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丹霞宫(五十七) - 最强妖孽

第238章:丹霞宫(五十七)

徐阳逸没有再想下去。 线索太少了。而且……如果明光宗发现的真的是这种东西!这个修行界……就乱了,彻底的乱了! 一切修行文明的基础理论都将受到强烈抨击,甚至不少修士的理念都会崩塌。 仙,修行者的至高巅峰,传说中飘渺无踪的存在,这个词语的诱惑,足以让整个世界的修行文明都翻天覆地! 无论华夏……印度……希腊……欧美…… 不能再猜测了,就算是猜测,徐阳逸都感觉,自己的心都在狂跳起来。他几乎不敢想象,如果……有那么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明光宗发现的真的是和这个东西有关的蛛丝马迹,自己会如何做。 “明光宗让你给两位看的那页纸,你放在哪里?”他沉声问道。无论秘密是什么,首先,要收集齐足够的线索。 “好让主子知道。”魏忠贤此刻已经抽回了心神,鞠躬道:“光宗万岁爷死前,给奴才最后一道密旨。让奴才永镇于此,以身化为此间封印。奴才也不知如何做到。只不过张天师给了奴才一道异常古旧的符箓……” “天师符……”小青咬牙切齿地闭目喃喃道:“道家至高三宝……他还真是舍得……光宗死则死了……竟然还不让本宫出去!” 徐阳逸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就算再怎么寻仙,首先,明光宗至少是一个皇帝。他还是得为朱家天下考虑,自己和魔鬼有了交易,如今自己身死,怎么可能还放这两个妖怪出去? 这么做,符合一个帝王的基本做法。 所以……魏忠贤虽然来到了这里,密旨却是不允许带出任何一样东西。 “同时,万岁爷告诉奴才……”魏忠贤鞠躬更深,看了徐阳逸一眼,谄媚地说:“日后……定会有人手持帝器来到这里……万岁爷的原话是‘见其人如朕亲临。’” “而那页纸……被光宗万岁爷……带进了明十三陵之中。同时……”魏忠贤咬了咬牙,看向下方水底:“大明宫……有十万太监,这里,埋藏了当时和这件事挂钩的所有太监……一共……五万四千八百六十二人。而所有人……尽皆是为了加固此间阵法,奴才却是此阵核心。” “我就知道!”赵五爷目光如火,大笑道:“老夫就知道没错!老夫早就说过,这下面阴气极重!绝对是个万人坑!五万人啊……整整五万人!” 所有谜团,在此刻,全部解开。 之前困扰徐阳逸的谜团,比如丹霞宫到底有什么,比如黄泉路的来历,比如黄泉路中诡异的空间,在这一刻,随着最后一个人出现,已经坦坦荡荡,毫无遮掩。 道藏,只是表面。听到这里,他明白了一点。这第九部道藏,天师张国祥编撰的道藏,并非市面上的道家秘典。而是……一部真正的,属于修行界的修行秘法!涵盖几大旁门,各种ding尖神通的大囊括! “所以……这叫万历续道藏,纵观历史,却并没有真正标注了‘万历道藏’的东西。或者说……”徐阳逸掀开衣服,他的目光,若有所思的看向了胸口,他已经将那把小剑挂在了胸口之上:“这……就是万历道藏!魏忠贤所说的,是明光宗能让他看到的,凡人以为的‘万历道藏!’” “或者说……那一页纸,才是真正的‘万历道藏!’”徐阳逸沉吟着,目光微微闪烁:“这一页纸,才是帝器要告诉我真正的东西!” “明十三陵么……”他抬起头,目光似乎穿透整个丹霞宫,看向遥远的帝都:“是否……你真的发现了那个传说的踪迹……” “主子……”魏忠贤却眼睛一亮:“这把剑……好生熟悉。奴才,奴才仿佛在哪里看到过它?” “哪里?”徐阳逸停下思索,立刻追问。 魏忠贤冥思苦想,忽然点头道:“是了……道藏编撰完毕之后,一日,万岁爷连夜召见张天师。奴才在一旁伺候。晃眼好像看到过,万岁爷给张天师的一张纸上,就画着这个东西……并且,还不止一把的样子。容奴才想想……” 片刻后,他肯定地说道:“没错,就是那天之后,万岁爷让奴才带着那页道藏,赶往了这里!” 徐阳逸沉吟地看着胸口的小剑,忽然笑了笑。 也罢,现在所有的谜团,都解开得差不多了。真正的大秘密,只剩下一个。这比刚入丹霞宫时什么都不知道好了太多太多。 他无声地站了起来。扫视全场。 一千多人进入丹霞宫,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他们。 不到十个人……多少精英命丧于此,最后,赵五爷,猫八二,李宗元,这样并非精英的修士,却活了下来。 他没想过要为这些人报仇。相反,这一段漫长的旅程,正是他们,将徐阳逸的求道之心浇筑得无比坚固。 这是一种心理上的豁达。 “两位前辈。”徐阳逸朝着空中拱了拱手:“晚辈有一桩交易,不知前辈愿不愿意听一下?” “呵呵……”小青笑的杀意森森:“你还敢和本宫谈交易?用你的命么?” 刚才,她和法海无比惊惧,那个秘密……关系太大了……甚至直通古修……远古时代!或许上古时代!启蒙时代! 然而,很快她们就发现,魏忠贤根本不清楚。那些只鳞片爪,徐阳逸一行人完全无法推断出那个大秘密的真相。 即便她们知道了一位皇帝因为发现了它的蛛丝马迹,都让轩辕剑立刻动手。但,那又如何? 最重要的……是自己尽快出去,迎接那个天大的秘密降临! 时间……已经不多了! “若两位前辈向晚辈开放丹霞宫……” “呵呵呵……”法海笑容中,杀意更加露骨:“你,下次可还敢进来?” “那么晚辈,会每月将现在修行界的一切资料,带进来。” 两人的声音,倏然停止。 数百年上千年的顾忌,气海被锁住,修行都成为奢望!但是,最痛苦的不是不能修行,而是那种无边的,看不到头的寂寞。 一分一秒,一日一夜,一年一月地苦苦煎熬,他们……比任何人都明白孤独,寂寞这两个字的含义。 这一句话,刹那间动摇了他们的想法。他们心中的恐怖杀意,以一种春阳化雪般的速度,飞快地消弭下去!甚至自己都没察觉,杀意仅剩下残留的一丝。 “你想要什么?”十分钟后,小青寒声开口。 徐阳逸眼睛一亮:“两位前辈……应该在外面也留有东山再起的宝库吧?” “放肆!!”“小辈好胆!”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开口,太无耻了……开始就要一座宝库?你怎么不去抢! 徐阳逸笑了,就在刚才的对话中,他还肯定了一件事…… 这两个人,恐怕根本不知道现在的娱乐生活有多么丰富。宅这个词……是在是太符合他们现在的情况了,简直是量身定制。 “两位前辈,恐怕到现在为止,对于外面的世界,还不是很了解吧?”他拱了拱手,笑道:“魏公公死于明末,明末之后,两位可知道现在处于什么时代?” 小青和法海都没有开口,这同样是他们急需知道的东西。然而,每次和化身的联系,就只有那么一点时间,了解自己最想知道的都不够!“急需”这个词,就得往后排一排。 “你有办法?”许久,法海才看似淡然地开口道。 “晚辈有一件法宝,可看目前地球上大致发生的东西,并且,可以精确到每一个地方。只不过,并不能由两位选定精确到何处。” “哦?”小青目光亮了亮,佯作平静地说:“叫什么名字?” 徐阳逸顿了顿,轻咳了一声:“电!视!” “咳!咳咳咳!”方程猛然咳嗽起来,咳得山崩地裂,一发不可收拾。 其他人,也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用电视换宝库……几千块钱的电视……无法估量的宝库……这……怎么算起来……好像都很不对等啊…… “不……不对……”玄诚子忽然笑了:“诸位,着相了啊。诸位觉得,这两位前辈,我们除了放开他们,还有什么东西是他们看得上的?” 赵五爷想了想,摇了摇头。 确实没有。 “但是……电视却不同。”玄诚子佩服地看了徐阳逸一眼:“这个东西,在我们看来已经习以为常,甚至根本不想看。但是,在这两位大妖看来,却是无比新奇。并且……能让他们了解到,现在他们想知道的东西。” “虽然不够全面,然而放在这里,就是沙漠中的绿洲。不仅能让他们了解,更能帮助他们度过煎熬的时间。任何东西,都有它的用途,只是看是不是用在最合适的地方。” 他目光灼灼地看向徐阳逸:“放在这里,就是将电视运用到了极致!” 小青和法海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有一丝茫然。 显然,他们并不知道电视为何物! “此法宝,果真如你所说,让我等能在此处观看世界?”数秒后,小青开口:“据本宫所知,即便那些大能,也做不到这一点。本宫知道,这一界无比广大,魏忠贤说过,还有海外诸国……” 徐阳逸强忍心中的笑意打断了对方,肃容道:“这世界,本是一个球形。电视上,不仅能观看世界上海外诸国,更有华夏各省的大事。法宝电视中,有一台……不,一道神通,名曰,全天候播报华夏发生的各大要事。另外还有数道神通,可以看全球,甚至地球之外的景象。” “地球之外?”法海眼睛一亮,随后看向众人:“他说的,可属实?” 所有人强忍心中笑意,点头如啄米。 这就是知识的差距啊…… “幸亏现在是修行文明……”泉凝月叹了口气:“否则……闷头苦修,也只会如同他们一般……” ¥¥¥¥¥¥¥¥ 看了我前两本书的读者,都知道,我不爱在章节末尾写什么,不是不写,是很少写,今天,例外一下 丹霞宫副本的最后一张,11点! 最后,求订阅,求月票,希望看盗版的,以及其他渠道的读者,能来网官网或者app来个订阅,毕竟,有爆发不加订阅很让作者失望的,既然爆不爆发都一样,还爆发什么? 又累,又没好处,谁愿意干?作者的经济都是和订阅挂钩的俗话说,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盗版的各位读者,如果有能力,转正可好?莫让盗版成为习惯啊 ps:最后的最后,补一下群和普通群,群公告有写……本来现在手头应该有几十张存稿的,然而……最近o7、0开了,作为一名资深撸友,麻溜地滚去玩了几天山口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