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丹霞宫(三十七) - 最强妖孽

第218章:丹霞宫(三十七)

诺亚方舟,洪水灭世。现在,这片空间之中,就是这样的场景。而那些土地,陆地,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为一块,然后变成孤岛,最终消失于茫茫大水之中。 “我的天……”易老五和易家的人,坐在一只飞行的傀儡金丝雀上,目瞪口呆的看着下方的场景:“这是……共工撞毁了不周山么……” “阿弥陀佛……”法会念了一声佛号,本来拈着的念珠,忽然全部断开,他愕然看着散落一身的念珠,闭目苦笑:“佛祖在上……庇佑弟子一行今日能够逃出生天……”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这下方……藏着不可言说之物……” 下方,早已成为了一片汪洋。他们甚至无法相信数十分钟之前,他们还站在陆地上! 徐阳逸,死死咬着牙,全力往活帝器指示的地方飞去! 他,比所有人知道的更多!所以,他大概猜出来了,这是什么。 这……就是莲海! 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莲海! 一株莲叶,一片莲叶,如同被水浸泡活了那样,婀婀娜娜地从水底长了上来,以人根本无法看清的速度生长,开花,不到十分钟,整个水面,真真正正还原到了数年之前,徐阳逸来到这里的模样! 完全,一样! 徐阳逸手都握得死紧,就是这里……就是这里! 无数次,自己梦回这里,在这里,他失去了他的三年。当看到枯萎的莲海时,他只感觉,这个地方可能和真正的莲海有关系,却绝没有想到,这,确实就是莲海! 因为,三年,绝不足以让莲海的水干枯。它……确实如同大海一般浩瀚! 然而,莲海仍在,却藏在了地底! “那么,补天石的锁链到底是什么?”他现在根本无法照顾其他人,这里……太大了!如今,他正坐在古松老祖赏他的追云雀上,这只法器的速度,确实快得离谱!但是,不到半个小时,这里已经完全变了个样!根本无从去找! 从他这里看去,黑夜中,一朵朵莲花含苞待放,莲叶接天,水波映碧,根本看不到头。他只能祈祷,方程等人安全离开。 而他……距离那个白色的物体,已经越来越近! 就在此刻,他忽然感觉身体一沉,随即,追云雀仿佛失去了灵力补给,猛然朝水中落去。 “禁空禁制?”徐阳逸愣了一秒,随即马上反应了过来。但是,落到水中的同时,他毫不犹豫地激发了十方红莲! “轰!”一圈白金色的火焰,在水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这是他的本能反应,不管是否有危险! 而且……莲海已经出现了……这地底下到底通向哪里?能容纳这么多的水!也必定…… 能容纳那条巨鱼! 经过鳄雀鳝,利维坦,他有感觉,这里……恐怕早就被对方改造成一个异形生态圈! 没有任何停顿,跌进水里,他立刻游向一片莲叶,和他“梦”中一样,莲叶仍然如此巨大,仍然如此有韧性。等他爬上水面,仔细一看,水面上,已经有无数翻着肚子的鱼。 “鱼?”他目光一凛,他记得很清楚,上一次来,这水里没有一条鱼! 他招了招手,一条已经翻着白肚子的鱼飞到了他的手上,入手非常滑腻,根本没有一丝鳞片! 刚翻过来,他目光立刻闪了闪。 这条鱼……长着一张女人的脸! “这是赤鱬。”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从他身后传来,毫不犹豫,他一手断龙台朝着后方斩去,却被对方拦了下来。 “怎么,这种情况下,看到熟人,不是应该开心吗?” “你怎么会到这里。”徐阳逸将那条鱼抛进水中,转过身去,看着女人道:“我记得,我这条路,沿途没有看到有一个人。是么?九姐?” 他没有继续动手的原因,是他看到了其他人。 所有人都在……这里,仿佛是这片莲海的中心,每个人虽然浑身湿透,但是并没有什么异状。反而有的人震撼不已地看着四周。 “如果我说……”九姐顿了顿:“我们也不知道,你信么?” 徐阳逸看着她的眼睛数秒,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朝着刑天军团所有人所在的一片莲叶跳去。 九姐沉吟片刻,也跟了过去,徐阳逸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未多说。 现场,都非常沉默,每一个人都在打量四周。变化来的太过诡异,顷刻旱地生甘霖,转眼桑田变沧海,一切的一切,让人根本难以置信。 “你们还好?”看着惊讶地打量四周的所有人,他轻声问道。 没有马上回答,过了片刻,还是斩十二点了点头:“还好。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进入水中之后,我们全都下沉了一段,等爬出水面,就已经是这里了。” 空间神通……徐阳逸暗暗握了握拳,他确定,非常确定,这里……绝对有活着的修士! 无论是人族还是妖修! 所有的秘密……都藏在这片莲海之中。 我在丹霞宫底救我的我是谁。活帝器的秘密。巨鱼的秘密,他们……仿佛不经意间找到了一把开启丹霞宫最后秘藏的钥匙。一千人中,只剩下二十多人,沉默地坐在一片片莲叶之上。 每个人都坐在莲叶上打坐,之前的一番乱战,之后空间变更的灵力消耗,全都非同小可,此刻,在丹霞宫展现出它最后的秘密之前,所有人都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阳逸才睁开眼睛。 还是原地,然而他身前,却并不是刑天军团的人,而是坐了一个女人。 九姐。 “所谓沧海桑田也莫过于此了。”九姐看到他睁开眼睛,微微笑了笑,随手顺了顺自己的秀发,淡淡说道。 徐阳逸看了看天空,仍然是黑夜,仍然是法阵。 “我打坐了大约八个小时。”他沉吟道:“可有发生什么事?” “当然有发生……”九姐收回目光:“但是,我觉得我们最好先谈一谈。” 徐阳逸没有开口,九姐也沉默了下来,仿佛在思考什么,许久,才咬了咬牙,低声道:“我觉得……我们似乎打开了一个封印。” “哦?”徐阳逸不置可否,眼观鼻,鼻观心。 “很有这个可能……”九姐咬了咬牙,背对着所有人,拿出那份硬壳:“这不知道是何物甲壳……它上面的十个点,应该是十处封印之所。但是,这十处地方,揭开一处,就可能解开这个封印。而这个秘境之中,是有活物的……” 不等徐阳逸开口,她接着说了下去:“一定有的……否则血刀的死说不通。镇妖神石,我曾听说过,它锁住的是妖族的气海,也就是说,这种锁链,必须锁到妖族身上……” 说到这里,她打了个寒颤:“我有一个推测……” 徐阳逸点点头:“愿闻其详。” 九姐深吸了一口气:“这里……可能封印着什么不得了东西,但是,时间太久,久到封印都弱化了,它还没死。于是,它可以让它的妖气透露到某些地方……比方说顺着锁在身体里的锁链传达到地面?” “于是,它开始了长时间的脱狱行动,将一些天才地宝和镇妖神石链锁在一起,再设法让我们手中的甲壳,也就是这里的‘藏宝图’有意无意地流露出去……而修士一旦获得藏宝图,必定会来探宝。当我们一旦探宝,立刻会发现,这是一些极其罕见的宝物,甚至说绝品都不为过。比方说补天石。我相信,其他几处地方封印的宝物,绝不在补天石之下!” “说起来……”她幽幽说道:“补天石,最后是落在了你的手里吧?” 徐阳逸淡然一笑:“你尽可来抢。” 九姐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冷笑一声:“现在还不是时候……好了,我继续说,而这些封印,只要解开一个,那个封印的东西就可能已经逃出升天。也就是说……” “我们在一个恐怖的东西背上。”徐阳逸平静地接了下去。 九姐看着他的脸色数秒,才点头道:“正是如此。” “那么……”徐阳逸的目光看向现场:“它在等什么?” “一朝脱困,应该立刻仰天长啸便是,怎会如此沉默?” “这正是我要说的事……徐道友,刚才的话,只有你知,我知。而下面的话,则是这几个小时之间,法会道友发现的。”九姐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看向那团巨大的白色物体:“你可知……这是什么?” 徐阳逸眯着眼看了数秒,摇了摇头:“太大,难以一窥全貌。” “这是鱼蜕。”九姐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身体都有些发颤:“长,四千八百三十二米……宽,六百七十三米。” “本宫从未听说过,有鱼还能蜕皮!而且,一旦蜕皮,只代表着它发生了一种情况!” 徐阳逸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沉声道:“进化。” “没错……鱼跃龙门,必蜕皮!别的不说,四千八百多米的妖体,本宫简直难以想象!如果它是被封在地下的那只……这是何等境界!称之为妖神都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