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丹霞宫(四十三) - 最强妖孽

第224章:丹霞宫(四十三)

只剩下九姐,易老五等势力主, 他们共同祭出了一个头骨,将两人牢牢护在其中,但是,这个头骨显然不如古灯和莲花灯,此刻,已经光芒晦涩。 而他们绝望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面几人。 只有徐阳逸他们……才是九姐和易老五的希望! “你们怎么样?”徐阳逸沉声问其他几人。数秒后,法会的声音传来:“尚可。” 很低,刚才一击无果,绝对是对士气的最大打击。实力这个词,绝非单纯的境界,胆色,智慧,缺一不可。无胆的修士,只是软弱超人而已。 “贫道……若不斩此妖孽,有何面对两位殉道的师兄弟!”凌霄子,玄诚子,沉默了两秒,却斩钉截铁地回答。 徐阳逸深深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再做无用功。 很奇怪……非常奇怪。 刚才那一式,自己完全承受了。但是……自己身体里,仿佛没有血液一般! 蚀骨,对自己莫名地没用,蚀血,还是没用! 他没有细想,刚才一击,所有人几乎调动了全部能用的灵气,现在……要发挥出刚才同等强度的一击,每个人,最多只有一次机会! 也就是说……如果他们找不到最好的出手机会,他们……必死于此! “嗡……”魏忠贤左手,忽然亮起无数蓝色灵光,数秒后,一个和头部佛轮同等巨大,直径两米左右,布满数不尽玄奥符文的蓝色佛轮,再出现在他的左手之上! “这是……”徐阳逸仔细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忽然冒起两个字! 补完…… 第一式,蚀骨,黑色灵气的神通,出现了黑色佛轮。第二式,蚀血,蓝色灵气神通,出现了蓝色佛轮…… 现在,他的头,双手,双腿,躯干……一共六个部位!也就是说…… 天启第一蚀,第二蚀,是否……一共有六式? 而完成所有的六式之后,又会发生什么?他又在补完什么? 他不敢往下想,更不敢对人说,现在的士气,根本经不起任何打击! “蚀……”想法未落,第三式,赫然来到! “怎会!”法会惊愕地看着如同妖魔降世的魏忠贤:“越来越短了……诸位道友!他掐诀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天空,再次色变! 云,又一次出现。 然而,这一次的云层,和以往都不相同,一片片云,形成了一把把弯刀!层层叠叠排列在空中! 先是白色,随后……又变为紫色!仿佛雪亮的刀刃沾上了紫红的鲜血! 这一刻,二十多万平方公里的莲海,处处云层染血! “肉……” 随着魏忠贤的手轻轻一捏,一股无形的灵气冲击波,肉眼可见地从他身体中迸发出来!仿佛死神的镰刀,划过二十万平方公里土地! 就好似……一排排无形尖刀,从正面冲击着所有人一般! “哗啦……”这一次,徐阳逸终于有感觉了,他清晰地感到,浑身所有肌肉在迅速萎缩!以一种完全不自然的方式! 刹那间,他就变为一个枯瘦的皮包骨头年轻人,但是!就在这一刻,他更清楚地感觉到,皮肤下面的,所有的肌肉,再次充满活力! “这到底怎么回事?”他抬起手臂看了看,刚才一瞬间,眨眼的功夫,就只剩下骨头,现在,又能看到胀鼓鼓的二头肌。 然而,他根本没有功夫想下去,因为,身旁两声“啪啪!”的清晰破碎声,随即传入耳中。 他回头看去,只见法会的莲花灯,和清城两剑的古灯同时熄灭!他们三人,身边金色灵光碎末环绕,全都难以置信地看着两件宝物。 法会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一抹绝望。 境界的差距……如同难以翻越的高山。即便是筑基修士的尸傀,他们这一群天骄加起来,都远不是对手! 但是,下一瞬间,法会的五官,顿时扭曲了。 “扑!”一口血箭,从他嘴里喷出。他的全身肌肉,正在以可见的速度扭曲,消失!那种难以名状的剧痛,让从不失态的法会都发出了一声惨烈至极的惨叫! “啊!!!!!” 凄厉的叫声回荡整个空间。那种从人体内,将肌肉一块块扭断,打碎,抽空的感觉。别说修士……就算机械人都经受不住! “如……如……如是……我闻……”生死关头,法会满脸是血地咬牙念道,他的牙齿,嘴唇,都苍白地发颤。 随着他的嘴唇开合,他身上的袈裟,忽然泛起道道白光,将他整个人保护在内。而他,则立刻跌坐了下来,根本无法保持打坐的姿势,浑身抽筋着冒着冷汗。 一秒之内,他枯瘦得厉害,根本认不出数秒前他们还是丰神俊朗的年轻修士。只能看到一个皮包骨的人形物体。再迟上一两秒,世界上,就不会再有这个人。 “徐……道友……”法会闭着眼睛,事到临头,他却仿佛突然平静了下来:“看……样……子,我……们……便要……在此……道,道别了……” 另一边,玄诚子的声音传来,一幅八卦图不知何时出现,将他全身包裹在内,然而,就算如此,他的枯瘦程度,丝毫不比法会好多少:“我等,已经再也无法出手。甚至……最多只能坚持十分钟。” “十分钟后,丹霞宫内……可能只剩道友你一个活人。”他抬起头,竟然笑了,看着天上还未褪去的各色云彩,笑着说道:“可惜,无人将我等在丹霞宫内看到的一切转述出去……也可惜……在下自认为也算青年才俊,比起筑基修士,却有如此大的差距……” 徐阳逸咬了咬牙:“不到最后,谈何放弃?” “算了吧。”玄诚子安详地闭上了眼睛:“实力悬殊……天差地别……能兵解与千古绝地,我也没算白走一遭……” 徐阳逸想安慰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是的……实力差距,太过悬殊! 这几招,是毫无差别的范围杀伤!有多少死多少! 近,攻不得,只有徐阳逸因为不能说的秘密可以击中尸傀,但是……他的攻击根本起不到决定性的效果!退,只能眼睁睁等死! 这,叫做凌迟! 法会,无力再战,清城两剑,玄诚子心若死灰,凌霄子却目光如火。但是,战斗力只剩下徐阳逸和凌霄子,开始六人都无法攻破对方防御,以对方现在展现出的神通,层层递进,蚀骨,蚀血,蚀肉……仿佛只要还有一个活人,对方的神通就绝不停息!势要将所有人折磨至死一般! 就在此刻,他灵识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声音:“徐道友……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这是什么了!” 这是赵五爷的声音! 徐阳逸本来暗了暗的眼睛,倏然闪亮,立刻追问:“这是什么?” 只有知道了真正的内质,才有破解它的可能! 魏忠贤,或者说他的尸体,不像修士,更像一个“神通触发器!”这几式神通,绝非筑基前辈的手笔!就算金丹老祖,也做不到这步! “等……”赵五爷的声音,带着无比的激动:“等下一式……徐道友……如果赵某没有猜错……我们可能发现了历史上一个天大的秘密!” “赵某预言……下一式……是他的倒数第二式……神通异象……青色冥火!大如车轮!” “如果是……赵某或许知道如何破解它!” “好。”徐阳逸死死握了握拳:“我……就替你接下这一式!” 法会,清城两剑,已经闭上眼睛,全力抵御即将来到的下一式。而徐阳逸,全身灵气运转,同样在等待着……关系着唯独活着的这几个人命运的下一式! “嗡……”伴随着第三式完结,魏忠贤的右手上,一个两米大小的紫色佛轮,渐渐凝结。而就在此刻,他张开了自己的嘴。 “蚀……” 第四式! 赵五爷,已经强撑着自己的身子站了起来。赵子七的通幽瞳,确实防御幽冥之物效果惊人的可怕。但是,这,是境界的完全碾压,每一式,虽然不多,却也彻底地影响了他们! 颤抖的腿,眼神却无比炙热。死死盯着天空!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式,就是这一式!如果有转机,就出现在这一式! 现在,除了信任彼此,也只有信任彼此! 为活下去,为自己的道,为自己的圆满,为解开最后的心劫,倾尽一切! 自己既然选择了,明知这是丹霞宫内宫,还走了进来,自己的道,既然选择了,披荆斩棘也得走下去!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来吧……老阉狗……”他全身灵力已经运转到了极致,狠狠地说道。 “魂……” “嗡!”就在这一刻,徐阳逸的脑海中,猛然如同放进了无数把尖刀!刀刀戳刺着他的灵识! 前几招,对他没有影响,然而,这一招,却仿佛要将他从内而外毁灭! “徐道友!”赵五爷脸色顿时变了,因为他看的很清楚,之前,一直对前几招没有反应的徐阳逸,此刻在追云雀上晃了两晃,竟然一头栽到了水里! 痛……极致的痛…… 徐阳逸双目紧闭,他从未想过,这一招能对自己起作用的时候,效果恐怖如斯! 身体里,好像多出无数只手,要把自己从内而外地撕裂!那是灵识撕扯的痛苦。他的心脏都几乎停止了跳动! 修士,破灭气海并不会死,但是一旦绞杀灵识,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