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丹霞宫(五十五) - 最强妖孽

第236章:丹霞宫(五十五)

谜团,一个个解开。 “前辈早已见过他?”法海的脸色,已经无比阴沉,咬牙道。 小青冷笑一声,根本不看他,而是看向徐阳逸,笑道:“小辈,你可知道,为何天启六蚀前四蚀对你不起作用?” 徐阳逸让自己脸色一切如常,摇了摇头:“不知。” 余青霖轻轻挥了挥手:“看看你的丢失的左臂。” 徐阳逸低头一看,目光倏然闪烁! 这一挥,仿佛挥散了他身上的一层禁制一般,他赫然发现……他的断臂处,根本不是骨头!而是…… 一节藕! 一节雪白的莲藕! 而他的肉,骨头,血液,竟然在伤口处呈现出一种莲叶,海水的质感! “你,数年前就来过这里。”余青霖满意地看着徐阳逸的伤口,淡然道:“当时,你已经被不知道哪只后辈打的重伤。若非本宫出手,将你全身重铸以莲花之身,你觉得……当时你的伤势,能活到现在?” “这可是本宫的独门妖法,莲花转生第一重境。其中玄奥无法言述。”她微微一笑:“你……只需帮助本宫脱困,这一式神通,本宫定当完完整整交给你。” “我们,早已不是第一次碰面。” 她转头,看向面若死灰的法海:“当日……本宫在这小辈脑海中塞入一粒菩提子,作为本宫的后手之一。此物……可是难得的宝贝。他的思维,会因此无比迅速,缜密。小辈……” 她满意地看着法海的表情,转头看向徐阳逸:“这几年,你是否觉得,你往往波澜不兴,仿佛筑基,甚至金丹的后辈心思。更是思维敏捷,别人不能想到之事。你转眼便能想到?” 原来如此!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他的性格本就能冷静得下来。对此并没有太大感觉,但是,思维确实举一反三。的能力,也确实远超以前! 没想到,竟然是在三年中,作为小青的一枚棋子,被改造过身体。 又一个谜团,再次解开! 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小青,真不知道啊……如果你等下知道了我的选择……知道了正是因为你这一粒菩提子才让我想到了这么多,你……又会是何等反应? “拔出本宫胸口的剑。”小青的目光,已经无比炙热,三千多年的等待……终于要成为现实……想到这里,她几乎忍不住仰天长啸! “本宫许诺你,只要本宫脱困,将会收你作为亲传弟子。这里的人……”她目光微微一扫:“本宫保他们进阶金丹。” 金丹! 所有人都呼吸不畅,何等境界,才能直言保送金丹? 就在这时,法海双目中,陡然射出两道红光!以徐阳逸根本无法躲避的速度,电射而去! 但是,他仿佛还想加剧灵光的威力,却脸颊抽动了一下,再也无法动弹。 然,即便如此,这两道光,在徐阳逸眼中亮起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决计无法躲过! 看似不大,只有手臂粗细,然而里面蕴含着一种让他为之心颤的力量! 别说让这两道光打中,就是扫到一点,都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好大的狗胆。”小青一声冷笑,口中同样吐出一道青光,竟然后发而先至,在徐阳逸前方截住了两道红芒。随即…… “轰!”一声剧烈的震荡!徐阳逸根本没有任何准备,或者说,他准备了,身体却根本无法跟上。就在他眼前,一个巨大的灵气光团陡然爆炸! 两招形成的灵气波动,小青纹丝不动,却瞬间将停在原地的徐阳逸,如同狂风吹向鸟雀,刹那间直接冲出数百米外! “扑!”徐阳逸一口血喷了出来,眼前,全是金色和黑色的颜色。根本看不清一切,胸口如同被万斤重锤击中!没有一声惨叫,因为脑海直到现在都反应不过来!因为被冲击倒退的速度太快,竟然在天空中形成了一条直线! “恼羞成怒了么?”小青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再次吐出一道灵光。下一秒,徐阳逸眼睛一闪,周围的空间晃了晃,竟然诡异地回到了小青面前! “扑!”一口鲜血,从嘴里根本不受控制地喷出。胸口这才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心脏跳动的速度快得诡异,脸色苍白的仿佛白纸。 法海冰冷地看着他。没说一句话。 徐阳逸驾驶着追云雀,用最快的速度飞到数千米之外。小青冷笑一声:“无妨,你蹲在本宫身后,他区区神通,根本伤不了本宫分毫。” “前辈。”徐阳逸看到距离够了,这才深吸一口气,拱了拱手:“但是,晚辈并没有打算为余前辈解开封印的打算。” 刹那间,一片让人心悸的死寂笼罩了全场。 片刻后,小青的声音幽幽响起:“敢拿本宫开玩笑的……你还是头一个。” “你可知,不解开封印,你们将永困于此。” “你可知……莲花转生,若无后续神通,你永远止于第一重境?” 徐阳逸笑了,两边都不解开,这两人,却绝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们,这才绝不会真正出手伤了现场的这些人! 人,总归有念想。有了念想,就有了顾虑。 这两人,念想比谁都大!顾虑……也比任何人都大! “永困于此,倒也未必。”徐阳逸收敛了笑容,咬牙道:“晚辈,还想试试。” 小青冷笑连连,试吧……试吧……这个丹霞宫底,进来过的人绝对不算多!屈指可数!脱困,这是她的夙愿。已经等了数千年,不在乎再等一百年! 只怕…… 她冷眼看向徐阳逸,只怕你进阶筑基的时候,就会求着要出去了吧……就算你无法筑基,本宫也会亲自指点你筑基,不过三十来年而已,本宫……还等得起。 但是,下一秒,她的瞳孔却倏然尖锐了起来! 徐阳逸,朝着后方大喝一声:“现在不出来?还等什么?” 有人? 小青几乎惊出一身冷汗。 这怎么可能!让自己不察觉的,全是那些活得比她还久的古修!但是这些古修,不是全都消失了么? 随即,她就摇了摇头,不可能的……从化身带回的信息,她也知道,这是末法时代,金丹已经是ding峰。那些比她活得还久的,哪一个不是传说神话?怎么可能还在地球上活着? 天空中,一片寂静。过了十秒,一个纤细的声音才悄然响起:“徐仙师思维缜密,咱家佩服无比。” “是你?!”这一次,小青,和法海同时惊呼了出来! 是的……他们都隐瞒了……法海隐瞒了白蛇传的真相,他必定在解开封印的一刹那杀死所有人。而小青……隐瞒的,就是这个人。以及……他背后潜藏的那一个天大的秘密! “你竟然还没死?”法海脸色,已经化为一片冰寒:“为何本圣君和前辈感觉不到你的存在?你若活着……” 他牙齿都磨得“咯咯”响:“又为何……答应了本圣君,却不来营救本圣君!!!” 其他人,都呆了。 还有人……真的还有人! 徐阳逸的推断……竟然没有错! 而这个人……他们竟然听到过他的声音!就在不久之前! 魏忠贤!李进忠! 一个身影,踩在水上,悠悠飘来。人未至,手轻轻一挥,一把珠光宝气的短剑,已经飞到了徐阳逸等人上空,随着“嗡”的一声,一面金色护罩打开,将所有人都圈到了里面! “帝器!”小青脸色顿时难看拿了起来。魏忠贤……权倾朝野,他拿出来的帝器,绝非等闲! 起码……从这把剑上,她就感觉到了煌煌帝威! 这,不是一把她现在被压抑的状态,就能一击击破,并且斩杀所有人的帝器! 仿佛是考量了她此刻的境界,量身订做的一般! “尸体……活了?”猫八二瞠目结舌地看着魏忠贤,他,就好像刚从棺材里走出来的一样。栩栩如生。并且双目并非呆滞,而是神光闪烁。 他现在,是有灵智的! “奴才魏忠贤,见过主子。”魏忠贤飘到徐阳逸下方,立刻跪在下方水面上磕了个头。 “是他……真的是他!”赵五爷惊讶地浑身乱颤,刚才他就在想了,如果说……这里还有第三个人,这个人,能拿到明末的作品,并且如此详细地解释给法海听。那么……这个人,非魏忠贤莫属! 徐阳逸后退一步,摇了摇头,这条剪不断理还乱的线,终于露出了他所有的真面目。 三个人……这里,从一开始就有三个人!一人,一妖,一个死人。当魏忠贤出现,最后的谜团,也会得到解答! 魏忠贤恭敬,他能猜到七八分,必定是和活帝器有关。但是,他却不能拿着这种恭敬当做理所当然。起码在弄清对方的意图之前,绝不可能。尤其…… 让魏忠贤跪在自己面前听用,那自己……算什么? 这种感觉很微妙呀…… “咱家并非修士。”魏忠贤的笑容很独特,仿佛特意练过一般,让人一看就感觉笑的如同春风拂面。他朝着徐阳逸深深一躬:“咱家只是个凡人,怎能和仙师比肩。您可是九天之上的神仙般人物,咱家能看您一面,已经是几世修来的福果。” “魏忠贤……”小青闭着眼睛,咬牙切齿地喊出他的名字:“你既然活着……为何不履行当初的诺言?” “哎呀……这可叫咱家难办了。”魏忠贤老脸笑容依旧:“咱家只是陛下的狗。陛下让咱家干嘛,咱家就干嘛……两位神仙可能不知道,在皇宫大院里面儿,陛下的威严,对于我们做犬马的,可比神仙浓厚多了……” “魏忠贤。”法海用冰冷的目光看着他:“那又为何……我等感觉不到你的存在?” “神仙当然感觉不到咱家的存在了……”魏忠贤笑道:“咱家都是个死人,您两位神仙,怎么可能感觉到死人的灵气呢?” 没有人再开口,终于,丹霞宫中所有活着的人,或者不是人,全部聚集到了一起。 小青和法海隐藏的东西,终于……要露出水面。 现场气氛无比凝重,小青,法海没有开口。魏忠贤如此善于察言观色的人物,更不会开口。而徐阳逸那边的人,更是震惊于眼前这诡异的组合,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许久以后,徐阳逸率先开了口:“魏公公,壁雕……是你做的吧?” “回主子的话。”魏忠贤到现在都没从水面上起来,听到徐阳逸开口,柔声道:“正是奴才所刻……不过,方才奴才听到两位神仙都讲了个故事。正好,奴才这里也有一个故事,不知道主子想不想听。” ¥¥¥¥¥¥¥¥¥¥¥¥ 下一更,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