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最后的了断(三) - 最强妖孽

第245章: 最后的了断(三)

“舵主。”徐阳逸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有没有想过,追杀我的代价?” 千刃艰难抬起了头,目光中带着无穷的恨意,死死盯着徐阳逸,忽然无比恐怖地笑了起来:“代价?你……又能好得到哪去……呵呵呵……哈哈哈哈!” 随着他的狂笑,他的精神状态,竟然从天启第二蚀中回复了一些,盯着徐阳逸冷笑道:“是啊……本座栽在你手中,本座认……然而你呢?” “从此以后,你就是一条狗……”他努力支撑起身子,吃人一般看着徐阳逸,从牙缝中冷笑道:“连引气入体的修士都将看不起你……只不过是从修行界的美梦中坠落凡尘的垃圾而……” 他的话没有说完。徐阳逸一把捏住了他的双颊。 “知道吗?”他磨着牙笑了:“我早他妈想这么做了。” “呵呵呵……”千刃燃着火光的眼睛和他直视,嘴唇颤抖,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只能发出狰狞的笑声。 徐阳逸冷笑了一声,朝着魏忠贤和泉凝月说:“你们先出去一下。” 魏忠贤了然地抬了抬眉,泉凝月同样没说什么。气海被破,可以说生死仇敌!断了徐阳逸的修行根基!怎么折磨都不为过! 两人离开了,徐阳逸抬手一挥,将这里完全隔绝了起来。这才放开了千刃。 “哈哈哈……”千刃抬起脖子仰天大笑,却因为蚀血的威力,声音如同毒蛇一般丝丝作响,外面根本不可能听到。笑完,发红的眼睛盯着徐阳逸:“就凭……你……咳咳……野狗样的……练气……杂种,也……配……折磨……本座?” “本座……若在平日,你……舔鞋底都不配!” “折磨?”徐阳逸笑了笑,坐在千刃面前,摇了摇头:“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送你上路之前,最后问你一句。”徐阳逸没有半点波动地解下脖子上的小剑:“我天资不差,在你的手下,本可和你相得益彰。你却从开始就动了杀心,你,后悔过么?” 千刃仿佛愣了一秒,随后嘶声大笑道:“挡我路者,杀无赦。” “你若死了……为我千刃大道而死……死得其所……你应该为此而庆幸!” 徐阳逸点了点头,下一秒,千刃猛然从地面上疯狂地撑起了身子,嘴唇都在哆嗦:“你……你!你竟然!” “咚!”他还没有说完,徐阳逸毫不留情地踩着他的背,死死踩在了利维坦嘴里。 “不……不!不!!这不是真的!”千刃的脸贴在利维坦腥臭的舌头上,然而,此刻他根本没有感觉那样,拼命地想抬起头来,嘶哑地咆哮着,疯了一样看着徐阳逸仅剩的那只右臂。 那里……一道火焰正在升腾而起! “怎么……可能?!”他的声音都在颤抖,力气都好像恢复了:“气海被破……你怎么可能还有灵气?!” “是啊……”徐阳逸微笑着看着自己的手,再看向瞬间整张脸一片灰白的千刃:“怎么可能呢?” “金庸大师的中,有人心脏长在右胸。”他笑的非常平静,千刃的嘴唇都剧烈颤抖起来:“我难道没告诉过你,我的气海……不在丹田?” 万古丹经王! 他的气海,早就移位! 千刃如坠冰窖,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一句话,将他彻底打入地狱。连最后的骄傲都无法保存。 之前,徐阳逸用过十方红莲,但是,那时候他气海刚刚被破,经脉中还有灵气,完全说得过去。他做梦都没想到……对方气海根本没被破!而是自己完全找错了地方! 正因为如此,他不想暴露这个秘密,才让所有人都离开。 结果……他什么都没做。 从头到尾,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种令人崩溃的感觉,如同毒药一般弥漫了他的心脏! 信心的崩溃,让他神色木然地,一丝呼吸如同游丝,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斗志。 “不过,你身上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我没解开。”徐阳逸微笑道:“你说过,你有个朋友,名叫无名。如果你死在这里,他去告诉浮云,我会很为难。” 千刃神情呆滞,没有话说,也不知道他听不听得进去,就保持着一个表情,一个姿势,木雕一样坐在那里。 徐阳逸笑了笑,靠近对方身边:“有时候,境界并不代表实力,这句话,进入修行界的时候,老师就应该教过你。” “不过,我要问的不是这个。我是想说,如果,我是说如果,无名和你是一个人,会不会简单很多?浮云最后一条能对我动手的线都彻底断掉。恩?” 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足足过了五分钟,徐阳逸眉头皱了皱,就在此刻,千刃整个神色都舒缓了下来。 “嘘……”他仿佛长长叹了口气,却忽然皱眉,疑惑地看着自己的身躯,随后,难以置信地迅速抬头,狼一样盯着徐阳逸。 这一眼,让徐阳逸浑身灵气都在激荡!毫无保留的灵压外放,仿佛一柄锤子猛锤过来! 如果不是现在千刃离死不远,光这一眼,徐阳逸就会身受重伤! “小辈。”千刃开口的时候,声音都变得完全不同,神色,也自然无比:“是你对本座动的手?” 果然如此! 徐阳逸微微眯了眯眼睛,将活帝器演化的黑色小剑在指尖翻飞:“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但是,你得告诉我,你现在是谁。” “放肆。”千刃冷笑了一声,最后呡了呡嘴:“本座无名。” 话音刚落,徐阳逸的黑色小剑,毫不犹豫地放到了他的喉咙上。 “刷!”寒光乍现,随着一抹血箭彪飞而起,千刃,或者说无名,瞪着难以置信的眼睛,捂着喉咙倒下。 “离魂症。”徐阳逸淡漠地将小剑用对方的衣服擦干净,吹了吹,毫不介意地重新挂起,怜悯地看了千刃一眼:“或者说……修士精神分裂。还或者,叫做……心魔!” “当初我就奇怪,你们没有采用灵识沟通。而是采用对话沟通。口,属于七窍之一,一旦开窍,必定有灵气泄露,你没有刻意隐藏,我却万分仔细地去感受,还是一丝都感觉不到。” “为此,我特意了解过你的生平。你资质上佳,却因为功法不够,根本无法进阶后期。而这个无名,不知何时出现,全分舵没有一个人见过他……隐藏十年没问题……你竟然隐藏了三四十年。让我不得不怀疑是否有这个人存在。” “最后,让我执行任务的时候,我终于发现,两个人的声音都是从你所在的地方发出来。可悲……”他最后看了一眼千刃的尸体:“为了进入后期,你已经走火入魔,长期的执念终化心魔。你活着,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走到门口的时候,逆着光,他回过头,看不清表情:“对了。” “最后的最后,还是我送前辈一程比较好。” “希望,你能满意我送你的棺材。” 手一挥,十方红莲呼啸而出,将千刃的尸体化为一团飞灰。随后,手指轻轻一勾,千刃的储物戒带着阳光的折射飞到了他的手中。 ………………………… 外界,隆肃省,南州附近,此刻,外面数千军队的戒严中。南州已经成为一座空城。 在所有凡人都看不到的地方,一扇巨大的通天门扉,ding天立地,道道精粹无比的灵气环绕其中,远远看去,仿佛天国的大门。 在所有人进入之后,大门,再次紧闭。 此刻,是白天,大约下午四点左右。 “沙……”一道苍老的人影升空,对比起巨大的门扉,他这道身影和沙子差不多大小,但是,此刻无人敢忽视。 “明家副族长。”半空中,巨龟模样的金丹行宫之上,王座之ding,寂静无人的空间中,闭目斜托着头的古松真人眉头微微动了动:“麻烦的老不死……他怎么也来了?” “老祖,不止明家,几大世家的二把手几乎都到了。而各大世家的人,也几乎到齐。”一个声音在空旷恢弘的大殿中响起。 古松真人微微点了点头:“玉阳子。” “弟子在。” “还是不能探测内部的任何情况?” “是,师祖。”玉阳子的声音恭敬地回答:“自从进去之后,一切的东西……都仿佛断了联系,完全感觉不出来。恐怕……要等小师弟他们出来之后才能够知道了。” 古松真人没开口,挥了挥手,玉阳子的灵识无声撤走。过了许久,他才淡淡睁开了眼睛:“如果……能出来的话……” “千古绝地……本真人都负伤离开,他们……又有几人能出来?” 就在此刻,他的双眼,猛然睁开! 黑色的灵气轰然爆发!眼中两道黑色灵气如同烟尘一般直冲ding峰!并且……金丹灵压都在整个大殿中疯狂扫荡! “这是……”下一秒,他倏然出现在了半空中,难以置信地往下看去! “沙沙沙……”数天不曾动弹的大门,此刻,竟然裂开了一条缝!里面……万道白色灵光轰然闪耀!直冲天际! 仿佛……天都被剖开了一般! “门……开了……”他深深看着下方,那百年不得一见的奇景:“并且……竟然有人活着出来了!本真人能感觉到……其中,有灵识存在!” “到底是谁……居然真的能够从千古绝地中走出!” ¥¥¥¥¥¥¥¥¥¥¥ 祝贺老盟主破晓,生日快乐,, 同时,也祝贺自己生日快乐,话说,和破晓一天真是耻辱…… 来,跟我一起念:我们都是完(挑)美(剔)的处女座!

下一篇   第246章: 出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