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最后的了断(一) - 最强妖孽

第243章:最后的了断(一)

“是千刃前辈。”千刃再无丝毫掩饰,仰天狂笑。随着他的狂笑声,他的面容迅速变换,不到五秒,徐阳逸耳熟能详的明水省羽林卫舵主千刃,就已经站在了两人面前!一道道筑基灵压,如同秋风扫地!让两人呼吸都为止不畅! 世事轮回,自己等了如此之久……三年,整整三年!终于做到了! 就如同他对无名说的那样,如果他做不到,天下无人可做到! “你怎么会到这里?”徐阳逸死死咬着牙,血液从他嘴里泉水一样溢出,沉声问道。 “没有惨叫,没有疯狂……啧啧……一出华丽的谢幕竟然缺少了最重要的乐器。真是让本座失望。”千刃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收敛了笑容:“徐团长,现在你还没昏过去,实属难得……人之将死,本座做一次好人。” “就在刑天军团开拨的时候,本座同样秘密来到了隆肃省。”千刃冷冷看着徐阳逸的眼睛,但是预料之中的后悔,震惊并没有出现,他有些失望地说道:“结果通天之门限制练气修士以上无法进入。不过……” 他阴测测地说道:“当时进入者千人以上……加上家族足足有数千人近万人。但是,谁的注意力会放在刑天军团身上?谁不是在为自己本家做最后的准备?” “除了本座……本座的目光从未离开,却万万没想到,你们竟然没有走通天之门!” 他看死人一样看着对方:“本座在这里足足等了几天,你们才终于出来……用来做你的葬身之地,实在太美妙不过。” “哈哈哈!”他还没有笑完,徐阳逸的仰天大笑声同时响起。千刃收敛了笑容,冰冷地看着他:“你知道么……” “从看到你的第一眼,你的狂妄便让本座作呕。” “现在……”他怜悯地看了对方一眼:“跪下来,央求本座,为自己往日的一切悔过,本座或许会给你一个蝼蚁的死法……而不是五马分尸。” “轰!”话音未落,一股灵压轰然爆裂,一道蓝色的灵光,带着疯狂的呼啸直冲千刃! 千刃神色未变,甚至动都没动,灵光在他身侧炸开。他淡淡扫了喘着粗气的泉凝月一眼:“蝼蚁……就该明白自己的身份。跪下等死,本座留你全尸,也算是给高木崖宗师一个面子。” “千刃……”徐阳逸干脆坐在了地上,捂住伤口,满嘴是血的惨笑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哦?”千刃微微一笑,说道。 “反派之所以失败……”徐阳逸擦了擦嘴角的血,同样看死人一样看着千刃:“就是因为他的话太多了!” 千刃眉头微微一皱,就在这一刹那,他猛然惊觉,自己脚下十几米远的地面……竟然多出来一个人的影子! 同一时间,灵识中本能地划过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他几乎没有任何考虑!目光一缩,手掐法诀,刹那间消失在原地! “当!”就在他闪开的同时,他的原地,一张巨大无比,足足一米多的嘴,猛然合在了一起!甚至能听到上下牙在半空中发出的一声脆响! 同一时间,千刃的身影在另一处浮现,手轻轻一扬,一道白色灵光呼啸而出。电射向他原来的位置。白光在半途之中,迅速转变,飞快成为一只散发着灵力的小刀! “刷!”电光火石之间,小刀已至原地,紧接着,小刀一分二,二分三,三分无数,尽皆化为柳叶大小的银色灵光刀,漫天银刀将那里变成一个方圆四五米左右的灵力牢笼!把把灵刀穿梭,如果有人在其中,必定成为肉酱! 泉凝月咬了咬牙,正要站起来,徐阳逸带血的手却一把拉住了她。 “别去……”他咬着牙,痛的满头冷汗,一丝丝凉气和着血液从牙缝中流出:“这不是我等能参与的……” 泉凝月没有说话,只是深吸一口气,死死咬住牙,闭上眼睛,全身灵力都运转到了极致! 她如果让开……她对不起对方丢掉的左臂! 反正……今日都是个死字!现场谁能挡住筑基修士?还不如死前还了这个恩,自己好心安理得地去阎王殿! 她没有看到,随着灵刀如海,无孔不入的切割,千刃的脸上竟然越来越慎重!操纵灵刀的手都冒起了青筋。 筑基! 这是一个筑基修士! 那些灵刀看似凶威赫赫,实则他自家人知自家事,没有一把切在对方身上! 但怎么可能…… 这里怎么可能有筑基修士!?而且还明显是站在这小兔崽子一边!不……最重要的是,凭什么明明有筑基修士,他的灵识却侦测不到对方?!甚至对方出现在了自己身后才感觉到! 刹那之间,攻守易位! 他一掌废了徐阳逸的气海,若徐阳逸不死……出去之后,他绝对活不下来! 暗算金丹弟子这一条,就足以让他死上千万次!即便古松老祖不发话,那些为了迎奉金丹老祖的同为筑基修士,也会翻地皮一样找出来自己!一刀格杀! 可以说……天下,都没有他的立锥之地!将比死更痛苦! “这里……怎么会有筑基修士!?而且还从秘境中走出?!”他甚至还没看清刀光包裹的是谁,心中一横,他深吸了一口气,猛然一握右手,五根指头上,立刻出现了五道符箓! “天门开……”他目光凝重,一指点向那一片如同白色灵蝶翻飞的数米空间:“地门开……” “咔擦……”刀光之上,竟然出现了一道古旧的灵气幻化的门扉。上面贴满了仿佛被风一吹就散去的赤红符箓,足足两米高大,此刻,随着一声轻响。古门徐徐拉开,无数符箓飘飞,而一阵让人汗毛倒竖的鬼哭之声,从门中传来。 “千里童子送魂来……”千刃一根根指头徐徐伸出,每伸出一根,大门就多打开一分。 “荡荡游魂,何住留存,三魂早将,七魄来临……”说来长,实际上,不过仅仅两三秒时间,千刃怒喝一声:“五鬼拘魂!” “轰!”随着这一声,身后的门扉仿佛化身一个黑洞!拼命往其中吸取着什么,但是,诡异的是,这不是真正吸力,或者说……这是真正的吸力,却吸的不是物体! 泉凝月的瞳孔,倏然间涣散了,徐阳逸眼中一闪,猛地抓起胸口挂着的那把小剑,一剑刺进对方胳膊! “呵!”泉凝月瞳孔再次闪亮,猛然打了个寒战,难以置信地看着空中那场斗法,万万没想到,自己离得这么远,同样受了影响! “这是拘魂。”徐阳逸喘着气,刚才虽然只是轻轻一动,但是对他来说,却仿佛扯动全身经脉,痛彻骨髓。 泉凝月咬牙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却立刻抬头死死盯着银光之中:“魏,魏道友……他……他……” 这里不允许筑基修士进入,她认为对方最多半步筑基! 在这种攻势下,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没事……”徐阳逸冷笑了一声,剧痛让他声音都有点抽,狠狠地笑道:“他……会真的把千刃撕碎的……” “嗡嗡嗡……”古门剧烈颤抖,千刃的神色,从惊喜,变到惊疑,变到震惊,五秒后,他额头的汗珠已经一滴一滴滴了下来! 怎么可能! 五鬼拘魂……拘的是魂!而这个人…… 没有魂!! “轰!!!”随着一声巨响,白色,黑色灵光,同时炸开!刀光散尽,魏忠贤手中捧着一方大印,站在原地。 随着黑白灵光炸开之时,一道纯粹的金色灵光光环一般爆发!如同潮水一般,摧枯拉朽地让所有属于千刃的灵气偏偏飞散。而千刃如遇狂风,猛然被吹得倒退不已。 “道友究竟是何人!!”千刃迅速稳定住身形,死死地盯着对面的人! 穿着古代的衣服,一声大红,须发皆白……明明是初期修为,却强的离谱! “咱家啊……”魏忠贤仿佛有些留恋地看了看那方金色的大印,抬眉嫣然掩嘴而笑,兰花指随意翘起,指向千刃:“杀你的人。” 千刃的脸色瞬间铁青,死死咬着牙,亮了亮手中的储物戒:“若道友不参与此事,本座经年积蓄,你自取三分之二。” “魏公公……”就在此刻,徐阳逸满身是血地扶着泉凝月站了起来,狼一样看着千刃:“杀了他……” “神魂俱灭。” “是。” “小辈……”千刃深吸一口气,转过头去,咬牙切齿地看着徐阳逸:“本座……刚才就该一巴掌拍死你……” 魏忠贤如何听命于他,他已经没功夫去想了。 “现在……你也可以来试试……”徐阳逸毫不示弱地看着千刃。 没什么好说,大家相互隐忍了三年,现在已经是图穷匕见! 千刃深呼吸了一口气。 他很老,非常苍老,今天穿的是一身古式的长袍。垂手负立空中,风吹动他的长眉白须,仿佛仙人降世。但是他的眼睛,却没有一丝仁慈,只有毫不掩饰的杀意! “道友确定要为一只练气蝼蚁出头?”许久,千刃不带一丝感情地看向魏忠贤。 “奴才自然该为主子分忧,这是奴才的本份。”魏忠贤掩嘴轻笑道。 “好……”千刃淡淡地看着他:“那么,本座今日便送你们全部下去团聚!” “纯阳……”他的手飞快地结着法印,随着他结印开始,额头汗水丝丝泌出。而他的灵压,根本不受控制地开始弥满全场! 一股难以言喻的威压,带着沧桑之感,在他身后浮现。随着他结印越来越快,一方青色的,足足有五米宽的卷轴,竟然在他身后若隐若现。 “拜剑!”就在卷轴凝聚成型的瞬间,千刃怒吼一声,手中往虚空一抓一放,“刷……”那张青色卷轴如同大旗一样无声展开,足足二十多米长!上面,是一幅吕洞宾图,随着画卷展开,足足数百道银白色剑气,喷泉一般喷出!充满整个利维坦的嘴中空间!

上一篇   第242章:筑基驾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