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丹霞宫(三十四) - 最强妖孽

第215章:丹霞宫(三十四)

“小杂种……老夫若不将你抽筋扒皮,枉对南宫家的恩情!”雀五疯了,南宫少主死于此,回去之后,他们必定会跟着陪葬! 随着他惊怒交加,变得颤抖的声音,他的身体,已经开始无意识的变化。 满头白发疯狂生长,脸也变得尖锐了起来。衣服开始层层破裂。爪子越来越尖锐。处于盛怒,惊恐之中,他已经开始了全面妖化! “五十二秒……五十二秒……”犬六的声音充满着难以置信,他绝对想不到,天骄一般的少主,五十二秒之内被斩首! 如果遇到的是他们这样的半步筑基,他也认了。但是,不是! 而是一名同为练气后期的修士! 怪谁? 怪少主太愚蠢? 并非如此!南宫萧然并不愚蠢,他的斗法鲜有败绩!否则绝不可能进入族长序列!还是如此高的名次! 怪对手太狡猾? 或许是这样……刚才那一连串的谋略,造成了一丝丝的松懈,就是这一丝的松懈,徐阳逸瞬杀对手!如果不是因为杀的是南宫萧然,他几乎都要为对方鼓掌! “他竟然……真的杀了南宫萧然……”明神十二愕然看着眼前的一切,随即,浑身都打了个冷颤。 那可是南宫萧然啊……个位数的排名……就连九姐都不会轻易去招惹对方,更别提这一次对方更带来了两位半步筑基,如今……竟然两位半步筑基都没有保住他?被那个姓徐的格杀当场? 一想起自己曾经挑衅对方,光明正大地想杀对方,他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杀了又如何……”九姐轻轻咬着嘴唇:“幸好当初我拦了下来,否则,现在摆在这里的人头就不是他……” 她转向明神十二,冷冷道:“而是你。” “此子……绝非凡物……”叶家老四呡了呡嘴,第一次深深记住了徐阳逸的身影。几乎没有考虑,他低声对其他人说道:“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我要他的全部资料!” 清城三剑,此刻,无人开口。 南宫萧然,他们是认识的。同样也知道,对方极为难缠。并且还带了两位半步筑基!算得上是这里最不愿意招惹的势力。 然而……就在现在,就在他们眼前,被一刀两断! “凌霄子。”玄诚子神色凝重地开口:“之前,我认为他很强……现在,我纠正一下。” “此人,不只是境界不错……综合实力,更强!” 他若有深意地说道:“你不过输给他灵识一回,能不计较,最好不要计较。此人……不好招惹。” 现场,随着南宫萧然人头落地,彻底归于寂静。 谁都知道肯定有人会死,但是谁也没想到妖修五大家的南宫家,领队人被斩首! 一道道目光,聚集在南宫萧然死不瞑目的头颅上。法会轻轻念了声佛号,和叶老四对视了一眼,仿佛约好了一般,不约而同地收回了念珠和宝伞。九姐轻轻一招,尸傀回到了自己身边,和易老五异口同声地冷哼了一声,目光若有深意地转到了徐阳逸身上。 “呼……”就在此刻,身后传来一个出气的声音,方程醒了过来。他的愈合能力太过惊人,现在身上的伤口都长得差不多了。而当他一睁眼,看到眼前的情景,立刻倒抽了一口气:“师弟!这是……” 他没说完,因为徐阳逸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徐阳逸走到他身边扶起他,低声道:“乱斗……就是这样,一个一个地,寻找一切机会地排除异己,南宫萧然已死……但是雀五和犬六并没死!并且……他们正疯狂地对刑天军团展开报复。” “师弟?”方程猛然抬头,以为自己听错了。 亲自和对方交过手,他才知道对方多难缠。 徐阳逸轻轻摇了摇头,沉声道:“所以……现在全场的目标都在我身上。” “刑天军团和南宫世家的一战,谁都没有几分力了。你看泉凝月的手都在发抖……我们是最好排除的目标……在这里多一个强者可以,但是,最好那是一个死去的强者。” 方程没有再开口了,而是拼命调集灵气,就算是他,都能感觉现在那一道道看似平和的眼光中隐藏的森森杀意。 即便雀五和犬六杀不死刑天军团,他们……照样可以趁机出手,在这里,没有江湖道义,只有丛林法则。 忽然,一声怒吼响彻全场。 “本座要你们统统陪葬!!”一只巨大的云雀,赫然出现在赵五爷的禁制之内,大约三十米大小,对着天空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疯狂朝着赵五爷和猫八二冲来!巨大的云雀,近乎疯狂!嘴里发出声嘶力竭的尖叫,速度之快,甚至地面都因为它的急冲土地翻腾! 明神十二目光一闪,手动了一下。却立刻被九姐摁了下来,对方轻轻摇了摇头。 “不到时候……”九姐轻声道。 “师弟?”法会身后,一位铜人问道。法会神色不变,同样摇头:“等。” 雀五,距离脸色煞白的赵五爷,猫八二已经不足十米。徐阳逸当即喝到:“解开禁制!” 赵五爷咬了咬牙。 解开? 怎么解开! 普通的禁制根本不可能困得住半步筑基的老怪物!这种人,和练气期已经有了一些质的区别!这个法阵,是他精血为引布下的禁制。就算要解开,也绝非一秒的时间! 而十米……对于半步筑基,真的是眨眼便到!还用不到一秒! “妈的……想不到我赵五爷会命丧于此……”赵五爷脸色苍白,他已经能感觉到,现了妖形的对方,半步筑基直面自己带来的巨大的压力,那种……仿佛能让人身体崩溃的力量! 他绝对承受不住。 身边的猫八二,肚子被打穿以后,早已倒地昏迷不起,即使没被打穿,面对着一位半步筑基老怪近乎丧失理智的必杀一击,也毫无办法! 徐阳逸什么都没说,提起偃月,全身灵力运转,就朝赵五爷的禁制冲去。 他去,什么效果都起不到。但是,决不能因为看似没有效果就不去! 彼待吾如是,吾待彼如是!虽千万人吾往矣。 他清晰地感觉到,身体中,大战之后的经脉如同水泵,抽取着经脉中所剩不多的灵力。同时,他的灵识,全面打开,丹鼎筑灵法并未关闭,他很清楚,南宫一死,周围群狼环伺,其他人绝不介意在这个时刻顺手除掉他。毕竟,杀掉南宫萧然的他,此刻太过显眼。显眼到无法不让人注视。 现在,前,雀五接近疯狂,赵五爷猫八二面临绝杀的危机,后,所有人貌合神离。如果刑天军团再在雀五和犬六手下损兵折将,丹霞宫……他们走不出去! “咦?”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苍老的快要入土的声音忽然响起,咳得厉害:“咳咳……本座还不晓得……什么时候半步筑基也可以自称本座了?” 话音刚落,赵五爷和猫八二的面前,一面巴掌大的青铜古镜赫然出现。而雀五庞大的身躯,猛然冲了过来。但是,下一秒,所有人都瞳孔一跳。 那面镜子……仿佛没有底限一样!竟然将雀五的整个身躯都收了进去!随后,雀五原本站立的地方空间一阵波动,雀五又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原地! “法,法宝!这是法宝!”本来快要死的猫八二,谁都以为它昏死过去了。谁想到,它的狗耳朵动了动,狗眼悄悄眯开一条缝,看清眼前的一切后嗖一声窜了起来,并且凶狠地朝云雀发出了汪汪的咆哮,仿佛浑身都充满了干劲。 “来!过来!和本少盘肠大战三百回合!” 好一幅狗仗人势图。 赵五爷恨不得一脚踢死这条贱狗,却根本没时间。 对面的雀五愕然看了看自己,随后赤红的眼睛猛然看向了苍老的声音传来的地方。 那里,一位拄着拐杖,驼背老者,瘦的如同一只猴子,轻轻挥了挥手,古镜发出一阵耀目的光芒。 “滚……咳咳……”老者咳了两声:“恕尔等不死……若在外面……本座早已让你们死了千百回……咳咳……” “血刀?”九姐目光微微闪动:“他怎会忽然出现?” “他应该只是来寻求延寿的。对于补天石他不会太看重……”明神十二也觉得奇怪:“从开始到现在,他盟友都没找,却在现在出现……” 话音未落,他发现九姐直直地看着他,疑惑道:“怎么?” “你刚才说……”九姐咬牙道:“他盟友都没找?” 明神十二点了点头。 九姐转过头,死死盯着徐阳逸:“你错了……他不是不找……我算是明白了……他是在观察。观察谁有资格做他的盟友……可是,竟然……没选佛宗,没选道宗,居然……” “你是说他选了刑天军团!?这个除了团长其他不过练气中期的弱鸡军团?!”明神十二眼睛倏然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九姐。 “否则……你以为他现在在做什么!”九姐咬牙切齿地说道:“他凭什么帮那一人一狗解围?慈悲为怀么?放屁!” 她心中,抽抽地痛。 刑天军团……或者说,徐阳逸太扎眼了,现在正是除去他们的最好时机,没想到……血刀也活着走进了这里!并且在这个骨节眼上现身!还插手了这件事! $$$$$$$$ 不好意思,今天小区忽然停电,本来说晚上8点来电,结果居然提前了一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