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丹霞宫(四十五) - 最强妖孽

第226章:丹霞宫(四十五)

没有任何人知道,水下,一道微弱地若有若无的灵识,同样在关注着这里。 “最后了……” “最后一条……” “三千六百年的岁月……即将走到尽头……” 近了……更近了……徐阳逸已经看到头,双手,左脚,全部出现了一个佛轮的魏忠贤。 黑,白,紫,青……对应四式神通,四个数米宽大的光圈缭绕周围,此刻的魏忠贤,凶威赫赫,威势直逼金丹!根本看不出来只是筑基初期! “蚀……”凌霄子爆炸已过,魏忠贤毫发无伤。从毫无感情的嘴里,吐出了第一个字。 “艹你妈!”徐阳逸心中无比焦急,他距离魏忠贤还有数百米远!这个距离,根本来不及! 停!停住!给我停住! 他心中,发出疯狂的呼喊。 不愿,不甘!明明走到了这里!却被这个不人不鬼的老阉狗杀掉! 自己大仇未报,身负万古丹经王,怎么可以死在这里? “给老子……”他的手,死死指向前方:“闭!嘴!!” 下一秒,他都没有想到,他的手掌中,忽然长出无数蔓藤!速度比他的追云雀快了数倍!迎风就长!每一条都足足有手臂粗细!上面长着无数倒刺!转瞬之间,就勒住了魏忠贤的嘴! “这是!”李宗元本来已经近乎魂飞魄散,这一刻,却猛然坐了起来。 他身边,猫八二同样吓地坐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法会,目光震撼,无比震惊地看着徐阳逸:“妖化……他……他并非纯人……但我却从未听说过半妖中有这样一号人物!” “这样的人物,无论是人类,还是半妖,都应当名声赫赫才对!” 然而,这一堵,只是暂时! 眨眼之间,魏忠贤的嘴如同他吞吃叶老四时候一样,上下颌脱落,蛇一样张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再次张开了嘴。 徐阳逸目光爆闪,看样子,只要被确实地干扰,他必须重头再来! 而这……中间有五秒时间,他……却至少还要七秒秒才能冲过这近千米距离! “嗡……”魏忠贤嘴中金光大盛,他已经可以看到那个小盒子的全貌! 怎么办……怎么办! 有什么东西……可以确实地再干扰它一次?只要一次!一次足矣! 一次之后,他就可以冲到对方面前! 他下意识地摸到储物戒,里面的东西,根本不可能伤到这只筑基尸傀! 忽然,他眼中一亮。 不……还有一个东西! “蚀……”就在同时,魏忠贤竟然轻松咬断了那些手臂粗的蔓藤,一个模糊的字眼从他嘴里发出。 “嗖!”几乎是同一时间,一道银白色的东西从徐阳逸手中弹出,直刺魏忠贤头部! 那是……黄泉路诡异空间中的剑尖! 这剑尖刚一弹出,天,亮了。 不是变成了白天,而是……漆黑一片,只有无数紫色符箓的天空中,忽然……闪起了无穷星光! 一道道金色光芒从天空中垂下,水面上,忽然之间,一朵朵灵气的白色莲花,飘然而起! 一股谁都无法忽视的,甚至可以称之为神圣的感觉,悄无声息,却转瞬即逝地降临到了这个空间! 然而,徐阳逸的眼睛,倏然睁大! 他想起了一句话。 当日,四大连池,碧波真人对他说的一句话! “满天星,无根莲,金光如纱,威震轩辕!” “这……这,这是何物!!!”法会,竟然在这一股威压之下,趴伏了身子,满头冷汗。 恐怖……太恐怖了!这种无形的感觉,简直如同神灵下凡! 玄诚子同样跪伏于地,牙齿都在颤抖:“此乃何物……太可怕了……某家从未有过如此恐怖的感觉……” 剑尖,化作一道璀璨的金光,以肉眼根本看不到的速度,急冲魏忠贤而去! “轰轰轰!”水面,被这一枚巴掌大的剑尖,带起近千米的巨浪!毫无征兆,毫无理由!而巨浪中间,先是一点金光先到,随后,徐阳逸状若神灵一般急冲在后! 魏忠贤的声音,第一次停住了。 他眼中,竟然出现了一抹神智!眼睁睁地看着那枚剑尖,第一次,说出了自己意识的话。 “天启……天启……天……启……重现……天启……大……爆……” 说者无心,徐阳逸心中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 天启大爆炸……活帝器……如果这枚剑尖是那个东西…… 一个恐怖得让人汗毛倒竖的猜测,顷刻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但是!此刻根本没有任何功夫去验证,因为……生死,就在一发之间! “叮!”魏忠贤话音未落,那枚剑尖已经死死钉入他的额头! “斯啊!!!!!!”一声尖细的惨叫,顿时撕扯开整个长空! 魏忠贤一声惨叫,顿时,全身灵气震荡不稳!但是,下一秒,那个如同地狱的声音,再次响起! “蚀……” 第三次,第三次响起! 徐阳逸全身已经化作看不清的残影!距离魏忠贤的影子已经不足二十米! 三次阻拦,三次加速!生死,就在这一瞬! 然而,魏忠贤这最后一式,来的比所有人想象地都更快! “灵……唔……咕……”下一个字念出的时候,天空中,陡然闪烁起一股无比恐怖的波动! 云层,裂开了,仿佛天都随之裂开。一朵恐怖的火红蘑菇云,在天空裂开的云层中若隐若现。万道赤红的光芒垂下,将这一片地面都映成璀璨的红霞! 此刻,剧烈的红光下,根本看不清徐阳逸的身影!更不知道他……距离还有多远! “阿弥陀佛……”法会闭上了眼睛,长念了一声佛号,再不言语。 玄诚子仰天长叹:“师弟……对不起,师兄还是没能活下去……” 闭上眼,就是一片黑暗,这是无视死亡最好的办法。但是,数秒……十秒后……那恐怖的灵力大爆炸,却并未出现! “难道……”法会猛然睁开眼,带着无比惊喜,期待的目光,死死看向魏忠贤! “老天……”赵五爷捂着自己的嘴,浑身都在颤抖。 “感谢上帝圣母安拉玛利亚耶稣基督……”猫八二狗脸完全震惊的表情,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这……”玄诚子嘴唇颤抖着,看着眼前的情景,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徐阳逸,脸已经憋得通红,一只脚踩着魏忠贤的下颌牙齿,一只手托着魏忠贤的上颌牙齿!整个人卡进了那张其大无比的嘴里! 那张嘴,已经被撑得变形!从这里看过去,根本看不到魏忠贤的脸,只能看到一张撑到夸张的嘴! 天空中,巨大的火球,已经悄然退了回去! 血,一滴一滴从徐阳逸手上,脚上溢出,开始,还是一滴,片刻后,立刻变成了溪流! “妈的……”徐阳逸眼睛都有些发红,这妖怪……上下牙如同刀子一般锋利!现在,他等于手托着一片全力往下压的锋利刀片!脚下踩着一片用力往上合的刀片!筑基修士的灵气,根本不是他可以抵抗的,手上的血流下来,已经染红了他半边身子! “拿枢纽!!!!”赵五爷一声怒吼,徐阳逸已经有些发花的眼睛,再次亮起。用尽全力,另一只手探进了魏忠贤嘴中! 但是,一用力,他的七窍,血猛然迸射出来!就像是有人抓住他用力挤了一下那样! 刚才的爆炸……虽然收回去了,但是距离魏忠贤最近的他,受的影响最大! 现在,他已经感觉身体里面都裂开了!五脏六腑仿佛火烧一样疼痛!每一条经脉都在叫嚣着痛苦和崩溃。如果不是一股绝强的毅力在支撑着他,他早就倒了下去! 不行……撑不了这么久。转瞬之间,他就明白了这件事,手上,脚上,全部中了风一样抖地厉害! 最多十秒! 撑不住的时候,就是他被咬成两截的时候! 他心中,闪过这个时间,全力搜索着那个盒子。 然而,越急,越找不到,上下牙的合拢越来越靠拢!从开始的一人高,现在已经变成了半人高!他已经感觉到了对方上下齿的森森寒意! “艹!”他压榨着全身每一丝灵力,就在这时候,伸进去的手,终于触摸到了一个东西。 圆形……熟悉的感觉,他心中一松,用力往外一拔! 然而,就在此刻,他猛然感觉到,上下牙的力度,疯狂加大! 就像……对方也很清楚,这个东西绝不能让他拔出来一样! 怎么办! 徐阳逸手上,脚上的血已经流到让他有点头晕眼花,每多坚持一秒都是折磨。他狠狠咬了自己舌头一下,让眼睛陡然清醒,仔细看了看手抓住盒子的地方。再比较了一下自己的位置。 他眼中闪过一抹绝决。 舍得……舍得……不舍,哪里来的得? 随后…… 他猛然全身撤离了魏忠贤那张大到夸张,也深到夸张的嘴! 除了……抓住盒子的那只手。 “咔!” 一声闷哼,徐阳逸仰天抽了一口气,一股从未感觉过的剧痛从自己左臂传来! 就在左臂和身体失去联系的最后一刻,他铁着心,用尽全力,一把扯下了活帝器的下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