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断臂 - 最强妖孽

第240章:断臂

轻微的眩晕感出现在徐阳逸脑海中,他睁眼的时候,已经再次来到了进入黄泉路的初始地点。 所有活人……他自己,方程,猫八二,玄诚子,泉凝月,赵五爷,六个人还醒着。昏迷的李宗元,易老五,九姐,则是被传送出现到了他们旁边的地面上。 所有的人,都闭目打坐。魏忠贤和玄诚子如影随形地跟在徐阳逸身边。魏忠贤目光带着一抹寒芒,微微扫了一眼,低下头轻声道:“主子。要不要奴才下手,把他们……” 他含笑在脖子上轻轻一拉,脸上的神色丝毫未变。 徐阳逸抬了抬眉,真不愧是当时的大奸臣……在座所有人……或许筑基前辈手下的人命加起来都没这老货手底下的多。不忠于他的,杀。不顺于他的,杀。不能掌握的,杀。九千岁这个名号,绝非浪得虚名。杀个把人,无论是不是修士,对方绝不会有一丝心理负担。 但是,他并没有立刻点头。 除了刑天军团之外,易老五,九姐,皆可杀之。九姐更是明家之人。不过…… 他摇了摇头。 杀不得。 现在想都能想到,外面……有不知道多少家族,势力,眼巴巴地等着人出来。如果出来的只是刑天军团……其他人去哪里了?死了?怎么死的?凭什么一千多人进去,活着出来的就九个? 刑天军团现在还太稚嫩,根本经不起这种风吹浪打。 而如果明家,易家,道宗,一起出来,即便刑天军团活下来的人最多,主要目标也绝不会是他。 修行,从不只是境界为尊,任何人都有弱小的时候。 看到他的目光微微波动。魏忠贤立刻谄笑道:“主子怎样说,奴才便怎样做。主子的思量也是极好的。强大的世家,自然有他们的责任。咱们只需要在他们后面躲避风雨就行了。” 徐阳逸嘴角抽了抽,压低声音道:“更改他们关于里面看到的东西的记忆。我知道你做得到。尤其,你的身份不能泄露,还有我的东西。” “圣明无过主子。”魏忠贤心领神会地笑了笑,随后手一挥,隔绝了其他人的听觉:“照主子刚才的吩咐,在传送的时候,奴才便已经下手了。这些事情,都在万岁爷考虑之内。张天师的秘传禁术,除了祖庭龙虎山张氏一脉无人可解……不过,奴婢斗胆说一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团长手下的人……” 魏忠贤眼中凶光一闪,徐阳逸扫了一眼所有的人,犹豫了一下,最终,坚决地摇了摇头。 “主子……” “我下不了手。”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山洞上方:“各人都有自己的道,抹去他们有关你和我的一部分记忆,这就是最好的办法……” 他忽然落下眼睛,看着魏忠贤:“妇人之仁?” 魏忠贤干笑着没答话。 “或许吧。”徐阳逸站了起来,靠在墙壁上,点了根烟:“是,杀了所有人看到那一幕的人,留下昏过去不能杀的人是最稳妥的……但是,我,有我的道。” “即便是错,这件事,我也愿意让我痛了之后再改过。”他看着烟头:“给他们一个机会。也给自己心中留一份良知。” 魏忠贤不再开口,精明如他,太清楚“底线”这个词了,并不是人人都喜欢别人去指点江山。 但是,对徐阳逸的做法,他是不赞成的。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些人,不就是为主子做“万骨”的么?他们的作用除了“枯”还有什么? 带点辛辣的烟味飘进胸口,徐阳逸这才让自己精神震了震,从脑海中抽神出去。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左手。 看了许久,他都没有开口。魏忠贤恭敬地立在身旁,没说一句话。 “团长。”就在此刻,一个女人的声音轻轻响起:“在为断臂烦恼?” 泉凝月不知何时停止了打坐,顺着他的目光,落到了徐阳逸的手臂上。看着那个丑陋而光荣的伤痕许久,忽然笑了出来:“现在知道烦恼了?我还以为团长永远不会有烦恼呢。” 徐阳逸叼着烟笑了笑:“当时,我不上,现在咱们就站不到这里。” “你不后悔?”泉凝月笑着问道:“修士失去某个部位,这会导致修士最基本的结印无法进行。对于凡人来说,买跟拐棍,吊个石膏就过了。但是……咱们不行。” “这个部位的诸多经脉,没了它,怎么运行大小周天?不运行如何修行?再则,少了手如何结印?某些神通需要用到手上的经脉怎么运行?”她看着徐阳逸的眼睛:“你当时当真没想这么多?” 徐阳逸叹了口气,摁灭烟头:“说不后悔,是假的。但是,有的事,明知不可为,也必须为之。” 泉凝月深深看着他的眼睛----这种沉思的表情出现在一个小萝莉模样的女人身上有些不搭。过了许久,她什么都没说。而是站了起来,右手掐了个法诀,她的左手,刹那间如同机械一样,缓缓打开。 “沙……”随着近乎无声的机括声,从那打开的缝隙中,一道道神秘的蓝色光芒缓缓透出。 这是她最大的秘密,虽然丹霞宫之后已经不成其为秘密。不过,徐阳逸这是第一次近距离观看泉凝月的“内部。” 里面……一道道玄奥的符箓密布,下一秒,泉凝月手臂中的机括猛然旋转,组装起来,不到两秒,她的左手,赫然变成了一面一人高的盾牌! 盾牌正面,雕刻着一个威猛的兽头。就算徐阳逸,都没有看清怎么从一只手变成一面盾牌的。 “此盾,蕴含一式神通。名为金刚不坏。”泉凝月没有看徐阳逸,而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可抵挡半步筑基三击,练气后期以下,此盾能抵御80%以上的伤害。” 不等徐阳逸开口,她右手再次掐了个法诀,正面盾牌闪耀出数十道蓝色灵光,当光芒消失之时,泉凝月的左手,自肘部以下,赫然已经变成了一把造型古怪的长剑! “此剑,乃是极品法器。”泉凝月仍然没看徐阳逸,抬起左手,轻叱一声,一道湛蓝色的光芒陡然闪烁,她面前的水面,轰然爆发起数米高的海潮。 “并非不能改装成更好的法宝,只是,泉某的肉身无法负担。”泉凝月收回目光,凝神看着那把剑。轻声道:“泉某的左手,一共有三种形态,还有一种是炮。同样是极品法器,并且……那把法器,蕴含一式神通,名曰……” “灭灵炮。”徐阳逸仿佛明白了泉凝月要说什么,静静地看着她的手:“你是说……” “泉某的左手,图纸名曰‘三台观月,’乃是清代一位筑基前辈留下的构造图。”泉凝月转过身,抿着嘴看着徐阳逸:“泉某身子骨弱。但是……据泉某所知,师尊手中,有五套图纸。最好的一套,乃是天载老祖赐下,名为……计都罗睺剑。” 徐阳逸目光已经开始闪动,他完全明白了泉凝月要说什么。 她没有选择直白的说明,而是以实际行动告诉徐阳逸,即便是断臂,也绝非无计可施! “计都罗睺剑,师尊给我看过一次图纸。那……”她深吸了一口气:“是古修的心血之作……称之为麒麟臂也毫不为过……团长。” 她双手飞快结印,左手嗡鸣着打开,而这一刻,她的左手,那种筑基灵气,疯狂倾泻而出! 一道道蓝色符文,如同蝴蝶飞舞一般,萦绕在她手上,而她的双手,赫然组成了一个炮型!一颗拇指大小的光球,在对方手掌中闪亮。随着这一次闪亮,徐阳逸,泉凝月,就连负手垂立的魏忠贤,都愕然抬起头来! 周围的灵气,仿佛狂风在呼啸!此刻竟然化作实质!让他们的衣袂都在疯狂舞动! “灭灵炮……可斩半步筑基。”数秒后,泉凝月长长舒了一口气,额头上满是冷汗,双手自动组合,变为原形,凝重地看着徐阳逸:“而计都罗睺剑……可抗……真正的筑基前辈!” “但是,计都罗睺剑,需要的是超强的体质。超越天才的灵识!并且,材料相当珍贵。师尊……这么多年以来,从未找到一人可以搭载这张可能是目前修行界最经典的人体法器图纸。” “它的威力……至少是三台观月图纸的十倍以上!” 徐阳逸深深点了点头。 这一次凶险至极的丹霞宫之行,他意识到了自己最大的缺陷。 那,就是神通,法器太少了。 或许,面对挑选团员足够。但是,面对各大世家的天才,绝对不够! 丹霞宫,只是他的开始,日后,谁知道自己会不会去永乐大蓝洞?小寨天坑?昆仑死亡谷? 难道次次都有两只不见天日的大妖彼此封印?次次都有明光宗留下的后手。 “实力……”他紧紧握了握拳头,心中对实力的渴望,再一次炙热而坚定。 “主子。其实,奴才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魏忠贤看着主子的脸色,立刻知情识趣地说道。 徐阳逸收敛心神,实力固然重要,但是,欲速则不达,一步步修来,才是自己的。 “魏公公请说……” “哎哟主子这么称呼奴婢,可是太抬爱了,奴才小名白眉儿,主子若不嫌弃,就称呼奴才这名字好了。” 我很嫌弃! 徐阳逸差点没吐一地,白……眉……儿?真他妈的……怎么叫怎么别扭! 然而……让他如此别扭的,是一位真正的筑基修士……而且很可能比其他筑基修士强大得多…… “我还是叫你魏公公吧。”白眉儿是绝对不能叫的,如果某次出去,叫顺口了,顺口一声“白眉儿,”所有人肯定都会认为,如此诗情画意的名字,必定是一位绝代佳人,三秒后……绝代佳人魏忠贤耸拉着老脸出现了…… 画面太美,不敢想。 ¥¥¥¥¥¥¥¥¥¥¥¥¥ 如果下午五点有更新,当天就是三更,如果没有就是二更,以后不多做说明 当然,绝大多数时候都是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