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舵主 - 最强妖孽

第249章:舵主

“三长老……”老者身边,一位中年男子皱眉:“这合适?” “此人……左臂缺失,几乎和废人无疑。尤其……”他低声道:“他丹田上,有个很深的伤口……” “我知道。”老者咳嗽了一声说道:“但是,谁说过,左臂缺失就无法修好?谁又说过,气海一定在丹田?” 中年修士愣了愣:“您是说……” “有的功法,可以移动气海的……”老者深深看着徐阳逸:“这种功法,老夫亦只是听闻,但是,不这么解释,如何说得通徐舵主身上灵气犹存?至于左臂……” 老者笑了笑:“虽然很难,却并非无法办到,ding尖的练气宗师,可以为人修复缺失,甚至更甚以前,只不过这个价码和材料……呵呵,就看他身后的炼丹师愿不愿意为他出头了。” “这……” “不仅如此,光对方能从丹霞宫活着出来。光古松老祖如此看重,便值得易家交往。老七……”他看向中年人:“你还是年轻了啊……这个修行界,好歹几千年的传承,大着呢……” 就在此刻,一声闷雷一般的声音,响彻全场。 “轰隆!”随着这一声巨响,整扇通天之门,猛然爆发出耀目无比的白光。而天空中的大鹏图案,也同时爆发出通天红芒!一个从下往上升腾,一个从上往下倾泻,天地之间,尽皆红白两色。 一道道如血赤芒,从云层中透出,因为漫天红光,让云都成为了赤红色,和地上的无穷白色灵光交相辉映,天与地的界限,在此模糊,成为两色的纯色世界。 “反哺了……”所有人,都震撼地看着这一幕,就连古松真人都不例外。 “本真人……不是没看过灵气反哺。”天空中,玉阳子陪伴在古松真人身边,古松真人看着天空,喃喃道:“但……如此大规模的反哺……却从未见过……” “这么大面积的人造秘境,重归天地,将会如同沙漠中降下甘霖,让隆肃省成为一个新的修行圣地……整个修行界的格局,或许也会因此而发生不小的变动……” 他的声音很轻,而随着他的声音,红白两色,渐渐融合成一起,竟然开始转为一种诡异的……黑色! “这是……”无数的修士,都抬头看向天空。是的,红白色灵气,统统进入云层,而此刻,前一秒还是一碧如洗的南州市上空,这一刻,已经布满乌云。 “这就是大面积的灵气反哺么……”易家的宿老看着天空,喃喃说道。 就在这时,随着轰隆一声轻响,天空中的云层渐渐裂开,无数的雨,开始倾盆而下。 “哗啦啦……”雨点瀑布一样落下,徐阳逸伸出手,数不清的雨点打在他手上。他没有看天空,而是看向了身后已经只剩下一个虚影的大门。 结束了…… 无数的生命,被埋葬在了下方……随着它的关闭,终于……一切都宣告结束…… 他没有再一次的伤感,人,总是要往前看的,沉溺于过去的或者悲情,或欣喜,都只能让自己裹足不前。而他,远不是裹足不前的时候。 他看向了手中的雨。 实际上,从开始他就感觉到了,雨落下的瞬间,他全身的灵气都被调动了起来。开始了一丝一丝的增长。 很慢……非常慢。但是,他根本没有在吸取灵气!万古丹经王是随时随地自动吸取没错。然而,他丹田被破,手臂还没修复,现在万古丹经王绝不可能自动运行。这些灵力……赫然是从外部自觉地蔓延到身体之中! 而且,这些雨,是碧绿色。并且根本没有实质,衣服都不能打湿。只是在沾着衣服的时候,立刻化为道道白色灵光没入体中。 “这不是雨。”他抬起头看向四周:“这是……” “上达天听,灵气化甘霖啊……”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年修士,颤抖着在空中伸展双臂,此刻,放眼看去,天的尽头,尽皆是一片碧绿,仿佛天地之间拉起了一帘绿色的帷幕一般。 没有人说话,灵力的增长何其可贵。不知何时,第一位修士坐下了。紧接着,第二位修士坐下,跟着,是第三位,第四位……不到十分钟,全场数千修士,上一刻还在关心丹霞宫内部,下一刻,已经全部打坐,默默享受着上天的馈赠。 就在这时,地面上,一朵青莲摇曳长出,同样,它亦非实物,乃是灵气凝结而成。慢慢的,一片片小巧的青莲,盛开于整片大地,与天空中的碧绿之雨相映成趣。 徐阳逸同样闭上了眼睛,开始享受这一趟旅程最后的礼物。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大雨终于停止。徐阳逸睁开眼睛的瞬间,便感觉眼前一亮。 天,还是那片天。地,还是那片地。但是,此刻南州市的灵气浓郁程度……简直用改天换地来形容都毫不为过! 每一寸土地,如果用神通看去,甚至可以看到上面漂浮的灵气!这只有在帝都非市区才能感觉到的情况!现在,在隆肃省,华夏的大西北,同样出现! 他再次闭上了眼睛,练气后期,需要的灵气比中期更加庞大。这大约一个小时的灵雨,只不过增长了百分之一二。不过,灵气反哺,并非针对人,而是这片大地! 他的灵识,倏然散开!周围三百多米的一草一木,尽皆浮现于他的脑海之中。 他看到了一些动物,眼中甚至出现了一丝迷茫。这是……灵智启蒙的阶段。若对方按照本能,十年,数十年后,或许便能开启灵智。 灵雨反馈,对于人是一丝,对于这些动物,无异于脱胎换骨。 他还看到了……一些他根本叫不出来的植物,萦绕着浓浓灵气,在大门周围渐渐盛开。 “这是……九尾鹤涎草?”目光落到一株植物上,他深吸了一口气。这已经不能算是植物了,一颗小小的幼苗,在土中冒出一个头。但是那黑色的叶片,中间的一缕红色,让他无比熟悉。 在九尾鹤涎草的周围,数棵灵植,悄然冒头。灵气反哺,带给隆肃省,尤其是省会南州市的,是修行界改天换地的巨变! 这里……将在两三百年内,成为真正的修行洞天! “这,便是我以后要巡视的地方了。”他站了起来,看着周围的一草一木,心中一股豪情升起,差点仰天长啸。 志存高远气冲霄汉,壮志凌云响彻九天。 以不到三十岁,进阶练气后期。在他所知的人里,就只有灭日一个人做到了。 但是,他不会丹道,更不是一方舵主! 自己,不仅不到三十岁进阶后期,更是练气期就坐上了舵主的宝座! 这,是他需要的舞台。千刃已死,没有他的掣肘,舵主之位被古松真人封在隆肃省,他的道路,已经渐渐开阔! “参见舵主。”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徐阳逸抬眼一看,竟然是玄诚子。 “玄诚子道友。”说不激动,那是假的,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谁没有少年意气风发之时? 这种感觉,非拼搏过,努力过,然后终于达到某一阶段的目标不可体会。 “不用叫道友了。”玄诚子诚恳地说:“贫道,想加入刑天军团。” 徐阳逸目光微微闪动,他下达给魏忠贤的命令,是抹去所有和魏忠贤有关的记忆。那么……必定记不得帝器出现,那么,他怎么还可能记得自己? “舵主。”玄诚子笑了笑:“道宗,每一个人都学有严防篡改记忆的秘法。尤其是我等。魏公公的秘法相当高深,贫道,却还记得一些。” 徐阳逸深深看着他,道藏……和道宗有如此深厚的联系,尤其……和魏忠贤的对话里,透露的是明十三陵这个隐藏着最后秘密的地点。玄诚子是真心加入?他不太相信。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玄诚子记得一些,出乎他的预料。徐阳逸不动声色地说道。现在,最要紧的,是先稳定下他来。 他……是丹霞宫中,目前除了自己之外,唯一可能知道整个秘密的人。 知道丹霞宫为何会异变,知道底下藏着什么,知道小青和法海的恩怨,更知道……自己身上带着什么。 玄诚子苦笑一声,一把拉开了自己的衣襟。 徐阳逸眉头一挑,他看到了,玄诚子胸口上,有一个血红色的符箓。而这个符箓,他认识。 “心魔大誓?”他终于郑重地看了玄诚子一眼,这种誓言,几乎和李宗元精魂做引毫无二致,违背,就是死。玄诚子竟然舍得发下这种誓言,足见对方的诚意。 他并没有马上答应,而是深深看着对方,许久才说:“为什么?” “如果只是我救了你一命。大可不必。” “救你,也是自救。我不去做,我们全都出不来。” 玄诚子神色淡然地合上衣襟,仿佛他胸口的并不是一颗定时/炸弹那样:“贫道自然有贫道的原因……不过舵主说得对,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对古松老祖解释清楚整件事。” “我马上就会去。”徐阳逸点了点头。 就在此刻,玄诚子半跪下来,在徐阳逸面前,朗声道:“恭送舵主!” 同一时间,李宗元,斩十二,泉凝月,全部半跪于地,一只手呈拳状放在胸前,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喊道:“恭送舵主!” 在几千修士面前,他们,要代徐阳逸宣布,从今以后,羽林卫这股势力,在南州,在隆肃省,是他练气后期的徐阳逸说了算!

下一篇   第250章: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