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丹霞宫(四十一) - 最强妖孽

第222章:丹霞宫(四十一)

就在此刻,徐阳逸的胸口,那一半小盒子,猛然颤抖起来! “嗡嗡嗡……”在他胸口不停震荡!甚至连他都感觉到了这个“物件”的欢愉之意。 徐阳逸用手死死摁着胸口,目光凝重地看着魏忠贤,活帝器……终于出现了!难怪,难怪秘境出现之时,心中会出现那种悸动。现在关键的是……怎么做? 上一半活帝器,带给了他无穷好处,而活帝器中藏着绝大的秘密。这才是他必须拿到的理由。 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为什么这种五千年一出的东西会选择自己? 不解开这个谜,他心中始终会存在一只心魔! “咔擦……咔擦……”尸体五肢分开,他的头颅,距离自己的身体足足有数米远。仿佛一具被扯开的木偶,五肢都用线缝上一般。 所以……叶老四的尸体,从他的喉咙中,一点一点地洒在魏忠贤下方的身体上。场面,无比血腥。 筑基初期的威压,扫过全场,完全不同等级的压迫力,让每一个人都汗出如浆,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纵使,这不是活着的筑基修士。 纵使,他实力对比完整的时候肯定不如。 但,筑基就是筑基!保存完好的尸体,起码有巅峰时期的六七层威力!而这六层……已经足够对全场修士造成致命的威胁! 然而,并不只是如此! 所有人,全部凝神戒备,徐阳逸的目光游弋着,寻找着一切合适的时机! 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打倒它……然后,在所有人都不注意这个小盒子的时候,虎口夺食。 然而,他的思绪还没有完毕,就在那些血液染满魏忠贤全身的时候,一股根本无法形容的狂猛灵气,猛然在他身上出现! 是筑基,仍然是筑基,但是那种让人从心理上感觉到恐怖的感觉,却恍若金丹老祖! “天……”忽然之间,尸体两只手握在了一起,飞快结印。让人根本难以相信,这是尸体的速度! “启……”随着这两个模糊的字眼出口,整个空间,都仿佛一震! 随后……天……开了。 天空中的符箓,忽然模糊不已,并且诡异地,出现了层层黑云!并且……云层中,一个庞然大物,正若隐若现! “这,这是什么……”跟来的修士,无不色变。这如果说是神通,那根本不可能在筑基修士身上出现!即便金丹老祖都力有不逮! 放眼望去,尽皆一片黑云!黑云之中,仿佛有东西掠过,那只鳞片爪的惊鸿一瞥,根本无法看清全貌! 它,仿佛行云布雨的龙,行走于黑云之下,现在,就要给这里降下倾盆暴雨! “第……”第三个字,声音已经越来越大!如果说,刚开始,还是这个尸体模糊发出的,到了现在,已经化为层层声波!激荡着天空中忽然出现的黑色云层!同时,九声尖叫声,从黑云中传下! “一……”第四个字,这个空间……所有灵气,已经全然暴动! 如果说,灵气是温和的,柔顺的。那么现在,这些灵气就仿佛变成了一把把利剑!逼在人的身边! “我艹……”易老五已经满头冷汗,动不得……他很明显地感觉,自己根本动不了!不是不能动,而是一种未知的大恐惧,笼罩了自己全身,心灵,灵识,气海! 他知道那是什么…… 那叫……直觉! 他的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拼命提醒他,走!必须走!立刻离开! 但是,那种让人心都凝结的恐怖感,让人根本无法挪开脚步! 徐阳逸死死握着拳,灵气已经全身游走!他感觉到的……更多! 那是……一种莫名的厚重感……仿佛跨越历史长河来到这里的,直面人心的黑暗! “这他妈到底什么东西!” 不是神通……起码绝非筑基修士的神通! 筑基修士如果有这种威能,金丹真人还怕什么原子/弹! 这他妈都是改天换地了!哪还是神通一说! “蚀……” “刷……”一阵狂风,猛然从魏忠贤处刮起!吹得所有人衣袂乱飞。 这是不详的风,这是地府的气息。四周,莲花疯狂摇曳,天空中,黑云滚滚,黑光万道,仿佛末日降临。 水面,也完全平静了。下方的鱼儿,畏缩地躲在水底,就连它们,都感觉到了生理上的大恐惧。 “走!!!”徐阳逸再也不愿意呆下去了!自己打算如何虎口夺食,然而,确实对方率先出手。他怒吼了一声,驾驶着追云雀全速朝着刑天军团的位置跑去! 此时此刻,在筑基老怪的手中,在这一式堪比金丹期的神通中活下来,才是第一要务! 帝器,必须拿到!更必须二者合一,开启它真正的秘密。但是,帝器再好,也得有命享用。 所有人,如梦初醒,从这幅世界末日图中惊醒过来。法会二话不说,上一秒抬腿,下一秒已经拉出一串残影,飞快离开! 须弥独步! 这一次,他毫不犹豫地用了出来! 声音,仿佛停顿了。徐阳逸用最快的速度到达刑天军团的莲叶上,却发现,所有的人都震撼地看着他身后。 “刷拉……刷拉……”他没有转头,这一片无边无际的莲海,此刻,发出死寂的刷拉声,无数的莲花,莲叶,朝着他身后漂移。一道道黑色灵气,如同四处游荡的怨灵,在空间中尖啸着,咆哮着,布满整个看不到头的空间! 地府之门……已经在缓缓打开! 这是……范围攻击神通……徐阳逸痛苦的闭上了眼,再睁开时,猛然朝身后看去! 魏忠贤的尸体,此刻,万道黑气缭绕!甚至已经看不出他的本尊!而这道黑气,形成了一个黑色的灵气漩涡,直达天空!与云层中那只巨.物遥遥呼应! 而他,第一次伸出了自己的手,朝着不知名的方向轻轻一捏。一个如同跨越时间的声音,印入所有人脑海中! “蚀……骨……” 天启第一蚀----蚀骨! 与此同时,他嘴里的下半边活帝器,发出令人心颤的金光!将魏忠贤整个都包裹其内!那种光,神圣,圣洁,根本和阴暗的尸傀是两种极端! “轰!”就在第五个字出现的那一刻,天空中的云……裂开了。 一只全身笼罩在黑雾之中九头巨鸟,嘶鸣着降下! 不知其大,不知其高,最少有两百米以上!更看不清它的面貌!它如同地府派来勾魂的牛头马面,咆哮着降临人间! “丝!!!”九头巨鸟抬头发出一声尖叫,声震云霄! “这是……神通异象……”玄诚子,清净子,凌霄子,愕然看着天空,赵五爷满脸难以置信:“这……这怎么可能……就连……就连元婴真君的神通,记载中都不可能有如此景象!这里,这里至少数十万平方公里……这……” “啪!”下一个字,他咽到了自己嘴中,因为,他浑身仿佛没有骨头一样,仰天便倒! 他满脸的错愕,心如死灰地看着天空:“天……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啪啪啪啪!”这一刹那,所有人……全身的骨头,全部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随着一声声闷哼,所有人全部倒在了场上! 徐阳逸死死咬着牙,一股剧痛,从自己体内传来。 骨头……消失了!! 就在刚才……他清晰地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吸力,仿佛一只手掌一般,从自己身体里抽走了一根根骨头! 而这一切,只在刹那! 刚刚有了这种感觉,下一秒,就立刻消失!而他再也感觉不到自己的骨头! 骨头消失,并不是如此简单,没有骨头,人如同软泥,根本无法结印! 也就是说……这一式,剥削了他们使用神通的权利! 然而……现在,全场,只有他一个人站立! 法会睁圆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徐阳逸。他,清城三剑,都没有倒下,他面前,一盏莲花灯,正散发着豆粒大的灯光。却将他整个笼罩在灯花之中。除了吐出一大口鲜血,他手仍然在飞快地结印! 而清城三剑,同样是一盏灯,却是一盏古旧的油灯。同样一粒光华,却满座生香。将三人牢牢保护! 徐阳逸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没错……他确实感觉,自己的骨头消失了,但是,身体中却有另一个东西,在支撑着他! 那个东西,他很清楚地感觉到,不是骨头,然而,却比骨头还坚硬!比骨头更灵活! “这是……鬼车鸟……”赵五爷痛的满脸冷汗,骨头忽然消失带来的剧痛,身体中进入一只手一根根抽走自己的骨头带来的恐惧,让他脸上的表情极度狰狞。但是,狰狞中,他却仿佛……想起了一件什么事…… 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徐道友!”赵五爷一张嘴,满嘴的血就喷了出来,他瞪着发红的眼睛:“给我一刀……快……趁着我没晕过去,给我手上一刀!” “理由?”徐阳逸咬牙道。 “这不是普通的神通……”赵五爷额头上的汗如同水一样往下淌:“徐……道友……这一式……神通……我,我我有,有一点……记忆……疑惑……快啊!!!!” 他疯狂地大叫起来,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毫不犹豫地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把小刀,钉在他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