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朱红雪 - 最强妖孽

第25章:朱红雪

“没错……”秃鹫看了他一眼,笑道:“怎么?徐先生你……” “我只是随口问问。”徐阳逸闭上了眼睛养神。 三人离开了,飞机再次陷入了沉寂。 四十分钟之后,飞机稳稳停了下来。又坐了一个小时的车,他们终于踏入了这座华夏历史上都赫赫有名的古老重镇----南通丰邑市。 丰邑市,南通省省会,这个地处西北的大省人力,财力汇聚的心脏。即便西部比不上东部的发达繁华,但是此时此刻,仍然是灯火通明。 高耸的大楼上,一道道霓虹灯划破天际,各色的灯光广告牌将这座古老的都城妆点得如同天宫一般华美。时值盛夏,穿着撩人的潮男潮女们,成为这出夜景中最生动的注脚。一辆辆奔腾而去的轿车,合奏出一曲让人夜不能寐的交响曲。 十位学员,不,很快他们就已经不是学员了,全都有些出神地看着繁华的丰邑市。 天道军事化管理,十几年不得外出,所有的一切全都是从电视上得知。而他们被带入天道,全都不超过十岁。 他们知道东方有一座叫做魔都的城市,是华夏潮流和金融的中心。他们知道北方有一座叫做京都府的城市,是华夏政治的中心,也是天道总舵所在……但是,这一切,几乎都是第一次看到。 徐阳逸同样如此,他出生于北方一个小城市,记忆里早就没有了城市的模样。只剩下模糊的残片,八岁后,被横贯华夏带到了西部大省南通省。对于眼前的一切,他同样像海绵一样,默默地吸收,迅速地适应。 一群被人类训练出来的超人,非人,已经悄无声息地站在了丰邑市的阴影之中。 忽然,他眼睛猛然一闪。身体几乎反射性地绷紧。 视线…… 他的五感,超出同阶修士三分之一以上,他清楚地感觉到,就在刚才,一道如同刀子一般的视线,在他身上冷冷扫过! 锋利的刀子,冰凉,锐利,却带着满不在乎。就像老虎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杀气四溢,却绝不会放在心上。 那种感觉……让他浑身都发麻! 透骨的强大……他抿了抿嘴,深吸了一口气,倏然看向视线飘来的地方。 下一秒,如临大敌地站在了原地。 他们的地点,在一环内,一个名叫凯德广场的地方,对面,是人民公园,夜晚的广场,灯光披洒下,一群老年妇女正跳着广场舞。几对男女带着一丝焦躁的神色站在路边招手打车,他们背后,是一栋五十多层高的建筑,凯德大厦。 流光溢彩的大厦,知足常乐的人群,却根本无法掩盖住,他们头顶死神的目光! 轻轻的一瞥,似乎让空气都为之凝固! 凯德大厦楼顶,一只足足有一百多米长的九尾白狐,在月光的照耀下,如同临世的神祗,红宝石一般闪亮的眼睛,正带着若有若无的嘲弄和杀气,如同君王迅游群臣,扫过下方的一群人! “刷……”夜风轻轻吹过,它一身雪白的毛,形成了一片白色的波涛,汹涌起伏,分不清是月华还是毛色。九根银白色的狐尾,雍容华贵地搭在凯德大厦的大楼上,尖锐的狐爪懒洋洋地托着下颌,如同一尊纯银的神座! “咚……咚……”徐阳逸的目光,第一个和巨大的狐狸对上,那一瞬间,他几乎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翻涌!根本控制不住地要脱体而出! 强……无法想象的强大!那种轻松写意行走于暴风雨的洋面的神态,已经让他心脏都情不自禁地疯狂加速!如同在耳边擂鼓! 他直觉告诉他,如果动手,他活不过三秒! “咦?”狐狸的目光,本来移开了,却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又转了回来,无人可见的地方,厚厚银毛下的咽喉轻轻动了动:“有点意思……” “临。”在徐阳逸眼睛中,狐狸动了,它一只尾巴懒洋洋地翘起,百无聊赖地朝着徐阳逸站立的地方挥了一下,口中吐出一个模糊的音节。 下一秒,一道足足有十米多长的风刃,带着耀目的银光,连周围的空气都在颤抖,水银泻地一般疯狂朝着徐阳逸斩来! 这一瞬间,徐阳逸的头皮都在发麻! 躲不过…… 这是他第一生理反应,长时间天道训练出来的战斗素养,让他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这道极度轻薄,却极度危险的风刃中透露出来的致命危险! 不是一个层次的较量。 百米妖体……筑基老怪! “住手!”就在同一时间,左轮发出一声低吼,却根本不敢冲上去! 徐阳逸瞳孔倏然尖锐,风刃在呼吸之间已经贴近他的喉咙!他似乎已经看见自己的人头冲天飞起的惨状! 下一个眨眼,散了。 风,散了,就像从未斩来过那样,在距离徐阳逸喉咙大概一厘米的地方,倏然消散! “滴答……”额头生理性的冷汗,悄然滴落在地上,徐阳逸抿了抿嘴,这才感觉浑身冰凉,此刻甚至能察觉到身体中的热血在慢慢回到血管。 心跳的厉害,那种生死一线的感觉,他是真正第一次感受到。 这一瞬间,他深刻地感觉到了筑基和练气的差距,说是天地之差都不为过! 信手拈来,随意而发,甚至对方都没有掐诀。那种力度和精度的操控,代表着灵气的感知程度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如果对方愿意,不需三秒,死的一定是他! “刷……”他本来穿的好好的上衣,从中间裂成两半。 他低下了头,并不是因为畏惧,而是掩盖住眼中爆发的杀意。 他从来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这种面对面的挑衅,甚至……嘲讽,他心中,杀意如同野生的蔓藤一般,疯狂滋长。 “嗖!”几乎就在同时,手/弩破空的声音猛然发出,这已经是五秒以后,终于有人看清了凯德大厦上那只令人遍体生寒的怪物,巨大的压力,让对方根本没有多想,立刻射出了自己的武器。 “啪!”手/弩刚射出去就被捏到了手中,左轮死死盯着那名满头冷汗的学员,朝地上狠狠啐了一口,压着嗓子嘶吼道:“菜鸟!给老子搞清楚!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丰邑市!新闻上一天出现好几次的西部大省省会!你当这里是哪里?是你家?说动手就动手?” 那位学员,这才仿佛回过神来,刚才不是他想动,而是那种气氛……那种不动手就得死的气氛,生理本能根本无法控制住! 没动的,就两个人。 徐阳逸和楚昭南。 “给我看清楚!这可是筑基期的老怪!一百个你都不够对方塞牙缝!”左轮右手一挥,“当”的一声,那只弩箭全数没入马路。随后,他带着所有人走到了人民公园前,这才朝着凯德大厦深深鞠躬:“前辈……这个玩笑,是否过火了?” 根本没人搭理他,或者说,不屑搭理。 左轮没有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色,点了点头,直起身子来,看着所有人,一字一句地说:“记清楚了,新人,这里是一省省会,西北重镇。任何一只活在这里的妖,任何一只敢公然化形的妖,它们至少活了两百寿元以上!不想死,就别他妈去挑衅它们!” 他冷笑着走到刚才那位学员面前,抬了抬下巴:“知道这位不?” “天道通缉榜,a级通缉,通缉代号朱红雪,悬赏金七十二亿三千五百万。筑基大圆满。从清朝道光皇帝活到现在,两百多年的妖龄,清末大乱在河古省杀人盈野,血流成河,连屠三座地级市,这些,历史书上根本找不到!几十万人都因为它的筑基血祭化为枯骨!它只差一脚就是华夏第十一位金丹大妖……别他妈告诉我你们不知道金丹是什么意义。想死的……再朝着对方来一箭啊?” 他靠近了对方,眼睛危险地眯起:“你真的以为……活化石这个词是白叫的?” 徐阳逸没有开口,只是深深记下了这个名字。 今天这个场子,对方的“玩笑,”会有他找回来的时候。 那位学员,已经面如土色,浑身都打了个寒颤。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扫了过去,这才发现,它周围,方圆百里,没有一只其他妖族的妖形。 已经被它收归为自己的捕食区了么……他眼睛眯了眯,仔细望了望,这才发现,城市的尽头,有另外一尊巨大的黑影,但是距离太远,夜色下根本看不清是什么。不过……气息仿佛比朱红雪弱了太多太多,但同样让他心中震颤。 仍然是筑基期的老怪物。 这就是省会城市的现状吗?他手抄在裤兜里,靠在了公园旁的树上。 眼睛渐渐从红色变为了黑色,瞳孔中九尾银狐的形象化为水波消散。比他想象中的还恶劣啊…… 果然吗……只有实力,才是畅通无阻的护身符! “走吧。”左轮点了点头,带着众人朝公园里走去。 “教官。”一位同学看了看周围,皱眉道:“我们……不是去分舵?” “当然。”左轮疑惑地看着他:“不然你以为?” 难道不是高楼大厦?或者一处独自开辟出来的地皮? “想什么呢?”左轮看到他的表情,嗤笑了一声:“跟好了,菜鸟们,今儿,让你们开开眼界!” 夜晚的公园,人迹罕至。跟着左轮,所有人走到一个外面挂着“闲人勿进”的牌子的凉亭下,这才停住了脚步。 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半眯着眼睛,身旁放着一个收音机,正在播放着京剧的“长坂坡,”脸上布满皱纹,穿着一件白色的,已经有好几个破洞的背心,松松垮垮。短裤,人字拖,一个保温杯放在一旁,手里摇着蒲扇有一搭没一搭地扇着蚊子,背后的凉亭顶多容纳十五个人…… 这是天道的分舵?

上一篇   第24章:传销

下一篇   第26章:分舵