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最后的了断(二) - 最强妖孽

第244章:最后的了断(二)

“嗖嗖嗖!”剑气横空!那是和练气期完全不同的境界!每一道剑气,都在利维坦嘴中画出半米深的沟壑!眨眼之间,利维坦嘴中已经鲜血淋漓! 这便是筑基威能!灵气伤敌!根本无需体术搭配! 千刃须发皆张,本来看上去慈祥的面容,已经如同恶鬼!剑气带起的气漩,吹得他衣袂飘飞。此刻,他手臂上都露出了青筋,随着两只手猛然退出,数百道剑光竟然旋转着组成一个方圆五六十米的巨大剑阵,照的整个空间纤毫毕现!齐齐对准魏忠贤插去! “前辈!”泉凝月不禁失声惊呼。 她不知道为什么,魏道友竟然是筑基,而且还好像听命于徐阳逸,但是,现在这是他们唯一活下去的机会! 就在此刻,千刃目光一张,手极其隐晦地拿出一只极其小巧的银色铃铛。轻轻一晃。 “当……”一声玄奥无比的声音,凭空响起,紧接着……数百道蓝色电弧从千刃手中一跃而出!他仿佛变成了雷神一般,毫无忌惮地朝着所有生灵喷薄雷电! “丝丝丝!”一道道电光,顷刻追上剑阵,刹那之间,那一方五六十米大的剑阵,赫然变成了一个雷阵!带着无穷天威朝着魏忠贤刺下! “啪啪啪!”剑气未至,地面已经泛起无数石皮,可见剑气之强!而此刻,还不是一道,而是十道!百道!数百道! “给本座……陨灭!!!”千刃怒喝一声,铃铛再摇,间不容发之间,雷光甚至变为纯白色! “当当当!”随着他的怒喝,所有剑阵,齐齐在魏忠贤面前一米处,绽放出纯白色的光芒! 无数的剑阵,如同无数的雨花,这一刻,随着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叮当之声,一朵朵灵气之花凭空绽放!将这里都染做纯白的天堂! 简直像科幻片中地球人攻打外星人的护罩一样! “这是……”千刃志在必得的一招,如同泥牛入海,他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轻叱一声,目中两道灵光放出。刺破这一片近乎百米的灵气爆炸障壁看了进去! 他不相信! 纯阳拜剑图……是他获得的一件极品法器!临摹某一样真正的法宝制成!怎么可能身都近不了!自己还比对方高了一个境界! 然而,他什么都看不到,一道耀眼的金光,就在他这一式神通射去的时候,针对性地闪起,让他怒喝一声慌忙闭上了眼睛! “看招!!!”眼中什么都看不见,他灵识立刻放出!同时,全身所有法器“嗡”的一声尽数爆出!将自己彻底防护! 意料中排山倒海的攻击并没有到来,数秒后,他冷汗淋漓地睁开眼睛,却赫然发现…… 魏忠贤正在原地,恭敬地看着他。 对方没攻击…… 为什么不攻击? “老神仙。”魏忠贤轻笑道:“可还有别的神通?” 此刻,千刃身前,一条木质机关麒麟,围绕着对方旋转,足足十米长,将千刃完全包围。而麒麟嘴里,叼着一副打开的画卷盒子。背上放着一把刀,一个古色古香的手环。头ding上,盯着一个黑色的,一张红色封条封得严严实实的盒子。 千刃死死盯着对方,脸憋得通红,自己严防死守,对方却一招未出!这是……被看不起了? 境界比自己低,筑基初期……修为怎么可能强到这种程度! 他不是没见过天才……但是这种油盐不进的身躯,简直堪比传说中的古修! 这等修士,怎么可能和徐阳逸这个小杂种扯上关系?!硬帮对方出头! “魏公公……”徐阳逸此刻,已经打开丹液喝了下去,舔了舔嘴唇,看死人一样看着千刃:“别拖了。” 这句话,千刃没有丝毫耻笑。他此刻……已经认同了徐阳逸的实力。能调动筑基修士,这同样是对方的实力! 不管对方怎么调动的,他只知道……如果现在他不能突围出去,今天……自己恐怕真的得陨灭于此! 他舔了舔嘴唇,极其郑重地招了招手,木质麒麟头ding的盒子瞬间出现在他手中。珍重无比地打开。顿时,一阵密密麻麻让人心头发寒的“嗡嗡”声响起,一团红云猛然冲出!围绕在千刃身边! “这是……吞灵虫!?”徐阳逸和魏忠贤还没有反应,泉凝月噌一声跳了起来,无比凝重地看着那片红云:“前,前辈,小心……小心啊!” “它有什么问题?”徐阳逸沉声问道。 泉凝月看了一眼徐阳逸,心中,无比佩服。 谁在成为废人之后还有这种心态? 波澜不兴?不,说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都是轻的!好像就是受了个伤,只不过伤在气海罢了。 “此虫……并非古修遗物,而是sb和天道借用基因技术合成的一种灵虫,也是灵宠……它个头几乎只有头发尖大小,只吞灵气!一旦修士被它缠上,只会被吸光体内所有灵气!不死不休!”收敛心神,她立刻解释道。 不等泉凝月说完,千刃手一指,一片红云直飞魏忠贤而来。 “纯阳拜剑图奈何不了你,本座倒要看看此虫你怕……不……呵……” 最后一个字,是他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 因为,魏忠贤根本动都没有动!还是站在原地,任由那些虫子缠了上来! 千刃心中一片冰凉! 没有一丝喜色,吞灵虫他得来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然而,对方不躲,那是完全自信的表现! 就像……刚才的纯阳拜剑图那样,对方是觉得根本不需要躲! “嗡嗡嗡……”在千刃颤抖的眼神中,不过两分钟,所有吞灵虫全部飞离!而魏忠贤……同样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地! “这……这他妈到底什么怪物!”千刃牙齿都错得咯咯作响。这一次,再无任何犹豫,转身就逃! 逃!一定要逃! 太古怪了!自己斗法绝非少,而是一步步杀到舵主之位,却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修士! 他到底还是不是人! “走什么。”徐阳逸死死盯着对方仓皇逃向利维坦嘴巴的背影,冷笑道:“道友已经出了三招,不如,也尝尝我们一招?” “魏公公。”他朝魏忠贤点了点头,魏忠贤咯咯一笑:“主子放心,走不脱的。” 轻松的谈笑声从身后传来,千刃满头冷汗,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御风更快! 但是,下一秒,他的神色,整个都呆住了! 因为……一片雪,落在了他的脸上。 他的手轻颤着,难以置信地摸了摸,确实……那是一片雪,纯白的雪。 只不过,这片雪,出现在利维坦嘴中!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他疯狂地转过头,眼睛都红了:“天地异象……即便是金丹神通都不可能出现天地异象!” 他身后,目光所及之处,利维坦嘴中……已经布满冰雪! 下方,一层冰飞快扩散!而上方……竟然在利维坦嘴中飘落漫天鹅毛大雪! 魏忠贤冷笑着看着他,一只手,指尖没有任何灵力波动,宣判死刑一般,吐出了几个字。 “天启……第二蚀……” 他枯瘦苍白的爪子,如同鸡爪一般,猛然捏到一起,半空中,诡异地响起了一声如同防弹玻璃被子弹击中的“咔”的一声。 “蚀……血!” 千刃,已经完全呆了。 他,根本没有逃离的念头。 不可能的……这太夸张了……这是什么神通?金丹老祖们直通金丹的神通都不敢说有天地异象,他这一式……筑基初期!才筑基初期啊!怎会如此!? 这样的强者……哪一个不是声名赫赫?这姓徐的小杂种到底付出了什么才让对方如此甘心替他卖命!? 丹药?! 然而,他根本没有时间想别的了。 下一秒,他的瞳孔骤然收缩,嘴巴无声张到了最大,整个脸甚至都夸张得变形,双手疯狂地捂住自己的心脏!身形也猛然朝下方撞去! 蚀血……抽干所有的血液! 血液一旦消失……心脏就会停止跳动! 一招秒杀! “你……”千刃的声带中,发出一种类似铁片打磨的嘶哑声:“你……到……到底……是……谁……” “去了阴曹地府,你大约便知道了。”魏忠贤咯咯一笑,眼中闪过一抹虐杀的,手轻轻一捏:“第……” “魏道友。”徐阳逸平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魏忠贤立刻换上了一幅笑容,手轻轻一招,千刃破布木偶一样,自动飞了过来,将咽喉送到他的手上。魏忠贤这才拖着千刃,微笑道:“主子有何吩咐?” 徐阳逸看死人一样看着千刃,三年,今日,终于是自己两人了结的时候。 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千刃也绝不会想到。煞费苦心地找到他们,换来的是这样的结局。 “他还能动?”徐阳逸淡淡地问道。对于千刃的话,就像没有听到。 “主子放心。”魏忠贤深深鞠躬:“他若能动,奴才自己折了自己的手。” 主子?! 千刃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一个练气期的小杂种……身边竟然跟着一位如此恐怖的修士……而且……还不是聘请……不是拉拢……而是主仆! 对方这个主子,叫的无比心甘情愿!没有一丝不甘! 他嘴角带起无边惨笑,这……太他妈的科幻了…… “很好……”徐阳逸眼中闪烁着一种不明的意味,抬了抬下巴,魏忠贤恭敬地鞠了一躬,手一样,羽林卫明水省分舵舵主,平时说一不二的千刃前辈,狗一样滑到了地上。 他面前,出现了一个黑影,徐阳逸平静地俯瞰千刃,千刃对过望去,只能看到徐阳逸的军靴。 “小杂种……”神通,被魏忠贤减轻了数分,千刃心中五味杂陈,颤抖着开口:“老夫……悔没有当初一掌杀了你……” “否则……何至于有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