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丹霞宫(五十一) - 最强妖孽

第232章:丹霞宫(五十一)

“但是……”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猛然抬起头:“我必须先看看你的僧袍之内!” “也就是,锁链一端连于妖王,属于你的那一端,是在什么地方。” “若是你的手握着的,晚辈立刻如你所说。若不是……”徐阳逸非但没有往前,反而异常谨慎地倒退一步:“晚辈,恕难从命。” 死寂,死一般的寂静。 老僧的目光,平静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幽幽的意味。带着无比的凝重。 “哈哈哈哈!”青衣女子的疯狂大笑,终于再次响起:“无肠公子!你瞒得过天地,又岂能瞒过人心?!” 无肠公子? 所有人,都愕然看着老僧,他仍然神色无悲无喜。眼中,再次恢复了平静。 “前辈……”法会倒抽了一口凉气,佛家中,从未有用某位公子命名的。也就是说…… 所有人,都被骗了! 这人绝非僧人!而是借用这个外表而已! “大谬。”老僧终于开口了,仿佛看出众人所想。淡然道:“贫僧,确为僧人。且历时数百载,心中向佛之意不改。” 他说完这一句,再不看法会,而是深深看向了徐阳逸。许久才说:“你如何得知?” 得知什么?发生了什么?每一个人,在这一瞬间,都觉得徐阳逸充满神秘,一个a级军团团长……还只是种子,能和这种地方扯上关系? 徐阳逸丝毫没有避让,也没有回答。反而朝着青衣女子拱了拱手:“敢问前辈,您和这位前辈,确实无法动弹一丝一毫?” “本宫敢发道心大誓……”青衣女子看死人一样看着老僧,却对着徐阳逸微微一笑:“本宫……和这秃驴已经相互制约了近一千年。他境界不如本宫,不过是仗着前人布下的法阵而已。我两……谁都动弹不得。甚至灵气外放都做不到。” 徐阳逸沉吟片刻,众目睽睽之中,踩在追云雀上,迅速朝上面冲去! “团长!”“师弟?”“洋芋!你干什么!”所有人惊呼出声。却被徐阳逸摆了摆手制止了。 “有件事情……我不看一看,心中难安。”他死死盯着神色如湖的老僧:“放心,我绝不是要放谁出来。” 就在老僧出现的时候,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猜测。 追云雀迅速上升,越逼近老僧,他的追云雀仿佛陷入一个泥潭,进,如同面临万股潮水。退,根本退不回去,仿佛一只手拉着他那样。 老僧纹丝不动,静立空中,此刻,他好似盘坐云端的佛祖。徐阳逸却深深感受到了,这老僧周围数千里,尽皆化为一个恐怖的泥沼。根本不是对方游弋抗拒他接近,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本能,在拒绝着他的接近! “哼!”就在此刻,一声冷哼响起。他周围,好似水被分开。他目光一闪,立刻驾驶追云雀直冲老僧。 “这就是高阶修士的威力么?”徐阳逸在对方身旁停住了法器,即便是他,此刻也不禁汗流浃背。 这是何等境界?灵力不出,灵压不放,光凭肉身就能让自己进退两难!让金丹老祖赐予自己的法器都发挥不得! “晚辈失礼了。”他深呼吸了好几口,越靠近对方,越是感觉靠近了一座巨山。而自己只是山下的行人,那种威严不可方物的感觉……若非自己亲自感受,根本难以想象。 他的手,靠近了对方破破烂烂的僧袍。就在此刻,老僧终于开口了:“阿弥陀佛……施主,三思而后行。” “后辈,无须顾忌。本宫虽不知道你要看什么……但你只管掀开。本宫保你无事!”青衣女子冷笑了一声说道。 徐阳逸点了点头,心一横,一把撩开了老僧的僧袍! “兹……”“这是……”“这到底怎么回事?!” 下面醒着的人,全都看到了这一切!更加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那条锁链,没入老僧袖袍。谁都以为另一端被他握在手中。但是,并不是! 那一端……深深刺入老僧体内!形成一个古怪的禁制!同样发出道道金光! 这并不是单向禁锢住青鱼,而是……一条锁链,禁锢住了两个人!老和尚绝非是自身镇压青鱼,而是他根本无法离开!因为,他同样被镇压在此! 徐阳逸目光一闪,立刻爆退数十米。 这两人……绝非心怀慈悲,苍生为重的老僧和一只大妖如此简单。 “你如何得知?”沉默,许久后,老僧终于开口问道。 徐阳逸沉吟片刻,从怀中掏出一枚甲壳。那,正是那张古毛皮卷,被明神家族封印之后,再次解开封印的甲壳! “如果……刚才前辈的钳子没有跟出水面,我绝不会这么想。”徐阳逸警惕地看着老僧:“前辈的甲壳,颜色和这枚甲壳一模一样。” 他转头看向女子:“前辈恐怕不知道,这枚甲壳,将晚辈带进了一个幻境。有人留下了一句话……那句话是……我在丹霞宫底,救我!” 万水妖王目光微闪,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看向老僧。 “从那时起,晚辈就猜测,这丹霞宫底,可能有两个人。而出现这句话,代表留下这句话的人绝非丹霞宫底那个存在的对手。他……绝不可能像你说的那样,是凭借自身能够镇压那个存在的人。所以……”他再次谨慎地离开数十米,摇了摇头:“晚辈……不相信前辈刚才说的每一个字!” “阿弥陀佛……”老僧终于老眼微微睁开,带着微笑看向徐阳逸,点了点头:“观察入微,人才啊……” “前辈……”法会也完全愣住了,他绝不会想到,徐阳逸手中还有一片甲壳。更不会想到,根据这片甲壳,竟然敢在高阶修士身上撩虎须! “你……到底是谁?”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许久,老僧再次开了口。 “贫僧,法号法海。” “那道讯息,正是贫僧发出。却不知为何,留在了丹霞宫内部。” “什么?!”“法海?!”“这怎么可能!”“我的老天……我听错了吧?” 方程“噌”的一声从从莲叶上撑了起来,却身上一软马上倒了下去,眼睛却直勾勾地看着老僧:“法海……法海?新白娘子传奇里的那个法海?!宋代高僧?!” 法会兴奋地全身都在颤抖,这两个字,看似平静,却立刻让刚才所有错误不攻自破! 法海……法海!是了!传说中,法海最后躲藏于螃蟹之中,而螃蟹的另一个名字,正是无肠公子!!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刚才才有那么一只钳子伸上天空,拉住了青鱼! “晚辈法会……嵩山少林佛子,拜见前辈!”没有任何迟疑,法会已经五体投地,拜了下去。 然而,所有人的震撼,都不如徐阳逸! 又一个谜题被解开,在丹霞宫底,救我的“我,”竟然是法海! 那么……这条青鱼…… 他根本不愿接着往下想!因为,这个答案,太过匪夷所思! 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万水妖王,这一次,竟然对方都没有反驳! 这位老僧,竟然真的是法海! “施主,现在可知……贫僧为何不愿透露真相了吧?”法海长叹一口气,看着徐阳逸说道:“当年白素贞与贫僧降香水斗,责任在贫僧。果报不爽,贫僧修为无法寸进一步。要圆此果报,自愿前入此处,永镇青鱼。” “哈哈哈哈!”万水妖王仰天大笑:“老秃驴,你还真是说的一手好笑话!” 法海目光深深看着万水妖王:“是真是假,各位施主自有明断。” “各位施主,且听贫僧为各位讲个故事吧。” “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一个,跨越数千年的故事……” “很好……”青衣女子收敛了狂笑,带着森森杀意看向对方:“本宫也想知道……当年你是如何找到这里。” 法海神色波澜不兴,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三千六百年前……”法海的眼中,终于带上了一抹感情。那是沧桑。 “渭水河中,有一尾青鱼。那时候,江河之中,千奇百怪之物数不尽数。各大成精的妖怪比比皆是……梅山七怪,轩辕坟三妖,这些都是鼎鼎大名的妖修。更有与天同生的先天灵物,此鱼灵智未开,天天浮游于渭水之中……施主,各位可是有何奇怪?” 听到这句话,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倒抽了一口凉气,纷纷看着彼此。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心跳的厉害。咬了咬牙,问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敢问前辈,封神之战……真的有这段历史?” 这个问题……他必须问! 修行,图的是什么? 长生不老,逍遥自在! 但是……金丹真人不过四百岁,传说中早已消失无踪的元婴真君寿元八百!八百年后,仍旧一捧黄土! 只有一个东西……一个无比古老的传说,现在早已被称为神话的东西,能永存于世!度过无数纪元! 仙! 成仙了道,白日飞升,这是每个修士,甚至每一位皇帝都孜孜不倦的追求! 一旦封神之战真的存在……那么,就足以证明,这个世界上……有仙!更有神!! 虽然他们现在已经不知所踪,但是,曾经存在过!确实地存在过!轩辕坟三妖,二郎神杨戬,太上老君……这些都非杜撰! 修行界……他本人,都会有真正的追求!甚至……整个修行界都会因此而改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