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丹霞宫(四十六) - 最强妖孽

第227章:丹霞宫(四十六)

那是……身体的一个部位和人体离开的感觉。 “道友!”“团长!”“洋芋!”“你……” 无数惊呼,陡然响起。每个人都看见了,徐阳逸从魏忠贤嘴里退出之后,人,还好,但是左臂,却已经一片空白! “呵……呵……”倒抽凉气的声音,从他牙缝中传出。苍白的嘴唇颤抖不已。 他已经浑身浴血,身受重伤,左臂失去。然而,他根本没有看向自己的伤口,而是立刻看向了尸傀。 魏忠贤,不动了。 他……就这样僵直在了原地。五秒后,他全身的四个佛轮,顿时爆发出漫天光华! “沙……”尸傀的五官尽皆张开,一道道纯白色的灵气,从五官中往天空中缓缓飞升,仿佛这个人蒸发了一般。 无穷无尽,漫无天际,隔得稍远一些的,只能看到一条通天的白色灵气光柱,旋转在无边无际的莲海之中。 那种让人心颤的狂暴灵气,横扫附近所有空间!海面上,如同龙卷风刮过,一片片浪潮此起彼伏,而周围的莲花齐齐往后仰! “这是……”法会强忍着身体即将崩溃的感觉,咬着牙,用僧袍挡住脸,悄然看向现场。只见中央一道白色通天灵光,周围,黑,白,青,紫,四色灵光爆闪,将这一片天空都染做五彩缤纷。 “成功了……吗?”他眼睛都有些发红,没人愿意去死。这一幕,就算晃花了他的眼,他也舍不得眨一下。 然而,触眼之处,尽皆一片五彩,他根本看不清! 玄诚子没有开口,只是遮挡住自己的面部,现在……灵气奔涌如同长江大河迎面扑来!他从手指缝中看着那一片五彩灵光,尽管刺目,但是仍然不肯离开。 无数双眼睛,强忍着让瞳孔都迷乱的五彩灵光看向那一片没有莲花的海面上空。这种情况,就算他们没看过,也听家族的人说过,这是封印破坏之后的灵气外泄。不知道何方大能将魏忠贤做成了尸傀,数百年后,破除尸傀,灵气竟然泄露如斯。 然而,就在这时,尸傀忽然发出了一阵惊恐的声音,声音不大,却让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醒……了……她……醒了……她醒了!” 这,是它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声尖叫,这一声以后,天空中,闪起一道耀眼的白光,所有人终于再也忍不住,全部闭上了眼睛。 白光一闪而逝,当所有人睁开眼睛的时候,魏忠贤,全身已经没有一丝灵气。这一刻,他是真的死了。再次回到数百年前,彻底魂归地府。 紧接着,他如同提线木偶被切断了线一样,轰然坠落! “啪!!”水池中,溅起一人高的浪花!他曾经被肢解的五肢,这一次彻底分开!再没有任何黑色灵气联通其中。 “阿弥陀佛……”法会面露悲戚之色,看了一眼莲叶上已经尽皆阵亡的铜人,转向湖面的尸傀:“你合该下十八层地狱。” “道祖在上……”清城四剑中唯一活下来的玄诚子,神色悲痛中带着一丝轻松,长叹了一声,闭目打坐,再不言语。 “沙沙沙!”无穷的光芒仍然盘旋于天空,直冲入天际,如同纷飞的灵蝶。所有人,都带着无比复杂的感觉,看着半空中旋转,释放的灵气光柱。 时间,画面,仿佛都在这一刻静止。 还活着的人,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油然而生。 赢了……赢了! 他们……在筑基初期的老怪物手中,活下来了! 经历五式天启神通,最终,他们活了下来! 一千人,只剩下十个!然而,他们坚强地站到了最后! “赢了?”赵五爷呆滞地站在荷叶上,浑身发抖地看着现场。 “哈……”猫八二,赵子七,李宗元,泉凝月,方程,此刻一口气松下来,全部毫无形象地倒在了莲叶上。 “活着……真好……”方程看了一眼黑压压的天空,终于闭上了眼睛。 他再也支持不住了。 现场,安静地可怕。不知道过了多久,法会站了起来,朝着徐阳逸深深一躬:“施主,此恩,嵩山少林寺记住了。” 玄诚子目光一闪,他竟然来自嵩山?难怪……可以撑下这么久的时间! 但是,这个念头,只是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他挣扎着做起来,同样深深一躬:“玄诚子……代死去的清净子,无为子,凌霄子,拜谢道友……” “谢道友……为贫道三位师弟报仇。” 九姐,易老五,没有开口,他们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深深地看了一眼徐阳逸,将他的影子烙印在心中,随后,闭上了眼睛。 这人,他们不愿为敌。 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同样狠! 真不知道啊……九姐闭上眼睛的同时,无声地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这到底是哪里出来的怪物…… 没有任何人知道,此刻,水底,黑影身上最后一道铁链,红色铁链,轰然崩溃! 而其他四根锁链上的佛轮,完全消弭。 水底,很静。非常安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无数的气泡,从水底缓缓冒起。无声无息,无知无觉…… 水面,徐阳逸躺在追云雀上,断臂的痛苦折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但是,他并没有太多时间感受痛楚。 玄诚子,法会对他的鞠躬,他受了,受得理所当然,问心无愧。 若不是他,现场没有一个人能活得下来! 但是,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活帝器。 长久的夙愿,此刻,终于圆满。 为了它,自己不惜找上碧波真人,不惜找上考古专家,为了解开它的秘密,自己不惜亲入丹霞宫底。现在,终于是解开它全部秘密的时候。 就在此刻,他胸前的半边盒子,忽然发出漫天金光,嗖的一声,猛然从胸口自动飞出! 下一秒,这一道金光,从一丝,变为一片!最后,竟然漫天都是! “刷刷刷……”天幕中,紫色的漫天符箓已经成为背景,此刻,无穷金光洒下。它们在欢呼,在雀跃,为这千年之后的重逢欣喜不已! 金光的帷帐,在天空中缓缓波动,透明,纯洁,神圣……却带着不可侵犯的威压,仿佛神祗降临一般。 “咚……”不知何处,一声轻轻的木鱼声响起,随后,这里整片天空,都无声却有声地响起一片木鱼声。 现场,尸横百米,然而,随着这些木鱼声出现,缓缓敲动,血腥气……竟然淡了下去,战斗的紧张,不知不觉从人心中拂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战后的静谧,心灵的纯净。 “刷……”随着木鱼的声音,一个白色的字样在天空中缓缓出现。 它不大,但是,却能占据人的眼睛。 它不雄伟,却能布满人的心灵。 那一个字,带着任何人,包括修士都无法言喻的神秘韵味,如同一张水墨画,缓缓展现。 徐阳逸目光微闪,他都没想到,活帝器二者合一,竟然能出现这种奇景。看着天空中的字已经若隐若现,他忍不住轻声念道:“道……道?” 然而,随着他念出这个字,整个空间,都开始颤抖! 和刚才魏忠贤的神通不同。这一次……无任何神通!单单是这一个字!便让空间颤抖!仿佛丹霞宫都无法承受这一字一般! “这是!”法会本来已经如同快死了一样,看到这一幕,猛然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噌的一声跳了起来! 冷汗,一滴一滴从他头顶上滑落。全身的僧袍无风自鼓!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呵……这……这是……这,这不可能……它,它只是传说……”玄诚子,在这一刻,强撑着重伤的身体跳起,他感觉自己心都在加速狂跳! 他们,来自悠远的三大宗门,有些古老的秘闻,是历代都传承下来的。时间太久,从未有人看到,甚至已经成为传说! “道境……”玄诚子全身都在颤抖,猛然虔诚地跪倒了飞行法器上,声音嘶哑,面露狂热之色:“弟子,弟子玄诚子!恭迎道家帝器出世!!!” “咚咚咚!”这不是木鱼声,而是玄诚子拼命地在自己的法器上磕头。血,很快就从他额头上流了下来。他却浑然不觉! 活帝器……这三个字,出现在玄诚子和法会的心中。 这是……活帝器真正完整出现的天地异象……幸好……幸好这是在丹霞宫底!否则,如果融合是在外界,这等异象,筑基之上全都能看到! 玄诚子眼中,尽皆都是徐阳逸的身影,脑海中只剩下一股信徒的热血。此刻,就算徐阳逸让他去死,他都不会吭一声! 磕着磕着,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猛然喷出一口鲜血,一粒银色剑丸染满血迹嗡嗡作响。 他,已经带着显而易见的杀气看向了法会。 而法会,眼中的杀气更不比他低! 刚才,两大超级宗门倾力合作,但现在,活帝器出世,道统之争!这是比丧失性命更至高无上的战斗! “真想不到……”法会咳出一口血:“徐道友……竟然身藏活帝器……” “不必多言。”玄诚子和法会,此刻全都在燃烧自己的生命。玄诚子一招手,剑丸嗡嗡飞到自己面前:“道统之争,唯战而已。” “你若想对徐道友下手,先从贫道的尸体上踩过去!” 法会脸色阴晴不定,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丹霞宫底,魏忠贤的尸傀竟然是藏着这种东西!他现在的情况,绝非徐阳逸和玄诚子的对手!而玄诚子,必定是铁了心保徐阳逸,如他所说,死而后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