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前往天道分舵(一) - 最强妖孽

第21章:前往天道分舵(一)

然而,仿佛想让他走得很快,苏怜月两个小时后就淡定地下床开始工作。让徐阳逸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很弱。 “并不是。”苏怜月目不斜视地看着电脑,轻轻打着字说道:“好歹我也是天道出来的,你昨晚又比较克制。这还没到起不来的地步。一天晚上就起不来,那是霸道总裁文。霸道总裁这种东西,就不是地球上的生物。” 徐阳逸笑了笑,忽然有点后悔昨晚的克制。 “你的经纪人给我打了三个电话。控妖铃已经丢了过来,我不起来也不行。好歹我现在是多宝阁的人。”苏怜月收回目光,看着徐阳逸,有些复杂地说:“这也是我愿意付出我最珍贵的东西的原因……你竟然杀掉了癫狂症……除了你,我没有可以拜托的人。” 她桌子上,放着一颗铃铛。正是猫八二脖子下那一颗,苏怜月看都没有看,掂了掂铃铛,柔声道:“三百万,我多宝阁包了你的癫狂症。” 徐阳逸眉头抬了抬,马上,他就要踏入真正修行的道路,进入那条万人争渡的长河,财法侣地,修行四决,财排第一,对于修士,多少钱都不够用。这三百万,加上伟业药业的五百万,八百万人民币,够他冲击练气中期了。 他本来就在初期巅峰,只差临门一脚,杀掉这只癫狂症,伟业药业送上了五百万,苏怜月送上三百万,他有绝对的信心冲击练气中期。 “真的值三百万?”他看着苏怜月的眼睛问道。 “不值。”苏怜月避开了他的视线,淡淡说道:“完整的癫狂症,价值三百万。你的顶多五十万。练气期的妖并不值钱,筑基期的,那才真的是一身都是宝。” “你没必要……” “但是我妹妹的命值。”苏怜月看着电脑,面无表情,徐阳逸却敏锐地捕捉到了她眼角的一抹水光:“修行要用多少钱,我不知道。分舵是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 “是不是飞檐走壁,是不是灵气盎然,是不是能见到如同仙人的筑基前辈,我更不知道……我只知道……”她转过了头,看着徐阳逸:“你需要钱。” “我无法给你灵石,却可以给你可以兑换的金钱。我的身子或许在你看来不值钱,这三百万,才是我真正的定金。” 徐阳逸看着她很久,点了点头:“我的第一个委托,我没后悔。” 苏怜月垂下眼帘,什么都没说。 时间就这样静静地在两人之间飘过,无关情爱。许久,徐阳逸才说道:“我要走了。” 苏怜月看着电脑,同样过了许久,平静地说:“回天道?” 没有回答,答案却不言而喻。 “帮我一个小忙吧。”苏怜月浅笑着站起来:“帮我拍拍……分舵到底什么样的……” “我一直在幻想,门后是什么景色……徐先生,我真的,真的非常羡慕你……华夏有数百万被刷下来的学员……我相信每一个都想知道,自己梦寐以求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 “是不是如同小说中写的那样,灵泉喷涌,仙兽飞腾。我一直,一直很想亲眼看看……但是……”她苦笑着甩了甩头:“我没这个机会了。” “你的生涯,即将真正展开。注定是不同于普通人的辉煌,徐先生……”她笑着将一根项链挂在他的脖子上:“祝你好运。” “里面是我妹妹的相片。” 徐阳逸摸了摸胸口上的项链,点了点头,再不多话,打开门就走了出去。 屋外,阳光明媚。 当他回到病房的时候,猫八二正睡在他的床上看书,看到他进来,不屑地撇了撇狗嘴,冷哼一声翻了过去。 “东西收拾好了没有?” 不理。 闹情绪? 徐阳逸挑了挑眉,给对方狗头一巴掌,没反应。 “你不爱我了……”许久,一声幽幽的叹息才发出来:“我失宠了……” “带着女人的味道来刺激我这条单身狗……你还有没有人性?” 下一秒,它飞到了地上,被踹的。 “收拾东西,联络分舵,看最近有没有完成任务凑够了登机数目的同学。我要提前返回分舵。” 当然要提前! 手里握着一大笔款子,只有在天道或者其他修行势力,才能真正换成灵石! 那里,是他起飞的地方。他已经迫不及待准备踏入这个瑰丽的世界! 走出象牙塔,杀向新世界! “不用了。”猫八二甩了甩毛,仿佛刚才忧愁的不是它:“南通省省会丰邑市分舵,已经给你发来了信息,请你明晚登机。会有一架返回分舵的飞机临时停靠渔阳市军用机场。” “‘请’我登机?”收拾东西的徐阳逸,手停了下来,微微皱起眉头:“天道从来都是做完了联系分舵,分舵分配飞机。怎么主动联系我时间地点?” “这就不知道了。”猫八二拟人化地耸了耸肩:“说不定有肮脏的py交易?” 徐阳逸想了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当然不知道,自己的一个通信发回天道分舵,引起了多少人关注。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夜,风如刀,吹在徐阳逸的脸上。他的目光凝视着黑色的天空,心中却有着说不出的炙热,冲散了这片夜的宁静。 自己……终于毕业了…… 即将离开自己生活了十三年的渔阳市分校,前往真正的新世界。 那里到底有什么?这个多元化的世界,人和妖真正共处一个地球的生活又是怎么样的?古老的梵蒂冈,雾都,花都,这些充满了狼人和吸血鬼传说的地方……他们会不会有和天道同样的组织?那些传说中战无不胜的骑士团,驱魔师们,到底是真是假? 这个世界……到底存在多少活化石? 这些活化石……他们是怎样寄生于人群? 政府……又是用什么样的手段,压制了它们,让两种完全不同的生物同时生存在一个星球? 学校里学了太多东西,现在,在他心中化为期待,汇聚成潮,不停冲刷着他的心脏。 毕业之后,他有大把的时间去解开这个世界的真相。看看光明之下的另一面,那些无法言说,掩盖了几千年的黑暗死角。 以及……和同样经过了天道筛选,全国百万修士的争渡大军! “不……”他的目光闪了闪,用力捏了捏拳头:“还有……‘你!’” “等死吧……杂种……”他眯了眯眼,看向天空:“当年没杀了我,是你最大的错误!” 猫八二是坐另外一架飞机回去,他的身份和徐阳逸不同,并不能登上同一架飞机。 “嗡嗡嗡……”就在这时,天空中巨大的嗡鸣声传来,他的目光看去,很轻易地发现,一架不大的军用双螺旋桨运输机,正俯冲着冲向此刻安安静静的机场。 他笑了,因为,他看到了飞机上显眼的盘龙和剑。 天道专机! “走吧。”螺旋桨下,徐阳逸出神地看着越来越大的飞机:“让我……去冲刺等待了我十三年的真相。” 世界的真相! 历史的真相! 人类的真相! 飞机,徐徐降落在机场。一位高大的迷彩男子,走了下来。看着走过来的徐阳逸,举起了一只手:“来者止步。” 徐阳逸压制着心头的火热,走到对方面前,右手握拳,放在心脏之上,用力一锤:“天道毕业考试学员,徐阳逸,申请登机!” 男子并没有说话,而是同样握拳在心脏上一锤,随后,右手微微一弹,一颗豆粒大的绿色光球飘飞到徐阳逸眼前,在他眼睛和手指上环绕一圈之后,再次飞回对方指尖。 “瞳孔吻合,指纹吻合。”男子岩石一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新兵菜鸟,欢迎你!我是你们的引路人左轮。欢迎你来到真正的,历史书上都不会记录的真相之间!” “学员1号,请,登机!” 徐阳逸缓缓走了上去,这才发现,上面已经坐了九个人。 九个,和他气息极其相似的人。 不是境界相似,而是那种血腥味……刚刚斩妖回来,完成毕业考试,家庭和他一样同样被妖破灭的斩妖者! 清一色的迷彩服,有的玩世不恭吹着泡泡糖,有的只是用眼光一扫就垂下眼帘。气氛沉静中带着铁血,他…… 笑了。 他喜欢这种同类的味道。 “嗨。”他抬起手,无所谓地挥了挥,找了个空的地方,就打算坐下去。 “啪!”就在这时,一只手猛然按在了他要坐的地方。 那是一个大约一米九左右的青年,同样二十一二岁的年纪,眉毛很浓,长相非常帅气,说是影视明星都不为过。左眼下一道狭长的刀疤,为对方更添野性。乱碎的头发,垂着眼睛,另一只手正在玩着手机游戏,修长的大腿懒洋洋地搭在路中央,拦死了徐阳逸的去路。 他周围的座位,没有一个人。其他人宁愿两人坐在一起,也没有和他坐在一起的。 左轮扫了一眼,什么都没说,走到专用的休息室去了,仿佛司空见惯了那样。 徐阳逸扫了一眼那只手,同样扫到了飞机上其他人若有若无的视线。 “滚。”对方的声音很低沉,不透露任何一丝情绪。眼睛从未离开手机。 徐阳逸笑了,将包轻轻放下,揉了揉脖子,咔咔作响。 看了对方三秒,二话不说,旋腰,收腹,一脚就踹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