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丹霞宫(五十四) - 最强妖孽

第235章:丹霞宫(五十四)

他没有立刻选择。而是在飞行法器上打坐,闭目沉思。将两人说过的话,再仔细梳理了一次。 诚然,丹霞宫,还有无数谜题。比如,壁雕是何人所刻?魏忠贤怎么会在这里?活帝器为什么会在魏忠贤身上?但是,这一切,现在都比不过这个选择重要。 没有人催他,这点时间,虽然对于两人都是度日如年,但是,他们已经度过了太多太多年。心中再如何焦急,也绝不会表现在脸上。 一个小时过去,两个小时过去……足足三个小时后,徐阳逸终于睁开了眼睛,眼中闪过一抹绝决。 “我有几个问题,还请前辈回答。” “问吧。”小青眉头微皱,却并未表露出来,淡然道。 法海念了声佛号:“若是难以选择,便不需选择。贫僧坐化于此,又有何不可?” 徐阳逸拱手道:“晚辈已经有了决定。不过,在此之前,晚辈要在再次问一句,刚才各位所说,全部都是实话?”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没有做声,而是仔细回忆起了刚才说过的话。许久,小青才点了点头:“句句属实。” 法海也笑了笑:“贫僧同样。” 徐阳逸眼中,再次闪了闪:“那么……晚辈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在这里,两位能不能清晰地知道外界?” “只能模糊感知。”小青淡淡道:“本宫化身,与本宫联系无法紧密。” “这个模糊,是到什么范围?”徐阳逸紧接着立刻问道:“能不能看到电视?网络?书籍?” “不能。本宫甚至不知道何为电视,网络。”小青斩钉截铁地说道:“本宫的化身与本宫的联系,五年一次,一次一个时辰,根本无法说明五年内本宫让她查的东西。更别说去看这些新兴事物。” 徐阳逸点了点头,看向法海:“前辈也是如此?” “然也。”法海点头道:“贫僧修为不如此妖。自然做不到如此。” “我明白了。”徐阳逸眼中,已经完全闪亮了起来。 终于……找到那个关键点了! 确实……有一个人……撒了弥天大谎! 从一开始,那个人就没有说实话! 而想到这个关键点之后……他有了新的选择! 他静静地走向了法海,小青的目光,倏然火热了起来,刀子一样看着徐阳逸的后心,嘴唇微颤。想说什么,却根本说不出来。 “他选择了法海前辈?”猫八二呼吸都不敢呼吸,这个时候,一步选错,接下来,就是他们丧命的时候! 无人敢不紧张!无人能不紧张! 就算是法会,此刻也气出如牛,拼命转动念珠。 不要错……不能错!所有人,心中都在祈祷着。 无声的杀气,无形的紧张,让这片空间,针落可闻。 徐阳逸走向法海,一直走到对方的面前,深深看着对方,法海脸色无悲无喜,仰天长叹:“真真假假自有定数……天意啊……天意……” “前辈。”徐阳逸笑了,在两人出现后,第一次笑了。 他抱拳拱了拱手:“是的,天意。” “前辈没有一句真话,晚辈实在是无法相信前辈。” 法海仰天长叹的脸,叹不下去了。 他首次露出了惊愕的表情,愕然看着面前的徐阳逸,仿佛要把他的身影映入脑海中一般。 “刷拉……”法会手中转动的念珠,倏然停止,同样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 “哈哈哈!!”小青无法压抑的,兴奋至极的长笑声,从身后传出:“老秃驴,因果报应……天道从未饶过谁!千年之后,你的果报,还是到了!” 徐阳逸的选择……是小青! “是她?”赵五爷死死咬着嘴唇,虽然徐阳逸的选择已经出现,但是……一刻没有离开丹霞宫,这种心情如何放得下来? 两位前辈,看上去对他们礼遇有加,实则是有求于人!若不是他们此刻无法做到,现在,他们就已经是一具死尸! 法海深深看着徐阳逸,很久,很久。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淡淡道:“你如何看出来的?” 假的? 法会手中的念珠,沙一声全部散落法器背上。 法海……这位前辈佛宗,说的话竟然是假的? “他亲口承认了……”方程的心都提了起来。现在,看似是选对了人,只不过,他们活下去的希望,大了那么一丝而已! 徐阳逸在说完那句话之后,立刻坐上追云雀冲到了小青身边。听到法海的话,拱手笑道:“不仅如此,晚辈还知道了一件事……” “哦?”法海的脸色一样平静如湖,哪怕小青一旦脱离封印之后,他必定死无全尸! “这件事……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徐阳逸心中的信心,已经如同火焰一样燃烧了起来。 他……想通了……一切都想通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这件事,晚辈暂且不会说。不过,晚辈可以告诉前辈,您说的一切,都无懈可击。余前辈境界在您之上,实力高绝。一旦放她出去,整个修行界都可能生灵涂炭。她的本身,就是最大的顾忌。但是……你有一句话说错了。” “哦?”法海也笑了:“哪一句?” “本圣君在此数百年,无时无刻不在思考,有人进来了之后如何脱困。怎会有说错的地方。” 圣君! 所有人目光都一凛,金丹,真人,元婴……有古籍记载,称为真君。圣君……这是何等境界! 徐阳逸抱拳,深深鞠了一躬,这不是对对方的身份忌讳。而是对对方境界的尊敬。对对方能披荆斩棘走到这一步的尊重。 “正是因为您无时无刻都在想这件事。才会采用您认为对您最有利的办法……您记不记得,您曾经说过降香水斗这个词?” 不等法海开口,他目光闪亮地接着说了下去:“我再问了一次,余前辈说,他都无法太久接触外物。您,更加不可能。那么……这个从后世无数戏曲,书中才有的词,您是如何知道的?” 一句话,子落无声! 所有人都感觉眼前豁然开朗,没错……如果谁都没时间注意这些,那……他又是如何知道降香水斗? 这一点,小青同样想到了,立刻沉声道:“本宫敢发下心魔大誓。降香水斗,绝无此事!白素贞彼时不过刚刚进阶,根本不可能调动如此大的海潮!” “这个词,您只说了两次。”徐阳逸深深看着法海:“而我们现代修士,有个更直白的叫法----水漫金山!” 法海长叹了一声:“就因为此?” “是的。”徐阳逸深深拱了拱手:“所以,对不起了。” “或许,当初的百姓也这么叫?”法海不徐不疾地说:“戏曲,也是从古传来。未必本圣君当日就没有这个叫法。” “是啊……”赵五爷眉头也皱了起来,抬头看着天空,从他这里,正好能看到徐阳逸的身后。 “也许古代也有这个叫法啊……”话音未落,猫八二已经死死拉住了他!拼命用眼色朝着徐阳逸射去! 赵五爷疑惑之下,仔细一看,却立刻呆住了! 徐阳逸此刻,处于法海的对面,小青的身后,他此刻做了什么,谁都看不到。尤其……两位前辈已经被禁锢了灵识,更不可能灵识探查。 他看到了……徐阳逸的手,做出了一个“o”的手势。 “o……?”他眉头紧皱,猫八二却极其凝重,极其小声地凑到他耳边,咬牙道:“不是o……这是,三!是三!” 三?三……三?!?三!! 赵五爷差点跳了起来! 他震惊地看着徐阳逸的背影,对方是用这种方法告诉他,这里,有第三个人?! 圣君……不知何等境界!法海自称圣君,小青境界比他还高!三千年的妖王!竟然还有第三个人?还在两人中间活了下来! 但是,随即,他脑海中就一亮! 明白了……他明白了! 徐阳逸刚才说的每一句话,或许是对着小青和法海说的,但是加上这个手势,就是对他们说的! 这两人,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被禁锢在这里。如果有化身行走人间,带来的信息堪比古代的八百里加急!绝不可能是什么戏曲,书籍。而是他们迫切地想要脱身的办法!无它,他们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 而法海居然知道这一点,那么……是谁告诉他的? 必须……有一个人,长期和法海隐晦地进行交流,他才可能对现在的世界,现在的时代了解得如此清楚! “莫非是……”他心中,忽然涌起了一个荒诞不经的想法。难以置信地看向身后。 降香水斗,来自于警世通言明末的版本……对方既然带来的是明末的版本……明……明朝…… “哈哈哈!”天空中,响起小青惊喜之极的仰天大笑:“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本宫竟然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法海……你莫非以为,只有你在为出去做准备?”她满意至极地看着徐阳逸:“你可知道……本宫,在五年前,便见过此子。” 徐阳逸目光一闪。 五年前…… 自己消失的三年…… 果然,只有这等大能,才有这种近乎神迹的神通! ¥¥¥¥¥¥¥¥¥¥¥¥¥ 今天四更,发完剩下的章节 另外,水不水,良心说话,是水是情节还是,大家心里有有杆秤。我也不多解释 最后,本来这本书不想爆发的,太累了,曾经前两本多次爆发写通宵,我会告诉各位读者我已经快秃头了么?秃大叔的中年生活伤不起啊……不过,这次是微信上的纵横码字活动,也拼一把得了,这个月,目标每日三更,争取……当然,很可能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