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丹霞宫(五十) - 最强妖孽

第231章:丹霞宫(五十)

一块块的拼图,在此刻,终于完全浮现出水面。 随着丹霞宫最大的秘密出现,这些拼图,最终要凝聚为一块绚烂的图画。 海面,重新安静了下来。 刚才那挣脱囚牢的一跃,是这只鲲鹏千年的渴望。当这一股激情从心中卸去,这里,终于恢复了死一样的沉寂。 仿佛暴风雨来到之前的大海,看似平静,却酝酿着让人心颤的气息。 十分钟后,徐阳逸目光一动,震撼地看着海面。因为……一缕五彩霞光,从水底直射而上! 如果说,仅仅这一丝,没什么,但是……是成千上万,十万!百万!千万亿万的五彩霞光!仿佛海面变成了一张千疮百孔的纸那样,数不尽的五彩光芒从湖底射出,将海面变为了一块晶莹剔透的五彩翡翠!就连下方数十米深的地方都清晰可见! “快看!这,这是什么!”赵五爷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瞳孔忽然尖了起来,颤巍巍地指着下方,失声尖叫。 徐阳逸立刻看了过去,下面……那条巨大的,铺天盖地的身影,正在水中疯狂翻腾,但是……它身边,还有一只小了三四倍的黑影!随着青鱼身影的翻滚,正在与之缠绕,盘旋。 那万道五彩霞光,并非是从青鱼身上射出,而是从那个小一些的黑影上喷薄而出! 而……随着五彩霞光越来越浓,海面上……那些霞光竟然形成了一个个玄奥无比的梵文符文!徐阳逸试探着观察了一下,却一眼之下就感觉头晕眼花。甚至灵识都发出了阵阵刺痛的感觉。 水中……两个旋转的黑影越来越大!越来越逼近海面!终于,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无数五彩符箓被生生冲破!那个巨大的身影,再次一跃而出! “哗啦啦”无数的水珠如同雨点一般洒下,铺天盖地的黑影,让一切都失去颜色。但是,就在它跃出的那一刹那,随着一声怒吼,一只青黑色的甲壳包裹的钳子,紧接着从无穷水浪中冲出,一把夹住了青鱼的尾部! “老贼!!!”青鱼跃到半空,声音激动,兴奋中带着一抹难言的震怒,竟然口吐人言:“上千年了……本宫今日若不将你挫骨扬灰!枉称万水妖王!!!” “轰!!”那只钳子,竟然将青鱼拉的再次回到水里!随着一声巨响,水面如同翻覆起无穷海潮!掀起十余米高的巨浪! 第二个人! 所有人都震撼地看着海底,这里……竟然不仅仅只有一只鲲鹏!竟然还有第二个人! “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水下,两个巨大的黑影再次交缠在一起,厮杀着,缠绕着,难分彼此,泉凝月难以置信地看着水下,丹霞宫底竟然是这样的画面,没有任何人能猜到! 没人开口,此刻,现场,只有七人还清醒着。徐阳逸,方程,玄诚子,法会,泉凝月,赵五爷,猫八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宛若透明的海底,压抑着狂跳的心脏。死死盯着里面发生的一切。 “轰!!”海底一道璀璨的宝光闪过,猛然间,两道冲天水柱同时冲起,一条,挟裹着无穷鱼群,足足四五千米大小!另一道,只有不到一千米。然而,两道水柱带起的漫天灵压,却根本不相上下! “啪……”玄诚子喉结颤抖着,根本不受控制地跪了下去。法会脸色苍白,同样膝盖一软就跪了下去。随着一阵不绝耳的咚咚声,现场……这些人遭遇了天启六蚀,再被魔神一般的灵压一扫,除了徐阳逸之外,没有一个人还能保持站立的姿势! 即便是徐阳逸,没有跪下,也只能盘坐在莲叶上。那两道灵压……超过他以往一切见过的灵压!包括十二位金丹老祖拍卖会当日!也难以比得上这两道灵压的万一! 根本……就不像一个层次的生物! “刷!”随着灵压冲天而起,所有莲花,莲叶,齐齐朝后猛仰!两道灵压……竟然形成了一股可怕的风压!把所有人的衣服都吹得猎猎作响! 然而,灵压之中,冲天的水柱中,猛然爆发出一青一金两道刺目的金色光芒,在半空中绽放出两团同样璀璨的光环!一秒之后,两个人影,已经出现在了半空。 凭虚御风,踏空而行! 徐阳逸左方,二十余米上空,那些水柱,竟然喷泉一样不跌落。如同实质一般。形成了一个水质的座椅,而座椅之上,一位面罩寒霜的女子,满身杀气地斜托香腮坐在那里。 她不算非常漂亮,却绝不难看,属于那种次一级的美女。眉如远黛,唇若樱桃,面若桃花。一个贵家小姐的发髻,穿着一身青色古代衣物。这一身衣物的年代应该有点久了,绝对称不上华美,最多算得上朴素大方。 然而……她的胸口,却插着一只不知名的法宝!看不见法宝本身,只有一条黑沉沉,拇指粗细的锁链蔓延出来。一道道金色梵文光芒从女子胸口蔓延而出。而锁链的另一端,赫然没入对面之人的袖袍。 另一方……是一位和尚! 他全身的衣服,已经破的难以想象,堪堪遮体而已。白眉白须,老态龙钟。然而,此刻他的胸口上,同样插着一柄法宝! 那是一把剑,青色灵气缭绕,直没胸口。而一条如丝如缕的灵气,从青衣女子指尖蔓延出来。 现场,一片死寂。进来之前,没有任何人看过金丹老祖看过的画面,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水底,本就是两只妖物! 然而,和金丹老祖或者政府推测的完全不同。她……并不是受孕。而是和另一只妖物拼命厮杀!所以,两者看上去才难分彼此! 沉默,许久之后,老和尚的声音忽然响起:“诸位施主,现在是什么朝代了?” 法会目光灼灼地看着老和尚,激动得声音都在发颤:“阿弥陀佛……现在已经没有朝代了……现在是2022年。敢问这位前辈,可是我佛宗哪一位高僧?” 他无法不激动。这两人身上的灵压,简直称之为神魔都不为过!就连一丝,一缕,都让他感觉心中震颤!若有这种前辈回到佛宗,那么三大ding级宗门……很可能会成为一枝独秀,二者附庸! 老和尚看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阿弥陀佛……诸位施主,贫僧在此镇压此妖已经近千年之久。斩妖卫道,乃是我辈修士本色。” “前辈所言极是。”法会双手合十,手指微微颤抖,立刻说道。 “各位施主可有想过,此刻若将这只妖王放出去,世界……将会变成何等模样?若不在此将她镇压,修行界,将面临一次大劫!” “哈哈哈哈!”话音未落,她对面的女子已经仰天大笑起来:“老秃驴,你我面对面上千年,本宫还不知道你舌绽莲花的本领如此高强。” “阿弥陀佛。”老僧神色平静,只是目光如火,冷冷看了女子一眼:“诸位施主,她与贫僧,此刻均无法动弹。诸位施主只需要将贫僧胸口的法宝拔出,此妖,贫僧必定永世镇压!” “可笑。”女子收敛了笑容,目光如刀扫过每一个人:“谁,敢?”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贫僧自然相信,佛祖长留心中,自然有晚辈懂其中利害关系。”老僧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贫僧知你早有脱困的一日。今日只要有一位真正的修士,胸怀天下苍生,你今日……走不掉。” 女子静静地看了他,忽然抬了抬眉:“你莫非以为……这些人,都是你叫来的?” “若不是本宫被镇压,随时伸出一根指头便能将你碾为飞灰。以你那可怜的境界,岂会知本宫的手段?”女子嗤笑了一声,神情凝重起来,目光扫过每一个人,一字一句地说道:“活帝器的传承者……你还在等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倏然看向了徐阳逸。他们虽然不知道活帝器是什么,然而,刚才那天地异象,所有人都记忆犹新! 法会目光陡然爆闪,手伸向袈裟内,仿佛就要摸出什么,目光一瞟,却看到玄诚子也同样死死看着他,手一样伸进了道袍之内。 转瞬之间,法会的目光恢复平静。手不动声色地拿了出来。玄诚子亦然。 顺着所有人的目光,老僧徐徐看向徐阳逸,点了点头:“贫僧不知,你与此妖有何渊源。然,此缘,却是孽缘。活帝器,万古而出其一。若非人君身怀极大不甘,根本无法凝聚。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施主放弃此妖,贫僧只是舍去肉身而已。然,天下亿万百姓,整个修行界,整个世界,都会因其而大乱。施主请万万保持本心,阿弥陀佛。” 深深念完佛号之后,他不再开口。此刻,两人均无法动弹,如同雕塑一样停留在半空。 “洋芋……”猫八二几乎没有考虑,立刻低声道:“此妖,决不能放出……现在,她明显还没有摆脱封印。而这个老和尚显然就是封印她的人。他们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我简直不敢想她封印解开是什么模样!现在是末法时代,出现这样一尊大妖,绝非人类之福!” “没错……”方程捂着胸口,咬着牙,满头冷汗:“师弟……我不知道她的境界……但是……可怕……非常可怕!我站在她面前……哪怕她现在几乎完全封闭了自己的境界,也感觉……就像鸡面对龙一样……” 徐阳逸没有任何表情。同样,没有人催他,十分钟之后,他终于动了。 “刷……”老和尚无声抬起了眼睛,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青衣女子呡了呡嘴,目光如火,毫不掩饰地看着他。 “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徐阳逸轻轻开口。话音刚落,青衣女子的目光如同利剑:“你……试试?” “阿弥陀佛……”老僧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贫僧……代这个天下,谢过小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