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丹霞宫(四十八) - 最强妖孽

第229章:丹霞宫(四十八)

“果然有第六蚀,而不仅仅是五蚀!”徐阳逸强压着心中的兴奋思索着:“而我……只能看到这一招的修炼方法,剩下八道神通,我根本看不清名字和修炼方法。是因为我的境界不够?还是需要什么条件?” 不过……能学到这一式神通,已经足够捞回本! 这一趟丹霞宫之行,最让他印象深刻的。就是对比起那些大家族,三大势力,他的底牌,还是太少。 玄诚子,法会能在魏忠贤那恐怖的神通之下支撑如此之久,底牌尽出。而他,翻来覆去就那几样,然而,天启六蚀一旦学会,他的底牌可谓大增!杀伐能力也绝非同日可语! 这一式神通,绝非魏忠贤,或者说筑基修士可以施展的,死魂转生尸傀的特性,这是有某位大能将天启六蚀强硬灌注到了魏忠贤体内! 换句话说,这……是和苍龙问鼎,十方红莲一样,可以随着境界而增强的神通。他现在用出来,绝不可能像那位大能那样,数十万平方公里风云色变,但是……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尝试这一式毁天灭地的神通在自己手中会是怎样的威能了! “若要达到魏忠贤身后那位大能的威力……”他目光一闪,无限向往地看向小剑:“金丹?或者……元婴?” “不过……”他兴奋地舔了舔嘴唇:“熔神宝鉴……倒是可以尝试一下了。” 当万古丹经王的四大神通,和天启六蚀一旦融合起来,出现的神通将是打上他徐阳逸招牌的,独有的神通!威力如何,想起来就让他无比渴望! 不知道他看了多久,这些文字,包罗万象。不仅仅有他现在紧缺的神通,丹药,更有四门顶级功法! 所谓顶级……上面表明了四个字,让他差点都为之心动。 直达元婴! 随即,他将这种波动按捺了下去。 且不说改休功法的危险,他现在,经脉已经成了这种诡异的模样,还能否重修是个最大的问题。 尤其……万古丹经王乃是半仙魏伯阳所著。在那遥远的东汉古修年代,他绝不相信,元婴会是魏伯阳的顶峰。 这是一场赌博,但是,他赌得心甘情愿。 紫气浩然,极天逆典,乾坤正法,大梦真经! 这,就是这四式心法的名字。 “虽然我现在不可用。但是……它日我一旦筑基,拿到火种。体内熔炉体系搭成。万古丹经王将全面启动。到时要耗费多少灵石根本不得而知……‘一国养一人?’我还是为此先做打算的好。”沉吟片刻,他决定先不去管,也不去看这四门心法,他相信,光凭着直达元婴这四个字,这四门心法必定会拍卖出一个恐怖的天价! 当他的目光从最后一行字上扫过的时候,“刷……”天地间响起一声轻微的响声。天空中的金色帷幕,地面上的黑白太极八卦,仿佛从来没有过那样,尽数消失于空间。 莲海,还是那片莲海。花容依旧,海面依旧。 法会的手指,轻轻晃了两下,随后,眼珠也开始转动。他第一时间感觉到了不对,猛然看向徐阳逸。 “消……消失了?”他颤声倒抽了一口凉气,难以置信地看着天空,海面。 这怎么可能……刚才……刚才那弥漫整个天穹的金光帷幕,地面上的黑白八卦太极……这分明就是道宗活帝器出现的征兆!然而……为什么消失了? 他呡着嘴唇,看似脸色平静,眼睛实则已经在搜索周围的一切。 另一边,玄诚子同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很确定,自己没有眨眼,然而此刻,居然一切异象消弭于无。 不只是这两人,泉凝月,赵五爷,猫八二,斩十二,都愕然地看着四周。没有任何人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赵五爷有点自我怀疑地看向猫八二:“我……” “你没看错。”猫八二狗眼闪烁,凝重地看着眼前仿佛一切不变的天地:“谁都没看错……只不过……刚才我们的‘记忆’被‘静止’了。所以……现在我们或许已经过了几个小时,或许只过了一分钟。” “怎么可……” “没什么不可能……”猫八二眯着眼睛道:“刚才,我正想做个标记。你知道,这个姿势很是风骚,刚刚抬起第三条腿……现在,我后腿抽筋一样痛!以我做了几十年标记的感知力来看,只存在这一种可能。” “别忘了这里是哪里,在这里,没有不可能。只有想不到。” 赵五爷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忽然醒悟过来:“你说的做标记是……” 猫八二轻咳了一声,脸色难免有一些尴尬:“小便而已……这只是狗的生活习俗……你能不能不要问这种没一点技术含量的问题?!” 徐阳逸没有开口,而是若有所思地站在原地。 他仔细回忆着一切,从丹霞宫百溪成图,到冲出的莲叶片,到活帝器的悸动……他闭上眼睛,轻轻抚摸着储物戒,那里,那只白色的短剑,无声无息地躺在里面。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活帝器终于圆满,然而丹霞宫内的无数的谜题,看似解开了一个,实则,什么都没解开。 活帝器……它……到底来自哪里?那一段故事中为什么会多出白蛇?谁在丹霞宫底?黄泉路谁人所刻?千米祭坛谁所建?魏忠贤死前说的“她醒了”那个“她”又是谁?救我的我是谁?是否是将魏忠贤封禁的那个人?又或者……就是他本人? 最关键的是……活帝器的真正秘密,丹霞宫底都没有真正的答案,这让他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不行。”他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有的问题,现在我的境界,还是不要去追究的好。” 就在此刻,一个身影来到了他的身边,看到他在沉思,没有说话,更没有打搅,而是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如同最称职的保镖。 他的动作已经尽量轻了,但是在这种地方,谁都不可能真正放下心来。 “道友。”徐阳逸强制切断自己的念头,抬了抬眉:“有事?” 玄诚子虽然此刻已经身受重伤,却无比恭敬地,在飞剑上半跪下来:“玄诚子,愿归附于道友麾下。任凭驱使!” 徐阳逸没有表态,玄诚子的忽然表忠心不在他预料之中。但是,他大约能猜到一些眉目。 道藏……道藏。带了一个道字,想必……玄诚子知道一些什么…… 无论他知道什么,他都绝不愿对方说出去。不过,他对玄诚子的忠心更加怀疑。清城山啊!道教三大祖庭之一!道祖张天师的修炼到场!对方身为前山的护山四剑,还是传承者之一,忽然对他说愿意归为刑天军团的名下? 话说,刑天军团对比道教三大祖庭之一算老几? 恐怕山长一个小指头都能碾灭一省羽林卫。 他还没有开口,忽然,他目光忽然闪了闪。 “道友。”他刚对着玄诚子开口,玄诚子立刻拱手道:“不敢,道友日后直呼在下的名字便可。” 徐阳逸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刚才,你有没有发现天空中的紫色符箓法阵闪了一闪?” 玄诚子没有任何考虑,立刻抬头看着空中。静观数秒后,摇了摇头:“未曾……不……” 话音未落,天空中的紫色法阵,齐齐闪了闪! 法会霍然抬起了头,谨慎地看着天空。其他人,除了死人,昏迷过去的人,尽皆抬起了头。 刚刚经历过魏忠贤的一场大战,所有人此刻都心有余悸。如果……这时候再出来一个如同魏忠贤一样的怪物,没有人能活着出去! “刷……刷……”天空中,本身就有着一个布满天穹的紫色法阵,但是,自从所有人进入之后,一动未动。如同一副灿烂的背景。而此刻,它第一次……动了! 一道道紫色的璀璨光芒,在整个法阵中游走!当刚才那一下闪烁之后,法阵的光芒,竟然开始慢慢变淡! “道友可识得此阵?”徐阳逸全身残存不多的灵气,此刻完全凝聚起来。低声问道。 “不识。”玄诚子同样谨慎,一枚剑丸绕着两人飞奔。就在同时,法会目光猛然一凝,如同入魔了一般站在原地,半晌无声,随即……浑身都在发抖! 一滴滴可见的冷汗,从他头顶流下,他的嘴唇都在颤抖,面如白纸,仿佛想说什么,却始终说不出来。 数秒之后,他疯了一样转过头,从不失态的他,此刻声嘶力竭地尖叫道:“逃!!逃!!!离开这里!!!” “逃什么?”就在此刻,他话音刚落,一个女子的声音,突兀地响彻整个空间。 “本宫刚刚脱困,千百年来第一次见到活人,各位如此离开,岂不是太失了礼数?” “再则……你们若走了,本宫要如何来报答各位的解救之恩呢?” 她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让整个空间发颤! 空落落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如同一个巨人对着所有人说话。而随着这句话,莲海中的莲花,顷刻间全数盛开! 一阵幽香传入根本没有心思欣赏的人口鼻,随后,每一朵莲花,灯芯中全部燃起了一朵指头大的青色火焰! “刷刷刷……”如同上元节的灯会,这一片地方,顷刻之间,已经被妖异的青色火焰照耀得灯火通明! 青碧的颜色,倒映朵朵莲花之间,将本来雪白/粉红的莲花,染做一片青幽,放眼望去,上一秒还如同仙境的莲花,下一刻,仿佛长街鬼灯! 玄诚子猛地打了个冷颤,他的脸色都被映出了青色,难以置信地看着四周,颤声道:“言……言出法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