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丹霞宫(四十二) - 最强妖孽

第223章:丹霞宫(四十二)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如果是平时,绝对吓得人夜不能寐。但是现在,波澜不兴。因为,周围全都是此起彼伏的惨叫! 每一个人……全都没有了骨头,就连易老五都不例外,倒地满地打滚,只有佛宗,道宗,两大宗门护住了身体。现在,地面上全是惨叫连连的修士! “你最好快点想起来。”忽然,一个女子的声音出现:“否则,我们都会死在这儿。” 徐阳逸抬头看了看,有些意外眼前的女子没受影响,但是,转瞬就明白了过来。 泉凝月,天生九阴绝脉,炼器宗师高木崖为了救她,将她改造成了一个半符箓傀儡人,蚀骨,对她没有丝毫影响。 他朝着泉凝月点了点头,目光死死盯着魏忠贤。 黑色灵气缭绕中,他仿佛地府的魔神。然而,让徐阳逸尤其关注的是,他那道通天的黑色灵气……丝毫未减弱! “天……”就在此刻,一个如同九幽发出的声音,再次响起! “呵……”法会猛然抬起头,愕然看着数千米外,已经悬浮于半空,五肢分开足足数十米的魏忠贤! 还有……竟然还有! 他的心,一片冰凉。 是了……刚才是第一蚀,还有第二……或许第三……甚至……第九!第十! 他……能熬得过去? “佛祖保佑……”他的声音,第一次带上了颤音,闭目诵经的速度越来越快。 清城三剑,脸色如土,玄诚子二话不说,一剑划破自己左手动脉。顿时,血如泉涌!滴入油灯之中,灯火却又明亮了一丝。 “启……” 徐阳逸深深吸了一口气,猛然大喝道:“诸位道友!还等什么!” “坐在这里等死吗!” “这里只有我们四人能动!你们挨得下去?”他转头,狼一样盯着悬浮在空中魔神一般的魏忠贤,狠狠舔了舔嘴唇:“筑基初期……也仅仅是筑基初期!还并非活人!他形同机械!乃是真正的行尸走肉!怕个吊!” “上,或者还能拼出一条活路……”他手一招,偃月迎风而出,漫天黑炎闪现,沉声道:“不上……死路一条!” “诸位。”他拱了拱手:“徐某去了!” 这一式神通发出,局势瞬间清晰。 要拿到活帝器,不击倒魏忠贤的尸傀根本不可能! 而对方的神通威力……大的超乎所有人想象!根本不像是筑基修士的神通!现在……不是想活帝器的时候,而是不杀出一条血路,所有人都可能栽在这里! “嗖!!”他的身形,拉出一道残影,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直斩魏忠贤头颅! 你,已经死去数百年,今日,徐某再送你下去! “第……”第三个字,已经吐出,然而,这一刻,和之前完全不同! 周围,全部开始变冷!气温低得让人难以置信! “阿弥陀佛……”徐阳逸疾射过去的身影,映照在法会眼中,他闭上了眼睛,睁开眼时,斗志再次点燃! 是也……是乎。自己几人何等天才!不搏一搏,杀出一个未来,怎走这条修行路! 明知丹霞宫,贫僧来了。明知你是筑基修士,数百年前的老鬼,贫僧又如何斩不得? 他根本想不到,徐阳逸全力出击,除了活下去,更是要圆了自己的心劫。在这里,在丹霞宫,了却心魔。 一旦斩杀魏忠贤的尸傀,成全的……只会是徐阳逸一个人。 话音未落,法会人影已经不见,下一秒,他嘴里叼着莲花灯,左手,却拿出了一根指骨! 那根指骨,散发出漫天佛光。一道道金色符文在它周围浮现,显然,这是少林寺给法会的压箱底法宝! “说得好……说得好啊!”凌霄子眼中精光爆闪:“我等剑修,怎可失了剑修锐气!” “邪魔,斩之,妖孽,斩之,心劫,亦斩之!”他一拍自己天灵盖,一枚金色剑丸陡然浮现,身与剑合,化作一道璀璨精光,紧跟着徐阳逸电射而去!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我等若撑过去这一轮神通,苟延残喘还有何意义!” 天空中,六道璀璨的剑光,划破这天地的黑云,直冲数千米外的魏忠贤! 徐阳逸领头,身后,是法会,凌霄子,玄诚子,清净子,最后,是练气中期的泉凝月! 五名练气后期,一名练气中期,两大超级宗门传人,一个a级军团,对翻手可灭上百练气的筑基老怪,发起了正面的挑战! 六道灵光,带着一去不复返的势头,开弓不需要回头箭,破釜沉舟! “十方红莲……苍龙问鼎!”徐阳逸死死盯着半空中妖邪一般的魏忠贤,右手偃月,一片黑炎,左手红光百丈。 法会咬着油灯,独臂的中指,呈现出一种神圣的金白色。四个模糊而庄严的字,从他嘴中凝重发出:“弹指神通!!” 清城三剑,三颗剑丸汇聚成一道金光,一声充满杀气的声音,异口同声地从三人口中怒喝而出! “一元复始!!!” 泉凝月,手部再次张开,两道令人心寒的蓝芒亮起,口中轻叱道:“灭灵炮!!” 出手,毫无保留!尽皆杀招! 这,是他们全部的杀手锏!毕其功于一役!不成功,便成仁! 他们并不是出招的时候喊出招式的傻缺,而是……这时候,心中,只有一股血,只有一股热!这一声呐喊,是为自己正名!为自己助威! 也或许……是他们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声呐喊。 筑基之威,这几人,比旁人更加清楚! 没有一点防备。 魏忠贤的尸体,轻声说出了第四个字。 “蚀……” “嗡……”他口中的活帝器,再次发出无数金光。在他身外,形成一个诡异的灵气防御壁! “帝器……”徐阳逸目光爆闪,死死盯着对方口中的活帝器。 无论你为何在这里,你含着它,今日,我两之间就只有一个走得出去! “苍龙问鼎!”他一声怒吼,左手苍龙问鼎化为一道红色光柱喷出! “轰!”这一瞬间!改天换地! 天空中,不再乌云滚滚,而是……大雪阵阵! 一片片鹅毛般的大雪飘落,而周围的温度……急剧降低! “卡卡卡……”就连空气都仿佛成为了寒冰!魏忠贤的尸体在漫天大雪之中,被黑色灵气牵引的,远离身体的头部后方,忽然爆发出万道黑芒! “这是……佛轮?!”法会眼睛都尖锐了起来。这怎么可能……佛修,修的是转轮,自己从未见到任何佛修出现佛轮,竟然在一只妖孽身上出现! “阿弥陀佛……”他立刻察觉到心乱了,马上低诵经文,再次心如止水之下,干脆眼睛一闭,再无一切干扰! 杀身成仁,舍身取义,现在尽皆不是,只为自己的修行路上,斩出一个辉煌未来! 剑出无我! 黑色轮佛,在魏忠贤头部微微旋转,万道黑光闪耀,此刻的他,根本不似筑基修士!更像一名金丹老祖!仿佛在这片莲海中飞升的真人一般! 他的双手,轻轻一捏:“蚀……血……” “杀!!!”徐阳逸的长刀已至面前!毫不犹豫,倾尽全力,往魏忠贤飞离身体数十米的头部劈去! “杀!!!”身后,五声怒喝,五道神通,悉数而至! “轰!”一片五彩缤纷的灵气爆闪!紧接着,天空中响起一声更加猛烈的轰隆巨响! 一片湛蓝色的灵气爆发而出!如海,如潮!将六人冲的如同狂风中的落叶,倒飞数百米! 徐阳逸眼睛一眨不眨,此刻,却浓眉倏然紧皱。 他看到了……其他人的神通……全部都被活帝器发出的金色灵气弹开……只有他,只有他的两招,竟然全部轰到了尸傀身上! 只不过……并没有作用。 境界差距太大了,筑基,练气,天壤之别。这句话,此时此刻,他无比清晰地感觉到。 仿佛面对着一座无法攀越的高山,就算翻过山脚下的森林,大河,也根本无法将自己的旗插到顶峰。 “活帝器‘允许’了我的进入。”胸口一阵火烫,他吐出一口鲜血,倒飞途中,目光炙热地盯着魏忠贤:“这,是我唯一的优势……” “师弟!!”倒飞了足足数百米,徐阳逸刚刚稳住身形,就听见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 凌霄子一只手扶着清净子的身子,双目尽赤。而清净子……处于古灯的保护之外。 清净子的脸上,已经毫无血色。不是形容,而是真真正正的,全身没有一滴鲜血! 徐阳逸愣了数秒,猛然回头看向莲叶的方向! 入眼之处,他看到了一个人。 赵子七,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出现,双眼轮回不止,而在他身边,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八卦护罩! “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传入他的耳朵,赵五爷,猫八二虚弱至极的声音同时响起:“徐道友……你,你,你只管……放心去……我们,赵家……能走到这里,都靠的子七的通幽瞳……只要是幽冥之物……我,我们……还,还能撑得住片刻……” “这是……赵家秘法的灵识传音……你……放心好了……” 徐阳逸死死咬着牙,他放眼看去,其他的人……近乎已经死绝! 来时千人如潮,此刻……可还剩下了二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