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丹霞宫(三十九) - 最强妖孽

第220章:丹霞宫(三十九)

“哗啦啦……”随着鱼蜕的消失,所有人都看见了白色巨山中藏着的那具棺材。 “刷!”徐阳逸根本没有多的想法,手往储物戒上一抹,追云雀应声而出,他一步踏上追云雀,猛然朝着棺材冲去! 追云雀的速度瞬间开到最大!嗖的一声,海面只剩一道白痕,两边掀起三米多高的浪花! “拉棺!”他的动作,惊醒了所有人!叶老四一声怒喝,千年丹霞宫……腹中藏棺……这具棺材一定隐藏着绝大的秘密!决不可让它就这样沉下去! 也绝不可……让除自己以外的人先碰到它! “刷拉……”他的珠宝之伞无声出现,迅速撑开,他一个翻身跳上伞面,伞顿时风驰电掣地朝着棺材狂飙而去!如同离弦利箭! 所有人都动了。 法会脚踏白莲,速度却不比任何法器慢。平时沉稳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焦急的神色,一步迈出便是三四米开外,快若闪电! 九姐背上长出了两只如同蝴蝶般的翅膀,原地蓄力三秒,随后仿佛火箭炮一般冲向棺椁,风都被拉的兹兹作响! 不远处,三点寒星闪烁,清城三剑踩在自己的飞剑上,衣衫烈烈飞舞,以毫不逊色众人的速度朝着棺椁冲去。 徐阳逸是第一个,青铜棺……越来越近了,他甚至可以看清这尊棺椁具体的模样。上面雕刻着无数图案。尽皆是以古代的手段雕成。不知道在这里躺了多久,它的青铜已经变为了黑色。 越仔细,他越感觉不对。 不对……这些花纹,太熟悉了……他看过的,他一定看过的…… 过目不忘的丹灵再次发动,他脑海中数以百万千万记的记忆一一掠过,最后,定格在了一个东西上。 “这是……”他深吸一口气,眼中已经无比火热:“这些花纹,和我身上的帝器一种风格!” 也就是说……他们出自同一个地方! 大明皇宫……九重紫禁城之内! “棺材里……葬的到底是谁?果然,皇帝确实知道修行界的存在!否则怎么可能将棺材存放在这里?” 就在此刻,他身后灵力轰然炸裂。他几乎想都没想,立刻让追云雀上升数米,一道紫色的灵气火焰恰恰从他本来在的地方掠过,与此同时,无数金色丝线,倏然从背后飞出,如有灵性一般裹住了棺椁。 “王八蛋……”徐阳逸磨着牙骂了一声,不止一个人对着这具棺椁起了心思,现在,所有追过来的人,全部都想将这具棺椁收入囊中! “偃月!”毫不犹豫地掐动法诀,偃月在他手中再次出现!十方红莲注入偃月,他挥动着漫天黑炎,如同地狱中走出的魔神,对着那些金丝一刀斩下! “蹦蹦蹦!”金丝发出琴弦崩断一般的声音,九姐的身影堪堪冲到,咬牙切齿地一爪抓去:“你做什么!” “我做什么,大家心知肚明。”徐阳逸一刀斩开九姐的手,冷笑道:“我倒是想问一句,道友想做什么?” “咚咚咚!”同一时间,三声轻响传入所有人耳中,刹那之间,三道银色的,刻满符箓的锁链,齐齐钉在棺椁之上。三条锁链透着一种苍凉而古朴的味道,一端连于棺椁,另一边连于他们的袖子之中。随着这一声,清城三剑脸色一喜,大喊一声:“起!” 然而,棺椁纹丝不动! “阿弥陀佛……”此刻,法会也至棺椁面前,他的速度快的出奇!甚至往后看去,能看到半空中留下的一连串法会残影! “须弥独步!”清净子倒抽了一口凉气:“他……是哪个名寺的佛子?竟然领悟了这一式神通?” 他来的太快,太突然,没有人反应过来,仿佛上一秒他还距离徐阳逸和九姐临时开启的战团还有数百米,下一秒就站到了两人面前。而这个时候……谁都只注意到了徐阳逸和九姐,根本没人想到他来的如此之快!甚至已经逼近筑基的速度! 法会不知何时已经丢掉了禅杖,独臂扯开一只布袋,袋口正对棺椁,大喊一声:“收!” “乾坤袋?”清净子目光一凛,张嘴一喷,一颗银色的弹丸忽然跃出,闪电一般射向乾坤袋,飞行之中,赫然带起一道银白色的剑气。 “师兄助我!”从不失态的法会怒吼一声,顿时,一个人影从虚到实,不超过半秒,一位全身古铜的铜人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刷!”剑光带起漫天血雨,铜人怒喝一声,全身肌肉膨胀,整个身体都被斩飞,然而,那枚剑丸却硬生生卡在他胸腹之间。虽然铜人眼神已经越来越涣散,剑丸却没有再飞出来。 法会目光带着一抹激动,独臂疯狂掐诀,那只土黄色的布袋顿时如同鼓了风一般!颤抖不停! “哗啦啦……”青铜棺周围的十条锁链,被吸得咔咔作响,竟然从水下浮上了水面,不见来头,只见终点。每一条显露出水面的部分都足足有数百米长!足见乾坤袋吸力之强。 就在这电光火石只见,法会只感觉身体后面一阵恐怖的灵识瞄准了他,带着无边杀气,光滑的脑门上顿时流下冷汗,但是,看着面前被吸得咔咔作响的锁链,他竟然没有躲避! “十方红莲!”徐阳逸根本没有犹豫,此物,他决不可让任何人获得!偃月对准法会的颈部直接斩下!在天空中拉出一道数米长的黑炎。 “如是我闻……”法会死死咬着牙,随着他开口,一朵金莲从他百汇摇曳长出:“……金仙出世。一超直入如来地。慈悲方便济群生,端严妙相谁能比……” 那朵金莲,迎风见长,赫然盛开!而此刻,徐阳逸的偃月刚刚斩落! “卡卡卡!”前方,棺椁响声越来越剧烈!法会口中飞快诵经,金莲盛开,恰恰托住徐阳逸斩下的一刀! 在疑似丹霞宫最后的秘密面前,一直没怎么出手的佛宗,终于拿出了他真正的实力! 时机妙至颠毫。多一秒,则浪费自己收取棺椁的时间,少一秒,偃月及颈,他就是南宫萧然一样的下场。 “漂亮。”徐阳逸脚下嗖的一声,追云雀再度腾空,空中只剩下他一声朗笑:“但是,徐某这一刀,你挡不住!” 法会神色不动,忽然之间,他灵识狂颤,所有人都看到了,他头顶上喷出的莲花,竟然被斩落一瓣! 偃月,必定击中!虽然经过法会层层防御,威力大打折扣,但是,仍然能击中! 下一秒,法会瞳孔一缩,一道血箭猛洒半空! 他仅剩的一条独臂,竟然垂了下来。 这一击,徐阳逸看似瞄准头部,实际上对准的是法会的手臂。只要停止乾坤袋的收取,他就有足够的机会收走棺椁! 追云雀在半空借助余力划了一个小圆圈,紧接着,带着猎猎风声直冲棺椁!一片刺目的黑炎,已经再次燃烧! “阿弥陀佛……”法会脸色无比难看,须弥独步,他绝不是随手拈来,即便是他,一天中也只能动用两次!超越练气期一切速度神通!刚才,徐阳逸第一个到,九姐后发而先至,其他人都在他们身后。而九姐率先发难,和徐阳逸拼了一手。前方,两人互相警惕,后方,群雄未至,他这才狠心动用了这一式神通。 没想到……偃月的妖异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在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时候,手竟然被斩中! 伤不重,却已经错失良机! 最后一次须弥独步,他绝不愿在这种情况下用出来了。 无声长叹,他飘然离开。此刻,最高处,是踩在追云雀上的徐阳逸,中间的高度,是清城三剑,下方,九姐,易老五,叶老四,一片宝光倏然炸起!直奔棺椁! 连番的恶战,灵力虽然经过数小时的打坐恢复了不少,但是精神却是一种折磨,谁都无比疲乏,但现在,谁都有进无退! “苍龙问鼎……”徐阳逸目光如磐石,死死盯着最中央的棺椁,这一次,不仅仅是十方红莲,左手徐徐放在腰侧,已经开始蓄力。 但是,就在此刻,他瞳孔忽然缩了缩,用最快的速度按下追云雀,尽全力离开了棺椁附近! 第二个发现的,是法会,对于阻拦自己的徐阳逸,他一直在关注,此刻看到对方行动有异,立刻下意识地往水中一看。顿时,他感觉手脚冰凉,长念了一声佛号,招呼都没敢打,转身全力冲向旁边的莲叶。 追云雀的速度绝不亚于法会,刹那之间,已经狂奔出上千米。但是,徐阳逸根本不停,而是加速,再加速!直到离开这片没有莲花,莲叶的地方为止。 直到此刻,他才深呼吸了一口,凝重地回头看去。 水面,动了。 刚才被惊走的鱼群,就在棺椁出现的一刹那,疯了一样全部朝棺椁处冲来!多达百万,千万的鱼同时朝一个地方涌去,瞬间……周围的所有莲叶,如同海面上的扁舟,摇动不已。 “沙沙沙……”此地,无风,而此刻这近五千米空白的海面,周围的莲叶却仿佛风卷残云!不均匀的摇动从脚底传来,仿佛世界都在摇晃一般。 “这是……”九姐,叶老四,易老五,这才反应过来,愕然看着脚下的水面,一看之下,亡魂大冒! 在青铜棺下方,是一层层……黑的根本看不到底的,密密麻麻让人头皮发炸的鱼群!方圆五千多米,一片黑压压!甚至根本看不清楚水的颜色!只能看到无数的鱼,并头衔尾,在水面上铺开一层黑色的地毯! 隐隐约约……透过一些裂缝,可以看到水下方,那些……以百万计数的鱼群,围绕,旋转,拱卫,形成了一条高达几十米的鱼柱!仿佛一朵水中铺开的墨花!硬生生托住了这尊青铜棺! 密不透风,无边无际。 万鱼拱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