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筑基驾临 - 最强妖孽

第242章:筑基驾临

“主子,不是这么简单。”魏忠贤郑重地说:“修行,修的是一个孤独寂寞,修的是一个寒梅傲雪,修的是一个天长地久,真实不虚。这中间,大修士眼看沧海变桑田,眼看朝代兴衰。会带给人太多太多的触动。” “华夏有句古话,行千里路,读万卷书。实则,并非是说走了一千里路,就等于读了一万卷书……而是这路途中的一花一草,一人一物,对人潜移默化的改变,对人心的感触。所以,修士境界越高,越容易出现一种东西……” “心魔?”徐阳逸淡淡笑道,此刻,他也不知道为何如此,明明丢失了一臂,心情却非常轻松。 或许,这就是有了新的目标,有了值得自己去努力的事,才焕发的第二次活力吧…… 就如同当初自己走进天道那样…… “然也。”魏忠贤躬身道:“所以,高阶修士越来越少,心魔此物,乃是修行两百年以上的修士,比体障更难突破之物。也所以,高阶修士,无不是毅力高绝,心智不移之辈。” 徐阳逸点了点头:“这些话……是魏道友想的?” “不是……”魏忠贤干咳了一声:“这是光宗万岁爷说过的……” 又是明光宗……徐阳逸目光微微波动。明明只是凡人,却对修士了解得如此清楚,丹霞宫,看似揭开了活帝器所有的秘密。实则……揭开这层面纱之后,下方,隐藏着更大的谜团! 光宗……到底发现了什么? 是否……如他所想,是那个不能言说之物的蛛丝马迹? 否则……轩辕剑为何要斩杀他?而轩辕剑,又为何要阻止他去追寻? “你们在说什么?”泉凝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就记得……所有人都被青鱼杀死,只有他们逃出来。现在怎么对方说的每一个字她都明白,合起来就完全听不懂了呢? “没什么。”停止思维的发散,徐阳逸看着水中翻了肚皮的利维坦笑道:“现在,我还太嫩了……魏道友,请问可有办法收起来?” “当然。”魏忠贤恭敬地一笑:“奴才被张天师制成尸傀之后,在奴才嘴中制造了独特的空间。他老人家说了,奴才这一辈子,靠这一张嘴活到极致,也死在这一张嘴上。让奴才长个记性……” 他双手掐了个法诀,嘴猛然间长到进一米大小!一种低沉的“嗡嗡”声,随着他张嘴,沉吟传出。 随着这个声音,他面前的湖水,莫名荡起了涟漪,而地面,居然“咔咔”地震动,一块块石头都凭空浮起。 而水中……那只巨大的利维坦鲸,身体……居然诡异地,一点一点地,开始悬浮了起来! “刷刷刷……”无数的水流,如同溪水一样,从旋转的利维坦身上落下,随着魏忠贤掐诀的速度越来越快,利维坦庞大无比的身躯,竟然开始凭空挪动,朝着他们这边缓缓移动。 就在这时,徐阳逸目光一闪:“等一下。” “怎么了?主子。”魏忠贤立刻停下动作问道 “有人。”徐阳逸眯了眯眼睛:“你感觉不到?” 魏忠贤摇了摇头:“主子,奴才并非修士,这一身修为全托张天师的福气。奴才对于灵气的运用委实不熟练。” 这是灵识的运用……徐阳逸点了点头,对方早就是个死人,有没有这个东西,还很难说。毕竟,灵识相当于灵魂,只存在于活人体内。 正是因为他的灵识远超同阶,这才能感觉到……在利维坦的嘴里,有一团……仿佛非常熟悉的灵气,气若游丝,正处于昏迷状态! 是谁? 他没有多余的想法,立刻跳上了利维坦的背,让他感觉熟悉的,莫非是曾经活着的队友? “团长。”刚跳上背脊,泉凝月也立刻跳了上来。她同样感觉到了,小萝莉的脸上,带着一种毫不掩饰的兴奋之色。 这一趟血与泪的路途,若现在还能看到曾经的同伴,这种感觉,难以名状。 两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向着利维坦的嘴中冲去。 魏忠贤提前就打开了利维坦数十米宽大的血盆大口,里面,是一排排如同小山丘一般的锋利牙齿。“在那!”泉凝月目光一闪,激动地指着一处地方喊道。 在数枚牙齿边缘,有一个人……一个已经失去了半身的男子,他血肉模糊,双眼紧闭,根本看不出是死是活,只有感觉到的微弱灵识,提醒着两人,他,还没有死!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压住心中的感慨,风舞痕运转全身,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迅速而小心地扶起了那个人。 对方的身上,沾满了利维坦恶心的涎水,散发出一种恶臭,但是,徐阳逸根本没有一丝犹疑,屏住呼吸,极其小心地抹开对方脸上的血污。 “高无过?”泉凝月后脚赶到,看到对方的面容,深吸了一口气,声音都有些发颤。但是这种发颤,是兴奋过度而导致的,绝非害怕! 当初,没找到他的尸体,只看到拳套漂浮起来,利维坦一战死伤太多,水深数百米,一帮练气修士根本没法找。本以为对方已经死去,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被吞到了嘴里!难怪找不到! 一种庆幸感从徐阳逸心中升起,如果再晚一个小时……恐怕是真正的天人两隔。 他将对方抱了起来。但是,就在同一时间,他猛然感觉气海传来一阵剧痛! “团长!!!”兴奋还没有退下,泉凝月那一抹笑容陡然凝固在了脸上,这一瞬间,她感觉世界都有些空白! 气海被破! 任何修士,气海被废都无法修复!只能成为真正的废人!她绝对想不到昏迷中的高无过会忽然对徐阳逸出手! 徐阳逸同样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小腹。丹田部位,对方的手已经整个没入进去! 快!快到极致!甚至没有一点征兆!如果是同阶修士,根本不可能逃过他的灵识。但是,面对昏迷的高无过,他却根本没有感觉到对方浑身的灵气流通!转眼之间,气海已经被打穿! “十方红莲!”他一把丢下了对方,高无过已经睁开了阴冷的眼睛,嘴角带着一抹嘲弄的笑容,面对迎面而来的火龙,冷笑一声,看似间不容发的时间,他却好似闲庭信步地伸出一根手指,那条因为徐阳逸忽然重伤,体积已经小了数倍的火龙,迎上了他一根悠闲的指头。 “破。”高无过淡淡说道。随即“轰”的一声巨响!整条火龙,顷刻在利维坦嘴中炸开!照亮了黑洞一般的巨嘴中每一个角落! “扑!”兔起鹘落,徐阳逸趁着十方红莲爆发,猛然一个后跃,刚落在地上,立刻半跪下来,肚子上的血洞,嘴里的鲜血,瀑布一样往下流! “高无过!”泉凝月一声难以置信的尖叫,左手立刻变为一把长枪,直刺对方后心:“你干什么!!!” “住手……”徐阳逸睁着有些发红的眼睛,想大喝一声,却发现全身力气根本提不起来! 高无过冷冷看着状若疯虎的泉凝月,忽然嘴角微微一翘:“住……” 泉凝月,就这么诡异地停在了半空,不敢相信地看着高无过! “他不是高无过……”徐阳逸喷出满口鲜血,此人……真正的心狠手辣,一出手就要废掉自己。对方摆明了,就是要在这里将他们杀个干净! 而且……对方的境界……自己竟然感受不到对方动手的灵力波动,一指弹破十方红莲……这绝非练气期的境界! 泉凝月贸然出手,必死无疑! “你到底是谁!”泉凝月牙齿咬得咯咯响,她如同被定格一样停在半空,死死盯着面前的高无过。 高无过目光淡淡从她脸上扫过,带着一丝冷笑轻轻摇了摇头:“可悲。” 他的双脚,竟然从地面上……微微悬浮了起来!三秒后,他整个人,凭虚御风!不借助任何法器,就这样站立在了利维坦口腔中的最高处! “这是……”泉凝月倒抽了一口凉气,心中一片发寒。 凭虚御风……凌波微步……这是…… 筑基修士! 真正的筑基前辈! “若你不进来,本座看在高木崖宗师的面子上,你,是唯一一个可以从这里活着出去的人。”高无过眼中没有一丝感情:“可惜哪……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辣手摧花的事情,本座是不喜欢做的。” 本座! 泉凝月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筑基修士……这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筑基修士! 而筑基修士威力? 魏忠贤的尸傀……将所有天才杀得只剩九个!要知道,当时,现场还有几十号人!哪一个不是一个大势力的天才!最后却只有九个人能活下来! 徐阳逸强忍胸腹的剧痛,咬着被鲜血染做血红的牙齿:“你……到底是谁?” “人哪……还是做一个糊涂鬼比较好。太聪明不是什么好事……”高无过看尸体一样看了他一眼:“你到了隆肃,本座跟到隆肃,你杀这些妖怪,本座在后面静静看着你……不得不为你鼓掌啊……你竟然能活着出来……” 徐阳逸脑海中倏然一亮:“千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