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丹霞宫(三十八) - 最强妖孽

第219章:丹霞宫(三十八)

徐阳逸没有开口。 实际上,他比九姐知道的还多。 鱼蜕……他深呼吸了好几口气,看向那座大山一般的东西。 是你么…… 曾经自己惊鸿一瞥的千米巨妖……你……终究呆在了莲海之底? 他无声地站了起来,朝那座白色小山走去。 “有人下水吗?”九姐跟了上来,徐阳逸沉声问道。 “谁敢?”九姐神色不动地回答:“情况不明,我能想到的,未必其他人想不到。另外,道宗,佛宗这两大宗教,存世两千多年……他们知道的,也许比我猜的还多。” 这里古怪异常,到处都是无穷的莲叶,此起彼伏的莲花,只有这里……这接近五千米长,七百米宽的地方,没有一朵莲花,没有一片莲叶。只有一片一望无际的连池碧波。 仿佛……这里就是丹霞宫的中心一般。 徐阳逸走到最近的莲叶上,那里,已经坐了数人。清城三剑,法会,叶老四,易老五,剩下的势力领军之人都在。 他并没有开口,而是从这里看上去,自己仿佛站在山脚的巨人,在仰望珠穆朗玛峰一般! 极致的大,与极致的小,在这里构成一种更极致的震撼! 不见其长,不见其宽,不见其首尾,不见其背鳍……入目之处,只有苍白的,根本看不透有多厚的片片鳞片,摩肩接踵,带给人视觉上的无比冲击! 看到徐阳逸过来,谁都没有开口。现在,没人有功夫再问补天石的事情,丹霞宫异变,这只巨大的鱼蜕,让每个人心中都如同压着一座大山,沉重异常。 有鱼蜕,就代表着……这只妖怪,是存在过的。联系到那条锁链,刚才的天地异变,没人是笨蛋,谁都想到了一些事情。 “法会大师如何得知这是鱼蜕?”徐阳逸看着鱼蜕,沉声问道。 “佛门有一宗秘法,名为菩萨开眼。”法会朝着他微微点了点头:“此术,能让贫僧在数秒内观察一万米之内的距离。” 徐阳逸沉吟着看着那座白色大山:“蜕皮的时间能确定么?” “否。”法会叹道:“不过,至少在三百年以上。” 徐阳逸点了点头,看着那具巨大的鱼蜕,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种怪异的感觉。 是什么地方不对……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不对……总有什么地方忽略了……很重要的东西……他凝神想了许久,猛然眼睛一亮,揉身直冲巨大的鱼蜕! 是了……他终于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了! 这鱼蜕,如何浮在水上的! 它绝非密封,如此沉重的鱼蜕,百万斤都不为过!从鱼嘴,鱼鳃里流进去的水根本不可能使鱼蜕成为轮船! 看到他飞身而上,所有人目光都闪了闪,一句话未说。 这种时候,有急先锋,是最好不过的。 徐阳逸跳到了鱼蜕最顶端,没有任何犹豫,苍龙问鼎赫然在握,猛然朝着下方一击! “咚……”一声宛若钟鸣的声音响起,很轻,转瞬即逝。他目光一闪,这鱼蜕,坚硬到了一种可怕的境界!他的苍龙问鼎,在练气期几乎无往不利,现在,却连一道白痕都没留下!更别说让它震动! “再来几个人。”他朝着莲叶上的几位势力主抬了抬下巴:“我一个人不够。” “你要做什么?”叶老四皱了皱眉:“此鱼蜕,即便是已经相隔数百年,凭我等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打穿它。它的存在,已经超越了法宝。甚至我怀疑直逼灵宝,要看内部,只能从嘴里进去。但是……” 他戏谑地笑了笑:“你敢下水?” 徐阳逸笑的更讽刺:“根本不需要打穿。” “我刚才,只是试一下鱼蜕的坚硬程度。这种硬度,它的质量远超我想象之上。各位可曾想过,这等硬度,对比的重量为几何……” 话音未落,法会已经站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徐施主是在说……它是如何漂浮在水上的?” 一句话,所有人都惊得站了起来! 一语惊醒梦中人! 之前,谁都在关注鱼蜕,没人想过,如此重的东西怎么飘在水上! 只有一个解释…… 这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托着它……托着这座巨山漂浮于水上!莲海中心! “呵……”九姐倒抽了一口凉气,立刻看向自己的脚,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两步。就在自己脚下……有东西托着这座鱼蜕巨山…… 无声的恐惧,迅速蔓延现场,每一个人都无比警惕地看着脚下,仿佛黑夜之中,无穷深的水下,会忽然跳出来什么怪物一般!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足足过了五分钟,法会才肃容道:“贫僧助施主一臂之力。” 话音一落,他虚空踏出一脚。脚下竟然有白莲浮现,他一步步踩着白莲走到了鱼蜕上,凝重地看着众人:“诸位施主,如今,我等被困丹霞宫底。只有找到出路才可出去。来时的传送阵已经湮灭于水底。任何一丝机会,我等都不应放过。” “说的是……”九姐咬了咬牙,飞身直上。身边,易老五,叶老四对视了一眼,什么都没说,呡着嘴,同样跳了上来。 虽然现在心思各异,但是大是大非问题上,他们比常人更清楚。 徐阳逸全身灵力运转,拳头上冒起尺许红光。九姐已经站到了尸傀之上,不知道动用了什么秘术,尸傀全身竟然诡异地萎缩,而右拳却暴涨五倍以上!冒着道道黑光。 易老五张嘴吐出一柄小锤,迎风见长,瞬间便涨到了一米五左右。叶老四慎重地掏出一根枯黄的树枝,掐了一个印诀,树枝冒出丝丝幽光。 “准备……”徐阳逸轻声说完,猛然拔高:“打!” “轰!”所有人的神通,全部轰击到鱼蜕之上,这一次,“嗡……”的一声,仍然如同钟鸣,却渊远悠长,声震长空!整个鱼蜕,在所有人全力轰击之下,轻轻往下顿了顿,以它为中心,形成了一圈巨大的涟漪,“哗啦啦……”水波一层层扩散,无数莲花摇摆。 就在此刻,所有人瞳孔都是一缩! 一道黑影,从鱼蜕下方惊吓地游出……紧接着……是十道,百道……成千上万!十万!百万! 无数的黑影,根本数不尽,如同夏日驱赶走了尸体上的苍蝇一般!四面八方散开! “这是……”徐阳逸凝神看着每一条黑影:“鱼!” 是的,是鱼,此刻,他们站在白色大山之上,眼看着数千米外的边缘,数不尽的鱼群疯狂往外游去! “这些鱼……托起了这座鱼蜕?”叶老四愕然看着周围,此刻,水面的颜色都因为成千上万的鱼群变成了黑色! 场面太诡异了……一条蜕下来起码数百年的鱼蜕,竟然被上百万条鱼密密麻麻地拱卫在这里!此情此景,如果有密集恐惧症的修士,恐怕会吓疯掉! 即便是他们,任何一个人,包括徐阳逸,都大气不敢出一口。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鱼多到如同热带丛林的蚂蝗!这种数量……人在水里都可能被这百万条鱼活活撞死! 他们的脚底,甚至都从脚下的莲叶上,感受到了因为难以计数的鱼群贴着水面四散离开而造成的波涛起伏。没有一个人出声,任何人都死死盯着脚底。 就在同时,整座大山一般的鱼蜕,传来了一阵“各啦啦”的声音。 “这是什么声音?”易老五皱眉提醒:“诸位,你们可有听见?” 他不需要再问下去,因为,下一秒,各啦啦的声音到处都是!布满整条鱼蜕! 徐阳逸目光一闪,他的灵识比其他人更强,他第一个“看”到了,鱼蜕身上,有一块鳞片,消失了。 消失的非常整齐,就像是……从原地往下掉一般。 他二话不说,第一个朝着莲叶上飞奔而去! 第二个醒悟的,是法会。他倒抽了一口凉气:“走!这只鱼蜕是散的!被鱼群托在水面!它看似完整,早已支离破碎!若非是鱼群托着它,早沉入海底!” 话音未落,随着“咔”的一声,距离他们不远,又一块鱼鳞掉了下去,露出人大的黑洞洞洞。所有人再不说一句话,全力离开鱼蜕! “哗啦啦”的声音,从轻微,到布满整个天空!开始,是一块鱼鳞一块鱼鳞地往下掉,随后,是一片一片地往下掉! 如同被蛀空的树木,又好似被抽掉脊梁的房屋,一条条鱼被惊走,这个矗立了数百年的巨大鱼蜕,终于开始了崩塌。 “噗通……”露在水上的部分,一片片鱼鳞往下掉,在水中砸起数米高的浪花,白色巨山,缓慢瓦解。众人已经站在了莲叶上,抬头望去,蔚为壮观。 他们,就好像船上的旅客,而这艘莲叶的大船,行驶到了三峡,却看到周围巨山崩溃,一块块巨石砸入水中。从大山崩塌成了小山。从小山崩塌成了土丘。越来越小。若非亲眼看见,谁也无法相信片刻前这里还有一座白色巨山。 然而……就在此刻,所有人的瞳孔,陡然收缩! 就在那里,在鱼蜕消失殆尽的地方,一方黑色的长方形物体,赫然出现在水中! “这是……”徐阳逸目光一闪,灵识全面爆发。 他,看清楚了。但正因为看的太过清楚,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一尊青铜棺材! 棺材被十条铁链锁在水中,藏于鱼蜕腹中!此刻,正缓缓朝水底沉去! “呵……”他深吸了一口气,数千年的丹霞宫底,竟然藏着一具不知何时的青铜棺材! 里面,到底是谁? 是否……就是那个我在丹霞宫底的“我?” 又是谁,将他埋葬在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