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丹霞宫(三十五) - 最强妖孽

第216章:丹霞宫(三十五)

血刀前辈,真身降临! 虽然,他压制了境界。但是,筑基就是筑基,虽然灵力只能运用练气的程度,但是灵识,法宝自带的神通都可以运用!而这面古镜显然不是普通古镜,血刀前辈为筑基初期,能在初期用出的法宝,绝非等闲。 可以说,一个血刀,他们如果真的要斗,死一半绝不是什么问题。 趁此机会,赵五爷立刻掐诀,十秒之后,法阵消失无踪。云雀狠狠地盯着两人,他不愿离开,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就这么离开……只有一个死字! 回去之后,南宫家绝不可能放过自己! 但是,留下,还是一个死字! 他可绝对没有和筑基前辈过招的想法,即便对方压制了境界也一样! “尔等……”血刀的眼中闪过一丝凶芒:“莫非以为老夫年事已高,杀一只鸟,屠一条狗都做不到?” “是……”雀五恢复了人形,牙齿咬得咯咯响,心中一千万个将刑天军团抽筋拔骨的想法,却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 “走……”犬六死死咬着牙,南宫萧然已死,南宫家没有一个主心骨,留在这里,血刀业已插手,他们只能送命。 “两位!”一位男子闻言,脸色如土,咬着牙说道:“六少主横死当场,我们这么回去……” “我说……”犬六一个字一个字地从牙缝里蹦出来:“走!” “但是……” “没有但是!”雀五手心都被掐出了血,眼红得可怕:“你若想在这里和一位压制了境界的真正筑基前辈动手,你想找死,本座不奉陪!” “走……”犬六咬牙低声道:“出去之后……大家天各一方,永世不见。再也不回南宫家。只有如此,我们才能在老祖宗手下逃得一条活命。” 他转头看着众人:“越早出去,对我们越有利!” 没人再敢说什么,六少主已死,回到家族只有陪葬一条路。 进入丹霞宫底数个小时之后,妖修五大世家之一的南宫家,六少主被斩首,首先被淘汰出局。 现场,沉默得可怕。所有人警惕的目光都停留在血刀身上。过了许久,血刀才笑了笑,满意地看着徐阳逸:“小友……本座有几句话对你说……咳咳……” 徐阳逸拱了拱手:“前辈请讲。” “本座来丹霞宫,是为了找一样东西。传说中能延寿一百载的灵药。本座曾有渠道听说过在丹霞宫内有疑似的东西存在。你和本座一起,取了它,你看这笔交易如何?” 他嘴里说着商量,镜子却不动声色地照在了赵五爷身上。 徐阳逸笑着拱手:“前辈吩咐,自然遵循。” “本座喜欢明事理的人。”血刀咳了两声,招了招手,顿时,南宫萧然的储物戒就飞到了徐阳逸手上。他满是皱纹的瘦脸翘了翘嘴唇:“此物……老夫就当见面礼送你好了……咳咳……” 徐阳逸没有去看戒指里有什么,脸上恭敬,心中却在冷笑。 血刀,猫八二对他说过,绝不是什么好人,现在的事情,更说明了他绝非善类! 让徐阳逸帮他找东西,显然是看中了刑天军团,但是,只是帮他而已,他绝不会帮刑天军团取什么! 而“定金,”则是徐阳逸斩杀的南宫萧然的储物戒。 对方的态度,很清楚,帮,也得帮,不帮,就请在此长眠。 至于刑天军团愿不愿意? 笑话,筑基修士对于练气,那是天地之别,老虎对比兔子,老虎吃兔子,需要考虑兔子的想法? 他心中的想法,别人不知道,然而现场每一个人,脸色都阴沉了几分。 这,是一种认可。 “这老鬼……”叶老四冷哼了一声:“原来是在找盟友啊……我还真以为他天不怕地不怕,来到丹霞宫也不需要盟友呢。” “阿弥陀佛。”法会念了声佛号,从徐阳逸身上收回了目光。 他们根本不在乎血刀如何霸道,他们只知道,血刀此刻的态度,等于是认同了刑天军团有资格和他合作。或者说,有资格“帮助”他。 其他人,明家,叶家,易家,他竟然都没有看中。就连道宗,佛宗,同样没选择!而是觉得这个纸面实力最低的刑天军团更胜一筹! 这,对于现场诸多天骄来说,是一个无声但响亮的耳光。 “前辈。”徐阳逸拱手道:“不过,这块补天石……” 所有人的目光,刹那间紧了紧。 “这个东西么……”血刀无所谓地说:“对老夫并无大用,现在本座只求延寿之物。” 他顿了顿,笑道:“不过,存放在你这里也不错。” “这老不死!”赵五爷气的眼中都在喷火:“这是如果找到了延寿之物,补天石……他还得拿走!” “阿弥陀佛……”这句话,引起一片冷哼,法会神色无喜无悲,沉声道:“前辈将我等在此苦战了半日的修士置于何地?” 血刀冷笑了两声:“若你们愿意面对本座以及这位道友,尽管来试试。” “哦?”九姐也站了出来,其他东西,可以让,但是补天石这种东西,决不可让! 这等传说中的异宝,即便是几大家族,都可以作为镇族神器! 血刀可以不在乎补天石,只追求延寿之物,他们,绝不可能不在乎! 她朝着徐阳逸扫了一眼:“道友,确定要和血刀前辈面对其他所有修士?” 徐阳逸目光一闪,不置可否,并未开口。 血刀瞳孔悄无声息地缩了缩,他脑海中忽然一闪,立刻明白自己做错了。 这个小修士,实力相当不错,若等会儿他不站在自己这边……自己独身一人面对如此多天才…… 虽然为了这一次丹霞宫,他做了万全的准备。但是,他往日高高在上,对于练气修士何曾看在过眼中?此刻所行之事,所说之话,无法改变习惯,自然而然地做出了他作为“筑基修士”的选择。 要么,为我做事,要么,去死。 至于他要什么,轮得到现场一帮练气修士议论? 但是,他现在,是“练气修士。” 只能使用练气期的灵气,真的惹了众怒,在场都是一方势力的天骄,一旦真的联合在一起,绝不会怕他! “咳咳……”心念陡转,他干咳了两声,心中一声长叹,若非是自己寿元已尽,补天石,他拼了命也得弄到手。然而,现在,他只求延寿!其他的东西,皆为虚幻。 “既然如此……”生硬地转折了一下,他微微一笑:“本座对这块补天石并不是很在意,但是延寿之物若出现……” 他顿了顿,声音阴沉了下来:“谁若阻拦本座,本座必定将他片片凌迟。” 无人反对。 现场除了他,对延寿之物并不在意。 “那么。”血刀看了一眼徐阳逸:“本座便来告诉各位,如何取此宝吧……也算是对各位信守承诺的定金……” “前辈知道如何取宝?”顿时,所有人眼中都是一亮。 “然也……”血刀拈了拈苍白的胡须,笑道:“本座毕竟是筑基修士,虽然小友们身处各大家族,然,境界不到,太多东西家族并不会告诉各位。而本座恰好在一本古籍上看过,补天石如何收取。刚才不动,也是在观察此宝是否和本座的推测一般。事实证明,果然如此。” “还请前辈解惑。”九姐笑道:“若晚辈找到延寿之物,必定交予前辈。” 血刀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我喜欢明事理的人……诸位,请看周围。” 他指着周围的黑夜道:“此处,虽为黑夜,却有光亮存在。刚才各位神通,可谓火树银花,各位……却有仔细观察过它的影子?” 不等众人答话,他随手招出一团火球,靠近补天石。徐阳逸目光一亮,不只是他,所有人都看到了,无论火球如何跳动,补天石的影子……一丝不动! “这叫镜子阵。”血刀双手笼在袖中,说道:“上方这块补天石,根本无法获取,因为它只是……” “实物投射出来的影子。”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所以说,下面的影子才是本体,上面的补天石,只是影子?难怪在下抓不住它。” 血刀赞赏地点了点头:“本座选择徐道友,本座亦相信自己的眼光。” 他缓缓靠近了补天石,不动声色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那是一只枯瘦到几乎只剩下骨节的手臂,他深吸了一口气,那只手顿时灵气弥漫。他对着补天石的影子,狠狠一把插下! 顿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他的手,竟然直接插入了影子之中,神色如常地摸索着。数秒后,他眉头一抬,低喝道:“起!” 现场,鸦雀无声。血刀的手,一点一点从影子中伸出,就在伸出大约三分之一左右,一缕五彩霞光,倏然从黑影中闪出! “刷……”这道光,如同极光一般,纯净,清澈,不见一丝杂质!将这片天地,黑夜中的一点,都染做了五彩之色! “竟然能透亮到这种地步……”猫八二贪婪地吸了一口霞光,刹那间,他浑身都打了个哆嗦,发出一种狗类根本无法发出的/荡娇/喘:“啊官人好爽” 没人理他,现在没人有功夫把目光投在他身上,所有人,都目光如火地看着血刀的手臂。 随着他的手臂越来越身高,下方的五彩霞光,丝丝缕缕,割破影子的黑暗,几乎形成一个巴掌大的五彩喷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