重。 数秒后,徐阳逸直起身子,朝着那具棺材抬了抬下巴:“他的修为?” 姚心潭毫不犹豫地回答道:“筑基初期。” “他怎么进的来?”徐阳逸若有所思:“这个秘境,师尊说过,只有练气期能进。半步筑基,已经是这里最顶尖的战力。” “他压制了修为。”姚心潭看了一眼四周,低声道:“这种秘法并不是没有,或者是法宝。而且……这里混进来的筑基前辈不止他一个!” 他的手指着另一边:“我们姚家,虽然不如从前,但是我也见过不少前辈。那位妇女,如果没记错,应该是南河郑家的大管家。郑妙心前辈。” 徐阳逸目光跟了过去,一位满脸疲惫的女子,看起来大约三十多岁上下,正闭目养神,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手中的波斯猫。 “还有那边,那个老头,绝非半步筑基。十五年前我见过他一次,多宝阁某一方的片区经理,筑基初期。具体是哪里我记不清了,应该是珠三角一代。没想到……他也过来了……” 徐阳逸微微点了点头,目光凝重地将三个人的长相记在心中,偏了偏头,低声问道:“他们寿元将尽?” 姚心潭点了点头:“若非如此,他们绝不肯闯这种凶地。” 徐阳逸沉吟了片刻:“这里,还剩下多少修士?” “还剩一百二十三人,一共二十方势力。人族七大家族全部进来了,妖族五大家族也都进来了。三大宗门也不例外。另外,还有csib的一只科考队。最后……还有京都府老牌家族高家。魔都新晋一流家族黄家,魔都家族赵家,西川第一大家族百里家。” “其他的家族呢?” 姚心潭微微摇了摇头,神色略有些哀伤。 徐阳逸将这些名字都牢牢记住。一个不忘。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那扇巨门的最后道路汇聚到了这里,虽然他不希望,却并不让他意外。 当初……上千人进入,门口如何珠光宝气,瑞气千条,来到这扇大门之前……却只剩十分之一! 接下来……刑天军团的对手,除了或许仍然存在的妖物,最大,也是最可怕的对手……就是这些同类! 下方,不知道有何等危险,何等机缘。但是,那……将是所有修士杀人夺宝,复原古修的天堂! 秘境之中,生死不论! “你们怎么进来的?”徐阳逸一边和他一起走,一边问。 姚心潭说道:“走过黄泉路,再走三百多米就是这里。这里的入口多达上百个,我们是第一个,之后一天之中,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到了。” 徐阳逸点了点头,拍了拍姚心潭的肩膀:“走。回我们自己的地盘。” 徐阳逸和姚心潭一起回到了队伍。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无比的凝重。 但是,没有退缩。 已经走到了这里,怎么可能还回头! “团长。我们还以为你失踪了呢。足足这么久才出来。”秦雪銮笑了笑,将两样东西放在了他手中:“给你,你打算怎么做?” 那是……两把法器,一把是小巧的木剑,另一把是一双银丝包裹的手套。 这……是高无过和杨雪晴的遗物。 所有团员的目光,都无声看向了他。徐阳逸慎重地鞠了一躬,给予逝者最高的尊重,双手接了过来。 “他们怎么死的?” 秦雪銮叹了口气:“残缺的尸体……自动走了出来……来到黄泉路尾部才倒下……” 徐阳逸点了点头:“回去之后,厚葬,我会亲自去他们家族,寻找有资质的修士接引进刑天军团。” 他的声音很低沉,但是这一句话之后,所有人的眼光,都不再那么凝重了,甚至有少数几个人,轻轻舒了一口气。 最怕的,莫过于自己来世上走了一遭,却什么都留不下。 他们为徐阳逸的处理方式而舒了一口气,同时也为自己的存在价值而舒了一口气。 “赵家的人呢?”徐阳逸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气氛沉重的所有人,开口问道。 “在这儿。”赵五爷声音有些嘶哑,恐怕是在黄泉路上尖叫过度,挤出一个笑容道:“老夫有幸,还能见到道友。” 他们竟然一个人都没死,全部走了出来。就连剩下的几个人都一样。 只是……现在,每一个人的气色,精神,都非常之差。 徐阳逸看着所有人,走到了正中,点了点头,沉默了两秒,才平静地开口:“修行,本就逆天而为。” “我本不想说这些话,但是现在,我不得不说。” “来之前,谁都做好了准备,牺牲的准备。但是,各位更清楚,危险的同时,藏着天大的机遇。”他顿了顿,目光从每一个人身上扫过:“无根九曲水,龙涎香,妖丹,哪一样是平时不费尽心力才能弄到手?” “现在,看到有人牺牲,怎么?怕了?” 他看着所有人的眼睛,浑身的灵压陡然爆发!如同秋风扫落叶一样扫过周围的空间! 气息之狂暴,甚至让周围不少人都扫了这里一眼。 “你……进阶后期了?!”墨夜雨眼睛倏然瞪圆了,难以置信地说道。 “我,也有我的机缘。在这里,我得到了很多。”徐阳逸淡淡地说着,声音却渐渐提高:“我要的,是坚固的盾,锋锐的矛,而不是金玉其外,却一击就散的沙滩城堡。你们现在这种状态,进去之后几个人能活得下来?”</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