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丹霞宫(二十八) - 最强妖孽

第209章:丹霞宫(二十八)

李姓修士愣了。 真的有人? 和九姐的相遇,他从一开始就做好了死的准备。单独的修士和同境界的妖修对上,几乎没有胜算。明家……杀性最重的妖修世家。他刚才只是奋力一搏,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 周围,无一人答话。 九姐的笑容,却更加冰冷了起来:“需要我请么……” 话音刚落,徐阳逸周围无数的黑色头发猛然从土中钻出,针尖一般竖了起来,仿佛警惕的眼镜蛇,全部对准徐阳逸! 不知何时……九姐的头发如同雷达的蛇一样,已经探测到了他站立的地方。而刚才李姓修士的声音,彻底让她警觉了起来。 九姐没有发动攻击,在这里无故树敌,绝非理智的行为。 尤其……能进入这里的,没有一个是庸手!光她所知,数人都绝不在她之下! 沉默,李姓修士暗中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紧紧呡着嘴唇看向四周。 如果没人……死的必定是他! 过了不知道多久,一阵“沙沙”声响起,一个高大的男人身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人生何处不相逢。”徐阳逸微笑着拱了拱手:“道友,真是巧遇。” “是你?”“是你!!” 一声惊疑,一声惊喜,同时发出! 李姓修士的心,猛然放下,二话不说,转身就朝着莲叶另一方逃去。而九姐,则神色一变,目光闪烁地看着李姓修士离开的方向,却并未开口。 “道友怎么在这里?”九姐的头发飞快地缩了回去,眯着眼睛看着徐阳逸:“真没想到……刑天军团竟然活着进来了。” 徐阳逸淡淡一笑:“我怎么在这里,并不重要。如果没事,我们还是相见不如怀念好了。” 九姐脸上古井无波,微微一笑:“既然来了……又何必这么急着走呢?” 徐阳逸嘴角微微勾了勾,眼睛刀子一样扫过四周,平静地说:“我要提醒你一件事。” “我不想在这里节外生枝。但是……”他声音一转,变得无比冷冽:“不想惹事,并不代表我怕事。” “如果谁敢在这里招惹我,我不介意和他过两招。” 九姐呡了呡嘴,意外地什么都没说。 对于徐阳逸,两人交过一次手,她心中,同样忌惮。 徐阳逸朝着九姐随意拱了拱手,转身离去。就在同时,九姐平静的声音开口了:“慢着。” 徐阳逸转过身的时候,已经笑的相当危险:“有指教?” 九姐深吸了一口气:“过往一切,明家都可既往不咎。” “哦?”徐阳逸似笑非笑地抬了抬眉。 “但是……”九姐深吸了一口气:“有一样东西,你必须还给明家。” “从此之后,老十八的事情,我就当从来不知道,明家自然会取消通缉。并且……”她露出一个深邃的笑容:“在这里,虎狼环顾,明家甚至可以……和刑天军团合作。” 徐阳逸冷冷地看着她,许久才嗤笑了一声:“你要的,是那张毛皮卷?” 九姐目光闪了闪,没有否认,也并未肯定。 “你有一分钟的时间决定说不说。”徐阳逸直视着对方的眼睛:“一分钟后,任何阻拦,都会被我视为挑衅。” 九姐终于冷笑了一声:“道友还真是自信。”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刀剑一样碰撞,徐阳逸点了点头:“你可以来试试。” 沉默,这句话之后,两个人全都陷入了沉默。九姐目露深思,徐阳逸并没有催促。时间就这样缓缓流逝。 无声的秒针仿佛响起在空中,十秒过去了,二十秒,三十秒,四十秒过去。 “把毛皮卷给我,我愿意和你共享它的秘密。”五十二秒,九姐终于狠下心开口:“一代明神,共有二十任妻子。老十八和我一母同胞,这东西,本是本宫找到。却被他偷了去。即便是你不杀他,本宫也会将他抽筋拔骨。” 徐阳逸终于露出了个笑容:“他不是你弟弟?” “那种废物……”九姐嗤笑了一声:“也配和本宫称呼姐弟?” “怎么样?决定得如何?”她似乎根本不想在被斩首的明神十八身上浪费一丝时间,冷眼看着徐阳逸说道:“若非本宫,无人可解开上面的禁制。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它的真面目。” 徐阳逸神色不动,过了片刻,一抹储物戒,一张古旧的毛皮卷飞了出来,悬浮在半空。九姐眼睛一亮。他却并未交给对方,平静地开口:“证据。” “这是我们可以谈下去的前提。” “你的谨慎让本宫厌恶。”九姐冷哼了一声,没再废话,手指轻轻一划,一滴血滴,立刻飞向毛皮卷。 就在血滴和毛皮卷接触的一刹那,徐阳逸的目光闪了闪,就在自己面前……他感觉到,这块毛皮卷竟然诡异地变硬了起来! “沙沙沙……”一阵如同春蚕吐丝的声音传来,那些“毛皮”开始一丝一丝地剥离,他凝神看了数秒,沉声道:“这是丝?” “不错。”九姐直视着他的眼睛:“是丝……明家传承千年的禁制之法。若非明家血脉,决不可解开。” 徐阳逸转过目光,看着九姐笑了笑:“你就不怕我拿着这东西离开?” “无所谓。”九姐同样回以一笑:“道友莫非以为一滴血就可以解开全部禁制?” 语言的暗中交锋,两只小狐狸谁都没占到便宜。那滴血,将整片毛皮卷“硬化”了一半,却停了下来。 九姐也不开口,只是直视着徐阳逸。手指尖数滴鲜血旋转,却再不打过来。 徐阳逸沉吟数秒,灵力运转指尖,将那张半软半硬的毛皮割下一半,凌空弹去。就在同时,两人仿佛心有灵犀,九姐目光一闪,指头微动,又是数滴鲜血洒到了徐阳逸手中的毛皮卷上。 两个同床异梦的人,不言不语地完成了第一次取信于人。 血珠仿佛墨透进了水中,徐阳逸手中那半张毛皮卷,上面的丝如同遇到了开水,开始一层层地缓缓脱落。 须臾之间,丝线脱离完毕。而他手中的东西已经变为一只…… 壳!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外壳,只有一小截,并不算坚硬,质地却非常古怪。青黑中带着红润,仿佛……是临时掰下来的一样。 这张壳,非常平整,然而,在它背面,用白色,青色,紫色,勾勒出了四条路线图。路线的终点,全都用白色,或者青色,紫色,涂抹成一个个颜色各异的圆点。 “很好……”九姐深吸了一口气:“我喜欢和守诺的人合作……虽然和我合作,不守诺的人早就是尸体……” “别用明家的名头来压我。”徐阳逸淡然一笑,笑容中却藏着森森杀意:“敢杀一个明神十八,绝不再乎在多杀一个明神九姐。你……要不要试试?” “呵呵……”九姐嘴角翘了翘,并未笑出来。 起码,第一步,两人的合作还算愉快。 九姐没有再废话,而是一抹手上的储物戒,一只似玉非玉的蟾蜍雕塑从中飞出,旋转着落到了地面上。 蟾蜍头顶,点着一只尺长的香,而此刻,香已经燃过了一大半,只剩下三分之一! 一股奇异的幽香,顿时弥漫在这片空间。九姐脸上悄无声色地蔓延出一抹激动的红晕,即便她城府颇深,此刻也有些按捺不住。 “等着吧……道友……”她深吸了一口气,舔了舔嘴唇:“还有一个小时时间……你会看到永生无法忘记的奇景……” 徐阳逸没有开口,灵力随时运转在最巅峰,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只碧玉蟾蜍。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大约过了四十分钟,蟾蜍双眼泪,忽然流出两道赤红的液体!并且,头顶的熏香猛烈燃烧起来!甚至发出“兹兹”的声音,燃起了一连串刺眼的火花! “刷……”就在同时,一个血红色的大阵,在两人脚底若隐若现!仿佛一直存在于这里,此刻,被唤醒了一般! 阵法,不大,大约二十米左右。而他们站立的地方,赫然处于中央! 而且……这个阵法绝非徐阳逸见过的一切阵法! 他不知该如何形容,如果非要说,这个阵法给予他一种苍凉古老的感觉,仿佛无数年月之前便刻下,笔法,灵气构筑的结构,似乎都不是现代修行文明的东西! “这是?”徐阳逸眼中精光爆闪,立刻倒退了数步。九姐也仿佛被吓了一跳,同时跃出阵法之外。 “无需着急。”两人谨慎地看着阵法,九姐咬牙道:“明家乃是千年家族,对于八大绝地的研究,在华夏数百家族中绝对名列前茅。此阵乃是封印之阵,并无危险……” 她话音未落,就在两人跃出阵法的下一秒,一道青色的光柱,足足二十多米直径!从整个地面的法阵中,一冲而出! “轰隆隆!!!”磅礴的灵气瞬间喷发,青色的光柱在黑夜中拉出璀璨的光芒!直通天际! 四周的枯败莲花,无数的金色碎屑,随着这道通天光柱的亮起,竟然被带着往上升起,但是,对比起这道巨大的光柱来,仿佛只是青色巨树旁边围绕的蝴蝶。 整个黑夜,都被这道青色光柱照亮。此刻,身处每一处的人,全都看到了这道无比绚烂的光柱! “这是……”一片枯萎的莲花中,法会的眼睛悄然睁开,看着在不知道多远之外,一道青光直冲天际,倒抽了一口凉气:“造化。” 另一片莲池中,南宫家的六少主,猛然抬头看着不远处的青色光柱,目光爆闪,什么都没说,身后的迷彩服倏然崩溃,满背的肌肉如同活了一样疯狂凸起,数秒后,一对黑色的翅膀呼啸而出,带着他的人形疯狂地朝着青色光柱冲去! 天边,三点银星亮起,三道剑光呼啸而至,每一把剑上,都站着一位肃容的青年道士。 谁都知道这是什么。任何秘境中,都因为有它们的存在而无比让人期待。 功法!丹药!秘宝! 用一切的称谓来称呼它都没错,或者,还有一种更加直白的叫法。 造化!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