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丹霞宫(二十三) - 最强妖孽

第204章:丹霞宫(二十三)

“你们难道就不想看看!里面有什么!”他猛然转身,指向那面巨大的,沉静的蜂巢之壁,声音忽然拔高:“你们就不想知道,四位道友死在来这里的路上,这里面到底藏了什么!” “你们……难道就没有一颗求索的心,探一探那扇通天之门是为什么!政府封锁隆肃省的消息是为什么!师尊在天空中监视着什么!” “你们……”他朝前走了一步:“就不想为逝去的四位道友做点什么?” “从来没有不劳而获。想得到什么,必须付出什么。你们……就不敢进去看一看?” 没有人开口,但是,那种凝重,哀伤的气氛,却在所有人脸上缓缓消逝。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言的坚定,慢慢地爬上了所有人的脸。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所有人的表情。 有的话,他不能不说。 除了他……没有任何人知道,这后面,就是真正的丹霞宫!而以他们现在这种状态,进去之后有死无生! 悲伤,失意,那是一种病,会在有情感的人类中传染。而作为一名团长,他可以平时不管任何事,只做他的团草,但是,这种时候,他必须站出来! 将所有人心中仅剩的热血,对于黄泉路留下的阴影全部扫开。所有人的血液,力量,拧成一股绳!这,才有可能从丹霞宫中出来! 否则,死在这里,不仅是他的失职,他,更是其他所有人的杀人凶手! 他不太会说长篇大论,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致。 “我先走一步。”徐阳逸潇洒转身,一步一个脚印地朝着对比之下如同巨人的蜂巢之壁走了过去:“就算里面是地狱,我也必须去看一看!” 他停住了脚步,微微偏头:“为了几位道友,更为了我自己。”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我的军团,只需要狂奔的狮子,而不需要畏缩的绵羊!” 他的背影,在光线的照射下,拉出一个长长的弧线。背过身去的他,并未看到一丝丝叫做骄傲的神情,已经缓缓爬上了所有人的面孔。 “谁说的!”话音未落,君蛮已经第一个站了起来,冷笑一声:“团长不必激将,君某承认自己刚才矫情了。丹霞宫虽然凶威赫赫,却拦不住君某!” 他的目光,已经从刚才的沉沉迟暮,变成了英气勃发。 英气中,带着一丝骄傲。这不是他的骄傲,而是修士的骄傲,修士的自尊! 愿意更进一步者,绝不会止步不前。所以,他们的名字才能被铭记。 “呵呵,秦某虽身为女子,不过来都来了,还从没有过门而不入的道理。我也送徐团长一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别人秦某不知,秦某这一介女流,倒是真不怕这丹霞宫。”秦雪銮倏然站起,抬着脖子笑着说道。 “女人都不怕,我怕什么?”姚心潭暮气尽去,哈哈笑道:“说的是,我们在这里伤春悲秋有什么意思?这丹霞宫的秘密,我们一定会送到四位道友坟前!” “希望不是你陪着下去。”墨夜雨打了个哈欠,看似懒散,眼中却精光闪烁:“徐团长你也太看不起我们了,走,咱们就过去看看!看看谁能活着出来。墨某自信,虽然我修为不如各位,但是保命的功夫,墨某还是极其擅长的。” 一道道声音响起,走在最前面的徐阳逸,嘴角翘了起来。 有伙伴的感觉……真的还不错。 你们以什么态度对我,我徐阳逸必定会用同样的态度对你们。 跟着我走完这一遭,我们还有下次,下下次……真正求道的修士,绝不会止步于丹霞宫!更不会止步于八大绝地的凶名! “呵呵呵……”就在此刻,一声干笑声响了起来,一道白衬衣,黑西裤的身影不偏不倚地拦在了徐阳逸前方:“我还说是谁这么吵闹,原来是你们这群初出茅庐的菜鸟。徐团长,好久不见……真是让明某想念得紧哪……” 明神十二,看似优雅地站在面前,实则,他的白衬衣上,沾满了不少血迹,上衣早不翼而飞,就连手中的扇子,也不知所踪。头发本来是用一枚别致的发饰扎了起来,现在,却披散开来,有些散乱地洒在肩膀上。 徐阳逸看了他三秒钟,才微微一笑:“看样子,你们这群老鸟,过得也并不比我好。” “哈哈哈!”明神十二闻言仰天大笑,笑完,死死看着他:“明某进门就在寻找你的气息,你躲得还真是紧,真没想到你能来到这里,不过……也好。” 他神色陡然转冷,手指轻轻一拉,一条白色的丝线连入他的指甲缝,紧跟着,一座足足有三米高大的棺材猛然从明家驻地飞出,轰的一声落在了两人中间,溅起满地沙尘。 “第八棺……九窍僵尸,能死在它的手下,你也不算白活这一遭了……”明神十二的眼睛,渐渐红了起来。他,已经无法压抑心中的杀意。 这股杀意,其实并不针对徐阳逸,而是这一路,太过惨烈,明家进入三十七人,只剩现在的八人!整整二十九人埋葬在了这下面! 这股杀意,来自于心中的烦躁。来自于前途晦涩的心魔暗生。来自于自己如此狼狈,对方竟然完好无损的强烈不平! 只有发泄,才能让心情舒缓。所以,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徐阳逸。 现场,所有人只是目光抬了抬,没有一个人出头。 徐阳逸静静地看着他,忽然笑了:“你确定要和我动手?” “怕了?”明神十二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解开自己的头发,顿时,他的头发无风自长,没入棺材中那些根本看不到的小孔之内。随即,一股难言的恶臭,瞬间从棺材中弥漫了出来。 “十二弟。”就在此刻,一个如同暖阳一般的声音响起:“你这是为何?” 徐阳逸和明神十二都望了过去。 明家的驻地,距离刑天军团并不算远。是一块三十多米大小的石台。为首的,竟然是一位笑容如同春日一般的女子。 她斜斜披着头发,遮住了半边脸,剩下的半边,绝对和美人没有关系,却绝对不难看。 那是一张刀刻斧凿一般轮廓锋锐的脸,长在男人身上,恐怕很多人都会说够爷们儿。但是长在女人脸上,这个女人,就多出了一种叫做狠戾的轮廓线。 明神十二愣了愣,随后回到:“我要怎么做,好像还轮不到九姐你来管。” “你要杀人,我当然不会管。”九姐悠然掏出一根香烟,一股丝毫不逊于徐阳逸的灵压在场中迅速蔓延,并且……这股灵压非常诡异。因为……这是徐阳逸第一次感觉到的,有温度的灵压! 冰冷!同为练气后期! 所过之处,所有地面都泛起了白霜! “但是,你是被杀,我只能管一下。”女子轻轻抽了一口烟,微微皱眉弹了弹烟灰:“回来。” “被杀?”明神十二愣了愣,忽然哈哈大笑:“就他?” 徐阳逸也微笑着看着他,仿佛这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他和我一样的境界。明家的尸体,除了当代家主,下任家主和族老,其他的都是仿制品。我等的最多算高仿。威力不及真品之万一。”九姐双腿交叠在石台边缘,勾勒出诱人的弧度,轻笑道:“以你操纵的本事,现在的他杀现在的你,用不了三十招。” 明神十二的笑容停止了,愣了数秒,咬牙道:“练气后期?” “这不可能!他进入之前才是练气中期!” “机缘自有天定。”女子仍然在笑,她温暖的笑容和冰冷的长相构成一种剧烈的冲突:“而且是实打实的练气后期,没有一丝噱头。” “你竟然到了练气后期?!”明神十二呆了数秒,回头难以置信地盯着徐阳逸。 怎么可能这样? 自己进入之前……还说过要亲手杀了对方,没想到……这才数天,竟然……自己已经不是对方的对手? 无数的想法交织心头,最终,数秒后,他狠狠咬着牙,一言不发地朝着自己位置走过去。 “慢着。”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平静地响起:“我让你走了吗?” 九姐不笑了。 明神十二猛然转过身,眼中带着无比的阴毒,嘴角绽放出一个堪称恐怖的笑容:“姓徐的,我要走,还有让你那张低贱的嘴置喙的余地?” 徐阳逸看死人一样看着他,下一秒,没有一句多余的话,一条金橘色的火龙猛然从手中轰出!张开的大嘴,完全锁定了明神十二! “不好!”神通未至,明神十二已经无比凝重!这一招……距离他还有十余米,但是就算这样,他都感觉浑身的毛发都在扭曲!仿佛……对着一条熔岩浆做成的巨龙一样! “练气后期……这绝对是练气后期!”他背上的冷汗猛然冒了出来,心都在乱颤!第一个想法不是接招,而是……逃! 直觉告诉他,这一招,他接不起! 越级反杀,不是不可能。明神十二不知道越级反杀过多少次。但是,这个看似美妙的词,有一个必须的前提。 那就是天才面对普通修士。 现在,能走到这里的,能被所有人众星拱月保护的,哪个不是万里挑一的天才? 法会,清城四剑,百里家的三公子,南宫家的六少主……这样的人,一旦超越他一个等级,等待他的只有蹂躏! “既然如此,你就死在低贱的手里吧。”徐阳逸眼光冰冷,没有一丝怜悯,森然笑道。</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