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丹霞宫(三十二) - 最强妖孽

第213章:丹霞宫(三十二)

两名半步筑基! 即便是徐阳逸,脸色也凝重了起来。而刑天军团的所有人,全部都来到了徐阳逸身后。 但是,却并没有看到斩十二。 两位老者,仿佛已经快入土,突兀地出现在南宫萧然身后。竟然穿着文士长衫,一黑一白。黑色的长衫上,绣着一只白色的鸟雀图形。白色的长衫上,则绣着一只黑色的猛犬图形。 这两人,满脸的皱纹,双手笼在袖子之中,头都不抬,白发披散在肩上。眼睛眯得看都看不见,整个人如同已经入土的死人一般。如果忽略他们还喘气的话。 “一……”白发飘扬中,雀五缓缓抬起了死尸一样的头颅,不带一丝感情地看向了泉凝月,然后转向猫八二:“二……” “三……”“四……”最后,犬六扫了一眼昏迷过去的方程:“五……” “五只蝼蚁……”雀五冷冷一笑:“本座送你们上路。” “本座?”泉凝月哈哈大笑:“未踏入筑基,恐怕你们一辈子也没法踏入筑基!也敢妄称本座?” 雀五笑容更加冰冷:“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老夫观之也不尽然。那么……” “且让本座送你们一程罢……”犬六和他如同双生子,两人……竟然悬空达到了十余米的距离! 这并不是筑基前辈的飞行,但是半步筑基,已经具有了筑基期的某些异能,比如短距离的半飞行。再比如……已经几乎杜绝体术,完全使用灵力攻伐。 “团长,你去对付那个鹰头人。”泉凝月咬了咬牙:“这里……交给我们!” 徐阳逸看着满脸肃容的泉凝月,再看了看旁边的猫八二,李宗元,赵五爷。沉声道:“你们能拦住两位半步筑基?” “尽量吧……”猫八二有些郁闷得用爪子刨地:“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苦差……妈蛋光是修装备都要费我多少金!也就你舍得让我这样的萌宠皮卡丘化身超梦……” 赵五爷神色有些不自然,但他同样不是普通修士,普通修士干得出来挖通丹霞宫这种疯狂的事?他脸色变换数次之后,才咬牙道:“既然都走到了这一步……老夫自然舍命陪君子……不过,出去之后……” “丹药的下次拍卖,我会选择赵家。”话音未落,徐阳逸淡淡开口道。 赵五爷目光一闪,为了这句话……即便和半步筑基斗法一次又如何? “拜托各位了。”徐阳逸深深拱了拱手,目光死死盯住了南宫萧然。 “看样子……你还不太了解半步筑基的强大之处……”南宫萧然冷笑森森:“也罢……如果你能冲的过来,我就给你和我一战的机会。” 徐阳逸笑了笑,什么都没说,身影已经化为一道残影,带着漫天黑色火焰,毫无犹豫地一跃而起,挥刀斩向南宫萧然。 “小子好胆。”雀五幽幽地说道:“可惜,太稚嫩了。” 他的手中,陡然闪起蒙蒙青光,随着一声“去,”一道青幽幽的灵光闪电一般射向徐阳逸正面! 这就是筑基和练气最大的不同之二!灵气外放! 到了筑基,再也不需要体术,抬手举脚,神通离体伤敌。非要比喻,那就是绝世剑客和一流剑客的区别。当一流剑客还在拘泥于剑法的时候,绝世剑客已经在使用剑气! “当!”灵光并没有打到徐阳逸身上,徐阳逸更没有因此而停下半分。 这种时候,必须相信队友。 一只旋转的八卦盘,在半空中震荡不已,堪堪挡住灵光。赵五爷脸色铁青,双手迅速掐诀,八卦盘在半空中再射出无数白光,同时,他大喝道:“走!” “雕虫小技。”雀五嘲弄地看了一眼八卦盘,手指轻轻一点:“破。” “轰!”整个八卦盘应声而破,但下一秒,雀五的笑容就凝固了一分。 因为……随着八卦盘的破裂,一片蒙蒙雾气洒下,在赵五爷,猫八二,和他之间,形成了一个的白色法阵。 法阵蔓延的非常快,开始,只是一点,紧接着,是一片!几十米……上百米……甚至达到了四百多米还没有停止! 九姐正操纵尸傀杀向易老五,忽然感觉脚边一寒,立刻跳开,惊讶地看着刑天军团那边。 “那是……”她目光闪了闪:“南宫家的两条老狗?” 玄诚子攻向叶老四的剑法一剑快似一剑,就在同时,这一阵灵气波动,让他和法会不约而同地转过眼睛,难以置信地说道:“以精血为引的禁锢法阵?” “此阵……若不是持阵者主动开放,内部谁也不可外出……可谓是生死的角斗场……”法会目光微动:“看样子……这位施主和南宫家是要分生死了啊……” 雀五目光闪了闪,试探性地弹出一道灵光,但是,灵光触碰到法阵边缘的同时,即刻消失不见。 他的脸色,终于完全冰冷了下来,看着赵五爷仿佛看向一个死人:“既然你想死,本座就成全你。” 法阵,足足六百米大小。不等赵五爷话说完,忽然,一阵诡异的“各啦啦”的声音悄然传入他的耳中。 猫八二浑身迅速变大,隆起,狗脸狰狞地咆哮:“皮----卡----丘----变----身!!” 数秒后,一只三四十米大小的三头巨犬赫然出现在场中。三个狗头里,喷出的是让人毛骨悚然的硫磺味。浑身的毛上都带着猎猎火焰! 雀五的神色,终于露出了一丝丝凝重,但是,根本不等他感慨完,他赫然发现,另一股不弱的灵气在场中暴起! “百兵堂……”赵五爷肚子吹气一般鼓起,甚至眼中都起了血丝,一声大吼:“千山雪!” “嗖嗖嗖!”从他的嘴中,无数白色灵气飞刀,雨点一般射向雀五,同时,猫八二仰天长啸,三个头里竟然喷出了长达十余米的火柱,齐齐烧向雀五!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上却不超过十余秒。徐阳逸将一切看在眼中,陡然提速! 他很清楚,团员和赵五爷,这是在用全力给他拖延时间! 他……最多不超过六十秒斩杀南宫萧然!否则,其他团员在半步筑基的威亚之下,坚持不了一分钟! “想走?”就在同时,犬六的冷笑声如同响彻耳际:“给本座留下!” 他左手微招,徐阳逸头顶,一片金灿灿的灵云在手中浮现,随后,化为无数灵气金针,疾射徐阳逸! 徐阳逸仍然没停。南宫萧然傲然抱着双手站在原地,两位半步筑基,徐阳逸根本不可能到达自己面前。 就凭刑天军团那些虾兵蟹将? 练气中期两个,两只妖族还是初期,实力低得如此可怕,也妄图站在自己面前? 他没有看到,李宗元此刻已经完全膨胀了起来,如同气球一样,满脸都长出了疙瘩,体积都已经膨胀到了四五米,而泉凝月,不知何时已经跳上了它的背! 更诡异的,是泉凝月双手完全支解,不是被人支解,是自己由内部打开! 里面……全都是一圈一圈,出自炼器宗师的,出自筑基后期的高木崖宗师,亲手刻上的符箓! 九阴绝脉,为了救活她,必须换掉她全身的经脉!泉凝月,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半傀儡人更恰当! 就在此刻,她手臂上的符箓冒出道道银光,一股堪比筑基期的汹涌灵压,瞬间横扫全场! 这,才是她的底牌! 犬六,倏然间不动了。浑身的灵气运转停止,那些金针,在半空中全数化为金色灵气消散。 其他人,也全部愣住了! 就连那口棺材,也忽然掀开,一只无比苍老的手伸了出来。 这是……真正的筑基灵压! 易老五,惊疑不定地看着泉凝月,同时……也看到了变身三头妖兽的猫八二,和满场白光乱闪的赵五爷。 他们……也看到了,站在一只三四十米蟾蜍头顶,双手完全张开,一圈圈蓝色符文在她双手前弥漫,旋转的泉凝月。 “这是……”易老五深吸一口气,不动声色地撤离现场,他万万没想到,刑天军团和南宫家的战斗,竟然是真正的生死相搏! 法会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袈裟一抖,形成一道金色旋风防护在自己面前。深深看着提着偃月,身体已经成为一道残影的徐阳逸:“这位徐施主……要杀南宫施主?” 南宫萧然也愕然了,刹那间,雀五被困。犬六面对着筑基灵气的威胁! 这太不科学了! 他完全没想到……两名练气中期,两名练气初期,竟然真的困住了两名半步筑基! 这……显然是这些人的底牌!压箱底的杀招!此刻全都用了出来,说明…… 他浑身一抖,毫不犹豫地全身灵力运转,那张巨弓,再次出现。 “少主小心!!!”两声怒喝,雀五犬六齐齐咆哮。然而,却被另一个萝莉的高声叱了下去! “灭灵炮!”泉凝月萝莉的面容,此刻没有一丝清纯可爱,而是死死盯着犬六,双手赫然组成了一个类似炮一样的东西,一字一句地说:“你敢动,泉某就敢打。你,可敢试试?” 犬六,此刻真的满头大汗! 这些蝼蚁……竟然真的舍命困住了他们! 这些蝼蚁……竟然真的能让自己的团长面对六少主! 近了……更近了……徐阳逸的身影在黑夜中拉出长长的残影,带着一丝血色的眼睛,锁定了面前鹰头人身的南宫萧然!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