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丹霞宫(二十七) - 最强妖孽

第208章:丹霞宫(二十七)

先姜尚,后孙膑,五百年前诸葛亮,五百年后刘伯温。 其中,却忽然出现了白蛇传。并且……那位一直跟在白蛇身边的“小青,”却和青鱼扯上了莫大关系。 小青……是没有名字的……是她实在是个配角,还是因为她的名字太久,太遥远,淹没于了历史长河。 活帝器咆哮一般的呼唤,剑尖的震动,一位君王的千年遗恨,一切的秘密,都将在这里解开…… 又是谁,在黄泉路上,刻下了那一道道笔画,让人下去救他? 脑海中千回百转,当徐阳逸睁眼的时候,刚看了一眼,立刻震撼地看着天空。 天空中,是一个法阵……一个巨大的法阵! 那,是黑夜,但是,一道道金色的符箓刻画其上,每一道,都足以让徐阳逸毁灭一千万次! “何方大能……”徐阳逸感慨地深吸了一口气。法阵漫无边际,笼罩整个空间。而这个空间…… 他目光一闪,眼前的一切,让他既熟悉又迷惘。 莲海! 确实是莲海! 无边无际的莲海……根本看不到头! 周围,没有树,没有风,没有光,天空的黑夜更没有星辰,即使有,也被那巨大的法阵遮掩得毫无痕迹。 在这一切之下,没有山,没有边界,入眼之处,全部都是一片茫茫莲海! “莲海……果然是这里!”他心中,一股热血冲了上来。 就是这里,他第一次遇到了万古丹经王。 就是这里,他看到了那只遮天蔽日的青鱼。 也就是这里……他被抹去了三年的时光! 一切的秘密……现在都在他的眼下,等着他去揭开,他如何能不激动?不渴望? “但是……”他谨慎地站在原地不动,灵识全面打开,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这……是莲海,却不似莲海! 没有水! 他来的时候,这里是白天,一片安详,暗香浮动。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但是,现在……这里已经完全干涸! 一朵朵枯萎的莲花,从地面上长出来,遮盖了头顶的太阳。他用力跺了跺地面,非常坚固,甚至一脚踩下去,能看到尘土飞扬,说明,这里已经干涸了太久太久。 “不对……”他沉吟着盘腿坐了下来:“这里,看面积,看莲花的多少,必定是莲海无疑。但是,如果是莲海,为何和我当日看到的完全不同?没有水……百溪成图怎么来的?而且土质完全不像刚刚干涸的样子。” “更重要的是……”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无比谨慎:“那条大鱼……是不是在这里?如果在,又去了哪里?” 一朵朵莲花,一片片莲叶,从一个个小窟窿里长了出来,却全部凋谢,手一捏,立刻化为枯黄的碎片,片片飘零。同样,也绝非干枯一时半会儿可以达到的。 尤其……他周围没有一个人! 一起传送的人,全部都被分开了! 最诡异的是……之前,还无比激动的活帝器,此刻,却完全安静了下来!就连剑尖也一样! 原地打坐了许久,这里有灵气,灵气虽然不算浓郁,也过得去。他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却并没有用任何信号弹类型的手段。 不仅是他……现在绝对有无数的人醒了过来,同样,没有一个人用类似手段。 原因很简单,赶过来的……或许并非是自己人! 如果,距离他最近的是明家的人,说不好,这里就是自己送命的地方。 “果然都是各大家族的天才,每一步都异常小心啊……”他笑着舔了舔嘴唇,站了起来:“不过……同时,也告诉了我一件事。” “那就是,没有任何人是在一起的!否则如果有一个势力人数集结,早就发信号神通了。” 他沉定下思维,看着四周,这里是不是莲海……有一样东西,可以最准确地证明! 那朵……和万古丹经王初见时的巨大莲花!以及莲花上那个古色古香的阁楼! 只要这里有这个东西,那么,就必定是莲海无疑! “不过……这件事,说来简单,现在的情况……”他皱眉掀开了身边的莲叶,轻轻一挥,那些莲叶便化为金色的飞灰。 这……应该是当初的莲海之底,能容下那只巨妖的身体,可想而知莲海有多深。数千米……上万米都有可能! 而当时浮上水面的莲花莲叶遮天蔽日……可想而知这些莲叶根须生长到了何等地步! 徐阳逸目光看向四周,如同森林一般的枯萎莲叶,地面上堆满了枯萎之后的莲叶残骸,剩下的莲叶,高度绝不超过两米,太长的早已干枯枯萎。但……两米的高度,无限地遮掩住了人的视线! “这种情况,可谓难上加难。”他双手掐了个印诀:“丹鼎筑灵法!” “刷拉!”一道灵识,以他为中心,风暴一样席卷开!甚至连周围枯败的莲叶,都舞动了一下。 直径三百米的雷达,大大增加了他的侦查力度。一直开着丹鼎筑灵法非常耗费灵力,但是,他储物戒中,装满了回复灵力的丹液。 作为末法炼丹师还缺丹液什么的……说出去都丢人。 “三百米内只有我自己……”他不动声色地正打算收起灵识,但是,猛然之间,他的灵识停了下来,所有精力都集中到了一个方向! 莲海,太过巨大,根本无法分辨出东南西北,更不知道哪里是正中心,然而……此刻,在不知道是不是中心的地方,他清晰地感觉到了……格外浓郁的灵气! “这是……”他目光一闪,毫不犹豫,但是异常谨慎地,抓在苍鹰傀儡上,飞起了一个大约一米七八的高度。 随即……他便看到了,让人难以忘怀的奇景! 黑夜之中,枯萎的莲叶之下,一团……巨大的白色物体,正如同这片猎场中散发着血腥的肉块,无比令人瞩目! 即便隔着这么远,徐阳逸也能“看”到,这个东西,大得离谱。随后,他用两只手展开拇指和食指,放在自己面前。 这是凡人基础知识中,测定远处物品大小的方法。 许久,他才缩回手,心中已经泛起阵阵涟漪。 “长……至少四千五百米以上……宽度无法推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没有犹豫,他立刻朝着那个东西跑去。他能发现,其他人也能发现,那里……就是所有活着进入丹霞宫本体的修士聚集的地方! 跃过一朵朵莲花,不知道走了多久,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六个小时……就在他全力飞奔的时候,忽然,不远处一阵剧烈的灵气波动传入他的灵识中。 前方有人动手! 他目光一闪,立刻收敛自己的气息,用最轻的动作,朝着灵气爆发的地方缓缓前进。 两个练气后期……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练气后期……一边走,他一边感受着灵气的波动,心中渐渐有了个轮廓。 两人不分伯仲,而这两人……任何一人,自己都不敢说轻而易举地拿下!即便能胜,也绝不轻松! 无声无息,如同猫一样靠近灵气爆发的地方。从层层叠叠的枯萎莲叶中,他已经能看清楚动手的两个人。 一男,一女,男子穿着白色大褂,根本不像个修士,但是挥手之间,一片片竹叶幻化而出,如同利剑一般刺向女子。 女子……还算是个熟人。 九姐! 她面带冷笑,一尊奇特的古尸仿佛活了一般,男子的竹叶根本扎不进去。只能困住对方,而九姐的头发,如同结网的蜘蛛一样,竟然渐渐地将周围包裹成一个茧!方圆几十米的茧! “道友这是为何?”白大褂的男子与其说是修士,反而更像个医生,脸色波澜不兴:“李某和明家素无交集,何必非要在此你死我活?平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csib的走狗……既然要死,何必知道那么多。”九姐冷笑连连,手中三米高大的古尸,面容铁青,浑身穿着古式甲胄,速度却灵活无比,指尖半米长的黑色指甲仿若刀刃,一旦扫过,四周枯败的莲叶纷纷洒落:“死在本宫手中,也算是你的造化。” “明神道友说得轻巧。”对面的男子并没有太大惧色:“你敢和李某在这里生死相搏?李某修为虽不如你,你想要斩杀李某,却得费上大把功夫。若此刻有人守株待兔,呵呵呵……明家的敌人仿佛并不比csib少?” 在这里……谁都撕下了伪善的面具,这是一个血与火的修罗场。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夺宝而归。 这里,只奉行最裸的,最原始的丛林法则! 他微笑着,闲庭信步之间,一抬手,又一片灵气竹叶飞出,朝着另一边微微一笑:“你说是么?道友?” 九姐的目光陡然一跳,情不自禁地看了过去,就在此刻,李姓修士目光微闪,一条青色蛇影,悄无声息地随着地面衍生了过去! 徐阳逸的眉头也是微微一皱,但是他马上就明白了。 没有任何人发现他。 这位李姓修士,不是九姐的对手。但是对方非常狡猾,这个地方……确实,没有利益,人没有汇集齐全之前,一旦动手,杀了对方事小,有人守株待兔,才是最大的顾忌! 这是对方的声东击西。 他要的,就是九姐分神这一刹那! “刷刷刷!”就在此刻,九姐一部分头发猛然间如同活了一般,在九姐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猛然朝着青色蛇影扎去! 随着一声惊呼,地面上绽放出一团青色光芒,蛇影一闪而逝。李姓修士按捺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恨恨地笑了笑:“明家九姐……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就在这时,九姐却目光一闪,死死盯着徐阳逸在的方向:“哪位道友?看戏看了不短时间了吧?藏头露尾,也算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