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丹霞宫(四十四) - 最强妖孽

第225章:丹霞宫(四十四)

他的意识,一点一点的微弱了下去,眼前,尽是一片黑暗。七窍中的血,根本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从他坠入水中开始,如同泉水一样流出来,在水中形成一条血红的血线! 要死了吗……他第一次感到,阴曹地府离自己如此接近。眼前忽然闪了闪,竟然明亮起来。他看到了,自己经历过的日子……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走马灯一样在眼前放映。 他看到了自己的父母……看到了那只巨鸦……也看到了进入天道……还看到了苏怜月…… 看到了很多很多,世界,都仿佛在这一刻变缓,让他尽情享受这一刻。 “走马灯式的随机记忆吗……”他忽然很想笑,这一生啊……结果什么都没做成……但是嘴刚张开,涌入口中的,尽皆是冰凉的海水。 “咕嘟……咕嘟……”一连串气泡冒起,他在水中越沉越深。 就在这时,忽然,水底冒起一股青色的幽光,不大,然而却迅速包裹了他,同时,以极快的速度向上浮起! 徐阳逸看不到,听不到,却能感受得到!他的灵识,在一瞬间清明起来!如同游戏中死了按了复活键那样! 他更看不到……水下……无数条锁链锁着的一个巨大黑影,这一刻,睁开了它的眼睛…… “青莲妖法……莲花转生……”一个女子的声音,从水下飘然而起:“本宫……只能助你一臂之力……” “毕竟……本宫……为了这一天……也等了太久……太久……” “三千六百年啊……就这样过去……也罢……两根……最后两根……” “小辈……你切莫让本宫失望啊……” 无人可以看到,丹霞宫的最底下,一个长度足足接近五千米的黑影!被五条锁链锁住,而这五条锁链,赫然是黑,白,紫,青,红五色! 而此刻……这五条锁链,已经暗淡了三条,只剩最后的青红色的锁链! 但是,之前的黑,白,紫三色锁链上,一个若有若无的佛轮,正缓缓转动,仿佛在修复一般! 这一切,徐阳逸都不知道,然而,他猛然睁开了眼睛,第一个反应,就是猛然往上冲去! “扑!”他头冒出水面,高喊了一声:“追云!” “嗖!”天空中的追云雀法器,本来无比呆滞,此刻,却宛若新生,猛然冲了下来! 他抓着追云的爪子,一个翻身跳上鸟背。目光所及之处,法会和清城两剑震撼无比地看着他。 没死! 他竟然没死! 佛宗,道宗的护身物件,有多强大,他们是知道的。没看到现在九姐,易老五都没声音了吗?几大修行界顶级世家生死不知,他们却还能撑下去! 但是,这个人没有他们如此强大的护身符,竟然还是没死! 刚才那一击,他们清晰地感觉到多么强大! 如果说……现在的镇宗秘术有灵识攻击这一说,刚才的……已经不能叫攻击了,那是纯粹的灵识灭杀! 中者,有死无生! “徐道友……徐道友!”赵五爷也愣了,但是,下一秒,他竟然喜极而泣:“太好了!太好了!你没死!你没死!!” “别废话!”徐阳逸咬牙道:“说!” “刚才的神通异象是什么?” 赵五爷的嘴唇都在发抖:“青冥之火……大如车轮!徐道友!是青色冥火啊!我没错!我没错!我猜对了!哈哈哈哈!!” 他的神经,此刻都因为大喜大悲出现了一点问题,先是喜极而泣,现在,竟然狂笑了出来。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没时间了!给我确切的答案!” “好!”赵五爷咬牙道:“世界上,有三大未解之谜。其一,印度死丘。其二,通古斯大爆炸。其三……就是天启大爆炸!” 天启大爆炸? 徐阳逸眼睛倏然闪亮。 天启……天启! 这两个字,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 “天启大爆炸第一重征兆,鬼车鸟停占星台!就是他的第一式!” “第二重征兆,五月飘雪!这是他的第二式!” “第三式,云起纵横,由白变紫,这是他的第三式。而第四式……”赵五爷越说越兴奋:“青冥鬼火,大如车轮。这……是它的第四式!” “我可以推断,第五式,就是大爆炸本身!这场全球千百年来的未解之谜!!它的威力……足以将这一切都夷为平地!” 徐阳逸的目光,却陡然闪烁。 五式? 不是六式? 如果不是……那么……分成六块的魏忠贤,多了一招? 不……他为什么要选择如此诡异的方法?为什么会在丹霞宫底演绎千古未解的天启大爆炸? 或者说……他,是在挑选什么?还是,他……想给人看什么? 就在……从未出现过的第六式中? 他说的足够简洁,足够快,然而,就在此刻,魏忠贤的嘴巴再次张开:“蚀……” 第五式……最后一式……不等赵五爷说完,已然降临! 天启大爆炸,真身降临! 这……是最后一式! 没有时间思索了! 徐阳逸咬着牙,发红的眼睛扫过所有人,压着嗓子,一字一句地说道:“给我时间。” 四个字,无比沉重,但是,此刻,有人的思索却不超过0.1秒! “师弟!!”一声惨痛的咆哮,玄诚子愕然看着凌霄子一步冲了出去!全身的灵气疯狂激荡! 灵气自爆!! 从此以后,世上,再不会有这个人,灵识,气海,皮,肉,骨,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没有任何人能想到,就凭这四个字,凌霄子居然选择了自爆气海! “无我无剑。”凌霄子嘴里吐出四个字,回头,深深看了玄诚子一眼,嘴里动了动。 没有声音,玄诚子却看的一清二楚。 那是三个字。 活下去。 无比简单,却无比沉重。 简单到上下嘴皮一碰,沉重到,一位前途无量的修士自爆气海。 “阿弥陀佛……”法会也被深深震撼了,此刻的他,双目深陷,几乎不成人形,却还是抖抖索索地举起双手合十,倾尽身上剩下的所有力量,朝凌霄子的身影诵了声佛号。 这一剑,已经超越宗门之念。 法会,拜的是真正的修士。 “轰!!”一团火红的灵气,在魏忠贤身前炸开!有没有效不知道,然而,魏忠贤第二个字,却并没有出口! 徐阳逸深深拱了拱手,声音有些嘶哑,朝着赵五爷说道:“继续!” 赵五爷,同样震撼,但是他更清楚,现在时间就是生命。他立刻说道:“这是死魂转生之术……这种术法,消失已经接近一千年!因为太过残忍,要求太过独特。而被修行界弃用。” “选择一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阴刻生的人,若是女子,则出生之日便囚禁于地下。若是男子……则阉割之后以肢解处死。它其实本质也是尸傀,却绝非普通的尸傀。寻常的尸傀,都是使用修士生前神通,而这种尸傀,可以强硬灌注任何一式神通!并且……当遭到强烈灵气的时候,会自动生成反击!” 原来是这样! 徐阳逸目光一闪,难怪魏忠贤会死而复活,难怪他的神通根本不似练气期! “尤其……”赵五爷打了个寒战:“这种尸傀,通常是用作镇压,封印之作。所以,它附带的神通会异常强劲!” 徐阳逸的思维迅速运转了起来,封印?镇压? 他……在镇压什么? 救我的那个“我?”或者……其他什么东西? 来不及想下去,他必须珍惜凌霄子用生命换来的时间! “但是,死魂转生的尸傀,已经超脱于普通尸傀!必然有有一个控制中枢!团长,你记不记得叶老四死的时候……” “你是说他嘴里的那个东西?”徐阳逸脑海忽然一亮,也就是说,活帝器下半部,在控制着魏忠贤?” “这是最大的可能!”赵五爷咬牙道:“如果这都行不通,咱们就等死!!” 话音未落,徐阳逸已经冲了上去! 所有的事情,仿佛形成了一个圆,在这里画成了句号。 活帝器……帝器……还是因为它!自己因它而来,如今,也会因它而结束! 自己要拿的东西,就是阻拦自己的东西!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因果报应,从来不爽。 魏忠贤开口的声音很慢,两个字,他大约要读五秒钟。 而他的机会,只有这五秒钟! 刚才那一式蚀魂,他没有任何信心在下一蚀中活下来! 下一蚀,将是最强的一式!世界三大千古未解之谜的天启大爆炸,通过筑基前辈的手,通过不知道何方大能设计的神通亲自在丹霞宫底还原!那种威力……根本不敢想象! 电光火石之间,他用最快的速度计算了一下距离。 八秒! 他冲到对方面前,还要八秒! 没有任何废话,全身灵力疯狂灌入追云雀,追云雀几乎化作了一道青光!电射而去! 所有……还活着的,此刻,没有一个还能说出话来,目光死死盯着徐阳逸的背影。 飞上魏忠贤的头部!撬开那张吞吃过叶老四的嘴,拿出活帝器!否则,万事皆休! 法会,紧紧抿着嘴,第一次停下了诵经。手心,全是冷汗。 玄诚子,泉凝月,死死咬着牙,泉凝月已经双手都交叉祈祷一样放在胸前,嘴唇颤抖。 莲叶上,眼睛只剩下一条缝的九姐,强撑着没有让意识消失,躺在一片血泊中,充血的红眼紧盯徐阳逸。 这一刻,天地之间,只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