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丹霞宫(五十三) - 最强妖孽

第234章:丹霞宫(五十三)

强压心头的震动,徐阳逸拱手道:“晚辈也是无意中得知,还望前辈体谅。” 他不说,小青冷冷扫了一眼法海。两人也不再追问。 “没错。”余青霖眼手指轻轻敲着水流王座,淡淡道:“本宫乃是姜尚点化。而姜尚,一共修了四世,第一世,姜子牙,第二世,孙膑,本宫见到的,就是第三世。诸葛亮。” “什么?!这……”赵五爷惊讶得脱口而出:“那么黄……” 随即,他立刻住了口。 徐阳逸没有说…… 那么……一定是对方感觉到了……这两人对话中,必定有一方在说谎! 说谎的目的为何? 不问可知……两人诡异的对峙情况,只要他们施以援手,别看他们是练气初期,照样可以让超越金丹的老怪龙出升天! 可以是法海,也可以……是小青! 无论任何一个,来到现在的修行界,绝对可以碾压所有修士! “徐道友……在寻找那一个说实话的人?”场面,看似平静,但是谁都清楚,小青,法海,绝不是闲的无聊给他们讲故事。 以他们的境界,就算牺牲寿元,照样可以让他们瞬间团灭。但是,谁都没有这么做,而是以超越金丹的身份,缓缓的,仔细地对他们述说着这里的秘密。 这是在争取他们的信任! 就在此刻,他感觉猫八二在自己手上写着什么。他闭眼仔细感受着,那是……一行字。 “说实话的人,无论如何,会比说谎的人好接受。” 他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猫八二,随后扫视全场。 诡异的,这一刻,无论是他,还是方程,泉凝月,没有一个人说出他们走过黄泉路!更没有人说出壁雕! 他能想到的,其他人同样想到了。 “说谎话的人……可能反手就会杀掉我们……说实话的……起码活下来的希望要大一些。” 猫八二咬了咬牙,继续写到:“他们之中……绝对有一个人在说谎……只求我们放开它……随后……就是我们的死期!” 余青霖根本不会对一位练气修士的震惊有什么触动,继续说道:“本宫被镇压在丹霞宫底,只余化身行走世间。但是,因为此间阵法,化身根本不可能和本宫有联系……本宫就在这里熬啊……熬啊……一日一日……一夜一夜!” “直到……有一尊化身,忽然之间和我有了联系。” “那尊化身,没有名字,本宫给它取了个名字,它,叫做小青。” 所有人都深吸了一口气,小青……原来是这样来的! “本宫才知道,此刻,竟然已经过了数百上千年……来到了一个叫做南宋的朝代。本宫曾化身外化身百具,竟然只剩七具存活于世。”她深吸了一口气,压住波动的情绪。徐阳逸敏锐地感觉到,越是靠近现代,她的情绪波动越是剧烈。 “小青,此刻竟然跟随在一条白蛇身后。本宫本想将它一手灭之,再三犹豫,最终选择了隐忍不发。你……”她看向徐阳逸:“可知为何?” 徐阳逸皱眉想了想,拱手道:“据记载,小青道行五百年,凡人不知修士境界。所以用年月代之,如果凡人的故事可信的话,小青当日应该已经晋入元婴初期,而白素贞,据记载修为千年,应当……” “没错。”余青霖淡淡道:“她已经晋入元婴之后的境界。本宫本体不能出手,这一具珍贵的化身,却是舍弃不得的。” “而且……”她的语调再次波动了起来,看死人一样看向法海:“确实,这秃驴说的是真正的白蛇传。但是,他却隐藏了一点!至关重要的一点!” “白蛇传……最开始遇见了许宣的……却并不是白素贞,而是本宫!!!” “你可知,本宫为何会遇到他!”她死死看着徐阳逸,嘴唇都咬得有些发白:“因为……他是一个人……一个已经修了三世却不圆满!准备重修第四世的……老熟人!” 徐阳逸象征性地点了点头,目光却陡然一闪,心中猛然一激,脱口道:“姜子牙?!姜尚!” “什么?!”泉凝月倏然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小青:“姜子牙……是许仙?!” “简直……让人不可思议……”方程的嘴巴都张大了,不自觉地微微摇着头,瞠目结舌:“白蛇传里……竟然藏着这么多书里没有记录的东西!” 法会目光闪烁,和玄诚子一样,紧咬嘴唇,不说一句话。 这个故事,太过离奇,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许仙?不……是许宣……”余青霖长长舒了一口气,牙齿间都是切齿的恨意:“他当日,什么都不知道,也许他都忘记了,本宫还被他关在这里!关在这里……足足上千年!他也更不知道,本宫的一具化身,好不容易走到了他的面前……他前三世的记忆,姜尚……孙膑,诸葛亮,都在他的灵识之中。只要从他这里获知解开禁制的方法,本宫便能立刻脱困!” “我没想到的是……”她的脸上,化作一抹嘲讽的笑容:“法海……此人绝不简单,他亦是古修重修之身……他不知如何看出了许宣乃三世大能重修之身……更不知如何看出小青乃一具化身。此人披着佛陀外皮,却用神通将许宣收入佛宗座下!” “降香水斗……呵呵呵……那种子虚乌有的事情,如何信得!且不说白素贞修为绝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便是能做到,你法海又镇得下去!?本宫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现场,已经全部安静了。安静到针落可闻。 谁也没有料到,白蛇传中,隐藏的情节如此之多。颠覆如此之大! 小青不是真人,白蛇贪图,许仙三世重修,法海……却更是卑劣无耻! “阿弥陀佛……”就在此刻,法海一声佛号响起,平静地看向众人:“是非曲直,自有公断。公道自在人心。” “呵呵呵……”小青冷笑中毫不掩饰她的杀意:“这些后辈可能不知道,你却如何不知?若是大能重修,最忌讳的便是被修士看出……任何重修的修士,必定为自己留下后路,东山再起的宝库。你修为已无寸进,资质凡凡,许宣便站在你的面前,你如何不起贪念?” 法海长叹一声,摇头不语。低声诵经。 徐阳逸目光从两人身上微不可查地看过。 这两人里……肯定有人隐藏了什么东西。而看到这些的自己,若不选择实话实说的那个人,很可能就会长眠于此! 这是一场赌博,不放开两人,可以。但是,所有人都得困死在这里! 放开……放谁?谁才是那个“真?”谁才可以真正放自己一条生路? 没有利害的选择,只能选择坦率的人,至少……对方敢作敢当,他们,活下来的机会要多一层。 看似没有打斗,没有斗法,实则生死只在一念之间! 一侧天堂,一侧地狱。 “可惜……”小青戏谑地看向法海:“他猜到是大能重修,却绝对没想到是何等大能。他拙劣的手段反而让许宣记忆全面苏醒。他被迫躲入蟹腹之中,外加姜尚助武王伐纣已经满身杀孽,不愿在造杀孽。这才放了他一次。没想到……他竟然贼心不死!暗算姜尚不成,反而利用小青找到了本宫本体!!” “这,也就是千年白蛇会被镇压,而五百年的小青却逃过一劫真正的理由!” 现场一片沉寂,小青胸口微微起伏,许久后,她才恢复了平静,微微一笑:“本宫唯一的脱身机会,便被这老秃驴和该死的白素贞横插一手……不仅功亏一篑,更让姜尚记起了本宫……呵呵呵……法海……本宫即便今天出不去,你……也就留在这里陪本宫吧!” 法海微微一笑:“以身镇妖,即便贫僧陪你,又有何惧?” 没有任何声音了。 法海闭目诵经,小青的目光,一个个从所有人身上扫过。 故事,到此结束。而如果现在有人说,他们只是来听这个故事的,法海可能没什么。但是小青……却绝对会让这个人横死当场! 是的,故事,结束了。现在,是做选择的时候! 如果你们不想死,你们必须放开其中一个人!这,就是这片寂静的无声台词! 小青在看其他人,其他人的目光,全都落在徐阳逸身上! 法会低垂双目,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样子,你就是这些人的领头羊了。”小青目光终于看向了徐阳逸,稍微仔细地看了他一眼,随意点了点头:“资质不错,即便近古修士,也是万里挑一。” “选择吧。”她看了一眼之后,目光再次变冷:“本宫可以承诺,绝不动你们一分毫毛。亲自送你们出丹霞宫。本宫虽不算好人,说过的话,却绝对说到做到。” “阿弥陀佛。”法海念了声佛号,平静地开了口:“施主,贫僧想方设法吸引人进来。看样子,如今的修士和我们这批古修,已经思维不同。贫僧已不求帮贫僧镇压此妖,只要不解开封印,即可。” “而贫僧,自然会送施主出去。” 徐阳逸没有开口。他很清楚,现在,这两位修士对他们无比客气。但是……一旦选择错误,拔出那把剑之后,他们会看到真正的恶魔! 选择谁? 谁才会应允诺言,送自己一帮人出去? 他此刻,仿佛走在一条钢丝绳上,走错一步,他,连带着所有人,都将陈尸于此! 若小青所说是真,法海决不可选!一个为修行境界已经丧心病狂的人,怎么可能让这些知道了他秘密的人活着? 若法海所说是真,小青远比白蛇残忍!更是白蛇传中的最终boss!杀他们几个,只能用四个字形容----随心所欲。 放她出去,整个修行界都可能有想不到的后果!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深吸了一口气,他目光如同磐石地看向两人,这个关系着生死的选择,是他修行至今最大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