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丹霞宫(二十六) - 最强妖孽

第207章:丹霞宫(二十六)

“走吧!团长!”泉凝月猛然顿了顿手中的锤子:“秘境……这,才是丹霞宫真正的秘境!之前的……都只是它的开胃小菜而已!” 其他人没多嘴,但是,他们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们的内心。 跃跃欲试的表情,无人可以掩盖,也根本不需掩盖! 但是,他们却疑惑地看到,徐阳逸凝重地转过身来,平静的脸上,目光如电,一个人一个人地从他们脸上扫过。 “有件事,我没告诉大家。”徐阳逸点了一根烟,靠在洞边上,淡淡说道:“接下来的路,你们自己决定走不走。” “你这是……”赵五爷疑惑地看着他,还没说完,就被徐阳逸抬起的手打断了。 “这里。”徐阳逸用脚踩了踩地面:“是丹霞宫正门。” 沉默,但是三秒后,就被人打断了。 “你是说!这,这这后面,就是……就是……”牡丹惊讶地捂住了嘴,倒退三步:“丹丹丹丹霞宫本体?!” 所有人都懵了。 没有人知道丹霞宫长什么样,更没有人知道丹霞宫哪里是外宫,哪里是内宫。一路走来,无比凶险,但是他们始终认为,距离丹霞宫还很远。现在徐阳逸却告诉他们:你们都想错了。刚才的只是开胃菜,我们,已经站到了丹霞宫门前! “你……道友是如何得知?”赵凤来难以置信地问。 “这是我的事。”徐阳逸踩灭了烟头:“我只是告诉你们这个事实。这传送阵之后,就是真正的丹霞宫,而我,会下去。” 无人接话,无人敢接话。 八大绝地的凶名,太过凶威赫赫,刑天军团的人想在才明白,团长从一开始决定的试刀地点,早就瞄准了丹霞宫本体!说是探测外围,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 徐阳逸也没有开口。 一开始,他确实是打算探测外围。但是……真正走到蜂巢之壁面前时。他发现,他做不到! 活帝器的呼唤,一路上无数的隐秘,他心中的好奇心,血管的血液,都在叫嚣着:下去看一看!哪怕下面是地狱! 他,选择了遵从本心。 赵家的人也懵了,丹霞宫……这个名字甚至可以让修士闻之色变!他们从未想过,他们竟然挖到了丹霞宫门前!更未想过,这后面……就是真正的丹霞宫! “这……后面道友确定是丹霞宫?”赵五爷觉得还是太虚幻,丹霞宫,这个名词距离练气期太过遥远,他怀疑自己刚才幻听了。 “我非常确定。甚至我要告诉大家,之前的危险,比起这下面……”他目光望向洞深处:“是九牛一毛。” “下面的空间,非常广大,并且……有一只妖体硕大无比的妖怪。正邪不知。活物。” 一句话,所有人都震住了,许久,李宗元才颤声道:“多,多大?” “至少上千米。”徐阳逸平静地说:“我看过照片,拍摄的地方已经上千米,具体多长,不得而知,看外形,可能是一条鱼。” “上……千米……”赵凤来倒退了两步,脸色苍白一片,毫无血色。 修士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超越金丹期!! “那么……”君蛮死死咬了咬牙:“可有机缘?” “不知。”徐阳逸沉声道:“根据无意中误入的那位道友所述,并未发现机缘。不过,他待的时间极短,数天而已,而传送阵过去的地方一望无际。看到那条巨妖之后,这位道友立刻离开。所以并不清楚。” “最后。”他看着所有人:“这些都是那位道友所述,所以,当丹霞宫冲出莲花瓣的时候,我才决定在这里试刀。传送阵过去的地方具体是不是,我只能说把握很大是当时那位道友说的地方,却不肯定。” “各位的任务,到这里就完结了。下方,是我要去看一看。答应各位的条件,在我活着回到刑天军团之后,必定完成。” 死寂。 无人开口,每个人,都目光闪烁地想着什么。 许久,泉凝月第一个开了口:“我也决定下去看一看。” 她坚定地说:“过去之后……才是真正的秘境,都走到了这一步,我不忍心就这样离开。” “练气修士,筑基前辈,甚至金丹老祖都没几个人知道这下面到底是什么。我既然已经走到了门口,没有理由不看看!” “主人去哪里,我自然去哪里。”李宗元心一横表态了。反正徐阳逸死,他也死是,不如一起进去,好歹……死之前能看看这千古绝地长什么样子不是? “你休想甩掉我!”猫八二伸着舌头:“下面必定是大宝藏!如此大机缘你也想独吞?!” “我……”牡丹正要开口,徐阳逸摇了摇头:“你不要去。” “如果我出了事,刑天军团只有你知道怎么分派我的遗物。如果必须有人留在邢天军团,那就是你。” 牡丹还要说什么,徐阳逸眉头一皱,一道灵气将她送上了苍鹰傀儡,向下飞去。 更重要的原因是……她,太弱了。 没有任何自保之力,进去徐阳逸自己都自身难保,根本没功夫照顾别人。 “表态吧。”徐阳逸目光扫过每一个人:“愿意去的,跟我走。不过很可能没命出来。不愿意去的,先回刑天军团休整。等我们回来。” 一个人,又一个人,无声地站到了徐阳逸这一边,全部都是刑天军团的人。方程是第一个站过来的,随后,是姚心潭,斩十二。 咬了咬牙,赵五爷也站了过来。现场,只剩下墨夜雨,秦雪銮,君蛮,赵凤来。 “你疯了……”赵凤来死死盯着赵五爷,眼光无比复杂,有羡慕,有冲动,但更多的是畏惧:“后面可是丹霞宫!丹霞宫本体!” “我知道!”赵五爷满头大汗,仿佛做出了生死决定一般,脸都有些扭曲:“但是……若不下来走一走,都到了这里……某家如何甘心!” 赵凤来眼睛赤红,许久,才死死咬住牙:“你真的疯了……” 他朝着徐阳逸拱了拱手:“那么……咱们就此作别吧……徐道友,赵某是真心敬佩你。同时……也希望你活着出来……” “承你吉言。”徐阳逸古井无波一般,微笑着,朝着赵凤来拱手:“一路走好,小心其他人。” 赵凤来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坐在苍鹰傀儡上飞了下去。 “团长。”君蛮率先开了口:“无惧,并不是不知轻重。这里,君某不去,同时,也要劝告团长,不要下去。” “谢谢。”徐阳逸叹了口气:“我也不想下去,只是,有必须去的原因。” 墨夜雨呡了呡嘴:“即使是丢掉性命?” 徐阳逸坚定地回答:“如果不去,比丢掉性命后果更可怕。” 活帝器……它真正的秘密,它想告诉自己什么,就在这底下! 他,必须下去。 走上修行这条路,不可能回头,也更不可能……修行着自己都不清楚的东西。 从刚才开始……活帝器……已经发出了一种类似咆哮的声音,在他胸腔中无限回荡!他听得出来,那里面,有饥渴,有激动,有期待,更有……跨越千年的恨意! 墨夜雨长叹一声:“那么,团长保重。” “谢谢。”徐阳逸看向秦雪銮:“秦道友也不准备下去了?” “是的。”秦雪銮摇了摇头:“进入洞中之后……我的碧眼天蜈已经示警我十余次,我如果进去,恐怕九死一生。我赞同墨道友的话,无惧,并不是不知轻重。” “好。”徐阳逸将手上的戒指一抹,无根九曲水的盒子落入手中,递了过去:“收好他,等我回来。” 顿了顿,他补充道:“五年内,如果我们还没有回来。刑天军团就解散掉。这个东西,留一部分补偿阵亡的道友,其他的,各位看着办。” 他说的很轻松,丝毫不像生死离别。方程看了他一眼:“师弟,你轻松得很啊。不会是骗人的吧?” “我从知道这件事开始,就在做心理准备。自然比各位轻松很多。”徐阳逸笑了笑,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各位!走!” “让我们……去掀开丹霞宫最后一块面纱!” 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洞里的黑暗之中。目送着他们远去,良久,秦雪銮才长叹一声:“我挺羡慕他们的。” “是啊……”墨夜雨深有感触地说:“但是……这里,太过凶险了。并且,机缘不明,我……” “别说了。”君蛮的目光波动:“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打理好刑天军团,等团长他们回来。” 这些话,徐阳逸他们都不知道。因为,他们已经走到了洞的最底部。 那里……有一个闪闪发光的传送法阵。 无人开口,进入这里,就进入了丹霞宫的最终篇章。无人知道,有什么东西在那里等着他们。更无人知道,有什么机缘在那里。 茫然未知,上下求索,唯独心中赤子之心,求道而已。 “各位。”徐阳逸深呼吸了一口,睁开眼时,眼中最后一抹敬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战意:“徐某,先行一步。” 话音未落,他一步踏进了传送阵,一阵绿光闪耀,他整个人凭空消失。 剩下的人,每一个人,都做了好几次深呼吸。 “师弟走了,师兄还等着干嘛?”方程哈哈大笑:“我也先走一步!” 他之后,姚心潭,斩十二,全都踏了进来。 机缘,未知,但是,对于八大绝地之一的丹霞宫,这种好奇心,这种求索的心理,却让他们踏出了突破自己的这一步! 这一步,只是小小的一步,踏入传送阵的一步。却让他们的道心,在此刻无比坚定!毫无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