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丹霞宫(四十) - 最强妖孽

第221章:丹霞宫(四十)

刚才,是鱼群离开鱼蜕,而现在,鱼群再次回来!距离这些鱼群不足十米的三人,这才清晰地感觉到了,那种如同蚍蜉和巨树一般的强烈对比! 九姐,叶老四,易老五,如同三只在黑色海面上孤独无助的扁舟,又好似一副墨画上的三个白点。他们每一个人,此刻都汗如雨下。四周,一片漆黑,黑到让他们心都为之收缩。 “咔……”就在这时,一声轻微的声音,让所有人目光全部都投了过去。 那是……那尊棺椁发出的声音! “咯咯咯……”随即,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从棺材中传来,那是青铜锈蚀之后,相互摩擦发出的声音。一阵轻不可闻的机括声,有节奏地响起,“噌噌……”两声,一条雕刻着龙纹的青铜杠杆,无声从棺材中弹出。 “咔……”“咔……”紧接着,又是三声,三条杠杆,呈“井”字形抬起了棺盖,同时,棺材诡异地立了起来!顿时,里面一阵若有若无的灰黑色尸气,如烟尘状飘出。 九姐,叶老四,易老五,神色凝重至极。九姐不知何时,已经拿出了一尊玉质雕像。上面,一圈一圈青色的光芒笼罩她全身。叶老四手中拈着一根枯枝,上面仅有的一片青叶,发出幽幽的青光,同样保护住他全身。唯独易老五,竟然化作一个全身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巨人,左手拿着一柄长刀,右手握着一面盾牌,将自己牢牢护住。 徐阳逸目光集中在了渐渐打开的棺材上,难道是因为乾坤袋的吸力,才导致棺材打开? 眼前的一切……太过诡异了,谁也没想到,八大绝地之一,丹霞宫底……竟然藏着一具棺材? “刷……”无声的寂静中,棺材终于全部打开,一个人模样的尸体,缓缓出现其中。 “呵……”“这……这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怎么可能……” 就在尸体的全貌出现之时,所有人,全数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是一个老者,非常苍老。满头白发,梳理得极为整齐,甚至看到白发如白绸,那是极其上好的发油抹在头发上的表现。无数年过去,他的头发仍恍然如新。 他不算瘦,不算胖,放在现在,是一个非常普通的老人长相。但是,他的皮肤宛若婴儿。下颌上,没有一丝毛发的迹象。 普通人没有毛发,那是剃掉的,至少能看出胡须的青色胡茬。但是他不同,他……是完全没有,一点都不生长。 他穿着一件红色的长袍,领口能看到白色的里衣,带着一顶黑色高冠。两道金色流苏从高冠旁垂下,手指的指甲有些长,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殷红色。一条精致的玉带缠绕在腰间,挂着一方铁牌。 整个人,双手交叠放在胸前,神态安详。仿佛睡着了一般,根本不像是一个死人! 沉默,九姐三人满头冷汗地看着尸体,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他们才开始一步一步地悄然后退。而徐阳逸和法会对视了一眼,两人坐上飞行法器,开始一点一点地谨慎逼近棺椁。 所有人,都坐在飞行法器上来到了棺椁面前。法会目光闪烁,忽然弹出一枚小巧的石头,围绕着棺材转了数圈,才对众人点了点头:“贫僧以舍利子探查过,这确实是一具古尸。没有生命的迹象,更无灵气波动。” 无人敢不谨慎。 千年丹霞宫地,忽然出现了一具青铜棺,里面葬的人时隔不知道多少年,竟然容颜恍然如新! 沉默之中,徐阳逸手招了招,试探性地隔空取物,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没有任何阻隔,他立刻招来了对方腰间的铁牌。 就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他谨慎地并没有亲手去握,而是让腰牌悬空,所有人都凝神看起那方腰牌来。 上面三个字,时隔无数年,仍然清晰醒目。 “李……进忠?”清净子眉头微皱,能以如此诡异的方法葬在丹霞宫底的,绝非等闲,然而,他数遍自己的记忆,却绝对找不到李进忠这个名字。 他沉吟着转头,看向数千米外的其他人:“谁知道李进忠是谁?” “李进忠?!道友你说李进忠?!”本来不指望有人知道,没想到,一个惊呼声从身后响起,徐阳逸转头一看,却看到赵五爷瞠目结舌地站在原地,身子都在发抖! “没错。”玄诚子目光一闪,立刻追问:“道友可知这是何人?” 赵五爷眼睛都红了,二话不说,以最快的速度跳下他的莲叶,翻出一只风筝形的飞行法器,飞快地来到徐阳逸所在的莲叶之上,疯了一样推开其他人,这些平时他看都不敢看一眼的天骄,此刻却仿佛完全没被他看在眼中,现在的赵五爷,眼中只有那一具尸体。 他一把抓过法会手中的铁牌,看了好几次,眼睛越睁越大,手抖开始颤抖。随后,气喘如牛地看着那具立起来的棺材,难以置信地喘着气。 “九千岁……”许久,他的声音都在发抖,充斥着极度的震撼,以及极度的惊恐,颤抖地说出了这三个字。 “九千岁?”九姐眉头紧皱,这个名字非常熟悉,半秒后,她眼睛一亮,更加不敢相信地看着那具尸体:“魏忠贤?!” “你没看错?”玄诚子愕然看了看如同睡着的老者:“这,是魏忠贤?” 这根本不可能!凡人怎会葬在这种地方!他怎么可能进的来! 徐阳逸没有开口,他的心中,却仿佛被点开了一般,霍然开朗! 明朝……一个虔信道教的年代,光服食“仙丹”而死的帝王,就有好几位。看似仙凡永隔,但是……轩辕剑亲自出手,抹杀了一位帝王,而历史并未记载!这中间,就藏着天大的秘密! 而现在,这具尸体竟然是魏忠贤……手中还握着活帝器的另一半,而他……正是疑似活帝器的主人“一月天子”明光宗的泰昌时代活到天启时代的人! 无数的线索,在此刻都涌向了天启年间,任何一条,仿佛都在隐晦地告诉世人,天启年间,绝对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 并非明廷……而是修行界……和人界,共同发生的大事! 一件……让历史都无法记载,甚至和历史记载背道而驰的真正真相! “没错……这就是魏忠贤!”赵五爷看了很久,肯定地说:“他的服装……是司礼监的服装……如果这还不足以证明,诸位道友,请扒开他脖子上的里衣。” 九姐目光一闪,轻轻挥手,一道风刃立刻割开了对方脖子上的衣服。 那里,有一道显眼的红痕! 此人……死于斩首!而且!这个头颅,是后面才放上去的! “魏忠贤死于天启帝的肢解,所以他脖子上会有明显的割裂痕迹!诸位道友如不信,可以拉开他的四肢,应该还有其他异状!” 叶老四沉吟不语,数秒后,他手中弹出数缕劲风,刷刷数声,尸体的肩膀,大腿部位的衣服全部被撕裂。 四道红痕,果然清晰地出现在惨白的上! “确实如此……”叶老四深吸了一口气,转身不想看那口棺材,有些厌恶地冷笑了一声:“装神弄鬼,居然在这里放了一具拼接好的尸体。还是个阉人。” “道友。”赵五爷肃容道:“明朝的太监……可绝非什么下作的人,他们……和历朝历代的太监都不同。” “明朝,为了扶持对抗文官的团体,天家给太监启智,可以说,能做到司礼监一级的公公们,任何一个,都是当代大学问家。尤其……”他敬畏地看了一眼魏忠贤的尸体:“此人……还兼具东西厂厂督,他绝非以前那些目不识丁的太监可比……比……叶,叶,叶道友?!” 他的声音猛然拔高,叶老四皱了皱眉:“何事?” 他却发现,所有人,都飞快地远离他! 自己身上出了状况! 不……或许……他看着眼前的所有人,悄悄地,震撼地看着他,越离越远,他忽然想起……自己……是背对着这口棺材的! 难道是……他的喉咙,猛然间痛得厉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色越来越苍白,甚至牙齿都发出了“得得”的声音。 一只红润宛若婴儿的手,轻轻拍上了他的肩膀。叶老浑身抖得如同筛糠,一点一点地……转过了他的头。 他看到了……在他身后,那具被肢解的尸体,五肢全部分开!从躯体里,一道道纯黑如墨的灵气牵引着他的头,双手,双脚。而他的头,正在叶老四上方,张开了他的血盆大口! 还是人的身体,但是,他的嘴张大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上下颌完全脱节!如同蛇吞吃比他嘴大数倍的东西那样,一口就咬了下去! “卡茨!”叶老四的头盖骨,刹那间变形,魏忠贤的双手,被黑色灵气牵引着,一把抓住了还在痉挛的叶老四身体!一节一节往嘴里送去! 现场,如同停尸房一般的沉默!只能听到令人心寒的骨节碎裂声。 然而,他们沉默的,并非是叶老四的死! 而是……魏忠贤的尸体,在这一刻,已经完全表明了他的境界! 筑基初期!!! 徐阳逸,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并没有害怕,而是兴奋! 因为……他看到了,他看的一清二楚! 就在尸体张口的一刹那,他看到……对方是没有舌头的。 他的舌头,被割去了,下颌上……被人硬生生焊进去了半边盒子! 另一半活帝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